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把车间大姐给睡了,单位里到处都是出轨

把车间大姐给睡了,单位里到处都是出轨,沒有殺死淩冽,九同光的表情依然輕松,就算這次失手,但對他來說最壞的結果也是回到原點。

但是對於淩冽來說,明顯不是那么簡單,現在淩冽的傷勢不只是表面那么簡單,除了渾身是小傷口之外,大腿和腹部還有幾處重傷,只不過被一身血衣擋住了而已。

九同光大笑:“你越是這么堅強,我就越覺得可惜啊,這么年輕有為的人多給中醫做做貢獻不好嗎?”

看著他笑,淩冽也跟著笑,他的傷口愈合本就需要點時間,如果這老家夥想要和自己談心,他倒是不介意。

但九同光這么聰明的人,不知道乘勝追擊?

肯定不是這樣,淩冽笑的越來越開心,他敢肯定九同光的身體也肯定出現了什么問題,不然他不可能故意拖延時間。

淩冽這笑怎么看都不是裝的,看到他這樣,九同光臉色一沉:“你笑什么?”

“我笑你啊,連手中的家夥成煙筒了都不知道,還在那裏傻樂!”淩冽忍俊不禁地看著他,不過配合著渾身的血,這模樣怎么看怎么恐怖。

九同光瞪大了眼睛,拿出了自己的鐵棍,這才發現鐵棍的中間被穿了個通透,九同光趕緊把一縷真氣注入了鐵棍裏面,但似乎是沒有得到任何響應。

他直接把鐵棍扔到了地上,滿座皆驚,本來怎么看都是淩冽處於完全的下風,但是以一身之傷換掉一把武器,似乎又讓這局勢不怎么明顯。

淩冽也是剛剛注意到那個鐵棍搞笑的模樣,那明顯不是自己所為,答案只有一個,這惡作劇出自醉仙女之手。

“醉大姐,你這就有點侮辱人了,把人家的武器給透了個通透,這豈不是比打臉還是打臉。”淩冽嘿嘿用神思說道。

但換來的卻是醉仙女的罵聲:“少他媽給老娘廢話,身體恢複了,趕緊把這家夥給我滅掉。”

醉仙女似乎不打算解釋這件事是怎么辦到的,但是淩冽想著不離十和剛才的黃金氣息有關,那黃金氣息並沒有被鐵棍噴出來的能量吞噬,反而是逆流而上,借助能量噴發的機會直接洞穿了這根鐵棍。

淩冽也不猶豫,開始沉下心來,把血脈之力發揮到極限。

兩人都需要恢複,估計是九同光的年齡大了,這把年紀還要強行使用這種變化身體的功法,如果控制不好的話,這對自身的反噬也是相當嚴重的。

雖然打贏九同光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比恢複能力,淩冽還是相當有自信的。

就在淩冽如此想的時候,九同光突然拿出了一把丹藥,全部吃了下去,這些丹藥入口,九同光不僅僅是面色紅潤了許多,就連身似乎也比剛才更加健壯。

只不過這身體肌肉的線條怎么看怎么不自然,大概是九同光自己根本就沒有調整好吧。

現在連恢複能力都被人碾壓了,淩冽這暴脾氣也就上來了,他拍了拍手中的冷夜劍:“現在能拿得出手的東西也就是你了,加油!”

唯一比九同光強的就是這把武器,淩冽也決定好好的發揮自己的長處,他抓起了冷夜劍,瘋狂地向著前面沖去。

仿佛淩冽已經忘記了兩個人之間境界的差距。

當然教訓是慘痛的,九同光只是一拳轟出,淩冽就在空中轉了幾個圈,最後狠狠地掉在了地上。

不管是力道還是身體,淩冽現在都不是九同光的對手,但他還是爬了起來,繼續向著這個巨無霸沖了過去。

一次又一次地被擊飛,一次又一次地爬起並沖擊,淩冽甚至都沒能碰到九同光除了拳頭之外的地方。

此時的淩冽就像是一個偏執到極致的將軍,想要憑借一人之力去攻占眼前的這一作城堡。

陸子由回過頭來對著陸子樂說了幾句話,陸子樂直接小聲傳了下去。

陸家的五十位高手手握著自己的兵器,一個個如上膛的子彈一樣,隨時准備進攻!

巡邏隊也此時也重新拿起了武器,五個重傷的人已經被放在了較遠的地方,現在巡邏隊的實力已經大大減少。

哀天凝緊緊地握著邱海棠的手,兩人相互對視一眼,都已經看懂了彼此的決心。

九同光身後的高手們一個個也是面目猙獰,放佛一群即將放出的野獸,隨時都能把眼前的對手給生吞活剝。

所有人都在等待一個結果,但是淩冽真能打的過九同光嗎?明顯不能。

淩冽還在一次又一次地沖鋒,一次又一次地被打飛,但他也在一點點的進步,從剛開始的不能近身,到現在能勉強過上兩招。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淩冽在沖過去的時候突然摔倒在了地上,九同光一腳踩了過來,但淩冽就趁著這個機會身體後滑,以最快的速度穿過了九同光的褲襠,然後直接揮著了冷夜劍砍向了九同光的腿上。

剛才交手了這么多次,淩冽注意到這裏有一塊區域明顯的向著內側凹陷,說明這裏的變化並不安全。

事實證明淩冽的選擇是對的,這個時候九同光突然悶哼一聲,直接單膝跪在了地上。

“就是現在。”觀眾席上的陸子由輕聲說道。

“咻咻咻!”

五十個身影消失在陸子由的周圍,只有陸子樂和小莊留了下來。

陸子由一直都沒有等淩冽戰勝九同光,他等的,只不過是一個合適的機會。

陸子由以武王的身份強行挑戰半步武聖偽境的九同光,不畏生死,這本來就是一件鼓舞士氣的事情。

再加上九同光竟然大意折損了自己的兵器,更讓這邊的士氣大勝。

但,還是不夠。

淩冽用武器砸倒九同光的那一刻,雖然自己也沒能逃離九同光的一拳,但這已經足夠了。

那一刻,九同光身後的高手們眼神裏分明出現了一絲落寞,而陸家高手和巡邏隊的士氣卻再次大漲。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雖然現在仍是以少戰多,但如此士氣對比之下,勝率的概率已然極高。

如果說低估了九同光的能力是一步臭棋,那么現在的這一手妙棋則完全可以彌補之前的損失。

巡邏隊和陸家高手一起發動了攻擊,而哀天凝和邱海棠卻一起向著九同光沖去。會館裏立即變得混亂不堪,卻有稍微能看出來一些勢頭,陸家高手和巡邏隊從兩個方向進攻孫家高手。

但是對方畢竟人多,雖然陸家高手和巡邏隊的聯合稍微占了一些優勢,一時間也不是太明顯。

雖然會館很大,但是如此多的高手在裏面對決,這空間還是太過狹窄了。

整個會館都在猛烈地氣息對撞中搖搖欲墜,在會館的另一邊,淩冽再次從地上站了起來,這次不等他進攻,突然就有兩個身影從他身邊略過,聞著兩種截然不同的清香,淩冽自然知道是哀天凝和邱海棠。

兩個人速度奇快,分開一左一右進攻,兩人並沒有打算靠近的意思,只是在九同光的身邊盤旋。

兩個瘦弱的女孩此時就像是環繞在巨人身邊的兩個小精靈,每當九同光想要靠近其中一個,另外一個就立即發動攻擊。

如此反複,九同光的手裏又沒有什么武器,一時也就被牽制住。

淩冽恢複了一會兒,看著九同光的尷尬處境,他知道九同光的身體確實已經出現了很大問題,如果是在這家夥的巔峰狀態,恐怕他們三個都不夠九同光一個人殺的。

終於,淩冽拿起了冷夜劍,再次向著九同光的方向沖去,冷夜劍的綠色光芒再次在空中劃出了一條流光,宛如一顆流星直接沖擊了過去。

九同光上手交叉擋住了冷夜劍,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左右兩側已經分別刺進去了一把匕首。

兩把匕首都有著劇毒,毒液順著血液迅速蔓延,淩冽甚至都看得出九同光的手臂開始一點點的發黑。

他本想把握機會直接給九同光最後一擊,但誰知道一股磅礴氣息突然擴散開來,三人直接被震飛。

邱海棠和哀天凝還好,兩人的身法本來就輕盈,只是從半空中飄然落下,如一片落葉一般隨意,但淩冽可沒有這種滯空的本事,他再次狼狽地摔了一個狗吃屎。

淩冽抹了抹嘴角的血,看著正在喘粗氣的九同光,心裏暗自感慨,果然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啊,這只是一招震蕩就把三人震得到處飛。

但現在的九同光明顯已經是強弩之末,他的身上開始冒著白色的煙霧,整個身體都變得通紅。

如此強行改變狀態的功法本就對身體損傷極大,支撐的時間更是有限。

本以為只要再糾纏一下就能把這老家夥給耗死,但誰知道這家夥又抓了一把丹藥填進了嘴裏!

藥王穀的丹藥不花錢啊!淩冽在心裏暗罵道,眼看著這老家夥又給自己強行增添了幾分力道。

照這樣下去,誰先死還不一定呢!

淩冽朝著陸子由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後又看了看陸子樂一眼,此時陸子由似乎是有些累了,正在閉目養神。

陸子樂向前走了一步,看到哥哥沒有反應,他也就放心大膽的向著這邊躍來。

小莊想要說什么,但看到陸子由在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並沒有責備二公子的意思,她也只好低下了頭。

“怎么,你也想去?”陸子由笑著說道。

似乎周遭的一切都逃不開大公子的眼睛,小莊對這一切都早已習慣,他只是堅決地搖了搖頭:“我的使命就是保護公子。”

“我暫時安全,你快去快回就是了。”陸子由繼續閉上了眼睛。

小莊咬著牙猶豫了一會兒,這才拔出了手中的短刀,向著下面沖去。

看到陸子樂下來幫忙了,淩冽終於松了一口氣,雖然陸子樂跟他哥有點像,做什么事情都文縐縐的,但上次在陸家莊園的那一戰,淩冽可親眼看到他轟死了三個入侵的高手。

既然來了個強力的打手,淩冽也就不再猶豫,第一個沖了過去。

哀天凝和邱海棠見勢也繼續進攻,三人在靠近九同光的時候,陸子樂則從後方跳起,一把短刀從他袖子裏劃出,直接刺向九同光的後心窩。

那把短刀淩冽見過類似的,小莊的手裏也有一把,因為小莊用這刀好幾次比劃過他的脖子,所以淩冽的記憶也非常深刻。

這個時候淩冽也懶得去管那么多,他第一個沖了過去。

但是誰知道九同光轉過身來,直接向著陸子樂沖去。

淩冽的能力九同光已經非常清楚,他知道在這種局勢再和淩冽糾纏並不是明智的選擇。

來自兩邊的哀天凝和邱海棠雖然身形矯健而且會用毒,但是對於九同光這種神醫來說,如此毒素暫時還要不了他的命。

他果斷選擇先從身後的陸子樂下手,他突然的轉變超出了所有人的意外,陸子樂已經距離他很近,現在已經沒有了退後的機會。

短刀突然在他的手中轉起,向著九同光的脖子刺去,但誰知道九同光任憑短刀入體,左手卻是直接掐住了陸子樂的脖子,右手則是握成了拳頭,直接向著淩冽陸子樂的頭部轟去。

剛才淩冽雖然被轟,但因為一直避免著和這家夥過分糾纏,所以只是被轟飛而已,如果陸子樂結結實實的挨了這么一下子,那腦袋瓜子都得被打碎啊!

淩冽奮力沖去,但眼看已經來不及。

此時一個白色的身影襲來,一把相同的短刀直接向著九同光的右手砍了過去。

刀身完全砍進了肉裏,似是砍到了骨頭,但那拳頭還是繼續砸了過去。

就在陸子樂馬上要被爆頭的時候,九同光龐大的身軀直接倒了下來,他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看來是已經死透了。

看到他頭上插著的幾根銀針,陸子樂一邊把那打手掰開,一邊看向淩冽。

淩冽則是再用幾根銀針下去,確定眼前的人已經死透了,這才松了一口氣。

“剛才這家夥到底是怎么回事?”陸子樂咳嗽了幾聲問道,他的脖子差點被捏斷。

淩冽看著地上趴著的龐大身軀,無奈說道:“剛才他吃的大概是讓自己失去痛感的藥,但是這種藥同樣會讓人變得頭腦簡單,不然他絕對不可能死的那么快。”

小莊趕緊回到了陸子由的身旁,剛才如果不是她減緩了九同光的速度,恐怕陸子樂現在已經歸西。

已經解決了九同光,淩冽再次抄起了冷夜刀,向著孫家的眾高手走去。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