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旅游和同事发生过关系,蒙眼睛不知道已经换人

旅游和同事发生过关系,蒙眼睛不知道已经换人“我還幫你打架了呢!”邱海棠一臉委屈的噘著嘴,好像淩冽是個大惡人一樣。

“你怎么不說你還想偷我的東西呢?”淩冽微笑著看著眼前的女孩,一臉無奈的樣子。

聽到他說偷東西,邱海棠的臉色一沉,她已經意識到自己要偷淩冽神農百草經的事情被發現了。

但是沒道理啊,當時淩冽明明都已經中了藥了,怎么可能還會發現。

雖然邱海棠的腦子裏充滿了迷惑,但淩冽知道了真相也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知道自己已經解釋不清楚了,邱海棠的眼淚嘩啦啦的就流了出來,她直接向著黎嫣然跑了過去。

“嗚嗚嗚嗚嫣然姐,你都看到了嗎,淩冽他竟然欺負我,海棠那么乖,他竟然還汙蔑海棠偷東西,海棠好委屈。”說罷,邱海棠就直接撲進了黎嫣然的懷裏。

這家夥也有點太浮誇了吧!淩冽在原地都愣住了,這姑娘都掉眼淚了,自己還能說啥啊。

偏偏黎嫣然就吃這一套,這么長時間的相處,黎嫣然本來就把邱海棠和哀天凝當成了自己的妹妹,看到海棠這么一哭,她的心肝就立即軟了下來。

二話不說,黎嫣然就立即瞪了淩冽一眼:“有沒有人證和物證?沒有的話怎么能汙蔑一個姑娘呢,你難道不知道這個時候自尊心很重的嗎?”

這話說的淩冽一愣一愣的,當初邱海棠是用迷藥把自己給搞昏迷的,但是他並沒有得手啊,而且當時就兩個人在,院子裏倒是還有一個哀天凝,不過小凝這么單純,肯定也會被這家夥給拉攏。

唯一的物證應該也是自己的藥了吧,他總不能掏出來自己的藥吧,只怕到時候事情會越描越黑。

淩冽一臉的無奈,當他看向邱海棠的時候,這姑娘卻正躲在黎嫣然的懷裏偷笑呢。

“得,這件事我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啊,我也不給你計較了,你只要把小凝的病給我治好,我就不和你一樣了。”淩冽沒好氣的說道。

誰知道邱海棠又嗚嗚嗚地哭了起來,她一邊在黎嫣然的懷裏哭,一邊說道:“嫣然姐他又欺負我,他一個醫道大會的醫王都治不好的病,為什么讓我一個姑娘來啊,我千裏迢迢跋山涉水不辭辛苦來到了這裏,這個壞人竟然要欺負我。”

這就讓淩冽更加無語了,當初他答應要給哀天凝治病的時候,黎嫣然可是在場的,她這么說不是打自己的臉嗎。

就在淩冽等著黎嫣然批評教育這個說謊女孩的時候,這位女神大人卻又是瞪了自己一眼。

“我?”淩冽疑惑地看了黎嫣然一眼,但是黎嫣然卻絲毫不留情面地說道:“你什么你啊,不要帶在這裏了,不然又要把海棠給惹哭了!”

淩冽只感覺一陣頭暈,他媽的這還有沒有王法,有沒有天理了?

但是黎嫣然都這么說了,淩冽也只好向著外面走去,不過出去的時候,他故意瞪了邱海棠一眼,這姑娘還要再哭,淩冽趕緊跑了出去,預防黎嫣然再嘟囔自己。

自己這渾身的傷還沒恢複利索呢,就直接被人給趕出了家門,想想都讓人生氣。

但是這大熱的天能去哪裏啊,巡邏隊的人雖然一個個都帶著傷,但是這個時候都不知道去哪裏浪去了,斷胳膊短腿都阻撓不了他們那一顆浪的心。

淩冽走在樹蔭下面,心裏放佛有一萬只草泥馬崩騰而過。

不過沒走多久,面前不遠處就出現了一個熟人,這人戴著一副有些破舊的金絲眼鏡,臉上多了幾分堅毅,似乎比第一次見他的時候成熟很多。

左英才二話不說,先給淩冽行了一個鞠躬的大禮。

淩冽繼續向前走去,無論怎么說,自己都受得起這個禮。

他向著四周看了看,似乎也就那個咖啡館能坐坐,最主要的倒不是喝咖啡,只是裏面開著空調。

左英才抬起頭來,也跟著淩冽向著咖啡館裏面走去。

淩冽還是照常要了兩杯咖啡,但左英才還是不願意喝。

想到上次喝了兩杯咖啡,上個廁所都沒有找到地方的尷尬事情,淩冽也笑著說道:“還是嘗嘗吧,多嘗試點新東西對你絕對不是壞事。”

誰知道淩冽這話剛說完,左英才就直接從身後的小包裏拿出了紙和筆,他直接把淩冽剛次說的話記在了本子上。

對於他這個自發養成的習慣,淩冽也是哭笑不得,上次撒了一泡尿被他給解讀成了人生道理,現在不想喝多水撒尿,倒也是被記成了聖經,看來自己還真是多了一個鐵杆粉絲。

在記下了淩冽的話之後,左英才立即放好了紙和筆,然後像是看著一杯毒藥一樣看著眼前的一杯咖啡。

最終他下定了決心,然後直接端起了杯子喝下去了一大口,但隨後就猛烈咳嗽了起來。

看著這家夥的樣子,淩冽也是忍俊不禁,喝個咖啡而已,用得著擺出一副英勇就義得表情嗎?

左英才好不容易把咖啡咽下去之後,他又把手伸進了自己的包裏。

難道喝咖啡也喝出了人生道理?淩冽胸膛憋了一口氣,要不然自己肯定會笑出來。

不過還好事實不是這樣,左英才只是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了另外一個筆記本,只不過這個筆記本看起來明顯要新很多。

左英才直接把這個厚厚的筆記本放在了淩冽的面前。

“這是?”淩冽有些不解地問道。

“還記得我們之間的那個約定嗎,只要你幫我報仇,我就會以我們華佗山得醫書作為報答的東西,雖然這不是原本,但是我把一百本經書都已經記在了腦子裏,這是我根據回憶寫下的一部分,雖然內容少了一些,但絕對不會出錯。”

淩冽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隨後腦子裏又想起了另外一個人,如果邱海棠有他一半的覺悟,那自己就不會淪落到無家可歸的地步了。

他翻開了這個筆記本,上面密密麻麻全部寫滿了字,好在左英才的字跡如印刷體一樣工整,因此上面的內容依然很清晰。

看這筆記本的厚度,怕是這家夥加班加點默寫出來的。

雖然淩冽殺死馬承天不完全是為了幫他的忙,但既然左英才都把這東西送到自己手邊了,他自然也不會客氣。

這時候左英才繼續說道:“我還有一個請求。”他眼巴巴的看著淩冽,正所謂拿人家的手軟,淩冽也只好點了點頭,但只要這個要求不是太過分,那么淩冽就是賺到的。

“現在華佗山的形式需要穩定下來,不知道在整理完了師門事務之後,我能不能再來百草堂,我想從一個打雜的做起,好好的學一些實用的東西。”

“額,你現在是華佗山的掌門了吧?”淩冽疑惑地問道,雖然左英才沒有拿到醫王的位置,但是他在比賽中的表現也絕對不俗。

左英才點了點頭,這就讓你淩冽有些不淡定了。

華佗山怎么說也是大醫門中數一數二的存在,大醫門的掌門來給自己當打雜的小弟,這要是說出去了,那還不得把自己給牛逼壞了!

但該有的淡定還是有的,淩冽喝了兩口咖啡,嘴角卻忍不住裂開了:“隨時歡迎。”

左英才像是喝毒藥一樣,終於喝光了自己的咖啡,他直接站起身來,對著淩冽再次鞠躬。

“感謝你的教導,我今天就要離開天京了,我們改日再見。”

“哦,今天就要走了嗎,我下次來我帶你去吃天京的好吃的。”淩冽笑著說道,兩個男人彼此看了一眼,便沒說更多的話。

左英才轉身向著外面走去,淩冽沒有出去送,男人之間的事情沒必要那么複雜,只要你懂他也懂,那就夠了。

想想最近的事情,左英才也算是一個和淩冽共同走過生死的人,雖然他把淩冽當成了偶像,但淩冽還是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兄弟。

喝完了杯子裏的咖啡,淩冽還是忍不住歎了一口氣,離別的滋味就算表現的再淡,最終還是有那么一點點的傷感。

淩冽走出了咖啡屋,他直接向著百草堂走去,現在回去頂多就是被他們給欺負一頓,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當淩冽來到大堂門口的時候,只有牛斌鴻在給病人看病,其他人都坐在大堂裏面的桌子裏,一語不發。

在那張桌子上還坐著一個陌生人,這人的個子很高,足有一米九左右,但已經年邁,是一位老人。

高高的身軀佝僂著,好像一把失去了力道的長弓,這人的眼神渙散,不知道在思考什么東西。

“你是?”淩冽在這人的身邊坐了下來。

“你就是淩冽。”高個子老人並沒有回答淩冽得問題。

“對。”淩冽的回答也非常簡便,他能感受的到這人身上的殺氣。

他的殺氣沒有經過任何的隱藏,如果真是一等一的殺手,又怎么會這么大意。

果然,高個子老頭看了淩冽一眼後,冷漠說道:“就是你,殺了九同光那個家夥?”

淩冽體內的氣息開始運轉,這個人的氣息似乎是在自己之上,如果是一對一的話,淩冽沒有任何害怕的理由,但現在黎嫣然和牛斌鴻以及不少病人都在這裏,他們沒有武修,如果真打起來,難免被連累。

就在淩冽如此擔憂的時候,高個子老者只是不屑地笑了笑:“這么魯莽的小鬼,不知道九同光怎么會死在你的手上。”

雖然淩冽的氣息已經明顯開始攀升,但老者這時候依然很平靜,沒有半點要動手的意思。

就連黎嫣然都對著淩冽搖了搖頭,示意這個老人家並沒有惡意。

這時候淩冽才逐漸淡定了下來,他尷尬地陪了個笑臉,但也不過是用熱臉貼了個冷屁股,淩冽倒也不怪他,畢竟自己剛才沒弄清楚情況就差點動手,是自己不敬在先。

“請問老先生到這裏來有何貴幹。”淩冽還是笑著問道。

“這個時候倒是有禮貌了,要不是那個老家夥有交代,我才懶得理會你。”高個子老人很生氣。

淩冽趕緊又給他的杯子倒上了熱茶:“有事還請老先生你直說,這杯茶就當是我給老先生賠不是了。”

他端過杯子想要給高個子老人,但是老人沒有急著接,先是晾了他一會兒。

過了大概十分鍾左右,淩冽還是端著那杯茶,紋絲不動,這杯子中的水都沒有多少溫度了,老人這才仿佛想起來還有這個人一樣,看了他一眼之後,慢慢地接過了茶水。

整整十分鍾都沒有動,足以看得出淩冽賠罪的決心,高個子老人微微點了點頭:“算你這小子還有點良心,看來九同光也沒有完全眼瞎。”

淩冽恭敬說道:“九同光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人,但他和我各有立場,陷入了不死不休的境地,所以我”

“你不用說了,我雖然沒在現場,但是事情也知道了個不離十,他固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高個子老人歎了一口氣。

一直站在身邊的淩冽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個老人,這才有些激動地說道:“我聽說九老有一位生死之交,兩人一高一矮,身高懸殊足有半米,而您的身高”

“不用猜了,我就是那個人。”高個子老人淡淡說道。

淩冽點了點頭,心裏也有了一個底,敖背山,果然是他。

九同光和敖背山,曾經是江湖郎中裏最有名的兩位,兩人在年輕的時候曾經遊曆各地,拜訪各個醫門,並努力學習各個醫門的醫術。

凡是兩人去過的地方,當地的居民都對這兩個人的醫術贊歎有加,不過當九同光投靠了藥王穀之後,敖背山也徹底失去了音訊。

兩人本就是那個時代的醫術佼佼者,無論是他們做過的事情,還是他們之間的友誼都讓人稱贊。

更有人把他們稱作為新時代的俞伯牙和鍾子期,雖唯有高山流水的絕音,但卻有醫德遍天下的美譽。

世人多說是敖背山已經離世,但是沒想到在九同光死後,這位老先生還能重新現身。

“這次我來只是想要完成那家夥的一個心願,一周之前有人到我隱居的山穀裏給我帶來了一個東西,就是那家夥派人送來的,信是給我的,東西是給你的。“

說話間,敖背山把一個包裹推到了淩冽的身前,淩冽拿起了這個包裹,此時他的心情非常沉重。

敖老在這個時候給自己送東西,肯定是受了九同光的差遣。

淩冽慢慢打開了包裹。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