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婚礼哪天前男友干了我,睡已结婚的女同学

婚礼哪天前男友干了我,睡已结婚的女同学,包裹裏精心包著的是一本書,雖然書面有些發黃,看起來有些年頭,但是這書上並沒有名字。

無名書?

還沒等淩冽把書翻開,敖背山就繼續說道:“信上說了,他可能遇到了一個不得了的後生,但這後生和他不是一路人,如果他不幸死在了這個後生手裏,那就把這東西交到後生的手裏。”

敖背山的嘴裏一口一個後生,但黎嫣然等人都明白,這個後生指的就是淩冽。

淩冽自己更是明白這一點,他只覺得自己手上的這本無名書有千斤這般沉重。

他深深地歎了一口氣,自己只是把九同光當成了敵人,但他卻是把這最後的東西托付給了自己。

一個星期之前,淩冽回憶到了什么,那時候他第一次見到了九同光,兩個人一起在胡同的面館裏吃了一頓面。

當時淩冽的感覺就是那個老人非常的高深,高到自己看不見的地步,只是沒想到他也如此高看了自己一眼。

敖背山看了一眼淩冽手中的無名書繼續說道:”這本書裏記載的是當初那家夥遊曆時候的所有心得,我也看了看,寫的很詳細了,而且這些年似乎也有了完善,雖然比不得神農百草經,但怕是也有不少人想要得到。“

九同光的能力自然不用多說,他最強的一面從來都不是武修,而是在醫術上的造詣。

現在九同光一輩子的精華都在淩冽的手上,這又怎么能讓淩冽不激動呢。

說完了這句話,喝完了杯中水,敖背山直接站了起來,向著門外走去。

他的步伐飄飄然而去,淩冽還沒有來得及挽留,門口就已經沒有了他的身影。

但淩冽還是追了過去,看著空空如也的馬路,他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時候淩冽的腦海裏突然傳出了醉仙女的聲音:“沒想到在你這個破醫館裏竟然也能遇到一位半步武聖,你小子還真是走運啊。”

半步武聖?淩冽被嚇出了一陣冷汗,掛不得他看敖背山的身影如此飄逸,原來他是半步武聖啊。

半步武聖都可以踏空而行,這種身形又算得上什么。

這時候淩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如果自己剛才真的動手的話,那豈不是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怪不得剛才這位老先生看著自己要動手的時候,臉上全部都是不屑,他完全有理由看不起自己。

只不過老人的情愫他還是有些不理解,明明是最好的朋友被殺了,但是現在不但沒有為好朋友報仇,竟然還特意跑腿過來給自己送東西,這種胸懷絕對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淩冽轉身回到了大堂,把這本無名書小心翼翼得收了起來,現在淩冽得心裏已經做出了一個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把這本書給研究透徹。

但就在他這么想的時候,腦子卻是微微疼了一下,就好像有人敲打了自己一樣。

淩冽直到這么做的不是別人,正是醉仙女,醉仙女現在的能力越來越強,對自己身體的影響也越來越明顯,這種程度的懲罰簡直就是信手拈來。

但他和醉仙女這么一路走來,兩人之間信任已經相當強大,就算醉仙女現在可以輕易地對自己的身體造成影響,但他知道醉仙女永遠都不會做對自己有害的事情。

醉仙女直接罵道:“現在可沒有時間給你浪費了,你這個菜包子必須要好好得磨煉一下,真不知道在我沉睡的這段時間你都做了什么,武修簡直一點都沒有進步!”

說一點沒有進步是假的,但如果和醉仙女的進步比起來,淩冽的這點成長確實顯得很微不足道。

淩冽無法用現在的境界標准去衡量醉仙女,因為醉仙女本來就沒有實在的身體,即使她的靈魂體已經比以前清晰了許多,但還是不能存儲任何能量。

醉仙女只能用她自己的氣息去調動周身的能量,用來完成進攻或者是防守。

以前倒還好,有淩冽這個超強血脈作為後盾,醉仙女如果想要發揮的話,直接以淩冽體內的真氣為根源就可以了,經過多次的合作之後,兩個人的氣息也早已想通。

但是現在如果說醉仙女是一個火車頭的話,那么淩冽只是一個汽車的車廂,用醉仙女的氣息去牽引他的真氣完全是浪費。

淩冽感受的出來,這一次醉仙女重新醒來之後,能力真的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但是反觀自己,根本就沒有什么進步。

淩冽也是有苦說不出啊,前一段時間剛好是百草集團成立的時候,雖然集團的內部有黎嫣然來打點,但是對於外面的情況卻全部都需要淩冽去解決。

再加上淩冽身上掛了個百草集團董事長外加第一醫師的牌子,事情總歸也是不少。

這么一來二去的,疏忽了武修的修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就好像是因為幫家裏幹活而沒時間寫作業的孩子,面對老師責怪的時候,也只能幹瞪眼了。

“那句話是怎么說的來著,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呀。”淩冽在心裏笑嘻嘻地說道,這個聲音也只有醉仙女能聽到了。

但是醉仙女卻是毫不客氣地冷嘲道:“你本應該是笨鳥先飛,但又偏偏比別人慢了那么多!”

面對醉仙女的批評,淩冽是一點脾氣都沒有,他笑著問道:”那醉大姐就給我指一個方向吧,我一定加倍努力修煉!“

這一路走下來,淩冽的努力醉仙女一直看在眼裏,他絲毫不會懷疑淩冽的這句話,但還是習慣性地冷哼了一聲。

畢竟罵淩冽都已近罵習慣了,要是不打擊他一下,醉仙女自己都感覺到不是那么一回事。

“先去找個空地吧。”醉仙女下了命令。

淩冽立馬就行動,但隨後他又愣住了,如果修煉的話,那一定得找個安靜沒人的地方,這要是在豫州那還好說,但是在這寸土寸金的天京,想要找一塊空地是真的不容易。

現在淩冽也只能想到一個地方,那就是甲家莊園。

自從上一次的鬼醫派事件之後,甲家被火燒了大片不說,現在更是被作為危險地段被警方封鎖,那裏肯定沒人。

淩冽立即動身,趕向了甲家莊園。昔日繁榮的甲家,現在卻和一塊墓地有多大的區別,最中間的大廳已經被火燒了個幹淨,周邊的一些建築也不能避免。

想著當日大戰的場面,淩冽也唏噓不已,他蹲下身來,從地上撿起了一個朝天鵲的羽毛,嘴角笑了笑。

朝天鵲本就是毒蠱的天然克星,一旦毒蠱離開主人的身體,那也就成了朝天鵲的目標。

現在天京已經暫時拜托了毒蠱得陰影,這些朝天鵲也被淩冽飼養著,一時也發揮不了多大的作用。

倒不如送一些給邱靈山,他們肯定很稀罕這東西。

一邊如此想著,淩冽就慢慢走進了甲家莊園後方深處,在草叢裏,他看到了一具幹屍,這幹屍基本上全身都失去了血氣,只有眼睛還出奇的看起來比較正常。

淩冽二話不說,直接從旁邊折了一根竹條,他把竹條的前端做成了長矛的形狀。

在這一切准備好之後,淩冽把長矛刺進了這幹屍的眼睛裏面。

看著死去之人的衣著並不像是一個甲家的人,似乎只是一個拾荒者。

這拾荒者應該是想要偷偷進來盜取一些值錢的東西,但很不幸運遇到了一只沒有被殺死的蠱蟲,這才被蠱蟲附體,活生生吸幹了血氣。

在竹條插下去的時候,這幹屍的眼睛就好像噴泉一樣,瘋狂地向外噴著黑色的血液。

看來這下是插了個正著,直接刺透了毒蠱的身體,淩冽繼續向下用力,知道這人的眼珠位置不再瘋狂亂動為止。

淩冽從身後抽出了冷夜劍,三兩下就把地面給轟出了一個大坑,他吧拾荒者得身體放進了大坑裏,仔細埋好,最後把那根插了蠱蟲的竹子插進了墳頭旁邊的土壤裏,也算是一個小小的墓碑了。

反正淩冽也不知道他的名字,說不定這竹子會借著他的血氣越長越旺呢,這可比墓碑有意義多了。

“你就喜歡管這種閑事。”醉仙女無奈地說道。

淩冽拍了拍手裏的泥土,笑著說道:“醉大姐,你是仙女,這一點應該比我明白才是,只要是做了善事,就一定能得到相應的善報,不是嗎?”

醉仙女只是切了一聲說道:“像你這種渣滓,連小命都保管不好,現在卻操心起天道輪回了,這豈是你看得透的。”

本來淩冽也就是隨便說說,但現在醉仙女這么認真,淩冽也有些尷尬。

為了不再挨罵,也為了自己變得更強,淩冽趕緊找了一塊開闊一點的地方,他的氣息立即開始攀升。

作為武王,淩冽現在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同一境界的人能打敗他的人早已不多,所以當淩冽現在釋放自己氣息的時候,也有一種油然而生的驕傲感。

他故意把自己的氣息全部釋放出來,想在醉仙女的面前表現出來。

醉仙女的身影開始顯示在淩冽的面前,這個影子已經比上一次淩冽出現清晰了一些,但越是清晰,淩冽現在就越是把持不住。

雖然醉仙女是背對著他,但是剛出現的醉仙女是沒有穿衣服的,那身材,那屁股,只讓淩冽一陣陶醉。

仙女就是仙女啊!

醉仙女似乎已經感知到了身後淩冽的眼神,她冷哼了一聲,只是輕輕揮了揮手,似乎就一層衣服出現在了她的身體上。

這簡直就像是變戲法一樣的神奇,但衣服也不過是出於虛幻的狀態。

“醉大姐,你這衣服是怎么來的”淩冽弱弱地問道,他現在心裏真是恨透了這一身衣服,醉仙女的身體他明明都還沒看上幾眼。

醉仙女驕傲地解說道:“我本就是遊魂狀態,這種狀態下根據自己的心意做出來一些東西,還能難倒本仙女不成?”

“我知道了,你身上的衣服並不是真的衣服,所以你現在還是沒有穿衣服。”淩冽一本正經地說著。

醉仙女先是點了點頭,但隨後又似乎感覺到哪裏不對,立即怒瞪了淩冽一眼,淩冽尷尬地笑了笑,但又做好了准備狀態,示意醉仙女可以教學了。

不過醉仙女卻是過來踹了他一腳,雖然醉仙女是在虛幻狀態下,淩冽還是感覺到了疼痛,這應該是醉仙女控制的能量攻擊而已。

淩冽立即老實了很多,此時他雙手背在身後,雙腳自然開立,就好像是個等待訓練的學生。

看到他終於開始進入狀態,醉仙女雖然很生氣,但還是把這件事情放在了一邊。

她直接說道:“有時候境界並不是一個人的全部,境界的上升需要機遇,但實力的增加卻是沒有限制的!”

對於這話,淩冽倒是十分的了解,九同光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之所以叫做半步武聖偽境,就是實力已經和半步武聖相媲美,只是一直都沒有遇到突破的機會而已。

雖然偽境和真實的境界依然有不少差距,但是偽境的存在就已經說明即使沒有突破,實力還是可以不斷增加,只是效率問題而已。

淩冽不知道自己進入半步武聖的時候在哪裏,也許就是明天,也許這一輩子都不會有。

等待那一個時刻,就好像是在等待美麗的彩虹出現一般,永遠沒有一個准信。

在那個時刻來臨之前,淩冽仍然可以不斷地增加自己的實力。

“今天我讓你了解的就是武王空間。”醉仙女淡淡地說道,但是這聲音落在淩冽的耳朵裏就像是敲鑼打鼓一樣喜慶。

簡直是感動的痛哭流涕啊,從進入武王境界到現在,淩冽對武王空間的了解就是單純的把自己的氣息拋灑到周遭天地裏。

當初淩冽死纏爛打想要學鬼哭的武王空間,但那家夥無論如何都不教給自己,真可謂是小家子氣。

現在醉仙女來教自己,真是再好不過。

“金色的氣息,不知道你有沒有印象。”醉仙女的虛幻身影在淩冽的身邊來回飛舞,宛如敦煌壁畫上的仙女一樣美麗。

淩冽趕緊點了點頭,如果自己沒猜錯,當時毀掉九同光那把達摩棒的,就是那股金色氣息,不過那肯定是醉仙女的氣息。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醉仙女卻是說道:“那就是你的武王空間應該具備的樣子。”

淩冽愕然,難道自己這么牛逼?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