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早上回来发现老婆下面,太快了 我坚持不住了

早上回来发现老婆下面,太快了 我坚持不住了“是我耳朵不好還是怎么回事,你竟然要像我請教?”淩冽說完就哈哈大笑了兩聲,真是風水輪流轉啊,這昔日裏不可一世的陸子由,竟然也有像自己請教的時候。

陸子由這會兒倒是很淡定,不為淩冽的誇張反應所動,他直接說道:“本以為武道一途不過是匹夫之勇,沒有什么太大的能力,但是現在只是稍微感受了一點皮毛,我發現裏面還是藏著大學問的。”

看到路子由是真的在向自己請教,而不是故意的捉弄自己,淩冽立即就來了精神,他活動了一下手指,關節發出哢哢作響的聲音。

淩冽直接向著陸子由走了過去,但是小莊立即擋在了他的面前,因為淩冽現在的表情真是太壞了,完全是一副要公報私仇的樣子。

其實淩冽就是這么想的。

就在這時候,陸子由直接說道:“小莊,我這是在向他請教問題,不管這會兒他做什么,你都不要阻攔。”

聽到陸子由這話,小莊雖然有點不甘心,但還是給淩冽讓開了地方。

而淩冽臉上的笑容則是越來越誇張了,他這次一定要讓陸子由嘗嘗自己的厲害。

“你要學太極是吧?”淩冽圍著陸子由轉了兩圈,然後直接拍了拍陸子由的大腿,這兩下險些把陸子由給拍倒。

小莊剛要行動,但是淩冽直接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提醒他剛才陸子由的交代,雖然小莊非常不甘心,但這個時候也只能後退。

淩冽滿意地點了點頭,繼續對陸子由訓斥道:“你看看你,只不過是被拍了兩下,這就站不住腳了,打太極最重要的就是基礎了,你先給我紮一個馬步看看。”

讓一個堂堂陸家家主去蹲馬步?這怎么想都有些不合適,但偏偏路子由沒有任何意見,這就開始紮馬步。

淩冽直接用手拍在了自己的腦門上:“哎呦我的大少爺啊,你這都是蹲的哪個國家的抹布啊,虧你身邊還有這么多高手,就不能讓他們指點你一下嗎。”

陸子由只是淡定說道:“還請淩兄弟指點。”

陸子由的態度這么好,真的讓淩冽有些不習慣,但是想想也是,雖然陸子由身邊有小莊和陸子樂,但是這兩個家夥把陸子由保護起來還不放心呢,怎么會嚴厲的逼迫他練習武術呢。

至於陸家的其他高手,更不可能來得罪這位大家主。

所以陸子由這才給了淩冽一個公報私仇的機會,但是淩冽知道,雖然陸子由的身體已經恢複到了正常人的水平,但是他的經脈和骨頭是被自己強行打造的,缺乏很多天然的因素。

讓他和一個正常人一樣生活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但是如果想讓他成為一位高手,就算陸家花再多的錢都不可能實現。

偏是沒有機會,陸子由還偏偏要嘗試,這也是淩冽的印象裏,陸子由做的最不理智的一件事情。

人就本該這樣,凡事不一定要去追求意義,只要自己開心,大膽去做就好了。

這是在陸子由身上發生的一個很大的改變,雖然這股沖動勁很讓人欽佩,但淩冽還是沒有半點手軟的意思。

淩冽直接走到亭子的外面,從最近的樹上折下來了一段樹枝,把樹枝上的樹葉全部整理幹淨,也就得到了一個上好的教棍。

他笑嘻嘻的走了回來,看到他手裏挺粗的那根樹枝,小莊都快急哭了,但淩冽還是沒有看到一樣,他直接用木棍敲了敲陸子由的腿。

“自然呼吸,松肩,墜肘,含胸,塌腰,松垮,雙臂平抬至胸部,雙臂打開與肩同寬,兩掌心相對,五指相對,呈抱球式。兩腿平開與肩同寬,膝蓋微微彎曲哎呀,你的腿怎么又過了,重來!”

幾個來回下來,陸子由身上幾乎被淩冽給敲了個遍,一想到自己打的是陸家的大少爺,淩冽心裏就有一種不可言說的愉悅感。

“怎么樣啊我的大少爺,現在感覺是不是很痛苦?”淩冽笑著問道。

現在陸子由的雙腿一直在打顫,就算是普通人來做這么標准的馬步,也堅持不了太多的時間。

但是陸子由卻是堅持了好一會兒,雖然這時候雙腿和手臂都顫抖的厲害,但他還是沒有放棄的意思。

看來陸子由的耐性不是一般的強啊,淩冽在心裏感慨,如果陸子由不是情況特殊的話,現在肯定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淩冽依稀記得自己剛開始練武的時候,也是從最基礎的紮馬步開始,那個時候感覺腿都要斷掉了,現在陸子由肯定也是這種酸痛的感受。

但是這種疼痛和他脆骨病時期的痛苦比起來,恐怕還是有差距啊。

陸子由在這邊苦苦堅持,雖然滿頭大汗,但是表情還是非常淡定,放佛沒有任何痛苦一般。

但是在看看鯉魚亭的另外一邊,小莊這時候早就哭成個淚人了。

“我說你至於嗎姑娘,我這么嚴肅也是為了你們家公子好,他自己都不覺得痛苦,你哭個什么玩意兒啊。”

小莊直接瞪了淩冽一眼,如果剛才的眼神是想要殺了淩冽,那么現在的眼神肯定是想要生吞了淩冽。

淩冽假裝沒看見,一邊用樹枝督促陸子由調整好姿勢,一邊賤賤地笑著,只要陸子由不放棄,那自己就沒啥危險。

陸子由堅持了大約五分鍾左右,終於由於體力不支向著後面倒去。

五分鍾對淩冽來說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能夠承受著酸痛的感覺整整堅持五分鍾,確實有些不可思議。

“可以了,你只要按照我告訴你的這個方法每天堅持練習,這一次五分鍾,明天六分鍾,什么時候能堅持半個小時了,到時候再試著打太極拳,感受肯定和現在大不相同。”淩冽再次坐在了石凳上,開始吃起了上好的水果。

“今天確實多了不少感受,雖然你是在公報私仇,但我還是要感謝你。”

陸子由也在石桌旁邊坐了下來,不過勞累到如此程度的他,似乎對吃東西沒有什么胃口。

淩冽尷尬地笑了笑,看來自己故意整他的事情還是被看出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陸子由直接給身邊的小莊擺了擺手。

小莊拿出了一份合同,陸子由直接把合同扔到了淩冽的身旁。

這倒是讓淩冽措手不及,自己拿來的這份合同還沒和他談呢,他倒是先拋出了自己的合同。“我說你不要太過分哈,楊部長為了你們合作的事情已經讓步很多了,按照他的合同走就行了,你可不要太貪心。”陸子由白了陸子由一眼說道。

但陸子由卻是一臉的漠然:“我和楊部長的事情都是已經商談過的,我們各取所需,根本沒有貪心一說,而且我也沒說這份合同是有關楊部長的,這個合同是留給你的。”

聽到陸子由這話,淩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那一次和這家夥合作,不是自己在前面賣命,但是他卻在後面清理戰利品啊。

這么多次下來,淩冽覺得自己一點便宜都沒占,現在他竟然還要來和自己主動合作,這和明搶有什么區別。

“我可不想再給你們陸家有更多的合作了,你從我身上摳出去的錢都可以建好幾個花園了!”淩冽憤憤不平地說著。

他說的也不完全是氣話,就單單是陸家吞沒了甲家的所有財產一說,這筆賬就大的沒有數了。

淩冽把自己手上的合同往前推了推,他繼續說道:“我今天就是來給楊部長跑個腿,你把這合同給簽了,我也好交差,至於指點你連太極拳這事情嘛,就當是我做好事了,你也不要太感動。”

說這話的時候,淩冽立即感覺到後背一陣發涼,肯定是小莊那個丫頭又對自己的這顆腦袋有什么想法。

不過這可不是虛的時候,淩冽強裝淡定,假裝沒有看到。

陸子由所有所思的看著淩冽,這個剛剛被淩冽打了個全身的大公子饒有興味地說道:“這份合同可是讓你們百草集團迅速崛起的合同,難道你真的不感興趣嗎?”

淩冽愣住了,看來這陸子由真不是一般的聰明,竟然一下子就掐住了自己的關鍵點。

淩冽現在必須盡快回到豫州,好完成楊部長交給自己的任務,但前提是先要把天京的局勢穩定下來,雖然不知道陸子由是怎么知道自己急於發展百草集團的事情,但他既然提出來了,那這個合同就立即對淩冽產生了很強的吸引力。

思考了片刻,淩冽終於拿起了陸子由的那份合同,明明知道陸子由想要從自己這裏得到巨大的利益,但如果他真的能讓百草集團迅速發展起來,那自己也不是不能同意。

現在淩冽已經有點能理解楊部長的處境了,想必陸子由也是用這種方法讓楊部長妥協的吧。

“你還是直說吧,幫助我發展起來百草集團,你想要的是什么?”淩冽看向陸子由問道。

“好,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痛快,我要的東西很簡單,只是你們產品的經營權。”

產品?淩冽真不記得百草集團推出過什么產品,難道是黎嫣然又開辟了新的路徑。

原本在實體店這條路上,百草集團已經在天京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現在整個天京已經遍布百草堂五十多家,黎嫣然更是要把這種模式適用於周邊的幾個城市。

但生產產品是一個全新的路子,黎嫣然怕是暫時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做這些事情。

而且涉及到實業的問題,需要投資的金額實在是太大了,百草集團的市值雖然高,但所有的資金都處在運轉狀態,短時間內肯定拿不出這么多的錢。

就在這個時候,陸子由直接說道:“工廠,資金方面的投資完全由陸家來支付,而且是無償支付,但我們只要一個經營權。”

“你就這么肯定我們百草集團的產品能火?”淩冽疑惑地問道,畢竟現在實業趨於飽和狀態,想要在市場上得到自己的位置,並不容易。

但是看到陸子由臉上的笑容,淩冽就知道他已經勝券在握。

淩冽只好說道:“經營權可以在你們身上,但是我們百草集團走的一直是惠民路線,所以我還需要有一個定價的權利。

“如果你能好好看看這份合同,就不會再說這種話,這些權利本就留給了佰草集團,我們只是幫你賣東西,然後拿百分之二十的純利潤分成,此等好事,對你而言還不是天上掉餡餅?”

淩冽笑了笑,他陸子由可從不做虧本的買賣,雖然是純利潤的百分之二十,但是對於投資一次永遠獲益的他們來說,這才是一個餡餅。

不管怎么說,這也是一個雙贏的事情,而且淩冽也太需要百草集團快速崛起,所以他點了點頭,最終表示同意。

陸子由臉上露出了一個微笑,他二話不說就拿起了淩冽帶來的那份合同,直接在上面簽了字。

淩冽也沒有看合同,也直接在陸子由合同的最後一頁簽了字。

雖然路子由這個人算得上是一個有遠見的奸商,但他從不違背自己的承諾,所以淩冽也並不害怕這個家夥會在合同裏亂加什么東西。

這也算是相互間的一種信任吧。

“哦對了,陸子樂去做什么了,今天怎么沒有看到他。”淩冽吃完了石桌上的最後一個荔枝,這才有意無意地問道。

陸子由笑了笑,他站起身來,走到鯉魚亭邊緣,抓了一把魚食灑進了湖面裏,頓時湖面熱鬧起來。

“為了慶祝這次合作的成功,我們陸家准備送給你一個禮物。”陸子由淡淡說道。

陸家在淩冽沒有要求的情況下竟然會買一送一,這讓淩冽怎么都不會相信。

但他還是一臉無奈地說道:“你就直接說吧,別給我打關子了,能讓陸子樂親自出馬的任務,可絕對不簡單啊。”

陸子由並沒有直接說出來,他只是笑了笑說道:“你只要好好的等待一下就是了,都這個點了,子樂差不多也該回來了。”

淩冽倒是不著急,現在他唯一的威脅就是小莊還在咬牙切齒地看著自己,不過淩冽也早就習慣了這種待遇,雖然小莊對自己的態度怎么也說不上是客氣,但總比剛開始動不動就要抹脖子的時候好很多。

他直接來到了陸子由的身旁,再次把那一桶魚食全部倒了下去,一時間鯉魚湖裏再次起來。

淩冽咧著嘴笑了起來,陸子由卻是滿臉無奈。

就在這時,陸子樂從花園的方向走了過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