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师傅一前一后,啊师父我坚持不住了

师傅一前一后,啊师父我坚持不住了,看到淩冽醒了過來,姑娘瞬間松了一口氣,淩冽打量了一下這個好心的姑娘,此時他正穿著普通農家的衣服,眼睛水靈靈的非常好看。

當姑娘用手去扶他的時候,淩冽還特意留意了一下,這姑娘的手特別白嫩,一看就不是幹苦力的人。

就在姑娘用手輕輕抹去淩冽額頭上水珠的時候,他爹突然沖了過來,直接把閨女拉到了船的另一邊,看著淩冽的眼神簡直就是在防賊。

他瞪大眼睛看著淩冽:“我說你可別想著訛人,我在這裏捕魚這么多年了,雖然是第一次遇到這事,但明顯是你故意進了我的,你要是敢訛人,我就報警!”

淩冽這會兒有點頭暈腦脹,根本就懶得理他,但他的意思淩冽也聽得明白。

要是真報了警,警察怎么也不會抓那個被漁抓,被魚叉搞的受害人吧?

而且世界上有哪個碰瓷的人這么拼,竟然敢砰漁船的瓷?

不過還算那女孩有點良心,她直接拉住了她爹:“爸,你都想什么呢,趕緊救人要緊!”

老漢明顯害怕自己的閨女,而且他也不傻,用魚叉傷到人不過是誤傷而已,但如果現在真的把淩冽給丟到湖裏去,那可就是謀殺啦,兩種選擇的性質是完全不一樣的。

而且作為一個父親,他也不想給女兒做一個壞的表率,最終他還是點了點頭說道:“那你給他包紮一下吧。”

女孩聽到父親允許了,立即高興的點點頭。她直接跑到船頭打開一個櫃子。從裏面拿出了一個很精致的盒子,盒子裏面放著一些簡單的醫療用具。女孩兒直接端著這些醫療用具來到了淩厲的身邊。

淩冽往那盒子裏面瞟了一眼。發現裏面的東西還真挺專業的。

一般的家用醫療盒子不過是一些消炎藥或者是創可貼之類的東西,但是這個盒子裏面卻放著銀針和一些簡單的草藥,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駕馭的了的東西。

不過淩冽也害怕這老漢一船槳把自己給拍下去,此時他非常的注意自己的舉止,能不看這水靈姑娘就盡量不看他。

但是姑娘想要給淩冽包紮傷口,就必須先解開她的衣服,就在她想要解開淩冽的衣服的時候。老漢突然拿著船槳跑了過來,因為他的突然行動,整個小船都劇烈的顫抖了兩下。

但是大漢不管那么多,他直接吼道:“你個女孩家怎么能給一個大男人脫衣服呢,讓他自己脫!“

淩冽看看這老漢凶神惡煞的表情,又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傷口,也真是有苦說不出。

這得虧是她他,這種傷對淩冽的身體並不是什么大礙,如果換是個別人的話,被被魚叉這么一插,估計命都沒有了,還自己給自己脫衣服呢,脫個屁呀!

淩冽真想面對面和這個老漢懟一波兒,但是現在四周全是水,半點兒陸地都看不見都看不見,如果老漢把自己給扔下去的話,那淩冽又不知道在水裏面泡多長時間。

所以為了不繼續感受剛才的滋味,淩冽只好就范。

但淩冽畢竟是一位武王,而且身體還有特殊的恢複能力,當他把衣服脫下來的時候,肚子上似乎只有不痛不癢的一些傷痕還有血跡,明顯不致命。

本來淩冽還想安慰姑娘一下,告訴他自己沒什么事情,但淩冽一抬頭,卻發現姑娘的臉紅的像是個猴子屁股,可是自己也沒有調戲她呀?怎么就害羞成這樣了。

但淩冽隨後又想到自己也身上肌肉線條可以說是完美,就算不說話,但是只要把衣服一脫,那就是對女孩兒最大的勾引。

還好老漢沒有看到自己的閨女臉紅,不然的話非得沖過來給淩冽拼命。

女孩先是清理了一下傷口,然後用了一些簡單處理後的藥材直接附在了淩冽的傷口上,隨後有用紗布把傷口給包紮起來。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而且對傷口的處理特別的專業,更讓淩冽感到驚奇的是,女孩選擇的是草藥,而不是西藥,淩冽越來越肯定這個女孩兒肯定學過中醫方面的專業。

看來眼前的這個水靈女孩和自己是同行啊!放在一般情況下連列肯定要好好的勾搭一下,但是現在肯定是沒有那個條件了。

剛才淩冽只是微微笑了笑,但站在女孩身後的老漢眉頭就皺到一起去了,樣子看起來哪裏像是漁夫,簡直就是門神。

其實這傷口就算不用處理,也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恢複,但是被細心處理過之後,傷口感覺肯定要舒服很多。

淩冽感激地看了這姑娘一樣,但隨後又皺著眉頭向著周圍看了看,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裏。

也不知道自己在水裏面到底泡了多久,他一心沉浸在自己玩境界的修煉中,完全忘記了時間這東西,只是淩冽清楚地記得,自己從橋上跳下去的時候還是下午,但現在已經是大晚上了。

周圍除了湖水和黑夜什么都看不到,如果是在城市裏或者是在城市周圍的話,自己肯定能看到各種各樣的霓虹燈,但是現在什么都看不到。

這只有一種可能,就是自己已經遠離了繁華的城市,來到了一個鮮有人煙的地方。

“我落水的地方是天津,現在這裏是哪裏,距離天京很遠嗎?”淩冽拍了拍腦子問道。

現在他的耳朵裏全是水,被這么一拍,很快就有水流了出來。

但是這對捕魚的父女卻是一臉不相信地看著淩冽,最先說話的還是那個大漢。

“天津距離這裏少說有一百裏路呢,你怎么可能在水裏跑這么遠的距離,就算是個會水的狗,這會兒也泡成了死狗!”

大漢的話裏面帶著刺兒,很明顯對淩冽的話非常不滿意。

淩冽也只好搖了搖頭,很少有人能在湍急河流裏待這么長時間還活得好好的,淩冽今天也是徹底知道了這種感覺的難受。

但是在這次的特殊旅途中掌握了離體真氣的運轉技巧,怎么說也是賺到了。

至於這對父女怎么理解,那就隨他們去吧,這個時候淩冽只想躺在這小床上面裝一會兒重傷員。比起大漢的粗魯,她這位水靈的姑娘倒是非常有禮貌,她有些憐憫地看著淩冽說道:“你是不是在水裏面泡的時間太長啦,把腦子泡壞啦,所以現在不知道自己從哪裏來,也不知道要到哪裏去?”

看著淩冽沒有回答,她似乎就把淩冽的態度當做是默認了,女孩兒直接轉頭對著他爸說道:“老爸,既然我們都已經把他給弄傷了,那就一定要負責到底,我們把它帶回家吧,這么晚了,他肯定找不到自己的家人。”

他這話剛說完,大漢的暴脾氣又起來啦:“你說什么?他可是一個陌生男人,你現在連婆家都沒有呢,我們要把它給帶回家。你知道那對你多不好嗎?你這小女孩兒怎么這么不懂事啊。”

姑娘那雙靈動的眼珠滴溜溜轉了一圈,她有些擔憂地說道:“如果他去報警的話,我們是不是要被抓起來呀?”

這句話說的老漢直接一哆嗦。他四下裏看了看,但是周圍哪有什么人呀,只有黑夜和湖水。

似乎思考了好一會兒,老漢才終於走到淩冽的面前說道:“我現在是好心好意的救了你呀,如果你恩將仇報的話,我肯定不會放過你,不准去報警,懂嗎?”最後一句話,老漢說的特別的清晰。

淩冽苦笑著說道:“明明是你救了我呀,我現在報答你還來不及呢,為什么要去報警。”

老漢聽到這句話,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他笑著說道:“沒想到你小子還是通點人性的。但是如果你敢恩將仇報的話,我肯定要好好的收拾你!”

現在是在他的船上,肯定是他說什么就是什么,淩冽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老漢這才拉動了船尾的電動槳。但是這玩意兒好像有些問題,似乎是不能隨意的轉換方向,大漢必須還要用手中的船槳不斷的劃著水來調整船的方向。

大概是這機器太老舊了吧?但老漢家裏一看就沒什么錢,所以也只能湊合著用。

但是這么窮的家庭,卻能養出這么水靈的女孩兒,也說明這個老漢確實是對自己的女孩兒非常的疼愛。

淩冽坐在船頭的位置,他吹著湖面上的清風,感受著湖面上獨有的清涼,淩冽好久都沒有遇到如此愜意的環境了。

雖然今天的情況有點尷尬,但仍然不影響淩冽享受這湖上之清風,天空之明月。

除了月亮之外,這裏能看到的星星也出奇的多,在繁華的天京裏面,霓虹燈的光芒早就把星光給淹沒,現在再次看到了星星,只讓淩冽感覺渾身舒暢。

而且淩冽能清晰地感受到,周圍天地間存在著濃鬱的能量。

江河湖泊本來就是很有靈性的地方,特別是這么安逸這么平靜的湖泊上,更是讓淩冽迷醉其中。

為了不浪費這個好機會,他直接把自己的雙腿盤起,然後慢慢的做著深呼吸。淩冽開始有了那種熟悉的感覺,天地間的能量通過自己的呼吸,通過自己的毛孔,慢慢彙聚在自己的身體裏。

到了岸邊的時候,老漢直接把船停到了岸邊,用一個鐵鏈子把船栓到了一個樹上。

然後他直接提起了滿滿的兩魚,使勁在手裏顛了顛,大漢似乎對今天的收獲非常滿意。

但是當他看到坐在船頭的年齡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淩冽尷尬的笑了笑,也毫不猶豫地站了起來,跟在了兩個人的身後。

沒走多久就遇到了一個小村子,這個村子裏面非常的安靜,大漢放慢了腳步,慢慢的走到了自己的家門口。

姑娘敲了敲門,裏面立即出來了一串急促的腳步聲,開門的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婦女。

婦女看到閨女回來了,臉上的擔憂立即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放心的微笑。

雖然心裏很高興,但婦女還是忍不住嘟囔道:“你說下湖捕魚是一個姑娘家應該做的事情嗎,你好好准備明天的面試不好嗎,非得讓你媽在家擔心。”

姑娘吐了吐舌頭,笑著說道:“媽,我這不是想體驗一下我爸工作有多辛苦嗎,而且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有老爸在,根本沒有危險。”

婦女點了點頭,自己的男人有多可靠,她心裏是最明白的。

她這才看見了,丈夫手裏提著的滿滿兩魚,又是笑的合不攏嘴:“果然我女兒就是給咱家帶來了福氣呀,你看這魚又肥又大,明天肯定能賣一個好價錢!”

但是婦女這個時候也發現丈夫的表情有些不對勁:“咋啦,抓了這么多魚,閨女還這么孝順給你去幫忙。你怎么還一副死人臉?”

不等到大漢回答,姑娘就直接跑到牆邊把站在那裏的淩冽給拽了出來:“媽,今天這個哥哥要住在我們家。沒什么問題吧?”

婦女先是愣了一下,淩冽更是心裏一緊,看來今天又要被嫌棄了。如果婦女不允許自己住進他們家的話。那這鄉野之間,到哪裏去找賓館呀,到時候自己也只能露宿街頭了。

但是沒想到婦女卻是笑出聲拍了一下手,就好像遇到了什么喜慶的事情一樣,她笑著說道:“好好好,快進來!我們家院子還挺大的,你想住多長時間都沒問題!”

姑娘直接白了自己的母親一眼,但婦女直接忽略了她的眼神,繼續熱絡地招呼著淩冽。

婦女的熱情和她丈夫形成了極大的反差,這反而讓淩冽有一種很不自愛的感覺,到底是什么情況,淩冽也不清楚。

但是人家既然允許自己住下來,淩冽還能說些什么呢,只能懷著感恩之心走了進去。

他剛進了門,大漢就直接一手抓住了他的領子。沉聲說道:“你在我們家住就要老老實實的,腦子裏不要有什么鬼點子,知道嗎?明天一大早趕緊給我滾,你愛到哪裏去就到哪裏去!”

淩冽低頭應了幾聲,轉身又是長出了一口氣,畢竟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誰讓自己只顧著修煉了,完全沒有把後路給計劃好,現在遇到這種情況也完全是在自作自受。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