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师傅~好厉害好大,师傅太大了我做不下去

师傅~好厉害好大,师傅太大了我做不下去,婦女收拾的速度很快,原本什么都沒有的一張簡易木床,在十分鍾之後就什么都有了,涼席,枕頭,被子,還有茶壺和水杯。

為了怕淩冽晚上熱的睡不著,婦女還特意搬過來了一個電風扇。

雖然這裏的條件比較簡陋,但是人家肯收留自己就已經是淩冽的福氣了,現在對自己還這么細心的照顧,淩冽別提有多感動了。

但這種感動的感覺很快就變得有些奇怪了,因為所有東西都收拾好的時候,婦女並沒有離開,她只是站在門口看著自己,那眼神,就好像是買豬仔的時候看看豬仔健不健康一樣。

“阿姨您還有什么事情嗎?”淩冽也熬不住這婦女如此看著自己,他很有禮貌地笑著問道。

但誰知道婦女竟然嘖嘖稱奇:“這么有禮貌,肯定是文化人啊,嘿嘿。”

隨後婦女又圍著淩冽轉了一圈,然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小夥子你身體還是很強壯的,我閨女眼光果然不差。”

這個時候淩冽才終於明白了一些門道,他笑著解釋道:“阿姨,您是不是誤會了什么,其實我和您女兒”

婦女連忙擺手說道:“沒誤會沒誤會,還有什么可以誤會的呀,你都到這裏來住了,你給我說說吧,你們兩個是怎么認識的?”

就在淩冽一臉蒙逼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時候,她閨女突然跑了進來,一邊把自己的老媽往外拉,一邊笑著說道:“對不起對不起,不管我媽對你說了什么,請你全部忽略!”

母女兩人出了房間之後,雖然討論的聲音很但淩冽的聽力很強,還是聽得清兩人在說什么。

“媽,都給你說了,他只是在我們家借宿一宿而已,具體原因你就別問了,我不會告訴你的。”

“媽知道,別看媽現在年紀大。但我也是從你們這個年紀裏走過來的,你們這些事我都懂!你們倆好好聊,好好聊啊,我先回去睡覺了。”說罷,房間外面就傳來了婦女離開的聲音。

這時候姑娘才重新走了進來,臉上通紅說道:“不好意思啊,我媽就這樣。”

“看來阿姨對你的婚姻大事挺著急的,不過我看你也不過是二十出頭的年紀,找對象應該還不至於這么著急吧?

面對淩冽的問題,姑娘則是會心一笑:“農村都這樣啊,像我這么大年齡,好多女孩的孩子都兩三歲啦,所以我媽看見人家抱了孫子抱了外孫的,他就著急。”

“那你著急嗎?”淩冽隨口問道。

姑娘連連擺手:“不不不,我現在還沒實習呢,以後的路還長呢!”

看著姑娘確定的眼神,淩冽也跟著點了點頭,現在的情況確實普遍是這樣,年輕一輩總想著先事業再婚姻,但是年長一輩到兩輩的,那可就完全不一樣了,不把你催到妥協,那都不算完。

淩冽也響起了長輩們,奶奶還有爺爺他們兩個不也是這樣嗎?天天催著自己生孩子!

在一個屋子裏,年齡相仿的男女青年聊這個話題似乎有點小小的尷尬,看著女孩羞紅的臉蛋,淩冽微微一笑,直接轉移了話題:“你是不是學中醫的呀?我看你對這方面還挺熟練的嘛。”

女孩兒幫著淩冽點了一盤蚊香,一邊安置蚊香一邊笑著說道:“你還真是厲害,這么一眼就看出來我的專業啦,我很喜歡中醫,但是現在工作不好找,實習更是找不到地方。”

說到這裏,女孩的臉上露出了一些苦色,畢業找工作本就是一個難題,現在中醫還沒有崛起,中醫方面的工作確實不多。

淩冽看著這女孩說道:“我聽說天京有一個中醫企業,叫什么百草集團,你為什么不去那裏看看呢,現在他們正在發展,需要不少中醫呢。”

聽到這話,姑娘一愣,這才有些不可思議地說道:“難道你真是從天京來的?你是一路被水沖過來的?”

淩冽苦笑著點了點頭,這可把這姑娘給驚呆了,雖然很不可思議,但她還是選擇了相信淩冽。

說起百草集團這個名字,女孩的眼神裏滿滿地都是憧憬,她微笑著說道:“我明天要去面試的地方就是百草集團,雖然聽說百草集團的老板很討厭,但這個公司確實很厲害,我真的很想進去。”

這話說的淩冽一臉黑線,什么叫做百草集團的老板很討厭?

面對一個女孩,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吐槽,想必是前一段時間被捏造的負面新聞太多,所造成的影響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消散。

隨後這姑娘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樣,高興地說道:“剛好明天我爸要去天京送魚,明天我也要和他一路去天京,既然你真的在天京,不如我們一起去!”

看到她這么高興的樣子,淩冽笑著點了點頭,但隨後他又好奇的問道:“你爸也說了,這裏距離天京至少一百多裏路,不至於賣個魚送到這么遠的地方吧?”

“我們這裏的魚比其他地方要好吃一點,而且我爸捕到的魚總比別人的大,有人花三倍的價錢買我們家的魚呢,我爸每個星期都要去送一次,來回的油費他們也報銷。”

“那可真不錯,不知道是哪家這么有福氣吃到你們家的魚呢?”淩冽笑著問道。

其實淩冽腦子裏已經有了些主意,這么會享受的,應該是陸家吧,畢竟最有錢的就是陸家。

但女孩的回答卻不一樣,她笑著說道:“我只知道,那家姓鄧。”

“鄧家”雖然這只是一個小事情,但還是有些出乎淩冽的意料。

五大家族中鄧家是最低調的家族,也有人說他們是五大家族中最弱的家族。

但最奇怪的地方就是因為他們太過低調,明明是五大家族之一,存在感甚至都不如那些二流家族。

淩冽對鄧家更是一無所知。

“哥哥,有什么問題嗎?”看到淩冽似乎有些疑惑,姑娘笑著問道。

“哦,沒,明天我也想跟著去百草集團看看,可以嗎?”

“當然可以,那我去睡覺嘍,你也早點睡覺,明天早回家。”說罷,姑娘就幫淩冽關上了門。

淩冽這才想起來,自己還不知道女孩的名字。第二天一大早,淩冽房間的門就直接被砸開,大漢咆哮著:“趕緊收拾東西了!”

淩冽一屁股從床上坐了起來,雖然現在天剛剛亮,但比起以前的時候,他醒的是比平常晚了一些。

“蹭吃蹭喝蹭車坐,竟然還睡的那么皮實,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大漢一邊埋怨著一邊去收拾東西。

淩冽揉了揉眼睛,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有一種放松的感覺。

本來這裏的空氣就非常清新,晚上也比天京安靜許多,再加上那位阿姨把床給自己鋪的那么舒服,淩冽真有一種在這裏睡上三天三夜的感覺。

但該走的還是走,現在天京還有許多事情等著他去做,等忙完了那些事情,來這裏休息休息肯定是不錯的感覺。

院子裏又傳來了大漢的喊聲:“小檬,東西都收拾好了嗎,馬上就要出發了,哎呀,你就不要再管那家夥了。”

隨著大漢不耐煩地聲音,姑娘端著一碗面走了進來。

剛聞到那股香味,淩冽的肚子就咕嚕咕嚕叫了起來,姑娘把面放在他的面前,小聲說道:“你千萬不要和我爸一樣,快吃吧,吃完了我們就去天京。”

“你的名字是小檬嗎,這名字可真好聽。”淩冽傻樂地笑了笑,立馬端著這一大碗面狼吞虎咽起來。

姑娘坐在了床邊,托著腮幫看著他吃面:“對啊,我的名字叫洛小檬,你叫什么名字啊。”

淩冽一邊大口大口子地吃面,一邊烏魯烏魯地說著:“淩冽。”

“好熟悉的名字啊,我好像在哪裏聽到過!”洛小檬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樣,有些激動地說著。

淩冽嘴裏塞滿著面,笑著說道:“正常的,咱國內人那么多,就算遇到一個重名的也是正常的。

但是淩冽的心裏卻是在想,那可不就是聽說過嗎,昨天還說百草集團的老板是個混蛋來著!

不過還好這姑娘記得不清楚,淩冽也就隨便兩句話蒙混了過去。

這邊淩冽剛把飯碗放下,那邊洛媽媽就拿著一套衣服走了進來。

“這是你叔以前穿的衣服,放了好長時間了,你試試能不能穿。”一聽是大漢的衣服,淩冽心裏咯噔一下。

他笑著問道:“我穿叔叔的衣服,這合適嗎?”

洛媽媽笑著說道:“你呀,別看我家那口子凶不垃圾的,但是他大氣的很,雖然這衣服舊了點,但總比你那件破衣服好一些。”

淩冽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這倒是真的,本來在水裏泡了這么長時間,不知道撞了多少東西,衣服本來就破破爛爛的了,再被大漢這么一插,不僅更爛了,上面還帶著不少血。

這要是穿出去,外人不是把自己當乞丐就是把自己當瘋子。

淩冽不再猶豫,直接脫下了上半身的衣服,但他還沒把大漢的舊衣服穿上,就看到母女兩人的表情有些奇怪。

洛小檬的臉有些紅紅的,她故意看向了房間的一個角落,但手指卻是一直在來回撥動著自己的發梢。

要說女孩家看到淩冽這一身完美的肌肉,還有肌肉上的一些刀疤,害羞也可以理解,但是現在洛媽媽的表情實在是誇張了一點。

她一臉迷戀地看著淩冽:“嘖嘖嘖,真是和我們家那口子年輕的時候不相上下啊,現在這么健壯的年輕人可不多了呀。”

看她的眼神,似乎是對淩冽越來越滿意了。

洛媽媽偷偷在洛小檬的耳邊說了兩句話,洛小檬的臉本來就已經很紅了,這時候就好像刷了一層紅色的油漆一樣,紅上加紅。

洛小檬有些生氣地拍了媽媽一下,但洛媽媽卻是哈哈大笑起來。

母女兩人說悄悄話說的那么開心,真當淩冽聽不見他們在說什么?

這個距離,這個聲音,一般人確實很難聽清他們在說什么,但淩冽可是武王境界的古武者,剛才她們之間的對話淩冽更是聽得一清二楚。

洛媽媽說淩冽這么好的身體,哪方面的功夫肯定也特別厲害,也難怪未經世事的洛小檬會害羞成這個樣子。

淩冽只是傻傻地笑了笑,假裝什么都不知道,但心裏也是暗自感慨,洛媽媽也是夠開放的。

一般在農村家庭裏面教育兒女的時候,對於這類的事情都是避而不談,似乎所有的家長都覺得說這些對兒女不好,但也正是這樣,讓許多子女都成了無知的一代。

洛媽媽應該屬於比較看得開的類型,看著她此時大笑的樣子,淩冽的心中也不得不對這位農村婦女刮目相看。

當淩冽走出屋子的時候,一直在准備東西的大漢突然愣住了,他竟然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洛媽媽得意的說道:“怎么樣,是不是看到了自己年輕時候的影子?”

大漢不屑地切了一聲,隨即就把一個箱子放進了車廂裏,這才擦了擦汗說道:“老子年輕的時候可比他強多了,起碼能打他兩三個。”

淩冽只是笑著點了點頭,雖然自己是武王,但現在依然是認慫。

“爸,你又吹牛。”洛小檬噘著嘴說道。

大漢咧著嘴笑了笑:“不信你就問你媽!”

洛媽媽也開心的笑了起來,好像是想到了年輕時候的一些美好回憶。

淩冽也沒有閑著,趕緊過去幫老漢搬東西,雖然他一直還在打擊淩冽,但現在看向淩冽的目光卻是多了幾分友好。

大漢的車是一輛八成新的面包車,雖然是拉魚用的車,但是面包車周身一點汙漬都沒有,看的出來這家人對這一輛面包車很稀罕,畢竟這也是淩冽看到他們家最值錢的東西了。

上了車,和洛媽媽告別,三個人就一起向著天京的方向趕去。

如果說淩冽隨著河流飄到了這裏,又闖了漁挨了魚叉是很不幸的事情,但是遇到了這家人卻又是很幸運的事情。

所謂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伏,大概也就是這樣吧。

淩冽的心情非常好,他看著車窗外湖水邊連天而去的荷花,聞著空氣裏淡淡的清香。

也許是淩冽穿著的這件衣服打開了老漢的話匣子,他開始談起了自己年輕時候的事情,從力大無比扳倒過一頭牛,到脫穎而出贏得了洛媽媽的歡心,真真假假卻也多有趣味。

洛小檬捂著嘴咯咯笑著,這些故事她不知道聽過多少遍,但是每一次聽也總有新的感受。

淩冽靠在座椅上,深吸了一口氣,臉上浮現出了一個笑臉,如此難得,偷得浮生半日閑。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