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好大啊坚持不住了,师傅我会坏掉的

好大啊坚持不住了,师傅我会坏掉的,洛小檬本來想要把淩冽的身份告訴父親,但是淩冽直接給了她一個眼神,示意她不要說出來。

雖然大漢看起來一臉的驕傲,但是身為漁民的他,在這大城市裏本就有一種揮之不去的自卑感,淩冽不想和這大漢之間有什么隔閡。

雖然這大漢的脾氣暴躁了一點,但是大家都是爺們,不會計較這一點得失,這種暴躁反而給了淩冽一種親切感。

淩冽可不想在下次見面的時候,面對的是一個恭維自己的大漢。

洛小檬生來有一顆玲瓏心,立即明白了淩冽的意思,她此時有些感激的看著淩冽,不僅僅是因為今天淩冽的指點,也是因為淩冽照顧著她父親的感受。

面包車一溜煙消失在了大馬路上,淩冽則是回過頭來,再好好看了一眼這大廈,這才沿著馬路離開。

百草集團總部在高新區,距離大排檔聚集的位置也不遠,今天黎嫣然的事情看來不少,肯定沒時間回去做晚飯。

淩冽想著到大排檔去吃一頓,一般去大排檔的時候他都是興高采烈的,但是今天卻懷著愧疚的心情。

上次胖子幫自己偷了東西,自己騙了他不說,還給他說晚上大排檔見,但淩冽前兩天腦子裏裝的全是犧牲的兄弟,把大排檔的事情忘了個幹淨。

再加上昨天被大河沖走耽誤了時間,這都幾天過去了,也不知道胖子還在沒在那。

天天慢慢地黑了下來,大排檔也慢慢熱鬧了起來,淩冽直接向著胖子經常去的那家走去。

在原來的位子上,依然是半桌子的菜,但是這菜已經被吃的差不多了,桌子上也沒了胖子的身影。

淩冽歎了一口氣,他媽的胖子今天吃飯怎么吃的那么早,天才剛黑,他今天就剛吃完了。

淩冽直接在座位上坐下來,直接捏了個羊腰子放在了嘴裏,這胖子也是作死,肯定是又偷了什么值錢的東西,這東西只吃了一半就走人了,真是浪費。

浪費可恥,淩冽決定幫他清盤,可就在淩冽剛捏起來一個龍蝦的時候,耳邊就傳出來了一聲打雷一樣的怒吼:“你他媽的還有臉吃我的東西!”

胖子本來就喝了三四瓶酒了,現在醉醺醺的撲了過來,直接抓住了淩冽的領子,當面就是一拳打了過來。

“胖爺上給廁所的功夫,竟然敢偷吃!”胖子抬起手來准備又打,但這個時候才發現被他按在地上的人是淩冽。

胖子愣住了,大排檔的老板跑了過來,但看到打架的還是他們兩個人,也就默默地走了回去。

根據老板的經驗,這種熟人之間的打架基本就是誰給誰戴了綠帽子,這種事情可不能參合,越參合就越複雜。

被狠狠打了一拳的淩冽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哈哈大笑起來。

說實話胖子那一下可不輕,但是淩冽這輩子什么樣的傷害沒有承受過?他媽的火箭彈都擋過,還能把這拳頭記在心上嗎?

況且淩冽本來就是賠罪的,這種男人間解決問題的方式剛好合適。

看到淩冽笑得那么開心,胖子幹脆又給了他一拳,這才把淩冽從地上拉了起來。

“你是不是太貪心了,一拳也可以了吧,這第二拳我得還回來!”淩冽說罷就拉起了架勢要反擊。

但胖子卻是慫了,趕緊笑著說:“你是大爺成不成,咱倆就算扯平了,誰他媽讓你放我鴿子的!”

淩冽想了想,胖子確實幫了自己一個大忙,也點了點頭:“那今天這頓飯你請,老板,再來兩盤龍蝦。”

淩冽直接給大排檔老板招了招手,剛才還裝作沒看見兩個人打架的老板,這時候應的特別幹脆。

大龍蝦沒有來,老板先是抱了一箱啤酒走了過來:“我看二位英雄都是漢子,這箱啤酒就算是我送的,二位盡興哈!”

有這么好的事情,淩冽自然不會客氣,別看這老板膽但做起事情還真是那么一回事。

胖子坐在那裏掰著手指頭算了算兩盤大龍蝦的價格,算完之後不禁一陣心痛,但最後也只是喝了半瓶啤酒,啥都沒說。

“我說胖子,哦不,胖爺,你這日子過的也太好了吧,天天都來吃大排檔,你還說自己窮,就算是那些白領也沒有你瀟灑啊。”

淩冽也跟著喝了半瓶,捏了幾個花生米填在了嘴裏,開始笑著調侃淩冽。

但胖子卻是皺著眉頭,似乎想起了愁心事,嘴裏念念有詞:“我得吃飽啊,我吃飽了才能讓她開心”

看著半桌子的菜,淩冽有些忍俊不禁,但看著胖子的表情,他知道這個男人肯定有著自己的心事。

“說說吧,別藏著掖著了,把心裏話說出來,也不算辜負這箱啤酒。”淩冽搓了搓手上的花生米皮,又幫著胖子開了兩瓶酒。

喝酒不是為了事後的頭疼,更多的作用還是借酒消愁。

又是兩瓶酒下肚,胖子最終還是沒有忍住,滿心的愁緒化作了兩眼的淚水。

“淩冽,這應該是你的名字吧,我給你說,我就是個大騙子,一個不折不扣的騙子。”胖子一邊說著,還不忘大口大口灌酒。

胖子的眼圈發黑,一看就是經常熬夜的主,但淩冽還是沒想到一個看起那么堅強的男人,竟然也會哭成這個熊樣。

淩冽笑了笑,又繼續開了兩瓶啤酒放在胖子身邊:“你騙誰了?”

“我,我不是個東西,我給你說,我誰都騙,我不是什么中醫,我的那張參賽卡也是我偷來的,我假裝進去參賽,但是我一直在偷東西!”胖子明顯是喝多了,說話倒是清晰,但現在已經口無遮攔了。

旁邊桌上吃飯的人都忍不住側目,但淩冽完全不受影響,只是笑著看著胖子,又開了一瓶啤酒放在自己的面前。

“我不叫什么劉元中,我的大名叫郭浩然,我不僅騙了你,我還騙了婉婷,嗚嗚”說到這裏的時候,胖子的精神竟然崩潰了,他開始抱頭痛哭,哭得像個兩百斤的孩子。

淩冽喝了點酒,用手使勁捶打著這漢子的後背,這樣興許能讓他好受一點。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旁邊座位上帶著妞吃飯的幾個年輕人不耐煩了,其中一個看著像老大的人直接怒罵道:“死胖子,你家死人了是不是,哭你麻痹啊!”罵人的這家夥看起來也就十歲,頂著個小平頭,肩膀上還帶著個老虎頭的紋身。

生怕別人看不見自己的紋身,還故意把自己的袖子卷到了最上面。

這家夥之所以這么猖狂,是因為桌子上還有七個人,五個男的,兩個女的。

八個人點的菜還沒胖子一個人點的多,一看就是窮逼學生。

淩冽直接站了起來,既然這群野孩子沒有人管,那自己就替他們的父母管教管教。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胖子直接拉住了淩冽,他也不哭了,只是用另外一只手抹了抹眼淚。

小平頭得意的笑了起來:“怎么了兩個土逼,現在知道害怕了,知道害怕就趕緊給你虎爺跪下求饒,我還能饒你們一命。”

他說這話的時候,桌子上的兩個女的還一臉崇拜的看著他,淩冽暗自感慨,還真他媽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啊。

淩冽又往前走了一步,小平頭也一臉傲嬌地往前頂了一下,要不是胖子拉著淩冽,這家夥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淩冽你坐下,這種髒活累活讓我來!”胖子目露凶光,直接從位子上站了起來。

小平頭意識到問題有點不對勁,他趕緊給自己身後的那幾人使了個眼色,其餘五個小夥子知道他的意思,紛紛從自己的位子上站起來。

一個個叼著煙,向著胖子和淩冽圍了過來。

“啪!”眾人還沒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剛才挑事的小屁孩就直接捂著頭趴在地上哀嚎起來。

剛才的情況淩冽看的清楚,胖子本就是個神偷,手上的速度賊快,從掄起一個酒瓶,到酒瓶砸到那小平頭的腦門上,整個過程只用了一秒鍾。

其餘幾個人看到地上的酒瓶碎片和小平頭被開瓢的模樣,也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

五個人一起向著胖子沖了過去,淩冽看得出胖子不僅僅是手快那么簡單,他應該也有些功夫,所以淩冽也就沒幫忙的意思,反而是向後退了一步。

胖子突然轉身,直接抱起剛才吃飯的那張桌子,一個橫掃,就直接把這些人全部砸倒在了地上。

但是這會兒胖子明顯在氣頭上,他沒有半點想要住手的意思,胖子繼續一腳一腳地踹在了那小平頭身上。

剛才還想幫著同伴出頭的五個不良少年哪見過這陣仗,一個個跑的賊快,那兩個腦子進水的女生也尖叫著跑開了。

只有倒在地上的小平頭在那裏哭著求饒,但胖子腳下還滿滿地都是力道,根本就停不下來。

淩冽則是站在一旁看著,胖子不會是社會上的老油條了,別看他打人打的那么用力,但其實每一腳都很有講究。

這一腳一腳的踹的這少年痛不欲生,但又偏偏不會讓他的五髒六腑受傷,身上青一塊紫一塊肯定是避免不了的,但絕對不會受到更多的傷害。

不過也得有人管管,不然胖子繼續這么打下去,影響也不好。

大排檔的老板擦著額頭的冷汗,趕緊跑了過來,他過來的時機剛剛好,恰巧是胖子的悶氣發泄的差不多了,而地上的小平頭還沒出現什么大問題。

“胖爺,我的胖爺啊,你說你給一個小屁孩叫什么勁啊,看在我的面子上,饒了他好不好。”老板站在胖子的對面,賠笑說道。

胖子又使勁踹了兩腳,這才擦了擦汗說道:“得了,今天就給你個面子。”

胖子收回了腳,但還是彎曲身子,看著地上的小平頭說道:”小子,今天胖爺我就交給你一個道理,男人是可以流淚滴,但得看是為什流淚,像你這樣被人揍哭,那就是他媽的沒出息!“

看到胖子這一頓用力也是累的夠嗆,淩冽直接把六百塊錢塞給了老板,然後笑著對胖子說道:”走吧我的胖爺。”

六百塊錢不止是這頓飯錢,還有那些被砸壞的桌子和板凳,全部加起來也綽綽有餘了。

大排檔老板趕緊笑著感謝,胖子則是和淩冽一起慢慢走出了這個地方。

走出了熱鬧的大排檔,外面的清風立即吹在了兩個人身上,胖子彈出了兩顆煙,一顆給了淩冽,另外一顆放在了自己嘴裏。

把淩冽的煙和自己的煙都點著後,胖子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兩個人在一個景觀湖邊停下了腳步,這裏的風大,更涼快一些,這風也把胖子吹的更清醒了一些。

淩冽平時不怎么抽煙,但是偶爾抽一次也未嘗不可,他看了胖子一眼,問道:“說說吧,到底是什么讓你這個大漢子掉眼淚啊,別告訴我是失戀了啊。”

胖子長長地抽了一口煙,把這口煙全部吐出來之後,才眯著眼睛說道:“沒失戀,但也差不多了。”

“事在人為啊大兄弟,你就不能長點志氣,把人家給追過來。”

“你懂個屁,這可不是追不追的事情,是她在半年前得了怪病,醫生說她還能再活兩個月,要是兩個月找不到治療的辦法,那就徹底沒有機會了。”胖子這會兒淡定多了。

世界上嘴傷感的事情就是生死離別,這種事情發生在戀人的身上又是加倍的撕心裂肺。

淩冽終於知道一個社會上的混世魔王,為什么會在大排檔上面不爭氣的掉眼淚。

胖子繼續說道:“我不是啥中醫,我就是個普通工人,混了四五年也就混了個小班長,她是我手下的一個小員工,比我小三歲,我發誓,我從小到大就沒看見過這么俊的人兒,我們連倆認識不到半年,她就被診斷有這病,她家裏窮,看不起,我就帶著她四處求醫,求醫得花錢啊。”

說到這裏,胖子的鼻音有些重,他吸了一口煙,這才把情緒往下壓了壓。

“幹我撿零件這行的沒啥優點,就是手快,我就開始偷東西,練了這么一段時間,還真是那么回事了,我努力偷東西,輾轉去了幾個城市,都說沒希望,我一直都沒敢來天京,因為天京有最好的醫院和醫生。”

胖子繼續抽煙,淩冽則是把他沒說完的話說完:“如果天京還不行,那就徹底沒有希望了是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