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半年没见老公想疯了,好大我坚持不住了

半年没见老公想疯了,好大我坚持不住了,胖子不說話,明顯是默認了淩冽的說法,他只是靜靜地抽著煙,抽完了這一顆之後,就拿出了第二顆。

他先是問淩冽要不要,但淩冽搖了搖頭,胖子就眯縫著眼睛用第一顆的煙屁股印著了第二顆。

“你知道我是醫王吧。”淩冽笑著說道。

“知道啊,上次被你蒙了之後我就知道你進了四強了,後來關注了一下,才發現你竟然成了醫王。”

“那你知道醫王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吧?”淩冽淡定地說道。

“知道啊,就是最好的中醫吧。”

這時候淩冽一臉的黑線:“你既然知道我是天京最好的中醫,為什么不來找我?”

但胖子只是很無所謂的說道:“拉倒吧你,誰不知道現在的比賽全都是黑幕啊,而且人家大醫院裏面那么多的大機器都治不好的病症,中醫怎么可能治得好。”

聽到這話,淩冽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腳就直接踢在了胖子的屁股上,胖子雖然身體壯,但也受不了淩冽的這一腳,他差點就趴在了地上。

“臥槽,怎么說動手就動手啊,這種事情還用我說嘛,現在十個中醫九個騙子,就算你有一點真本事,那也沒法和醫院裏的那些大機器比啊。”說這話的時候,胖子故意往旁邊躲了躲,就怕淩冽再突然給他來一腳。

淩冽現在何止是想給他來一腳,簡直就想把他給打個半身不遂,本來這家夥裝成中醫去參賽,淩冽還以為他多少對中醫有點了解,但現在才知道他連個屁都不知道。

淩冽氣不打一處來:“你連最基礎的中醫都不懂一點,就跟著別人喊中醫都是騙子,你以為五千多年流傳下來的東西,就他媽是一種騙術?”

胖子一聽似乎也覺得有些道理,他嘿嘿笑了一聲,知道自己理虧,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與其在大排檔發酒瘋,不如帶著你家那位多經理點希望,明天早上八點,到百草堂總部等我,別忘了帶上你女朋友!”

說罷這話,淩冽就直接轉身離去,只留得胖子在那裏目瞪口呆,等到淩冽快要走遠了,胖子才終於醒悟過來。

他朝著淩冽的背影大喊道:“如果你真能治好我們家婉婷的病,我胡不同願意給你一輩子做牛做馬,決不食言!”

胖子站在那裏一遍又一遍地喊著,直到淩冽的身影在夜幕中消失。

走過的人都像是看傻逼一樣看著棒子,但這個時候胖子卻是咧嘴笑了起來,其他人怎么可能懂得他的心情呢。

第二天一大早,淩冽不到七點就來到了百草堂,但還沒進去,就看見胖子笑呵呵的跑了進來。

胖子的態度被提有多好了,在淩冽進入百草堂大廳的時候,他在前面引路,淩冽坐下來的時候,他給淩冽端茶倒水,揉肩捏背。

看的牛斌鴻這那老家夥都一愣一愣的,難不成是淩冽膨脹了,給他自己找了一個傭人。

但看到坐在大堂一腳,戴著一個大口罩的姑娘,牛斌鴻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原來是有求於淩冽,來找淩冽看病的。

做醫生的都遇到過這種時候,當病人的家屬把醫生當做唯一的救星的時候,不管讓他們做什么,他們都毫不猶豫。

黎嫣然則是走過來站在淩冽的身邊,似乎是有什么話想和淩冽說,但她最終還是沒有打擾淩冽給病人看病。

淩冽在這個姑娘的身前坐了下來,他把一個小枕頭放在了女子的面前,讓她把手放上來,好為她診脈。

但女孩久久沒有回應,淩冽意識到這不是女孩不想把手放上來,而是她補能。

淩冽皺著眉頭,直接伸過去捏住了女子的脈門。

“你是叫婉婷對吧,真好聽的名字,難怪胖子一提到你的時候就一臉的驕傲。”淩冽沒事閑聊了兩句,這也是醫師在診斷時候的一個小技巧。

通過聊一些病人感興趣的事情來分散他們的注意力,這樣就避免了緊張等情緒對診斷結果的影響。

看的出婉婷臉上喜悅的表情,但她的表情似乎和正常人不一樣,即使是一個微笑的表情,她也需要花費幾秒鍾的時間去完成。

趁著這個機會,淩冽仔細感受了一下她的脈搏,就算是淩冽這種水平的醫師,也不得不皺起了眉頭。

怪不得大醫院紛紛說沒有希望,婉婷得的病是漸凍症,這種病從表現出來到病人死亡,通常只有兩年左右的時間,而婉婷又是情況比較嚴重的一種,所以剩下的機會真的不多了。

淩冽陷入了沉思,他的眉頭緊鎖,嘴上念念有詞,而且手指還在來回掐算,看樣子非常的認真。

這時候連黎嫣然都皺起了眉頭,她雖然不知道女孩到底得了什么病,但是淩冽已經好久沒有這么認真過了,看來這女子得的真不是一般的疑難雜症啊。

胖子更是屏住呼吸看向了淩冽,本來他就已經絕望了,因為淩冽在湖邊說的那些話,他才重新燃起了希望。

而且淩冽現在是他所有希望的寄托,現在淩冽就是他心裏的活菩薩,胖子的心意是絕對足夠了,但是這菩薩會不會顯靈,還是另外一說。

淩冽的眉頭越皺越緊,放佛都要蹙到一起去一般,他時而在女孩的脈搏上感受一番,時而用手指在空氣裏掐來掐去,似乎是在思考著什么高深莫測地話題。

黎嫣然看到淩冽的額頭流出了汗水,他趕緊拿了一把扇子慢慢地對著淩冽扇了起來。

淩冽的這種狀態整整持續了一個小時的時間,一個小時之後,他的眉頭慢慢舒展開,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

他微微一笑說道:“能治!”

短短兩個字,直接讓胖子重重地跪在了地上,當當當就是三個響頭,婉婷的臉上更是劃過了兩行清淚。

他們兩個相依為命,不知道奔波多少城市,夢寐以求聽到醫生的口中說出這兩個字。

但所有的醫生都對他們說了對不起,胖子要聽的不是對不起!

終於,這兩個字終於有人說了出來!淩冽直到治好婉婷的病對他們兩個人來說意味著什么,他們兩個激動成這樣也是在所難免。

這個時候淩冽還是嚴肅說道:“雖然能治,但是治療這種病症帶來的痛苦可不是鬧著玩的,我怕婉婷支撐不住。”

但他這話剛說完,婉婷就努力的搖了搖頭,現在他還有一點運動的能力,雖然搖頭的幅度不大,但淩冽清楚小小的動作對她來說是多么的困難,這足以證明她的決心。

“既然這樣,這段時間就在這裏住下吧,我們從今天開始治療,至於治療多長時間我也不好說,但我肯定會負責到底,你們就放心吧。”淩冽笑著說道。

胖子又想要磕頭,淩冽卻是生氣說道:“如果你不拿我當兄弟,那就給我滾出去,把婉婷留在這裏就好了。”

聽到這話,胖子趕緊從地上站了起來,咧著嘴笑了笑。

淩冽的表情這才輕松一點說道:“你們也不要住賓館了,太吵了也太亂了,不適合婉婷休息,今天就到我那個四合院裏去住。”

這一次胖子沒有拒絕,他也不把自己當外人了,大大咧咧地說道:“那成,就當胖爺我欠了你一個大人情,我一定會還!”

淩冽點了點頭,就向著後堂裏的煉藥室走去。

走進這個自己專屬的小屋,淩冽關上了門,這才歎了一口氣,漸凍症這種病情分個先天和後天。

所幸婉婷的漸凍症是後天造成的,她本是有屬於自己的健全經脈的,只不過因為金屬中毒的原因,經脈已經被摧殘的夠嗆。

治療這種極端病症,只有一種辦法,那就是向死而生,先把經脈全部斷掉,再憑借淩冽的內力和藥物的輔助強行把經脈重組。

西醫雖然有各種各樣的大型機器,但這種機器只能讓人更了解身體的情況,如果讓他們直接影響體內的病症,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淩冽只是一位單純的中藥醫師,而不是武王境界的古武者,他對待婉婷的病情也只能唉聲歎氣。

想要治療這種病,必須用真氣和藥物的巧妙配合,才有機會達到預想的效果,但就算淩冽同時具備這兩點,他也只能有百分之五十成功的希望,剩下的,還要看婉婷自己的決心和造化。

所以淩冽之前還是決定報喜不報憂,他要做的是先把胖子給穩下來,如果胖子不肯冒這個險,把婉婷給帶走的話,那么淩冽相信,兩個月內他不可能再遇到比自己更好的醫師。

至於和婉婷的溝通,這還是一個複雜的事情。

在淩冽的世界裏,他給人看病總是追求百分之百的穩妥,但總有一些事情是在自己的掌控之外,想要把一只腳踏入地獄的人給拉回來,這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淩冽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他開始謹慎思考治療婉婷的辦法。

好在這間煉藥室足夠的安靜,而且外面有黎嫣然在,他也不用擔心自己的思考會被別人打擾。

做好了准備,淩冽就直接向著治療室走去,此時婉婷已經躺在了用於治療的小床上,胖子則是不安的來回走動。

治療開始,淩冽只是讓黎嫣然留了下來,其餘人都只能在外面等候。

淩冽摘下了婉婷的口罩,雖然漸凍症讓她的面部變得有些彎曲,但淩冽依然能夠看得出來,婉婷在生病之前肯定是一個大美女。

淩冽沒有急著開始治療,他只是輕聲說道:“婉婷,有些事情我不能讓胖子知道,但必須要告訴你,你的病情很複雜,我只有一半的機會把你治好,另一半的可能是你會直接死掉,如果讓胖子選擇,他肯定不會讓你冒這個險,所以我打算讓你自己選擇。”

婉婷靜靜地看著淩冽,雖然身體不能正常的運動,但她的眼睛顯得十分清明。

淩冽心裏清楚,漸凍症只不過是身體逐漸衰弱的一個病症,對於病人的大腦思考能力幾乎沒有多少影響,所以婉婷完全有自己做決定的能力。

“我知道你現在不方便運動,如果你動左邊的手指,我將為你進行治療,如果你動了右邊,這場治療就會被取消。”淩冽說的很清楚。

站在他旁邊的黎嫣然整個人都呆住了,他本以為淩冽給人看病只是手到擒來的一件事情,但是當她真正參與其中,才發現事情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簡單。

婉婷沒有著急動,她似乎在回憶著什么美好的東西,臉上竟然慢慢浮現出了一個笑臉。

微不足道的一個笑臉,對於漸凍人來說是多么的難得,在這笑臉的背後,一定有著強大心靈的支持。

現在淩冽不用想也知道,能給婉婷帶來這種精神力量的人,恐怕也只有胖子了。

最終婉婷還是動了動自己左邊的手指,雖然動靜很但淩冽已然知道她的決定。

淩冽拿出了自己的銀針包,裏面一共有七百二十根銀針,而且銀針大多長短不一,粗細不同,七百二十個銀針對應的正是人身體上七百二十個穴位。

其中五十二個單穴,三百個雙穴、五十個經外奇穴等各種穴位,下針的力度和深度又有所不同。

當婉婷被淩冽插成一個刺蝟的時候,黎嫣然也驚呆了,七百多根銀針下去,婉婷身上竟然沒有流出一滴血。

此時淩冽的眼神異常空明,似乎他的眼眶裏有幾十個瞳孔,分別關注著婉婷身上各處的反應。

觀察一段時間,淩冽發現婉婷的身體沒有對這些銀針形成排斥作用,他這才把兩顆丹藥放在婉婷的嘴裏面。

憑借婉婷的身體狀態,這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把丹藥咽下,淩冽早就考慮到了這一點,所以這種丹藥的藥效只是在嘴裏就能散發藥效。

淩冽用手摸著婉婷的脈門,感覺到藥效已經遍布婉婷全身的時候,他直接把一縷真氣從婉婷的脈門輸送了進去。

此時插在婉婷身上的七百二十根銀針開始輕微晃動起來。

婉婷的表情有些痛苦,但她能感受到的痛苦也非常有限,淩冽剛才給她吃的藥就是減低他的痛苦。

“嫣然,待會兒她身體哪個部位膨脹,你就拔掉哪裏的銀針!”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