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爸快点我快不行,别塞了爸我坚持不住了

爸快点我快不行,别塞了爸我坚持不住了,黎嫣然趕緊應了一聲,但是她很快就想起來,淩冽還沒有教給自己怎么拔。

就當黎嫣然想問個究竟的時候,淩冽卻直接閉上了眼睛,好像整個人都沉寂在了對脈象的感知中。

她也不是第一次給淩冽打下手了,黎嫣然也知道現在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去打擾淩冽。

治療室裏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靜,門外面的胖子則是來回走動。

就算淩冽不說,他心裏也非常清楚,婉婷得的不是一般的病,治療起來也絕對不可能一帆風順。

但是事情到了這一步,現在胖子能做到的事情就是百分之百的相信淩冽。

半個小時過去之後,婉婷的身體開始慢慢地出現顫動,原本如白紙一樣蒼白的皮膚,這時候才慢慢地恢複了一點血色。

但是這種血色似乎很難平均起來,有好些地方都顯示出不正常的大紅色。

現在的婉婷看起來非常詭異,但黎嫣然不敢走神亂象,她只是控制著自己的思維,注意著那些銀針。

就在這個時候,在膝蓋位置的皮膚開始變得如火燒一般,並開始慢慢地向上膨脹。

黎嫣然腦海裏謹記著淩冽之前的叮囑,她趕緊走過去吧膝蓋位子的銀針拔掉,但就在婉婷接觸到那些銀針的時候,她的手指突然感覺到一陣刺痛。

很明顯這不是一般的銀針,銀針上面似乎本就有什么物質,直接刺激人的神經。

雖然很痛,但黎嫣然沒有退縮,她咬牙把膝蓋上的兩根銀針全部拔了下來你,原本膨脹的皮膚開始恢複正常。

就在黎嫣然松了一口氣的時候,他去發現婉婷身上更多的地方開始出現膨脹,黎嫣然趕緊繼續去拔銀針,每接觸到一根銀針,就放佛經曆了一種新的痛苦。

但黎嫣然依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直到七百二十根銀針全部被拔光,淩冽才終於睜開了眼睛。

剛才淩冽用真氣去重新整頓被打亂的經脈,這本就是一個工程浩大的事情,當把經脈大致都整理好的時候,淩冽的腦子也累成了狗。

來不及休息,淩冽直接看向了黎嫣然,現在黎嫣然滿頭大汗,她的雙手正在微微顫抖。

淩冽剛才用自己的真氣來調節婉婷的身體,銀針作為調節的工具,自然也沾染上了淩冽的真氣,而且根據穴位的不同,真氣的濃度也不一樣。

沒有修煉過的人強行接觸真氣本就是很痛苦的事情,更何況還是要在短時間內接觸七百二十根呢。

但是付出總有回報,婉婷身體經脈的整頓已經告一段落。

淩冽走過去,直接把黎嫣然擁抱在了懷裏,他輕輕拍著黎嫣然的後背,輕柔說道:“如果婉婷能夠恢複,那你可是頭號大功臣嘍。”

黎嫣然笑了笑,但是這笑容依然難以掩蓋她的痛苦。

淩冽又從另外一個小包裏拿出了兩根銀針,這兩根銀針分別插在黎嫣然的手腕上。

“感覺好些了嗎?”淩冽問道。

“恩,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了,但是,我好像也感覺不到自己的手了。”

看著黎嫣然驚奇的表情,淩冽微笑著說道:“不要擔心,你的小手好好的呢,我只是封閉了你手上的神經,讓你暫時感覺不到疼痛而已,但是現在你已經不能用手了,起碼得等三四個小時吧。”

黎嫣然倒是一臉不在意的樣子,她本就心地善良,如果能挽救一個人的性命,那么這點苦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淩冽終於打開了治療室的門胖子直接從外面跑了進來。

“婉婷!你怎么樣了婉婷!”他直接蹲在了婉婷的身邊,但這個時候婉婷大美女卻是睡著了,根本聽不到他說什么。

婉婷的口罩已經被摘掉,而讓胖子驚訝的是,婉婷的臉竟然恢複了以前的模樣。

胖子猛然轉過身來,咧著嘴看著淩冽。

但淩冽卻是嚴肅說道:“我現在只是修複了她的十二正經和八條奇經,細微的經脈還沒有得到恢複,等她全部恢複的時候,你再高興吧。”

被淩冽這么一說,胖子也是一臉懵逼,畢竟他這個中醫還是假冒的,根本就聽不懂什么是正經,什么是奇經。

淩冽無奈地歎了一口氣說道:“也就是說,她現在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但要是想恢複成正常人一樣,那就得接受長期的治療了。”

這時候胖子才激動起來,他趴在婉婷的身邊,想要伸手摸摸他的臉,又害怕自己太粗魯,傷害了剛脫離危險的婉婷。

看著胖子糾結的樣子,淩冽也懶得理會他,趕緊帶著黎嫣然向著藥方走去。

銀針只起到隔離痛苦的作用,卻無法快速去除痛苦,拔掉銀針,黎嫣然依然會難受。

好在這種事情難不倒淩冽,他只是花了五分鍾的時間,就做出來一份藥膏,全部塗抹在了黎嫣然的手上。

看著黎嫣然一臉輕松的樣子,淩冽心裏卻是有點心疼,心想著這姑娘肯定是不想讓自己擔心,這才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你肯定在好奇,為什我受傷了,還這么高興。”黎嫣然本就聰明,根據她對淩冽的了解,只是看著淩冽的表情,就已經知道淩冽在想什么了。

還沒等淩冽說話,黎嫣然就繼續說道:“我是在想,我的手都這樣了,今天某些人應該不會讓我做飯了哈?”

淩冽還在專心給她塗抹藥膏,只是笑著回答道:“不做就不做唄,我們出去吃。”

“我不想吃外面的東西,你難道不覺得應該補償我一下嗎?”黎嫣然噘著嘴說道。

看到她假裝高傲的樣子,淩冽一時失了神,原來黎嫣然也有這么可愛的一面。

黎嫣然被他看的有些害羞了,就把臉轉向了一邊,說道:“我不管,今天的晚飯就有你來做!”

“別鬧了,我哪會做飯啊。”

“做藥比做飯還難呢,你怎么就會啊,休想逃避。”

被黎嫣然如此逼迫,淩冽也只好很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不就是做飯嗎,難道會比做藥還難?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做詩也會吟,當淩冽站在廚房的時候,他告訴自己,不過是做個飯而已嘛,把菜放在鍋裏炒就是了。

淩冽本就不是會認慫的主,這時候更是擼起袖子幹了起來。

廚房裏就好像打仗一樣,劈裏啪啦的響個不停,黎嫣然站在廚房的門口,笑得肚子都快疼了。

“我的淩大少爺呀,你這是在炒菜嗎,你這分明就是在炒鍋啊。”

淩冽白了一眼,本來自己就不打算做飯,現在好不容易做了吧,竟然還要被嫌棄,這都是什么事啊。

這時候他也懶得理會黎嫣然,依然信心滿滿地炒著自己的菜,但是隨著那青菜在鍋裏由綠變黃,再由黃變黑,淩冽終於覺得事情似乎不是那么回事了。

黎嫣然一臉無奈地看著他,但淩冽卻是假裝淡定地說道:“蔬菜不好炒,我給你亮一個拿手絕活,炒肉!”

看著他這幅表情,黎嫣然心累的點了點頭,反正教他怎么炒菜他也不聽,那就看看這個吹牛大廚能做出來什么名堂。

炒蔬菜的時候廚房裏還只是一股子糊味,但是到了炒肉的時候,真個廚房裏面就是火光四射了,簡直就像誰往廚房裏面丟了一個手榴彈。

聞著空氣裏的詭異味道,看著鍋裏的熊熊大火,淩冽終於絕望了。

就在這個時候,胖子擼起袖子走了進來:“丟不丟人,炒個菜都不會,閃開,讓我來。”

現在胖子就是淩冽的救星,他巴不得有個人來幫自己。

胖子接過了鍋,先刷洗幹淨,又開始用刀把食材細細地切好,菜刀敲擊在菜板上的聲音清脆而均勻,胖子更是挺胸收腹,雙腳微微分開,拿著菜刀的手臂輕輕顫動著,儼然是一副大廚的樣子。

這一幕也是驚呆了淩冽,沒想到胖子不僅僅會吃,還會做,這要是到大排檔那裏去租一個攤位,估計也不少賺錢。

很快後堂裏就飄出了飯菜的清香,飯桌上也很快擺滿了豐盛的食物。

黎嫣然看著淩冽,本來想好好的調侃打擊一下淩冽,但誰知道這時候淩冽夾起了一塊肉,在嘴邊吹了吹,然後直接放在了黎嫣然的嘴邊。

這讓黎嫣然直接愣住了,她看著面前的那塊肉,臉色有些微紅。

胖子賤賤的看著兩人笑了笑,他也不再當電燈泡,隨便往碗裏夾了點菜就往婉婷休息的房間裏走去。

讓婉婷自己吃飯不現實,必須有一個去喂她。

而現在黎嫣然的手也被厚厚地紗布纏繞著,根本就沒法自己吃。

所以淩冽也就成了志願者,一點一點地喂黎嫣然吃東西。

本來黎嫣然有點抗拒,她可是百草集團的總經理,現在也算是萬人之上的存在,現在竟然要被人喂食,說出去多丟人了。

淩冽倒是哭笑不得的看著這位女強人,筷子上夾著的一塊肉在黎嫣然的身邊來回晃動。

雖然黎嫣然想要拒絕到底,但是她的肚子卻是咕嚕嚕響了起來。

淩冽直接把這塊肉放進了自己嘴裏,然後又重新夾起了一塊,放在了黎嫣然的嘴邊。

“剛才那塊已經涼了,來,乖,張開嘴。”

看淩冽這樣子,是真的把黎嫣然當成了小孩子,大概也只有小孩子喜歡慪氣不吃東西吧。

黎嫣然的臉蛋紅紅的,似乎有些害羞,但她還是張開了嘴,把這塊肉吃了下去。

不管是多么要強的女人,內心的深處總有一顆少女心,也都希望被人寵著,淩冽自己沒來得及吃,只是一口一口地喂著面前的大美人兒,眼神中也全是溫柔。

黎嫣然終於低下了頭,開始一口口乖乖地吃飯。

在她吃的差不多的時候,黎嫣然突然張大了嘴巴,好像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完蛋了完蛋了,明天在中醫學院有一場招聘會,我現在什么都沒有准備,怎么辦?”黎嫣然焦急地說道。

“什么招聘會?”

“還不是因為你給別人承諾的要滿足他們要求的人才,上一次的招聘人數肯定不夠,我就計劃著趁著大學生畢業的時候,我直接去參加學校的招聘會!”

淩冽想起來了,從自己回來的時候,黎嫣然就好像有什么話跟自己說,但是因為婉婷的事情就給耽誤了。

按理說百草集團這樣的公司是很多人的理想企業,不愁沒有人用,但是上一次開會的時候,淩冽承諾滿足那些高管們的人才需求,所以黎嫣然才不得不積極到學校裏展開招聘。

淩冽幾乎沒有猶豫:“不就是招聘嗎,交個我就好了。”

聽到這話,黎嫣然卻是感覺很不靠譜,她一臉幽怨地說道:“讓你做飯的時候你就是這么說的。”

這么快就被眼前的大美女拆台了,淩冽也是尷尬地笑了笑,但是現在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其他的人選嗎?

黎嫣然最終歎了一口氣說道:“明天也會讓童新琪和林木木過去,你們三個一起去負責招聘吧。”

很明顯黎嫣然對淩冽辦公務這種事情不放心,童新琪和林木木已經是黎嫣然的得力助手,派這兩個人去她才放心。

淩冽點了點頭,又把一塊肉吹了吹放在黎嫣然的面前。

“給我吃那么多肉,胖死了就沒人要了。”黎嫣然有些幽怨地看著眼前的一塊肉。

“沒人要,我要。”淩冽笑著說道,不經意的一句話卻是戳中了姑娘的芳心。

黎嫣然輕輕張開紅唇,吃下了那塊肉之後,卻把頭扭向了一邊。

淩冽看不見她的臉,只看到她的耳朵已經通紅。

婉婷剛剛重組過經脈,現在不宜亂動,所以為了安穩也就暫時住在了百草堂裏面。

第二天一大早,淩冽剛從四合院來到百草堂的時候,胖子興奮地跑過來抱了他一下。

他媽的這一個熊抱直接把淩冽給抱的差點吐出來,胖子哈哈笑著說道:“淩冽你真是神了,今天婉婷就已經能說話了,就這個趨勢下去,那豈不是用不了多久就能好啦!”

淩冽心裏清楚,現在還只是完成了十二正脈和八條奇脈,距離完全康複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不過看到胖子,淩冽還是笑著說道:“胖子,今天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