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你们会吃老公的哪里吗,想试试别的男人尺寸

你们会吃老公的哪里吗,想试试别的男人尺寸“我就是本學校的學生會長,劉申旭,你們兩個變態趕緊自己啪在地上,讓老子打一頓!”一米九的瘦高個不耐煩的指了指地面,對著淩冽和胖子說道。

淩冽跑了那么遠的路,連大氣都沒喘一下,但這孫子都快把肺給喘出來了。

他一臉鄙夷的看著這個高個:“叫什么名字的我都見過,但是叫腎虛的,我還真是第一次見,看你這樣,還真是沒辜負這個好名字。”

劉申旭的面色鐵青,他臉上硬生生擠出了一個笑臉:“看來你們兩個是沒搞清楚情況啊,先把他們給我打一頓!”

好好的一個學校,搞得跟個衙門似得,自己還裝起了大爺,淩冽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

看著圍過來的三十多個學生,淩冽也是犯了愁,這些人看起來一個比一個嫩,一看就是被忽悠過來的大一新生,淩冽根本就不把他們看在眼裏,要是打傷幾個,到時候傳出去也不好聽。

就在這個時候,胖子終於緩上來了兩口氣,這才咧著嘴笑著說道:“慢著,我看這就是誤會!”

學生會成員停了下來,胖子則是帶著笑臉走上前去。

胖子從口袋裏掏著東西,似乎真的從口袋裏抓出來了好東西:“學生會的會長是吧,我這有一個好東西,我把這東西給你,今天的事情咱就了啦,你看怎么樣。”

胖子一臉神秘的樣子,好像手裏捧著的是個夜明珠一樣,本來劉申旭想要拒絕,但是看到胖子這個表情,他似乎又動心了。

其他的學生會成員則是目瞪口呆,也開始竊竊私語。

劉申旭看到場面有些失控,他義正言辭地說道:“要是能收繳點贓物給學校做點貢獻也是極好的!”

說罷,這黃豆大的兩個眼睛眨巴眨巴盯著胖子的手掌。

胖子一邊靠近,一邊慢慢打開手裏的東西,但是當他的手掌全部打開之後,裏面卻什么都沒有。

劉申旭大怒:“你作死!竟然敢耍我,我弄死你。”

胖子哈哈大笑了兩聲,他一拳封了過去,直接打在了劉申旭的左眼圈上:“我他們不僅要耍你,我還要打你!敢賣胖爺是變態,我呸!”

這一拳可沒有絲毫留情的意思,這大高個已經倒在了地上,他大喊著:“還愣著幹啥,趕緊給我上啊。”

但這句話喊出來卻沒有任何人響應,一個膚色黝黑的青年直接把肩膀上的袖章撕掉,直接扔進了垃圾桶。

“去他媽的學生會!”黝黑青年第一個罵道,但隨即周圍也罵聲一片。

這裏是大學,不是社會上的某個家族,這些學生大概是被劉申旭用抓住變態的借口招攬過來,但看到劉申旭是這幅嘴臉後,一個個也都怒了。

就在這個時候,黝黑青年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立即傳出了一個女生的呼叫聲:“董洋快來,我看到那個變態了!他在操場上襲女同學的胸!”

這倒是讓這個叫董洋的青年愣住了,他看了看淩冽。

但淩冽卻毫不猶豫地向著操場跑去,董洋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處理,胖子也向前跑去,他直接沖這些青年大喊:“還愣著幹啥?抓變態啊!”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淩冽和胖子並不是他們要抓的人,三十多個人齊刷刷向著操場跑去。

劉申旭還在那裏捂著眼睛哭嚎,嘴裏全是髒話,胖子本來都跑出去十來米了,聽到這孫子嘴裏不幹淨,又特意跑了回來,跳過去騎在他身上,就對著又臉也來了義拳。

就胖子這皮糙肉厚的老手都打的生疼了。

心滿意足之後,胖子也趕緊跟著眾人的腳步拼命跑去。

操場上本是美女們休閑散步的地方,但現在正有一個變態穿著一件長袍風衣,裏面只穿了一個內褲,在四處追趕女生。

要說這大學裏的流氓和變態一直都不少,這裏的美女如雲,而且都是沒有社會經驗,相對單純膽小的女生。

所以這裏一直都是色狼事件的重災區。

淩冽也在新聞上看過一些類似變態的事情,但是心理扭曲到如此境界的人,他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這么多人一起跑了過去,立即驚動了這個猥瑣男,他竟然拿出了一個小匕首,直接扯住了一個女生的頭發,用匕首對准了這個女生。

女生痛苦地哭喊起來,但他越是哭喊的厲害,這猥瑣男就越是用力,他好像很享受這個過程。

淩冽停住了腳步,看著這個猥瑣男的大衣,和他大衣裏的那條內褲淩冽心裏就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了,但是現在猥瑣男的匕首在女孩的脖子上來回晃動,要是這一下紮下去,女孩很可能會沒命。

淩冽在等待一個時機,一個能百分百制服大漢,安全救出女孩的時機。

三十多個大一新生也就人多,關鍵時刻都派不上用場,這么多人反而讓這猥瑣男更容易激動。

淩冽直接往後看了一眼,胖子也終於氣喘籲籲地跑到了地上。

看到面前的情況,胖子也是詫異了一下,但當他看到淩冽的眼神後,立即知道了淩冽的意思。

胖子大喘了兩口氣,這才提氣喊道:“這位大哥有話好好說,咱一定能找到一個解決的辦法!”

猥瑣男神經兮兮的,他一邊怪笑著,一邊說道:“什么辦法,大爺我就喜歡幹刺,有種你們就上來打我啊!”

說話的時候,猥瑣男的手指頭顫抖了兩下,直接在那女生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

淩冽算是看出來了,這就是徹徹底底的一個變態,他再次給了胖子一個眼神,胖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咬了咬牙,直接破口大罵。

“別給你臉你不要臉,還學人家玩刺激,還耍流氓,拉倒吧你!”胖子的反應直接讓周圍的人都震驚了,這不是故意讓猥瑣男激動嗎。

但胖子的後腦勺也全是冷汗,自己就是要激怒這個大漢,好給淩冽創造機會。

胖子的話無疑是激怒了大漢,更是傷到了他的自尊心,這猥瑣男這就要脫了內褲,證明給胖子看!本來這家夥的心氣就不正常,這么被胖子打擊了一下,他的思維似乎更混亂了。

此時淩冽的半個腳掌都已經踏進了塑膠跑道裏,硬生生把塑膠跑道踩的塌陷這么多,很難想象此時他的雙腳到底積蓄了多少能量。

淩冽的雙眼更是緊緊盯著那把匕首,一旦有異動,他會在第一時間內做出反應。

胖子繼續對猥瑣男喊道:“媽的,你別出來丟男人的臉了!”

猥瑣男越來越激動,他怒吼道:“老子這就脫給你看!”

他一只手仍然抓著女孩的頭發,另外一只拿著匕首的手則是順勢去抓自己的內褲。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秒,淩冽就已經出現在了猥瑣男的身邊,他點向猥瑣男抓著女生的那個手,剛一點到手上的穴位,猥瑣男緊緊攥緊的手就好像不聽使喚一樣,立馬松開了。

淩冽抱起倒下的女生,向著旁邊沖去。

但是在遠離猥瑣男的時候,淩冽還做了一個很隱晦很快速的動作,他的手輕輕在猥瑣男的手臂上拍了一下。

這一下看似輕描淡寫,但卻包含著不容小覷的內勁,猥瑣男根本抵擋不住這股內勁,他的整個手臂都快速向下劃去,而手中的匕首更是向下用力。

猥瑣男怪異的嚎叫聲貫穿了整個操場。

很快他的那條內褲就立即被染成了血紅色。

胖子則是走到了這猥瑣男面前,看著血泊裏的汙物,咧嘴笑了笑:“我就說吧,你他媽的也就這樣了!”

警察很快來到這邊控制了現場,但是當警察向目擊證人們詢問情況的時候,大家口中都說出了同一個笑話。

變態抓了女學生作為要挾,在急於證明自己的時候,卻失手把自己給切了

本來這個事情聽起來非常不可思議,但是大家都這么說,而且那人還是一個精神不正常的變態,這個事情也就那么成立了。

當然同學們忘不了那個像是超級英雄一樣突然出現的青年,不過當警察尋找他身影的時候,淩冽和胖子早就已經離開了。

被拯救的人好不容易緩過身來,他依然記得自己被那個人抱著時候的溫暖,那是她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感受。

胖子樂呵呵的走在校園裏的一個小路上,心情看起來相當不錯:“沒想到胖爺我也會幹一樁這么驚天動地的大事,真他媽的太刺。”

一般胖子都是偷人東西,本就有種自暴自棄的感覺,這一次做了一件這么正能量的事情,高興也是正常的。

英雄很少,但想要成為英雄的人很多,即使是胖子這種上不得台面的小偷,都在期望著自己的英雄時刻。

淩冽笑了笑,但隨後又皺起了眉頭,本來今天來到這裏是想證明一下自己,就算自己沒能當了招聘官,那也要招幾個響當當的人回去,這樣在黎嫣然面前也丟不了面子。

不過現在他還是沒有半點收貨。

就在淩冽准備放棄回去的時候,突然有個人從後面喊住了他。

“我的大英雄,你們要去哪裏呀。”這個甜美的聲音很熟悉,淩冽一下子就知道這是誰了。

“嘿,我的裁判大人,別來無恙啊。”淩冽笑著轉過了身,在他身後站著的,正是田小寒。

胖子看到田小寒人長的漂亮,性格又那么好,直接低聲對著淩冽說道:“好小子,怪不得你輕車熟路原來你以前來這裏泡過妹子啊!”

淩冽則是得意的笑了笑:“實話給你說,我這也是第一次來,這妹子是我在醫道大會的時候遇到的,誰讓你不學醫來著。”

聽淩冽這么說,胖子臉上也是一臉的悔恨:“我當時只知道醫道大會的時候趁著人多好偷東西,誰知道還能順便認識妹子啊!”

但淩冽知道,胖子也就是嘴上說說,雖然說的痛快,但根本不去勾搭妹子,今天見了這么多美女,胖子一個都沒有去勾搭,這就已經體現出了他真實的態度。

田小寒看著兩個大老爺們討論完了,這才把一張紙放在了淩冽的手裏。

淩冽一眼就看出來上面有百草集團的落款。

“這是?”淩冽當然知道這是一個百草集團面試通過的一個憑證,但他不清楚田小寒的意思。

田小寒一臉驕傲的說道:“雖然你承諾過我畢業後可以直接到百草集團上班,但我還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去實現,所以今天我參加百草集團的招聘會嘍。”

能拿到這張紙,就意味著田小寒的面試當場通過,這足以證明田小寒的能力。

而且淩冽清楚,就算現在百草集團缺人,但是憑黎嫣然的態度,招人這種事肯定是寧缺毋濫,百草集團的進入門檻更不會降低。

本應該好好恭喜田小寒,但淩冽現在卻有點鬱悶,田小寒這么優秀的人如果是自己招進去的,那該多有面子啊,但偏偏這姑娘又去找了童新琪和林木木,淩冽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

不過淩冽也不是那種想不開的人,雖然這次沒證明自己做伯樂的潛質,但是能在這裏遇到田小寒也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情。

淩冽直接走上前去,直接拿起了她的手臂,細心觀察了一會兒。

就在胖子想喊淩冽流氓的時候,卻發現那姑娘不但沒有反抗的意思,反而還有些配合,難道這也是淩冽泡妞的手段?

胖子歎了一口氣,感慨淩冽在這方面還是比自己強了那么一點點的。

田小寒看淩冽看的這么認真,當即也是笑著說道:“安啦,其實過了兩天就已經完全好了,你那個藥很厲害的。”

淩冽知道藥性,也看的出田小寒手臂上的傷口已經完全愈合,但就算是這樣,他心裏還是對田小寒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愧疚感覺。

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田小寒又怎么會弄傷手臂呢。

這個時候田小寒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對了,我要給你介紹一個人,她一直很想見你呢。”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