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女婿经常对我动手动脚,10个女的9个出过轨

女婿经常对我动手动脚,10个女的9个出过轨,就冷夜劍這笨重的模樣,雖然有一個劍的大模樣,但也實在和劍的輕巧靈動聯系到一起。

特別是在淩冽用冷夜劍的時候,說那是刀都已經是給他面子了,淩冽那姿勢分明是在用一塊板磚。

醉仙女爽朗笑了兩聲,這才說道:“管你是用刀還是用劍,這練習用的功法是老娘自己創的,老娘喜歡叫它千刀劫,那他就是千刀劫!”

淩冽咧著嘴,繼續揮動著手裏的冷夜劍,這幾十次的大力揮劍下來,他的手臂早已痛的不行。

但每一次還是要拼盡全力,幸好淩冽的恢複能力驚人,這才減緩了一些傷害,不然今天他的手臂肯定要被廢掉。

醉仙女繼續說道:“所謂千刀劫,就是要把這個敵人砍死一千次,方能破解此束縛,然後重見光明,如果千次之內你不幸被他給砍倒了,那後果就自己想吧。”

再次砍到了幻想之後,淩冽無視雙臂的痛苦,只是笑呵呵地說道:“以後不要叫我醫王,叫我一日千次郎!”

“切,三秒男。”醉仙女不屑地說道。

一百次,兩百次,再到八百九百次,從白天砍到黑夜,淩冽現在整個身體都要爆炸一樣,但他還是一下又一下地堅持著。

九百九十八。

九百九十九。

一!千!

一道粗壯的多的綠光斜劈了下來,幻影直接在空氣中消散,淩冽也終於睜開了眼睛。

仿佛被困著淩冽的一個牢籠被直接劈開,淩冽終於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

他沒有計算最後一下到底用了多長時間,但似乎是比之前好了一些。

“恭喜你,終於從三秒男升級到了私秒男。”醉仙女笑著說道。

“臥槽,只上升了一秒啊!”淩冽整個人都倒在了地上。

當時和九同光對戰的時候,那是在借助了醉仙女的力量下,才讓冷夜劍的狀態堅持那么長時間。

自己親自操作的時候,才知道這是一件多么困難的事情。

但醉仙女卻是飄在空中,像是看智障的眼神一樣看著他:“與其說是只有一秒,不如你就捂著嘴偷笑吧,如果以後一次都能穩定提升一秒,那么探知冷夜劍的秘密,將會變得更容易。”

聽到這話,淩冽的小心髒好像被大象給踩了一腳“醉大姐,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我以後還要做這種事情。”

這話說出來,淩冽自己都覺得愚蠢,雖然是前進了一秒,但是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堅持和三秒和堅持四秒有多大的關系呢?

不過這只是經曆了一次千刀劫,就好像是從鬼門關溜了一圈一樣,這要是以後有事沒事就來一下,那自己還不成鬼門關的常客啦!

雖然像個孩子一樣幽怨了一句,但淩冽的眼神早已變得堅定,別說是鬼門關了,就算是去閻王爺家門口敲門,他也必須要訓練下去。

不過這時候淩冽又好奇的問道:“難道我們現在還不算已經探尋了冷夜劍的秘密嗎?”

光是這冷夜劍發個光都要了淩冽額小命了,難道還要做些什么?

醉仙女卻是笑著說道:“當你發現它的真正魅力的時候,你可就不這么想了。”

“那他的真正魅力到底是什么,淩冽好奇的問道,不過這時候醉仙女已經消失在了淩冽的面前。

淩冽本以為醉仙女是不想告訴自己,故意躲避,現在醉仙女已經回到了他的身體裏。

就在淩冽想問個明白的時候,似乎有一個熟悉的氣息正向著這邊靠近。

淩冽心神一凝,甲家因為當初蠱蟲泛濫,而且發生過大量人死亡的案件,早就被定為了兄弟。

那些死者的身上多多少少都發現了致命的毒蠱,這讓天京的百姓對這個地方早就心存恐懼。

上次淩冽還看到了一個拾荒者的屍體,死的很慘。

白天就已經無人靠近,這大晚上的竟然還有人進來,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淩冽收斂了氣息,找個地方躲了起來,當那個人靠近的時候,他才發現過來的人竟然是陸子樂!

怪不得氣息這么熟悉,只是不知道這家夥找個時候過來到底是為了什么。

陸子樂的身形很快就到了淩冽剛才站著的地方,但沒看到淩冽的人影,他顯然是詫異了一些。

“先生,你就不要躲了,我看到你了。”陸子樂笑著說道。

他這也是純粹睜著已經說瞎話,這大晚上的也就不說了,但陸子樂現在看的明明是另外一邊,淩冽在他後背的區域裏。

雖然很無語,但淩冽也沒想著難為陸子樂,畢竟陸子樂肯定是個跑腿的。

但至於是什么重要消息,竟然讓陸子樂親自來傳達,這還是讓淩冽非常好奇。

“別看了,我在你後面呢。”淩冽走了出來,看到他,陸子樂笑著摸了摸後腦勺。

“先生你能出來真是太好了。”

“子樂,我只是很好奇,我來這裏一路上也沒看見什么人啊,你怎么就知道我在這個地方,而且你站的地方就是我剛剛站的地方,這應該不是巧合吧?”淩冽一邊從小樹林裏走了出來,一邊問道。

但看著陸子樂站在那裏笑而不語,淩冽似乎明白了。

陸家的探子和諜子本就非常厲害,天京也是他們的大本營,在大本營裏找個人自然不是什么大事。

但淩冽還是詫異地往四周看了看:“我說,就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你們不會也有人監督吧?”

陸子樂笑著搖了搖頭:“先生有所不知,我們陸家的探子不僅僅是人,天上的飛禽和地下的走獸都有可能是我們訓練出來的觸須,我們也會用一些現代科技,但就保密這一項來說,飛禽走獸可比電腦可靠多了。

淩冽點了點頭,電腦有被黑的危險,而且就實戰的功能來說,無人機之類的東西,未必比飛鷹好用,上次滅了甲家和鬼醫派,也是得益於陸家的朝天鵲。

但不管怎么說,這一次都讓淩冽認識到了陸家諜報系統的可怕,要是個重要人物想要塗點新鮮,在野外搞點樂趣之類的,那還不得全被陸家看見。

陸子樂躬身說道:“先生,大小姐准備好見你了。”“臥槽,你說什么?”這么重大的消息,淩冽真懷疑聽錯了,陸子樂沒有再重複,他只是笑著看向淩冽,他知道淩冽剛才聽得已經足夠清楚。

既然陸子樂這個表情,淩冽就知道錯不了了。

這些天他一直在等陸家給自己一個准信,現在准信來了,淩冽終於有機會見到那個拯救了自己姓名的大小姐。

淩冽深呼了一口氣,眼神看向天上:“什么時候?”

陸子樂這才笑著說道:“明日早晨,八點整,會有人到百草堂總號接你。”

天上看不到星星,這裏不比洛小檬父親捕魚的那片大湖,各種各樣的彌紅燈肆無忌憚的掩蓋著星星的光輝。

但淩冽還是笑了出來,看不到星星但是能看到希望,他知道大小姐現在正面對著家族的各種壓力,也一直都期望一個機會,自己能去幫幫她,現在機會終於來了。

只要淩冽能接近大小姐,那就是成功的第一步。

淩冽和陸子樂一起走出了甲家莊園,在分開的時候,陸子樂說了最後一句話:“家兄讓我提醒你,聶家莊園內部結構及其複雜,雖是權利大戶,但自身內部的權利掙紮也非常嚴重,現在先生雖有資格進入,但在聶家還沒有話語權,就算是為了大小姐的立場,有些事情,也是當忍則忍。

當忍則忍這句話從來不適合淩冽,只要是他在意的人受到了危害,淩冽就算拼了性命也要討回一個公道。

陸子由就是因為他明白淩冽的這個性格,才專門派了陸子由來專門傳這句話。

看著陸子由禮貌的笑臉,淩冽點了點頭,身影消失在了黑夜裏。

現在大小姐肯定在聶家受欺負,但作為曾經掌權的大小姐,也沒幾個人做的太過分,所以聶家內部還是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

如果淩冽在聶家橫沖直撞,不但幫不了大小姐,反而會落人口風,讓人找到新的攻擊點。

一個人走在沒有路燈的小路上,淩冽的拳頭緊緊地攥著,他恨自己沒用,恨自己不夠強大。

如果現在他有陸子由的地位,或者是有半步武聖的境界,那么就算是在聶家,也沒人敢小瞧他。

但是現在聶家憑什么看在眼裏,百草集團的董事長嗎?現在百草集團雖躋身一流企業,但天京的一流企業少數幾十家!

武王高手嗎?在霍家一戰中,聶家隨便來兩個傳話的都是半步武聖境界,自己一個小小的武王而已。

現在也只有醫王的名號能進入聶家的敲門磚,但也僅此而已。

回到了四合院,胖子坐在院子裏的井邊抽著煙,淩冽走過去,從胖子的煙盒子裏拿出了一根香煙含在了嘴裏。

胖子手裏一彈,一個金色的打火機被拋了出來,胖子現在可是盜神一樣的存在,這點手法對他來說是小玩。

淩冽接過了打火機,摸索了一下,然後眯著眼睛點燃了香煙。

兩根香煙的火光在黑夜裏一閃一閃,淩冽直接把金色的打火機放在了口袋裏。

“哎?我說你這人可不地道啊,我借你用的,你他媽的裝起來幹嘛?”胖子說話的聲音很淩冽看著那個亮著燈的房間,知道是婉婷到這邊來住了。

淩冽的聲音也故意壓低:“誰不地道,你難道忘了,當初可是欠我一件金玩意的。”

當初在醫道大會會館的門口,胖子為了充面子給淩冽分了髒,但他那個時候是故意把兩件贗品給了淩冽,誰知道竟然被淩冽給看出來了。

更可恨的是淩冽現在竟然還惦記著這事,那打火機可是純金的,胖子偷到手之後就一直揣在懷裏沒舍得出手,但誰知道人有不測風雲,這么好的東西竟然進了淩冽的口袋。

胖子知道自己理虧,雖然心在流血但是也沒辦法,他苦著臉狠狠地抽了一口煙,這才問道:“看你離開的著急樣,回來又是這幅死表情,咋滴,出事啦?”

“恩,明天我會出去一趟,搞不好就回不來了。”淩冽抽了一口香煙,微笑著說道。

雖然他和胖子認識的時間短,但脾氣相投,又看到胖子對婉婷這么負責任,就算他是個小偷,淩冽也覺得他比那些正人君子更適合當兄弟。

胖子長得不帥還毒舌,沒受過誰的待見,也沒幾個人讓他待見,但淩冽不一樣,雖然這家夥黑自己的勞動成果,但怎么看也都討厭不起來。

胖子把煙屁股扔到腳下踩了踩,良久才說道:“明天把婉婷再送到百草堂去,我跟你走一趟。”

淩冽愣住了,他看著胖子,卻是哈哈笑了起來:“你還當真啊,我也就給你開個玩笑,沒什么大事,就是有一妞約我,去約一下罷了。”

淩冽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表示沒事。

聶家不是誰都能進去的地方,自己得了個醫王的稱號,也才剛有進入聶家的資格。

就算他們讓胖子進去,淩冽也不會帶胖子,自己又不是去罵架,要是萬一發生了什么沖突,自己擱在那也就擱了,那是因為自己欠大小姐的,但是胖子沒有那個必要。

淩冽笑著在井邊洗了一把臉,這井水早就不能喝了,現在城市裏汙染這么嚴重,就連井水也有一股子怪味,但用來洗臉還不錯,總比自來水的味道好聞些。

淩冽走進了自己的房間,看著他的背景,胖子默默說了一句:“是個爺們。”

他又拿出了一顆煙,塞進了嘴裏,想拿打火機點火的時候,卻想起來打火機被淩冽那家夥給那跑了。

“我他媽”胖子憤憤不平地把香煙又放了回去,他抖了抖自己的衣服,散了散自己身上的煙味,這才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現在婉婷還在恢複階段,胖子不放心讓她一個人呆一個屋,婉婷睡在床上,胖子在床邊打地鋪。

淩冽坐在自己屋裏的桌子前,把身後的冷夜劍抽了出來,放在了桌子上面,輕輕撫了撫。

隨後他就轉身來到了床邊上的一個櫃子裏,打開櫃子,裏面瓶瓶罐罐不下於百種,都是淩冽閑來無事時候准備的一些出行必備良藥。

任意一種拿出來,都有可能在醫學界引起一陣波動。

他挑了七種,拿到了桌子上,這些都是明天去聶家要准備的。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