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徒儿知道错了师父请责罚,慢点全部坐下去温柔的疼

徒儿知道错了师父请责罚,慢点全部坐下去温柔的疼,聶無雙看著風景,而淩冽看著她,不僅僅是被她的容貌所吸引,淩冽也是在為她診斷病情。

長時間積累下來的虛弱已經相當嚴重,看她嘴唇發白,面色更是如一張白紙,很難再和以前的那個英姿颯爽的女俠相提並論。

雖然見到了淩冽讓她的心氣好了很多,但扔需要治療。

“你有沒有匕首,借我一下。”淩冽笑著說到。

他話剛說完,聶無雙就從自己的腰間拔出了一把匕首,淩冽結過了匕首,卻是苦笑了一下。

“明明在自己家,卻還隨身帶著匕首,你這還能叫家嗎?”

聶無雙的臉上帶著苦澀,她淡淡說道:“早已不是家了,我現在待著的地方是家族。”

家是溫暖的港灣,但家族不是,家族代表的更多的是責任,就好像陸子由為了陸家的發展,他願意付出自己的一切。

但陸子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不管是陸子樂,小莊還是陸家的高手們,對他這個家主從來都是畢恭畢敬。

在反觀聶無雙,同樣是家主,僅僅是因為一個家族計劃,就失去了家族的信任,以至於淪落到這步田地。

這哪裏有半點家的味道,看著這把匕首,淩冽只覺得非常諷刺。

如果是自己,那么這樣的家不要也罷,但是聶無雙不一樣,如果她想要離開,怕是早就離開了。

但聶無雙從小接受的教育便是為這個家族做貢獻,即使家族把她當做敵人,她也不會放棄自己的家族。

也正是家族觀念如此強的一個女孩為了救淩冽,而動用了整個家族的計劃。

兩人的命運就是這般,如兩顆比鄰的大樹,地底的樹根早就糾纏在了一起,無法分離。

也許這就是天意吧,當時淩冽救了她之後,似乎上天就已經冥冥注定,兩個人再也拉不清。

“大小姐,只要我淩冽不死,就算是你們聶家的人,也休想在動你一下。“淩冽看著聶無雙,一字一句地說道。

但聶無雙卻是有些生氣的說道:“我又不是沒有名字,你怎么也跟著他們叫我大小姐,這不是故意傷我的心嗎。”

說這話的時候,聶無雙的嘴角卻是露出婉轉笑容,淩冽知道她這是在給自己開玩笑。

“無雙。”淩冽溫情說道。

一向是以冷面示人,被稱作不亞於五龍的那一鳳,此時竟然是捂著嘴笑了出來,和一個平常家庭的少女沒什么區別。

淩冽看呆了,誰能想到就算是聶家的大小姐,也會有這般模樣。

聶無雙看著淩冽呆滯的樣子,立即恢複到冷漠的樣子,咳嗽了兩聲後,這才嚴肅說道:“別以為你現在是醫王了,就可以隨便小瞧人了,你可別忘了,就算我現在呆在這小屋裏面,但我的身份依然是聶家的家主。”

這一點淩冽自然知道,雖然聶無雙被聶家的多數人針對,但想要更換聶家的家主,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所要動輒的地方可絕對不少。

即使明白這一點,淩冽還是皺著眉頭說道:“雙拳難敵四手,你嘴上逞強根本沒用,必須要面對現實。”

“哼!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聶無雙突然轉過身來,但她本身就帶著病,身體很虛弱,這么突然一轉,肯定會拉扯到自己的痛處。

雖然聶無雙很明白事理,但作為聶家的大小姐,有點脾氣也再正常不過,淩冽趕緊要去扶她,但聶無雙卻是直接打了淩冽兩拳。

這兩拳說輕不輕,說重吧,是真他媽的很疼啊,但淩冽一個大男人,能在女人疼痛的時候還去在乎自己嗎?

不能!

被那些高手們不知道拿刀劍捅了多少次都沒抱怨一次,現在被救過自己命的女人打兩下又怎么了,疼也是幸福的疼著!

淩冽無視了大小姐的拳頭,直接把她抱了起來,是最標准的公主抱,二話不說就向著青紗帳裏的床上走去。

本來大小姐動手打了他就已經心裏羞愧,現在又被他這么抱著,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特別是看到淩冽要把自己抱上床的時候,大小姐使勁地扭著他的胳膊:“你個流氓,你要幹啥啊,你快把我放開!”

任憑她怎么鬧哄,淩冽還是沒有松手,直接把他結結實實的放在了床上,然後就開始在自己身上摸索。

大小姐直接捂住了眼睛:“你個流氓,你個大壞蛋,你快走開!”

“叫什么叫,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你怎么樣了呢,乖,躺好別動。”淩冽直接命令道。

對這樣的女人你越是對他客氣,她越是對你不客氣,她強勢,你必須比她更強勢,這樣才能鎮得住他!

當然這個准則淩冽只有在兩方面才會對女人身上用,第一種是給她們看病的時候,第二種,就是做羞羞事情的時候用。

但現在淩冽從身上拿出了自己的銀針包,明顯是要給大小姐治病。

看到淩冽沒有什么非分之想的時候,聶無雙才終於安靜了下來,老老實實的躺在了床上。

淩冽二話不說,先脫掉了聶無雙的外衣,雖然聶無雙已經知道淩冽是要給自己看病,但被脫掉外衣的時候,還是稍微抗拒了一下,畢竟現在她是躺在床上,很容易讓人想歪呀。

不過注意到淩冽認真的眼神,聶無雙才知道是自己把淩冽給想的太壞了。

如果是在一般情況下,淩冽肯定想歪到天上去了,但他在看病的時候,精神總是高度的專一,這也是一個頂級醫師的職業素養。

淩冽緊緊盯著自己的手中的銀針,把銀針飛快而准確的全部插在了聶無雙的身上。

最後一根銀針是插在聶無雙的胸口,淩冽稍微猶豫了一下,當手筆畫過去的時候,聶無雙更是把頭撇向了一邊,臉上的桃花色彩更盛。

淩冽不再猶豫,直接動手,這一根銀針下去本用不了多少力道,但卻引得聶無雙傲人的胸前一陣波動,這是銀針的最後一處。

看著眼前美好的景色,淩冽呆住了,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見啊!

“你再看我就挖了你的眼睛!”聶無雙著急地說道。老子又不是柳下惠!

淩冽在心裏喊冤,剛才無心顧忌這番美景,是因為自己在行針的時候太過專注,這胸口的最後一根銀針下去,淩冽緊繃的神經也一下子舒緩起來。

然後眼前就是這么美妙的風景,這是我的鍋嗎?我畢竟是個正常男人呀!

剛才行針的時候淩冽也感受到了,聶無雙應該是生病不舒服的原因,沒有穿女人專屬的那件內衣,所以現在的表現才會如此敏感。

那要怪也就只能怪你自己的身材太好!淩冽心裏憤憤不平的想著,當然這些話是萬萬不敢當面說出來的,不然假流氓可就變成真流氓嘍。

也就是聶無雙現在被這么多銀針定著,不好動彈,不然看她這勁頭,早就要和淩冽打一架了。

做好了這一切,淩冽為了表示自己的禮貌,就往後退了一步,這才讓聶無雙的表情好看了一些。

“不要動哈,現在治療才剛開始,你這毛病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恢複的,有話就躺在上面說吧。”淩冽雙手背在了身後,撇了撇嘴說道。

既然淩冽都這么君子了,聶無雙也不再有生氣的理由,身上到處都是銀針的她歎了一口氣說道:“你今天離開這裏之後,就一定要萬事小心了,想要你性命的不只是聶無鋒,現在家族的幾個老家夥似乎也要對你動手了,你要多保重。”

淩冽點了點頭,自己被救涅槃計劃救下來並不是麻煩的結束,雖然不用死翹翹了,但也是面對聶家這個大麻煩的開始。

這一點淩冽自己也想過,但比起自己的安慰,他想的最多的是陷入困境中的大小姐。

聶無雙看得出淩冽眼神裏的意思,她笑了笑說道:“你還真把我當成了任人捏的軟柿子?”

現在聶無雙的起色已經恢複了七七,從她臉上一起恢複的,還有自信的笑容。

淩冽被她的笑容感染,也跟著笑了笑。

他知道聶家的水很深,既然是權利最大的一個家族,說明這家族中懂得禦權之術的人相當多。

以前淩冽只是在擔心聶無雙的安全,天天都在想著聶家的老家夥們一個個有多可拍,卻從未沈思過眼前這個姑娘的能力。

聶家不是沒有男孩,而且男孩也不是不出眾,身為聶無雙堂哥的聶無鋒,能夠和陸子由他們並列為天京五龍,這就足夠說明聶無鋒的能力很強。

但就是在如此一個如此重男輕女的環境裏,聶無雙竟然壓下了聶無鋒,成為聶家新一代的家主。

現在看著聶無雙臉上自信的笑容,淩冽突然覺得,自己還真是鹹吃蘿卜淡操心了啊,這個女孩根本就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脆弱。

這一次淩冽失算了,但他卻從未這么開心,淩冽咧著嘴說道:“我巴不得你是一個小刺蝟,誰敢招惹你,你就把他刺得嗷嗷叫!”

聽淩冽如此調侃,聶無雙也跟著笑了起來,但明顯是她的病情還沒有好利索,現在笑的太過了,胸口就會疼。

淩冽趕忙打住,牽起了聶無雙的左手,再次感受了一下她體內的變化。

這時候淩冽還是皺起了眉頭,雖然銀針入體,能夠替聶無雙梳理經脈,好解決胸口心氣鬱結的症狀,但讓淩冽萬萬沒想到的是,她的經脈已傷,現在就算再怎么治療,恐怕都沒法讓她恢複到以前的狀態。

淩冽沉默,她知道,導致聶無雙這么抑鬱的,主要還是因為自己,不管是聶無雙現在的處境還是病情,都和自己有著分不開的關系。

正因為這樣,淩冽才必須把她的病情負責到底。

他拿出了聶無雙的匕首,直接在她的手臂上劃了一道,血液慢慢流淌出來。

隨後淩冽又在自己的手臂上劃了一道,鮮血再次流出。

淩冽閉上了已經,開始感受著自己體內的變化,現在他的真氣已經可以在身體的周圍操作,他控制著真氣從自己的傷口位置湧出,順便帶著一些血氣。

真氣似乎搭建起了橋梁,血氣開始從淩冽的手臂過度到淩冽聶無雙的手臂傷口上。

如果直接注入血液,肯定會對聶無雙的身體造成不小的傷害,但只是這樣過度血氣的話,不僅能把自己的血脈之力分享給聶無雙,又不會對她的身體造成什么損傷。

雖然這股血脈之力的能量很微弱,完全和淩冽這個本體沒法比較,但對於一般傷口的愈合,和經脈損傷已經足夠了。

這時候聶無雙想要說話,但淩冽給他做了一個禁聲的姿勢。

聶無雙也是古武者,她心裏很清楚,血脈分享的代價就是減弱本體的能量,淩冽這是在傷害自己來治愈她。

她靜靜地看著淩冽,看得出神,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話。

也許什么話都不用說,兩人之間的關系早已無法衡量,對於淩冽來說,犧牲一點血脈救了她,這是一筆很劃算的買賣。

淩冽體內的醉仙女也不說話,只是眼睜睜看著淩冽“做傻事”。

境界的成長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事情,而血脈的進步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淩冽的血脈好不容易融為一體,現在血脈才剛剛安穩下來,想要突破冰封取得進步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現在淩冽竟然還要把血脈之力分享出去。

雖然醉仙女一百個不樂意,但現在她也知道不可能攔下來淩冽。

“對不起了,醉大姐,救了她之後,我一定加倍的訓練!”

雖然醉仙女沒有說話,但她和淩冽的思維早就有了一種奇妙的關系,有些想法就算是不說出來,對方也能了解的一清二楚。

淩冽因為了解了醉仙女的心事才說出這樣的話,而醉仙女沒有說話,又何嘗不是因為對淩冽的了解?

血脈之力進入聶無雙的身體並沒有完事,淩冽試著將血脈安撫,從而為聶無雙所用。

這就像是把自己養大的一個小馬駒送給別人沒什么區別,好在淩冽的身體是一個馬場,這樣的小馬駒還為數不少。

以前在血脈沒有融合的時候,就連瑤瑤這樣的普通姑娘都能承受得住淩冽的真龍不死血,但現在真龍不死血和鳳凰叛涅槃血,混沌之力融合在了一起,能量的提升可不僅僅是提升了三倍那么簡單。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