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校宿玩小雪,把红酒倒入小雪吸,吃小雪里面的樱桃

校宿玩小雪,把红酒倒入小雪吸,吃小雪里面的樱桃,秦銘立即知道了聶無鋒的意思,原來他一直都沒有把霍青玄當個人看。

表面上聶無鋒對霍青玄還挺客氣,秦銘以為他會任用霍青玄,但看來不是這樣,這次把霍青玄派出去,只是想用這條賤命當一個探路石,看看淩冽真實的境界。

秦銘不再說話,旁邊的這青年雖然比自己小了二十多歲,但她的狠辣和陰謀卻是秦銘不敢想象的。

真正把人命當棋子的人應該是他吧,就連以冷漠著稱的陸子由,恐怕都比不過這家夥的冷血吧。

秦銘看著遠處路上的那個人,心裏突然有了點可憐他的感覺,惹上了聶無鋒這樣的人,這輩子是有多不幸啊。

在那條小路上,淩冽突然停住了腳步,他向著遠處的一棟造型奇特的小黑樓看去,這小黑樓的一圈都是黑色的玻璃幕牆,根本就看不到裏面。

淩冽盯著黑樓的某處,直覺告訴他那裏正有人靜靜看著自己。

除了聶無雙外,淩冽在聶家可沒有什么朋友,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他或者是他們,是自己的敵人。

淩冽和那棟黑樓對視了好一會兒,這才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這一次能從聶家出來,而且是這么順利的出來,完全出乎淩冽的意料,但淩冽心裏清楚,總有一天自己還要再次進去。

不過等他再來的時候,就不是走側門那么簡單了,他要從正門走進去,誰要是敢阻攔,那就打,從大門一直打到剛才看到的那棟小黑樓。

天色漸晚,但淩冽沒有回百草堂,他只是在路邊買了三個燒餅,又配了些醬菜,一路吃著向甲家莊園的方向走去。

現在甲家莊園已經成了淩冽私人的練武場,除了他之外,沒人願意到這裏來,當然,陸家的人除外。

這一次進去的時候,淩冽不再大大咧咧了,他提高警惕,試著揪出藏在這裏的陸家探子到底在哪裏。

難道是陸家大發慈悲,為了不影響自己的武修,把人給撤走了?

不管人在不在,淩冽都不去管了,他直接拿出背後的冷夜劍,對醉仙女說道:“醉大姐,我們開始吧,我既然答應你要加倍練習,就一定說到做到!”

醉大姐沒有現身,但是那個地府著裝的幻影再次出現。

一看到這東西淩冽就熱血,雖然上次練習差點累死,但滿血滿藍複活之後,淩冽很快就感受到了這種高強度練習的好處。

這種立竿見影的訓練結果也很適合淩冽現在的處境。

淩冽二話不說,開始調整呼吸,收緊注意力,冷夜刀再次出現了綠色的光芒。

此時在聶家的小樓上,聶無雙坐在一樓的竹椅上,慢慢倒了兩杯茶水,一杯給自己,另外一杯則是留給即將來到的人。

屋子裏突然吹進了一陣風,當風靜止的時候,老人已經坐在了聶無雙的面前,慢慢端起了那杯茶水。

“怎么樣,找到了嗎?”聶無雙有些焦急地問道,老人喝了一杯水,點了點頭,但聶無雙卻聞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秋爺爺,你受傷了!”聶無雙焦急地站了起來,想要看看這位老者傷到哪裏了,但霍秋卻是擺了擺手。

他蒼老的面容任然慈祥:“大小姐,這次我也算是不辱使命,一路上遇到了聶無鋒的不少追兵,但最後還是讓我見到了那個人,我已經把大小姐的話轉告給他了,至於他怎么定奪,就看大小姐你的了。”

聶無雙歎了一口氣說道:“幸虧秦銘沒有出手,不然求爺爺你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她看著老人蒼白的臉,有些動容,從小時候記事起,秋爺爺就一直在她的身邊照顧她,雖然一老一小沒有血緣關系,但兩人的感情比那些有血緣關系的家族成員們,要親近太多。

這時候霍秋卻是努力坐直了身體,笑著說道:“秦銘不敢出手,這一次追擊老夫的多是些野狐高手,基本見不得家族裏的人,這說明聶無鋒對大小姐還是有所忌憚的,如果秦銘真的出手了,那不是裸的說明他要害你嘛,那個人精可不會那么傻。”

聶無雙點了點頭,他當然知道聶無鋒的手段,此時老者卻是問道:“大小姐,我還是有些不明白,這僅僅是幾句話,那位高人真的願意幫助你?”

說到這裏,聶無雙的臉上才終於有了點神色,當然:“他就是我爸媽生前給我留下的涅槃計劃。”

老者愕然,他慈祥地眼神靜靜注視著眼前的女孩,心裏默念著,雙雙一定可以鳳凰涅槃,浴火重生,一定可以

深夜的甲家莊園雖然沒有開燈,但卻有一道一道的綠光閃過,這綠光的形狀飄忽不定,時而是圓圈,時而是直線,看上去非常詭異。

有不少住在遠處小區的人拍下了這一幕,各種論壇上面都炸了鍋了,如此多變的形狀絕對不能是普通的燈光,再加上這綠色的樣子,很多人都開始編撰起了自己的鬼故事。

畢竟甲家莊園這裏已經成了一塊名副其實的凶地,死了不少的人不說,這裏更有吃人的蟲子出沒,一般人絕對不敢靠近。

現在又多了一種轉來轉去的綠光,實在是讓人毛骨悚然。

就在全城鬼故事狂歡的時候,淩冽可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去毛骨悚然,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沖來的幻影上,只要稍微走一下神,這個幻影就立即趁虛而入。

淩冽心裏清楚,這所謂的幻影,只不過是自己腦海的一個印象而已,他本就和自己的思維相連接,當自己想別的事情的時候,面前的這個敵人當然也一清二楚。

又是一千次下來,在幻影消散的那一刻起,淩冽再次趴倒在了地上,現在他可比狗累多了。

就在淩冽想要離開的時候,卻聽到了一陣又一陣的嗡嗡聲,本來以為是又遇到了毒蠱,但向著天空看去,這才發現一個又一個的無人機飛了過來。

現在玩無人機的不在少數,這些膽小鬼自己不敢進來,就要讓無人機進來。

淩冽心生一計,直接捏起了幾塊石頭,直接向著無人機彈了過去。

這些無人機立即中彈,一個個跌落下來,淩冽滿意地拍了拍手,這才向著來時的方向走去。自從上次和秦銘對戰過一場之後,醉仙女的狀態就一直很奇怪,除了讓淩冽勤加練習以外,她自己也時常進入休眠狀態。

難道醉仙女也需要練習功法?

有些事情醉仙女既然自己不講出來,淩冽也就懶得去問,但在淩冽的印象中,醉仙女簡直是無所不通,許多吊炸天的功法他隨手就來,淩冽也從中受益頗多。

但醉仙女雖然在淩冽看來是神一樣的存在,很顯然在醉仙女原來的世界裏,她肯定不是最強的。

所以醉仙女也在修煉,也在進步,只是為了複仇。

“醉大姐,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報仇的。”淩冽微笑著說道,但他的身體裏只是一片沉寂,沒有收到任何的回複。

在淩冽回到四合院的時候,卻發現門口站滿了人。

四合院地處比較偏僻的位置,平常門前除了飛來飛去的麻雀就沒什么人了,這一次這么多人肯定出事了。

淩冽走近了一些,才發現是巡邏隊的人,他加快速度,趕緊跑了上去。

兩位巡邏隊的兄弟正駕著一個簡易的擔架,擔架上面躺著一個遍體鱗傷的人,受傷的人也是巡邏隊的兄弟。

看到淩冽終於回來了,二狗在那急的嗷嗷叫:“我說你個王八蛋死哪裏去了,趕緊給我滾過來救人!”

大嘴則是觀察著傷者的情況,但他除了打架殺人之外屁都不懂,現在更看不出來一個二三四。

淩冽趕緊把大嘴推開,幾枚銀針立即出手,先止住了流血的情況,隨後他又從口袋裏拿出了瓶子,倒出了三顆丹藥後,直接扔掉了瓶子,把丹藥全部放在了傷者的嘴裏。

“兄弟,現在什么都不要想,就想著你老婆孩子,聽到了沒!為了他們你也得提著自己的氣!”

說話間,淩冽直接把鑰匙丟給了二狗,讓他開門,但二狗卻根本就沒去接那把鑰匙,他轉身一個大腳,直接把四合院的大門給放倒了。

要不是現在救人要緊,淩冽肯定又要和大嘴大幹一架。

眾人二話不說,趕緊把病人抬進了院子裏,淩冽跑到房間裏把自己平常用的工具一股腦兒全部搬了出來。

這些東西都是淩冽留給自己用的,畢竟天京形勢險惡,說不准就有哪個高手腦子一熱來刺殺自己呢,而且每次受了傷,淩冽基上也都是自己處理,誰讓他是醫王呢。

創傷藥這種東西總是有備無患,現在這些藥也剛好派上了用場。

上一次淩冽在醫道大會的比賽上配置的藥膏,現在又被淩冽閑來無事改良了一下,剛好拿出來用上。

由於來不及找合適的家夥了,淩冽就直接用手抓著黑色的藥膏往傷者的身上抹,傷口上的血液和黑色的藥膏粘合在了一起,淩冽只覺得自己在摸著淤泥一樣的東西,不,這東西可比淤泥血腥多了。

即使巡邏隊裏的關系不錯,還是有幾個人向後走了兩步,畢竟這種味道實在是太難聞了。

但淩冽卻是無動於衷,只是專心致志地繼續抹藥膏,力圖把藥膏抹的均勻。

他不是聞不到這種味道,只不過這是作為醫生的他必須要承受的東西。

而且改良後得藥膏也是第一次投入使用,淩冽必須借著這個機會去發現這種藥物的不足,不過很明顯,味道方面必須要改善。

藥膏開始和傷者的血液發生了關系,這種藥膏變得越來越粘稠,淩冽則是配合著藥膏的效果,盡量將身上的傷口給撫平。

沒過多長時間,黑色的藥膏就完全凝固,這就像是給傷者穿上了黑色的盔甲。

雖然眾人不知道這藥物的作用到底怎么樣,但看受傷的這位兄弟,似乎是很不錯。

剛才雖然這兄弟沒有喊出來,但他咬緊牙關,滿臉冷汗的樣子確實有些猙獰,等到黑色藥物凝固之後,躺著的兄弟不但睜開了眼睛,臉上的表情也輕松了許多。

這並不是所他已經恢複了,而是淩冽新加入的麻痹藥物讓他暫時感覺不到痛苦,淩冽把手指放在傷者的脈門上,雖然這裏也被黑色的藥物覆蓋,但淩冽依然能夠感受清楚他的脈搏。

“把這兄弟給抬到屋裏去,今天晚上派三個人來值班,保證他不要動,明天一早就沒什么事了。”說罷,淩冽就拿出了一塊布,准備擦擦手,但是黑色的藥膏已經黏在了他的手上,很難清除。

眾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渾身黢黑的兄弟,都感歎淩冽醫術的神奇。

雖然二狗和大嘴早就知道淩冽的醫術,但現在還是有些詫異,畢竟把這兄弟抬過來的時候,頂多也就剩下兩口氣了,要是淩冽來晚一點,那基本上就是必死無疑了。

但是現在呢,雖然這兄弟的臉色還是蒼白,但一個進入鬼門關的人現在活成這樣已經是個奇跡,而且根據淩冽所說,明天早上就能恢複,這就更讓人不可思議了!

二狗走上前去輕輕碰了碰大難不死的兄弟,發現他身上這層黑黑的東西並沒有看起來那么堅硬,這種東西似乎還有點韌性,摸起來更像是橡膠。

雖然眾人贊不絕口,但淩冽卻是在一旁歎了一口氣。

本來他覺得自己對這黑藥膏的改造已經夠成功了,但這不用不知道,用起來還真的是讓人失望啊。

忽略了藥膏和血液反應產生的難聞氣味不說,這藥膏的形態也需要好好的改良一下,但總算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原型,之後的改造雖然會繁瑣一點,但對淩冽來說也不算什么難事。

淩冽之所以對這黑藥膏這么上心,目的就是把這款黑藥膏打造成百草集團的一款產品。

當初楊部長辦醫道大會的時候,出發點就是希望醫師們在角逐醫王的時候能為百姓做點貢獻,結果淩冽確實有不錯的收獲。

這款用極為常見的各種雜草凝練而成的黑藥膏,就是在那個時候被淩冽做出來的。

雖然現在淩冽又加入了其他的藥材,但成本價格依然低的可以忽略,如果這款產品推出去,不僅能造福百姓,更能給百草集團帶來不小的利潤。

這些都是後話,淩冽現在還是好奇,這兄弟是怎么傷成這樣的?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