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哥快停下来我坚持不住了,太大了我坚持不住了视频

哥快停下来我坚持不住了,太大了我坚持不住了视频,現在醫道大會的風頭都已經過去了,按理說京城裏敢對巡邏隊出手的勢力已經不多了。

如果真是常家和景家的有什么舉動,那這兄弟絕對不可能回來,從這傷口的氣息來看,也沒有地府的戾氣。

雖然沒有戾氣,但這傷口可都夠狠毒的,每一刀都不致命,但每一刀又都不輕,很明是動手之人武功了得,能把一位半步武王的高手打成這個樣子,對手起碼也得是一位武王。

二狗和大嘴看到受傷的兄弟沒事了,兩個人就開始一本正經的討論著黑色藥膏。

雖然樣子是那么回事,但淩冽知道這兩個家夥狗屁不通,也就糊弄糊弄什么都不懂的人。

淩冽直接上去踢了二狗的屁股一腳,二狗嗖的一下就跳了出來,隨即就拔出了自己的短刀,想要砍淩冽。

但淩冽卻指了指自己的大門說道:“你還有臉發脾氣,你看看我這大門被你整成什么樣了,你今天不給我修好,哪都別去!”

二狗知道自己理虧,但他還是湉著臉說道:“這不是那啥,事態緊急嘛!”

“行了,我也懶得跟你扯淡,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淩冽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躺在那裏的兄弟說道。

二狗是巡邏隊的隊長,本來還想在這些隊員面前裝裝逼,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淩冽給踢了屁股,他這隊長的臉往哪放。

但一聽到淩冽說起了正事,二狗也冷靜下來。

他皺著眉頭說道:“具體情況我也沒搞清楚呢,按理說趙兄弟負責的那塊區域還是挺太平的,是最不應該出事的地方,但誰知道怎么就這樣了,等我們趕到的時候,那動手的人都已經不見了。”

這時候大嘴湊上前來:“是不是以前和我們巡邏隊有仇的人找上門來了,難道是常家和景家?”

他這么一說,眾人都是心頭一緊,自從上次遇到那爆炸小隊之後,淩冽就多次囑咐過,如果遇到常家和景家的人,最應該做的就是撤退,等待資源。

所以眾人也知道常家和景家不好對付。

不過淩冽卻是搖了搖頭,如果真是常家和景家有了動靜,那陸子由不可能不通知自己,這次陸家那邊沒動靜,就說明這次的勢力他們根本就沒放在眼裏。

淩冽再次看向了受傷的這位趙兄弟,他的傷口非常考究而且細致,在天京裏面,能夠有如此細致刀法的人,他可是沒聽說過。

之前和東陽的人有過接觸,東陽武士刀傳承與華夏古代,但卻又有了精進,在刀法的細致上,如果他們稱了第一,那可能就沒有人稱第二了。

所以淩冽總覺得這件事情和東陽人有關系,現在他能想到的,就是在天京的天國集團。

但自從百草集團成立以來,同行業的天國集團就受到了極大的打擊,以至於一蹶不振,早就沒有了他們的消息。

現在東陽人又突然跳了出來,不知道他們的肚子裏又有了什么壞水。

淩冽心裏有了數,但沒急著說出來,他只是問道:“二狗,上次投奔我們的五十個兄弟現在在哪?”

二狗想到了那五十個人,心裏似乎有些不爽,就是因為武道大會的那次對戰,讓巡邏隊直接折損了三個兄弟。

這件事二狗一直記在心裏,准確來說是巡邏隊的每一個人都記在了心裏,雖然大家都知道兩邊都是各為其主,但是心中的芥蒂就是放不下。

但既然淩冽問了,二狗也就有些迷糊不清地說道:“哦,那些人啊,他們現在都好的很,黎嫣然把他們留在百草集團裏面了,至於做什么工作就不知道了。”

淩冽點了點頭,那些人已經歸順了自己,黎嫣然肯定也不會怎么難為他們。

這時候淩冽也沒有多說,他只是給兄弟們打了個手勢說道:“留下三個人值班,其餘人可以走了。”

說完這句話,淩冽就愣了,因為所有的人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一晚上不睡覺照顧人可不是什么號差事,但似乎所有人都不想逃避責任。

這才是一個集體應該有的樣子,雖然巡邏隊的人來自四面八方,但是經過這幾次大事件的錘煉,這些成員早就攥成了一個堅實的拳頭。

這時候二狗直接瞪了周圍的人一眼:“聽我安排,我,大嘴,霍青鳴留下,其餘人趕緊給我滾蛋!”

二狗是隊長,也是隊裏最有威望的人,其餘人不敢不聽,雖然走的有點不情願,但最終還是慢慢散去。

受傷的兄弟被二狗他們給抬進了屋子裏,霍青鳴和大嘴先照顧著,二狗和淩冽則是坐在院子裏。

“其實大趙已經沒啥事了,他睡著後你們三個休息就行了,明天可是有一場硬仗要打啊。”淩冽在院子的石桌上給二狗倒了一杯茶。

一聽說有硬仗,淩冽立即來了精神,他本就生性好戰,自從加入了巡邏隊以後,擊敗的高手加起來兩個手都不夠數的,教訓的混混更是不計其數,這感覺甭提多爽了。

這不僅僅是聲張正義那么簡單,在每一次對戰的時候,都是對自己能力的一個提升,現在淩冽也感覺的出來,二狗的境界比剛來的那會兒雄厚了不少。

“是不是給大趙報仇啊?”二狗咧著嘴笑道。

淩冽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這可不是給一個人報仇這么簡單,他們敢對大趙下手,這本就是向我們提供一個信號,一個挑釁的信號,我猜他們的初衷是用最殘忍的方法殺死大趙,肯定沒想到我會把他救下來。”

二狗點了點頭,何止是對手沒有想到,就連他們這些巡邏隊的隊員也都沒想到淩冽這么逆天。

但二狗還是疑惑地問道:“說了半天,你說的他們到底是誰啊。”

“還能是誰,就是天國集團唄。”

二狗長長地哦了一聲,但還是疑惑地說道:“天國集團是誰啊?”

淩冽一臉黑線,雖然很無語,但他也知道這事還真不怪二狗,是天國集團最近太低調了,沒鬧出什么事情而已。

淩冽笑了笑說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誰,我只知道他是東陽人!”天色已晚,天國集團總部的大樓上,井下正收拾著自己的東西。

這是他掌管天國集團的最後一天,看著自己成運籌帷幄的地方,井下忍不住歎了一口氣,明天這裏將會易主。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清脆的腳步聲,一個穿著武士服的人走了進來,這人三十歲左右的樣子,腰間還帶著一把武士刀。

“你還真是著急啊,任期明明是明天,現在時間還沒到,你就急著趕過來了。”井下把最後一本書放在了箱子裏,並沒有去看門口進來的人是誰。

“老師,我想你是誤會了,我並沒有著急的意思,反正這個位置都是我的,我又何必急在一時呢?”說罷,小野這才晃了晃手裏的一瓶清酒,嘴角帶著微笑。

井上這才抬頭看了看自己曾經的徒弟,他苦笑了一下說道:“難道你還不著急嗎,我聽說你已經動手了,殺了淩冽的一個手下?”

“老師,中國人不是有句老話嗎,殺雞儆猴,我只是警告一下他們罷了,不像老師這么仁慈,這么長時間,只會一步步被人打壓。”

百草集團的崛起已經宣告了天國集團的失敗,他們曾想攪亂的中醫市場,也在中醫協會的調控下步入了穩健發展的階段。

井上曾經的任務是付出一切代價剿滅百草集團,曾經在各大醫門進京的時候,輿論一邊倒的批判百草集團,這裏面也有天國集團的功勞。

井上眯縫著眼睛,有些生氣地說道:“我只是在等待一個一擊斃命的機會,若不能一次除掉淩冽,那最終只會迎來他瘋了一樣的報複,不管是在豫州還是在天京,都有這樣的先例!“

昔日的霍家,和今日的黃家和甲家,都展示了惹惱淩冽的下場。

天國集團雖然已經在天京駐足多年,影響力也不差,但如果和天京本土勢力甲家相比,似乎還是有所不及,甲家的滅亡更讓井上有所忌憚,天國集團一路崛起有他的心血在裏面,他不希望一步走錯,滿盤皆輸。

井上本想等一個一擊致命的機會,但這個機會沒等來,等來的卻是來自東陽的罷免書,東陽方面早就對他的說辭失去了信心,認為他就是在單純的害怕淩冽。

如果內心存在恐懼,那就不配再做一個一往無前的武士。

“老師,你似乎已經忘記了我們東陽做事的風格,如果失去了對血的,那只能說明你已經老了。”小野走過來,輕輕觸摸著紅木辦公桌,過了今晚,屬於他的就不僅僅是這一張桌子了,還有整個天國集團。

井上看了看小野,愣了一會兒說道:“雖然有些問題不是我應該知道的,但作為你曾經的師父,我還是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他的話音剛落,就立即有寒光閃過,井上嚇得連忙後退。

但小野只是斬落了一朵辦公桌上的一朵花,他看了一眼失態的井上,好不隱藏嘴角的嘲笑意味:“老師,回東陽去種花吧,這裏是華國,是我們永遠的戰場,這裏不需要花匠。”

小野的刀很快,就算是在東陽,揮刀速度能勝過他的也沒有幾個,雖然他剛才斬落的是花盆裏的一朵花,但他剛才眼裏的寒光明明是看向了自己的老師。

井上知道這是小野在試探自己,他再也沒有什么名師風范,只是惱羞成怒向著門外走去,但出自一個老師的良心,他還是提醒道:“如果沒有完全的准備,千萬不要去招惹淩冽。”

但從他身後傳來的只是小野更多的嘲笑:“哼,一個武士,從來不需要萬全的准備。”

所謂武士道精神,那就是為了東陽的發展奉獻自己的一切,如果每一次行動都有萬全的准備,那曾經的東陽就不會在短時間內對這裏完成侵略,如果有萬全的准備,武士刀的鋒刃也不會讓這么多的高手膽寒。

武士精神,便是消除自己的恐懼,去砍碎別人的恐懼和身體。

就在井上走出這個門沒多久的時候,空蕩蕩的大樓走廊裏傳來了他的哀嚎聲。

小野帶著微笑坐在了井上曾經的位子上,他的嘴裏念念有詞:“對不起啊老師,我忘了提醒你了,我們今晚來這裏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殺掉你,你知道的實在太多了,而你現在又變得太懦弱。”

小野揮刀指向窗戶,在窗戶外面,是一望無際的天京夜景。

第二天一大早,淩冽照常刷牙洗臉,但他這牙才刷了一半,二狗就直接拉著他往大趙休息的房間跑去。

“臥槽,你著什么急啊,等我先把牙刷完啊。”淩冽嘴裏含著個牙刷,烏魯烏魯地說著。

但二狗卻是猴急地說道:“你這個醫王有沒有公德心啊,大早上起來肯定是查看病人病情啊,趕緊的來吧。”這根本就不允許淩冽拒絕,二狗此時就像是一頭牛一樣,拖著他往前走。

淩冽也是一陣無語,誰家的醫生爬起來就往病人床上跑啊,總得把自己收拾妥當了才好安穩地給別人看病。

但既然都被拽過來了,淩冽也只好硬著頭皮咬著個牙刷,帶著滿嘴的泡沫給大趙查看病情。

此時那層黑色的物質已經失去了韌性,淩冽用手指輕輕敲了敲,這東西似乎相當清脆。

淩冽卷起了袖子,聚集了一些真氣,直接往他身上一拍,大趙身上的黑色物質村村龜裂,很快就全部從身體上脫落下來。

這東西裏面可只有他的身子骨,大趙臉一紅,趕緊扯過來一床被子把自己給包了起來。

雖然屋子裏面全都是大老爺們,但被一群爺們盯著自己的果體看,感覺也是怪怪的。

昨天還是半死不活的大趙,現在竟然動作那么迅速,二狗他們立即瞪大了眼睛。

大趙也才發覺到有些不對勁,他的傷勢他自己最清楚,昨天明明覺得都快要撐不住了,但現在卻什么事都沒有了。

大趙從被窩裏伸出了一條胳膊,雖然上面還有密密麻麻受傷的痕跡,但已然不影響行動。

淩冽直接向著房間外面走去:“你們三個收拾收拾,該出發了。”

就在這個時候大趙突然說道:“我也要去!”

霍青鳴直接說道:“你傷才好,現在肯定得休息。”

但大趙卻咬著牙說道:“我必須去報仇。”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