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老师我坚持不住了, 啊快点坚持不住了视频

老师我坚持不住了, 啊快点坚持不住了视频,聽到大趙這么說,淩冽只是笑了笑,沒說話。

霍青鳴想要再勸勸他,但是二狗直接說道:“好兄弟,有你狗哥護著你,沒毛病!”

大嘴也直接對著大趙豎起了大拇指,看著這一個兩個的都那么瘋狂,霍青鳴有點淩亂了。

“這都是什么呀,這能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嗎?”只不過這時候房間裏面只剩下他和大趙了,大趙對著他嘿嘿笑了兩聲,霍青玄就知道這事情自己是攔不住了。

他也只得歎了口氣,跟著二狗和大嘴一起去了。

三個人直接沖進了淩冽的房間,淩冽攔都攔不住,畢竟馬上就要出發了,他們又沒時間去准備自己的東西,所以也只能去搜刮淩冽的東西了。

“臥槽,你們來我房間幹什么,趕緊滾蛋,老子的東西你們別想碰!”雖然淩冽如此說著,但等他說完,三個家夥就已經繞過他跑到了房間裏面。

一個個簡直就是土匪,在淩冽的屋子裏來回折騰。

二狗一邊找東西,一邊嘿嘿笑著說道:“咱都是好兄弟,你說這話多傷人啊,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我那房間裏的東西你也隨便拿行不行?“

這話聽的淩冽也是一臉黑線,二狗的房間他又不是沒見識過,那整的和豬窩沒有什么區別。

豬窩裏面能藏著什么樣的好東西?

但淩冽的房間就不一樣了,再怎么說淩冽也是醫王,那在中醫上的造就高的都看不見了,誰直到他的房間裏有么有藏著什么靈丹妙藥,就算隨便翻出來那么一兩個,那可就賺大了。

最喪心病狂的是二狗,連淩冽放在牆角的臭襪子都不放過,非得翻開來看看。

“狗日的大嘴,老子會把好東西藏在臭襪子裏面嗎?”淩冽直接指著大嘴罵道。

但大嘴卻是嘿嘿笑了笑:“那可不一定,你這家夥那么狡猾,說不定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呢。”

嘴上雖然這么說,但大嘴最終是被襪子熏了個半死,卻是啥都沒找到。

重災區還是淩冽的櫃子,櫃子沒上鎖,而且櫃子裏存放的藥確實都有不小的價值,裏面的東西很快就被這三個人給瓜分幹淨。

黎嫣然給自己整理的好好的房間,被這群家夥折騰了一頓後,立即恢複到了原樣,淩冽在一旁也是欲哭無淚。

三個人各自收獲了不少好東西,這才嘻嘻哈哈地從淩冽的房間離開,出去的時候,二狗還不忘拿了一套淩冽的衣服,不用說也知道,肯定是給大趙穿的。

淩冽現在連把這三個家夥打死的心都有了,看著亂糟糟的房間,他無奈歎了一口去,好在桌子上的龜殼沒有被拿走,那可是無天鬼哭和九尾留給自己的紀念禮物,雖然沒有什么實際的作用,但上面寫的話一直讓砥礪著淩冽在中醫的道路上勇敢前行。

在出發的時候,大趙最終還是跟上了四個人,他的身材比較魁梧,穿淩冽的衣服小了點,但總歸是能穿的下去。

淩冽先去了一趟百草堂,給黎嫣然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後,這才帶隊出發。

巡邏隊已經集合完畢,只是和之前相比,巡邏隊已經失去了四位兄弟,本來巡邏隊的人就不多,少了四個人,顯得非常的明顯。

在這種時候,所有人都想著那些死去的兄弟,但沒有人把這件事情說出口,他們只能把那些兄弟的死化為動力,去對抗去鏟除那些邪惡勢力。

來到天國集團的大門前,淩冽立即被兩個保安攔了下來,但還沒等保安說話,一個身影一閃而過,大嘴一腳就被兩個人同時給踹飛了。

更多的保安聚集過來,但這些保安怎么可能會是古武者的對手,在巡邏隊的眾高手面前,這些保安沒有任何還手的餘地。

淩冽只顧大踏步的往前走,但凡有一個人出現在他的面前阻攔,就立即被巡邏隊群起而攻之,以至於天國集團保安眾多,卻完全無法阻擋不到二十個人的步伐。

直到走進了天國集團的核心區域,一棟大廈的內部,站在淩冽面前的才不是保安,而是一些穿著武士服,正在訓練的東陽高手。

巡邏隊還是一入既往的沖了上去,不過這些人可沒有保安那么好對付,幾招之下,竟是能在巡邏隊的攻擊下不亂隊形。

隨著一句完全聽不懂的東陽語,這些武士開始大喊著沖了上來。

二狗不耐煩地罵了一句:“草你娘的鬼子,打架就他媽的打架,喊個傻逼玩意兒!”

說話間,就有兩個武士朝著二狗沖了過來,雖然他們聽不懂華語,但也通人氣,看樣子就知道二狗在罵人,而且罵的很嗨。

二狗往手裏吐了口唾沫,搓了搓,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寶貝黑鐵小砍刀。

別看這小砍刀得造型不怎么樣,但這兩個月來,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死在了這把小砍刀下面。

只看見兩道黑影閃過,朝著二狗沖過來的兩個武士就直接被砍倒在了地上。

巡邏隊的其他人也不示弱,分分鍾就占據了優勢,淩冽只是稍微停頓了一下,就繼續向著前面走去。

雖然武士不少,但竟然沒能攔得住淩冽的腳步,對付巡邏隊的高手們已經讓他們疲於保命,就算看著淩冽向裏面走,那也是有心無力。

依然有幾個不要命的想要無視巡邏隊高手的打壓,想要過來阻止淩冽,但很快就被巡邏隊成員給砍在地上,動彈不得。

淩冽一路向前走去,上了電梯,直接向著頂樓趕去。

下了電梯,他從後背拔出來冷夜劍,一步一步向著那間辦公室走去。

淩冽似乎是感受到了冷夜劍上傳來的一絲興奮,他愣了一下,武器怎么會有感情?

想必是自己太興奮了,畢竟人刀合一練了這么多次,現在終於有了一個機會,檢測一下訓練的效果,只是不知道井下那個老家夥,到底能擋得住自己幾招。

淩冽一腳跺開了門,但在房間裏卻沒有看到井上的身影,只有一個年輕許多的人靠在窗邊,看著天京的繁榮。淩冽看著這個男人,但小野卻看向了窗外。

他用不怎么標准得普通話說道:“如果當時我東陽的計劃成功,天京這片土地必定會比現在更繁華。”

看著這人自信的表情,淩冽直接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既然這家夥都那么惡心了,淩冽也不介意惡心一下他。

“真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說出來這種話,比起你爸井上,你這智商還真的有點堪憂!”這人年齡應該比井上小哥二十多歲,而且他既然出現在了井上的辦公室裏,淩冽也就默認為他是井上的兒子。

但小野卻笑了笑從窗台上走了下來:“所謂的醫王,也不過是個不講理的流氓而已。”

淩冽再次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他用行動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東陽人總喜歡講道理,但他們的道理從來都是狗屁不通,以前是這樣,現在看來也總是這樣。

現在淩冽也經過了不少事情,他也早已明白了一個不用講的道理。

但凡是講道理的人,都必須有一把棒槌放在自己的身邊,你的肌肉比別人強壯,棒槌比別人大,別人才能真的聽你講道理。

以前的東陽確實強大過,所以他們喜歡拿著自己的大棒槌到處去給別人講道理,這似乎成了個習慣,也是一個毛病,這毛病就一直留到了現在。

現如今東陽還要來這裏講道理,那就看看,他們的大棒槌到底有多大吧。

淩冽笑著說道:“不管是醫王,還是流氓,你就告訴我現在這裏管事的人是不是你吧?”

小野抽出了自己的櫻花刀,用手輕輕撫摸著刀背,他並沒有回答淩冽的問題。

看著那把細長的武士刀,淩冽慢慢皺起了眉頭,越是輕盈的刀就揮動的越快,而且就越能隨心所欲的去傷害別人,淩冽突然想到大趙身上別有用心的傷口,怕是必須得有這樣的一把刀,才能切的出那般細膩的傷口吧。

“最後一個問題,我兄弟受了重傷,是不是你幹的?”淩冽皺著眉頭問道。

小野依然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拿著自己的刀在空中筆畫了兩下,似乎是在回憶當時用這把刀切出無數傷口時候的快感。

看著這家夥一連享受的表情,淩冽就立即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了,他直接揮動起自己的冷夜劍,身形一動就已經來到了小野的面前。

小野本就沒有把淩冽看在眼裏,這個時候他的臉上更是帶著一絲不屑,但是當發光的冷夜劍砸在他櫻花刀上的時候,小野的眼神突然你巨變。

那是怎樣的一種蠻力,這又是什么武器?

沒等小野反應過來,他就直接被砸了出去,如同被擊飛的羽毛球,重重地撞在了辦公室的大玻璃上。

這本是防彈玻璃,但在這股力道之下,玻璃整體都坍塌開來,向著樓下墜去,而小野更是把打到了玻璃的外面。

但他身形異常矯健,只是抓住大樓的一角這么一環,就穩穩地站在了大樓的一角上。

看這小野不准備進來的樣子,淩冽二話不說就從窗戶上跳了出去。

這大樓至少得有四十多層,站在這裏往下看,下面的人比螞蟻還要小。

淩冽不去看下面,而是同樣攀爬到了大樓的頂峰,和小野一人一角對峙在這裏。

經過剛才的交手,淩冽以及對小野有了初步的理解,這人的動作十分敏捷,而且速度很快,在這大樓上面作戰,看起來對淩冽來說似乎是劣勢,如果一個不注意掉下去,那肯定摔成肉泥了。

但淩冽卻是毫不畏懼,對戰東陽武士就是不能想太多,當初華國之所以潰敗,和所謂的兵法和太多的顧慮也不無關系。

當你想這想那的時候,一個什么都不想,只想要殺你的人沖過來,你哪裏還有什么招架之力呀。

既然東陽人不怕死,一個比一個橫,那淩冽就要給他們比一比,到底誰更橫。

淩冽主動發動了攻擊,冷夜劍再次發起了綠光,綠色的流星向著小野撞去。

經過之前的交手,小野已經對淩冽攻擊的力道有了了解,他臉上露出一絲瘋狂。

這家夥竟然沒有躲避淩冽的冷夜劍,而是直接揮刀向著淩冽的脖子上砍去。

這意思很明顯,只要淩冽不收回冷夜劍防守,那么在冷夜劍撞擊到小野胸膛的時候,小野的劍也能砍斷淩冽的脖子。

現在淩冽是真的知道東陽人有多拼命了,但今天既然決定給他比一比誰更橫,淩冽就絕對不會退步。

這頂樓的風本來就很大,想要站住腳本就困難,好在淩冽勢大力沉,勉強站得住腳,但小野卻是充分利用風勢來增強自己進攻的威力。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周圍突然卷起了一陣更強,更有力的大風,身形輕盈的小野險些失去了重心。

腳底無根,攻擊的力度肯定就會小了很多,如果說剛才小野的櫻花刀能夠砍下來淩冽的脖子,但現在也只能勉強把刀沒入皮肉而已。

不過淩冽的冷夜劍卻是絲毫沒有受影響,直接朝著小野的胸膛砸了下去,如果這一下都砸不死這個小王八蛋,那可就沒天理了。

在明顯劣勢情況下,小野不得已後退,他的身形極為敏捷,只是兩個轉身,就已經是在淩冽三米開外的地方。

雖然這一下沒有砸死這家夥,但淩冽依然心滿意足的笑了笑,現在他可是比東陽人更橫更狠的存在。

生死看淡,不服就幹,淩冽直接吼道:“東陽孫子,他媽的慫什么啊!”

小野的表情有點難看,他似乎還沒想明白剛才如此強力的一陣怪風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事情也只有淩冽和醉仙女才知道,以前淩冽的武王境界是大而空泛,實際的效果很有限,但是這一次不一樣啦,淩冽被醉仙女調教過後,現在武王空間已經大大的縮但不管是真氣的濃度,還是淩冽的控制強度都已經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想當初在大河漂流的時候,這股氣息都能把湍急的河水給沖開,小野這小小的身板又能算個屁。

但小野也不是吃屎長大的,他現在已經明白了淩冽的可怕,直接用左手拔出了腰間的那把短刀。

雙刀作戰,效果又會有何不同?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