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塞着 不许取出 太大了,老公没有前夫粗大

塞着 不许取出 太大了,老公没有前夫粗大,不管是單刀還是雙刀,淩冽的氣勢一直都是一往無前,不可阻擋。

訓練的時候他能揮得出一千刀冷夜斬,那么面對現在的實戰,淩冽有信心發揮出更多的力量。

只不過現在就要看看眼前的這個東陽人,能否扛得住自己的一千次沖擊吧!

淩冽長吐了一口氣,由剛才的單手執劍,變成了現在的雙手執劍,眼神更是充滿了殺氣。

小野手中稱之為刀的東西,質量還不如淩冽手中冷夜劍的五分之一,就算他現在拔出了自己的短刀,玩起了東陽經典的雙刀流招式,但這兩把武士刀的氣勢依然不能和冷夜劍相抗衡。

與其說武士刀屬於刀,倒不如說他更像是一把秀氣的劍,而冷夜劍雖名曰為劍,但這重量可不是一般的大刀所能抗衡的!

一刀一劍剛好翻了個樣子,偏偏淩冽又掌控了進攻得主動權,似乎小野也只能吃苦頭了。

但是這位被東陽予以重任的天國集團新任掌門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此時他在原地揮舞了一下自己的雙刀,一長一短武士刀在空中留下的痕跡放佛一朵奇特的櫻花。

而且這武士刀竟然能夠在空氣中留下一道道殘影,想必其中也肯定有什么玄機。

淩冽沒怎么和東陽的高手對決過,但他知道東陽盛行一種武士刀特技,就是傳說中的刀花。

一長一短剛好裏外應和,再加上空氣中留下的一道道詭異殘影,放佛真的是在空中盛開了一朵刀刃做的花一樣。

看起來頗有一種亂花賤欲迷人眼的感覺,雖然這刀花處處透露著詭異,但淩冽還是沒有半點減速得意思,繼續向著小野沖了過去。

他強任他強,反正不管他怎么強,老子都會比他強!

淩冽強在氣勢,強在力量,冷夜劍在空氣中劃過一道綠色的影子。

沒有任何花哨,甚至沒有任何的彎曲,甚至冷夜劍上綠色的光芒都沒有晚上時候那么好看,就是這么直直的一道綠色的影子,宛如一根花徑,直接搗向了花中。

“噌!噌!”

當冷夜劍砸向那刀花的時候,淩冽竟然沒有感受到結實得撞擊感覺,這一劍就好像直接砸在了一團棉花上一樣。

兩把武士刀的刀面只是在淩冽的冷夜劍上快速的旋轉,這感覺非常詭異。

看來小野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和淩冽硬碰硬,他似乎像是用這種詭異的力道去化解淩冽的霸道氣勢。

這一下沒來個硬碰硬,讓淩冽感覺非常的不爽,他媽的老子褲子都脫了,你卻給我玩這一套?

但是很快淩冽就感受到了危機,自己砸的從來就不是一團棉花,而是兩把鋒利無比的武士刀上。

小野這樣做是想要先糾纏住淩冽,然後再找機會給淩冽致命一擊。

當冷夜劍的進攻力度被削弱的時候,一端一常武士刀的刀花突然綻開,長刀直接向著淩冽襲來,而那把短刀則是依然抵住冷夜劍。

這有進攻有防守的手段不可謂不犀利,這也讓淩冽對這個東陽人刮目相看。

原來這家夥看起來不要命,但實際上用的都是要命的手段,這種打個架也要玩花花腸子的人,最為狡猾。

但東陽沒有君子之道,他們不會以此為恥辱,若是得手,只會得到無上的殊榮。

這一招要是讓小野得手,那淩冽豈不是要廢掉兩只手。

看著長武士刀以刁鑽的角度襲來,淩冽再發動了自己的武王境界,一股強力的風再次卷起,直接向著小野沖了過去。

不過這一次小野早就有所准備了,他的短刀突然收起,迅速在面前劃過。

看起來就好像蠢蠢的劃了一下空氣,但這一下卻是讓淩冽震驚,自己的武王境界竟是被這把刀給割破。

突起之風本來要的就是一個風勢,風雖無生命,但有勢必定有頭,風勢也有著自己的鳳眼,小野這一刀正是砍在了淩冽武王境界的風眼上!

淩冽對小野的看法再度有了改變,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裏找到進攻的重心,這家夥的戰鬥經驗不可謂不豐富。

但就算你牛逼,我還能怕你了不成!

就在小野把重心暫時放在短刀上的時候,他卻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長刀一凝,似乎被什么淩冽給緊緊地控制住了。

當看到真實情況之後,小野差點都哭了,這時候淩冽竟然用自己的牙齒咬住了武士長刀!

這他媽你以為是耍雜技啊!小野的脾氣立即就上來了,他把力量凝聚在自己的右手上,使勁那么一顫。

如果是普通人,你就算有一口鐵齒銅牙,這會兒也要被這力道給震斷了,但淩冽完全沒事人一樣,只是緊緊地咬著武士刀的刀刃不放開。

體內有龍鳳血加持,淩冽的身體本來就不能用正常的標准去衡量,這一口牙齒更是堅硬到了鋼鐵的程度。

這不單單是對敵人武器的控制,更是對一個武士刀遵從者的羞辱!

武士刀即時一位武士的靈魂,其重要程度比得過武士自己的妻子,你現在用牙咬著別人的老婆是怎么回事?

惱羞成怒得小野直接揮過來自己的短刀,狠狠地朝著淩冽的脖子上砍去,但這個時候淩冽已經有足夠的時間抽回了自己的冷夜劍。

“鐺!”刀劍再次狠狠地撞擊在了一起,淩冽也終於撒開了武士刀。

雖然這一招讓人意想不到,但淩冽也為此付出了一點點代價,他的嘴上正流著鮮血,剛才用嘴咬刀的時候也沒考慮這么多,刀鋒最終還是傷到了他的臉。

但這點傷口對淩冽來說根本就不算什么,他只是用手按住傷口,輕輕地往下劃去,傷口就已經被止住了鮮血,開始快速恢複。

這一個回合似乎誰都沒撈到好處,但是以刀法出眾而作為驕傲的武士,卻是被人用牙齒咬到了自己的刀,這實在是一種大大的恥辱啊。

本來淩冽進攻就非常主動,讓一向喜歡先手的小野措手不及,這一次更是來了一波精神上的打擊,淩冽隱隱占據著優勢。

如果再這么繼續下去,小野明顯要吃虧。

就在淩冽發動第三次進攻的時候,小野沒有動彈,他只是笑著說出了兩個名字。

“龍影,淩風。”聽到這兩個名字,淩冽進攻的身形突然停了下來,綠色發光的冷夜劍更是被他插在了鋼筋水泥之中,這才消去了進攻的勢頭。

淩冽早就得知龍影和淩風現在已經落入了天國集團的手中,這一次來到這裏,一方面是給大趙報仇,另外一方面就是拯救他們兩個人。

本來想先殺了這個王八蛋再說,但這兩個名字從他的嘴裏說出來,淩冽感覺不妙。

看到淩冽停了下來,小野得意的笑了笑說道:“華國人就是這么的可笑,只要他們兩個還在我手裏,你就永遠不會對我下殺手,因為我的命可是和他們息息相關的。”

淩冽皺著眉頭問道:“如果我沒有記錯,天國集團管事的人應該是井上才對吧?”

“看來你的消息還是很不靈通啊,現在這裏的一切都由我,小野三郎來做主,我現在才是這裏的主宰,不過很快,我將會是整個天京的主宰!”

這句話從他的嘴裏說出來,只會讓淩冽感覺可笑,既然現在不能隨便動他了,那淩冽也只能爭取和他多聊聊,好掌握更多的信息。

所謂狡兔三窟,淩冽心裏很明白,天國集團不會真的把總部設立在這大廈之中,天京肯定還會有不止一個的東陽據點。

淩冽冷笑了一聲說道:“你知道你和井上最大的區別在哪裏嗎?井上有自知之明,所以他不敢輕舉妄動,但你沒有,你只是個愣頭青!”

小野的中文不怎么好,聽到愣頭青的時候他疑惑了一下,肯定是不知道這個詞是什么意思,但驕傲得小野依然狂笑了一聲說道:“老師當年是何等的威風,他只是在天京呆的久了,被你們所謂的中庸之道給同化了而已,華國的思想根本就不值得學習!”

“小鬼子,值不值得學習你回去問問你們家天皇就知道了,你們他媽的用的那些文字哪個不是抄襲的啊,就你手中的這把武士刀,原型還他媽是從中原傳過去的,都說你們不要臉,我今天是真的見識到了!”

這劈頭蓋臉的一頓罵,讓小野也是臉色通紅,喘著粗氣,他的武士刀一橫,似乎是想要再戰,淩冽也直接從鋼筋水泥中拔出了自己冷夜劍。

小野愣了一下,他本以為自己有人質在手,淩冽就成了自己砧板上的魚肉,任憑自己宰割,但現在看來事情還不是這樣,這個家夥和一般的華國人有點不一樣!

看著小野最終還是慫了,淩冽繼續說道:“井上不敢動手,是因為他在天京呆的太久,就越了解天京各大家族的強大,所以他怕了,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把人放了,趕緊回你的東陽去吧!”

“哼,現在你們華國雖強,但還不是都在內鬥,只要我們稍加引導,自然可以坐收漁翁之利。”此時的小野又恢複了驕傲的模樣,打不過的情況下,也只能呈口舌之快了。

“天京現在就是一塊鐵板,你們靠什么來挑撥離間?”淩冽不屑地說道,臉上全是對小野的鄙夷。

小野剛要說的時候,卻突然打住了,他的驕傲感一度被淩冽個踩了個稀巴爛,本來就有些不理智,現在更是差點把機密給說出來。

但他這個時候已經意識到淩冽是在套自己的話。

小野的嘴角露出了一個微笑,他直接後退了兩步,從高樓上跳了下去。

淩冽拿著冷夜劍趕緊追,但在邊緣的時候他卻是停住了,這種事情還真沒辦法和小野拼命。

小野的身形本來就很敏捷,一把短刀和一把長刀在手,就好像是把自己的雙手給延長了一大截,他在大樓之間不斷的用刀插進牆壁,沒多久的蹦蹦跳跳就已經到達了地面,這可真是比電梯快多了。

到了地面之後,小野挑釁地往上看了一眼,雖然彼此相看都是螞蟻,但淩冽也猜到了這家夥的臉色。

以後再遇到這家夥,鐵定不能和他在高處戰鬥,這說跳就跳的,他媽的誰能追的上啊。

淩冽看了一眼自己手裏的冷夜劍,無奈地笑了笑,他要是拿著這把冷夜劍跳下去,那估計只能死的更慘,別說保命了。

別人可以跳,但淩冽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坐電梯了,到了樓下之後,才發現那些武士死的死傷的傷,還有好幾個被捆住了。

二狗一臉得意的笑著走過來說道:“什么垃圾武士啊,在咱巡邏隊的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咱巡邏隊這回可又立了一件大功,獎賞什么的少不了吧。

很明顯二狗是在邀功,憑他和淩冽的關系,根本就不會缺錢,二狗這也是讓巡邏隊的兄弟們漲漲士氣,畢竟在上次事件之後,巡邏隊的氣氛一直不對勁。

淩冽注意到了二狗的微妙表情,他也是笑著大聲說道:“把這幾個東陽人給我帶回去,獎賞什么的絕對讓大家滿意!”

雖然巡邏隊都是兄弟,但淩冽也知道親兄弟明算賬,自巡邏隊成立以來,淩冽就從來沒有虧待過他們,死去兄弟的家人更是由百草集團一手接管,負責五十年。

現在聽淩冽做出了許諾,巡邏隊的眾兄弟也是立即興奮了起來,只有二狗和霍青鳴相對淡定一些。

霍青鳴這家夥肯定不把獎賞什么的看在眼裏,畢竟他和他妹妹霍青靈可是接管了整個霍家,那資產,數都數不過來。

但有著這么多的資產,還非要和淩冽來天京,為的就是一個義字了,雖然霍青鳴現在也算的上是家主,但打架拼命他從來都不會站在後面。

大嘴這家夥則是咧著嘴笑了起來,淩冽的錢就是他的錢,他不會缺錢花,但這家夥就是個財迷,沒二狗看的開。

這一次的行動幾乎沒有什么損失,巡邏隊以壓倒性的優勢制服了天國集團的這些人,成員的臉上也都很輕松,彼此談論的也是對東陽的輕視。

但淩冽知道事情肯定不會那么簡單,只有一個合理的說法,那就是這裏根本就不是天國集團的總部。

所謂眼前的這些武士高手,也只不過是一個幌子。

而且龍影好淩風為什么會落在天國集團的手裏,這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