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交往过男友尺寸,千万不能找矮个男

交往过男友尺寸,千万不能找矮个男,淩冽皺著眉頭看了大嘴一眼:“好好的你吃人家雞腿幹啥?”

大嘴也是愣了一下,對面都沒人提意見,沒想到竟然是淩冽提了意見。

“不是那啥嗎,這不是給你襯托一下惡霸形象嗎?”大嘴懵逼地說道。

“你有沒有搞錯啊,誰他媽是惡霸啊。”淩冽無語地看了大嘴一眼,然後直接轉身問二狗:“你是惡霸嗎?”

“瞎說啥,我長得那么善良。”二狗嘿嘿笑著說道。

淩冽又問霍青鳴和老張:“你們兩個是惡霸嗎?”

霍青鳴和老張都趕緊搖了搖頭,隨後淩冽就聳了聳肩,然後對著一桌子的學生說道:“你們可記住了啊,我們這些人不是惡霸,只有這個黑胡子叔叔是惡霸。”

“誰他媽是叔叔啊!”大嘴瞪著眼睛說道,雖然臉上的絡腮胡確實顯老,但大嘴的年紀並不比這些學生大多少。

坐在桌子上的學生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在他們看來,眼前的這些人都是惡霸,一桌子人很快就跑的沒有影了。

大嘴則是又掰下來了另外一個雞腿,一邊吃一邊說道:“哎,現在的學生可真浪費啊。”

淩冽好氣又好笑的看了大嘴一眼,明明上次打人是胖子打的,這一次自己還什么都沒做呢,怎么就被人給當成了惡霸呢?

大嘴倒是吃的開心,根本就不管淩冽在想什么,此時攤位的老板卻是熱絡的跑了過來,親切的招呼起來。

淩冽早就知道了這老板的脾性,基本上就是一個機會主義者,在不影響自己生意的前提下,才會稍微做一些多餘的事情。

但是生意人嘛,淩冽也理解,現在不管是誰,也都差不多是這么個情況。

而且這樣也倒是省事,不談多餘的事情,只是單純的服務者和被服務者的關系,如此一來也少了很多的煩惱。

但無論如何,這家的味道是真的好。

淩冽直接和兄弟們在另外一張桌子上坐了下來,兩張桌子拼成了一張桌子,如此一來整個巡邏隊都坐在了一起,倒是顯得熱鬧,不過在淩冽的身邊剛好還留有一個空位。

就在驢子想要偷偷爬走的時候,淩冽直接拍了拍身邊的凳子,笑著說道:“怎么了我的大英雄,這就要走了,不過來陪我們喝兩杯啊?”

要說嘴上的功夫,這小子也是一絕,淩冽見過不要臉的,還真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而且這家夥只不過是個學生而已,這要是以後進入了社會,那絕壁是社會上的一大敗類。

看著淩冽這么玩,二狗和大嘴都是笑了笑,看來這學生是有苦頭吃了。

得罪了淩冽的人,目前他們還沒見過有幾個是有好下場的,那些人要么死,要么殘,還是死掉的居多一點。

不過這小子頂多是在背後吹了牛逼,說說淩冽的壞話,倒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估計淩冽應該不會鬧出人命。

淩冽來這裏吃飯,大排檔的老板從來都不敢怠慢,這一次他帶了這么多人來,老板和他的家人們更是全力以赴,出菜的速度比平時快了不少。

很快這二合一的超大桌子上,就已經滿滿地擺了一桌子菜。

巡邏隊裏的成員本來就是兄弟,這下早就不客氣了,十幾雙筷子飛來飛去,上菜的速度快,下菜的速度更快,好在霍青鳴也充當起了半個服務小哥,這邊一缺菜,他立馬給老板打手勢,老板這邊的菜馬上到位。

雖說只有十幾個人占了兩個桌子,但這些人都是古武者,飯量一個個都大的驚人,平常的五六桌子也不夠他們吃的,雖然老板忙的滿頭大汗,但臉上卻是喜笑顏開,今天可真是個做生意的好日子啊。

就在老板和顧客都開開心心的時候,卻有一個人坐在淩冽的身邊,除了顫抖,再也不敢做出任何的動作。

上次把他打成那個熊樣的雖然不是淩冽,但那個胖子明顯是聽淩冽的呀,所以驢子自然認為淩冽比胖子更加凶狠。

況且這桌子上坐著的都是身經百戰的戰士,不管是氣場還是模樣,哪裏是一個高中生能頂得住的。

雖然嚇得不敢說話,但這家夥貌似還稍微有些骨氣,沒有做些跪地求饒的事情。

老板在上菜的時候,也多多少少給驢子說了幾句好話:“這孩子嘴上雖然不行,但其實還是挺不錯的,從來沒賒過賬。“

沒賒過賬,但也僅僅是如此而已,老板也不敢多說,畢竟比起一個高中生,如果得罪了淩冽這位大主顧,那可真是得不償失啊。

淩冽在老板耳邊說了幾句話,老板很快就端來了一個杯子,杯子裏裝著白色透明的液體。

“你不是要逞英雄嗎,現在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喝啤酒算什么,把這杯白酒給幹了,我就讓你走,不然的話,後果你就自己想吧。”聽到淩冽的話,巡邏隊的兄弟們都是愣了一下。

這時候大趙直接說道:“我說,這有點過了吧,我現在都好的差不多了,你還不讓我喝啤酒呢,這小子身上那么多繃帶,人還說剛打了消炎藥,這喝白酒你能成嗎?”

其他人也都紛紛質疑,本來他們就是專門掃平天京的惡劣現象,雖然高中生有錯在先,但淩冽這么做確實有點過了。

但淩冽卻是非常堅決:“他自己都不愛惜自己的生命,你們這些人多什么心啊,今天這杯白酒,他一定要喝。”

說話間,淩冽還把一個藥丸放進了酒杯裏,這藥丸立即化開,這杯酒呈現出了詭異的顏色。

老板站在不遠處的地方,出神的看著這裏,似乎有些不明白淩冽這么做是什么意思。

驢子緊緊咬著牙關,他當然知道酒精和消炎藥對身體的傷害,但他就是要這么做,只有這么做了,才能引起其他同學的關注,才能做個古惑仔那樣的人物。

但啤酒倒還好,這要是這么多的白酒下去,那傷口得被惡化到什么程度?

現在的驢子似乎已經沒有退路了,他直接端起了酒杯就喝了下去,但剛見了底,他的眼淚就流了出來。“這小子不會是被嚇哭了吧?”大嘴一邊使勁嚼著肉,一邊哈哈大笑著說道。

“不能夠啊,剛才那會兒都沒被嚇哭,這怎么就哭了呢。”老張是有眼力勁的人,雖然沒出學校的孩子都是瞎裝逼,但這小子似乎還真有點骨氣。

這時候大排檔的老板再次端了一盤紅燒小龍蝦放在了桌子上,這才笑呵呵地說道:“也就是這位兄弟給這小屁孩開了一個玩笑,剛才他只是給我要了一杯涼白開,不是二鍋頭。”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感情淩冽不僅是把這學生給騙了,沒想到是吧大夥都給騙了。

驢子就坐在那裏抹眼淚,從剛才把這杯子裏的東西喝下去,他就覺得肚子裏暖暖的,本來還以為喝酒心熱是正常現象,但是喝完了驢子才發現,這種感覺並不是白酒的,而是像是喝了一碗粥一樣暖心。

就算他不懂中醫,也已經猜到,自己喝下去的並不是白酒,而是某種藥水。

所以這小子一時沒忍住,就不爭氣的哭了起來。

淩冽看了一眼這家夥,一臉鄙夷的說道:“不就是給你開個玩笑嘛,有必要這么沒出息嗎?”

驢子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說道:“我從小長那么大都沒人對我好,你是第一個對我那么好的人。”

對於一個曾經合夥打了他的人,驢子這會兒竟然感恩戴德起來,淩冽作為一個中醫,當然不會讓一個幼稚的學生這么作死,也就借著這個機會給了他一粒護體的丹藥,也好抵消剛才喝酒吃消炎藥對身體的損害。

但是萬萬沒想到這家夥的反應那么大,搞得淩冽真有些哭笑不得。

淩冽無奈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長點記性就好了,靠你這樣是沒辦法贏得別人尊重的,真想讓人看得起,那就有點出息,好好學習,就算不學習也總得有一塊吃得開的領域。”

二狗笑罵道:“淩冽你還好意思去教訓別人,你他媽小時候比誰都混,別以為現在成了醫王了,就能說這些屁話了,你的過去老子可是清楚的狠!”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裝長輩的機會,就這么被二狗給拆了台,淩冽也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

隨後就拍了拍身邊的驢子:“行了,哪涼快哪裏待著去吧,以後注意點就行。”

驢子一步三回頭地默默離開,淩冽則是繼續和巡邏隊的兄弟們喝了點酒。

在老板過來上菜的時候,淩冽有意無意地打聽了一點驢子的情況,老板說他沒爹沒娘,從孤兒院裏出來的,在這一塊被別人揍是經常的事情,學校裏發了補助金他就到這裏來揮霍,有時候肚子餓的都能一兩天不吃飯,就靠兩個饅頭撐過去。

淩冽和二狗相視一笑,這不就是說的他們小時候嗎,不過幸運的是淩冽在後來遇到了奶奶,又遇到了師父,前者讓他有飯吃,後者讓他有了如今的本事。

當時也是這樣,在夾縫中求生存,經常被人欺負的找不到北,一旦有人對自己好,那就狠狠地刻在心裏。

也難怪自己只是給了他一粒不值錢的丹藥,這小子就突然哭成了這樣,淩冽嘴角帶著點苦澀,把杯子裏的酒一飲而盡。

巡邏隊好不容易逮到了淩冽,今天晚上是啤酒瘋狂喝,各種大菜狠勁吃,只不過是吃了個大排檔,結賬的時候淩冽都傻眼了,所有的費用加起來將近四千塊錢。

雖然老板給打了個折,但還是三千五,不過看這這二合一的桌子上擺著五六層的盤子,這些錢也就不足為怪了。

吃飽喝足的大爺們哼著小曲就原地解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的媳婦兒。

淩冽的媳婦兒不在天京,現在胖子和婉婷也不在四合院住了,淩冽也不想這時候回去,他一個人走在了大街上,醒醒酒氣,順便消消食。

沒走多遠的距離,淩冽就感覺到後面有個人在一直跟著自己,只不過淩冽一回頭,這個人就立即藏了起來。

淩冽直接對著人來人往的人群喊道:“出來吧,別藏了,我知道你在後面。”

不過身後依然沒有人站出來,只有人來人往的男男女女對淩冽的異樣眼神。

“驢子。”淩冽直接喊出了這個外號,也終於有一個頭上纏著繃帶的人畏畏縮縮的站了出來。

他現在看向淩冽的眼神全是敬畏。

“你你是醫王淩冽!”驢子終於鼓起了勇氣說道。

看著這二愣子一樣的家夥,淩冽扭頭就走,懶得理會他。

他這么一走,驢子就急了,他趕緊攆上,這才說道:“我在報紙上看過你的故事,你是一個傳奇。”

淩冽不屑地笑了笑,現在報紙上的事情該有多少是真的,自己落魄的時候,這些媒體就瘋狂地踩自己,現在自己度過了危機,名下的百草集團也如日中天,這些媒體又開始不要臉的跪舔,實在是沒有意思。

看著淩冽臉上不屑地表情,驢子更緊張了,但他還是說道:“你讓我當你的小弟吧,我不上學了,我要跟著你混,你讓我幹什么都行,做牛做馬還是”

驢子的話還沒說完,淩冽就反身一腳直接踹在了他的肚子上,他毫無疑問地倒在了地上。

但驢子沒有放棄,他爬起來再追,似乎是不撞南牆不回頭。

這么被放倒又追回來,來來回回幾次,淩冽也是被他磨的沒有了半點脾氣,最終還是停了下來。

“你是高幾?”淩冽板著臉說道。

雖然他的表情很不好看,但驢子還是欣喜若狂,畢竟淩冽終於理會他了。

“高二!”驢子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在班裏第幾名?”

驢子愣了一會兒,這才磨蹭說道:“倒數倒數第二名。”

“呦,還真有出息,還不是倒數第一呢。”

驢子尷尬地笑了笑:“其實倒數第一的腦子不好使。”

但看到淩冽依然板著臉,驢子立即繃住嘴,不再笑了。

淩冽歎了一口氣說道:“想出人頭地讓人看得起是吧?”

驢子狠狠地點了點頭。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