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爸我奶涨你来帮帮我,丹丹再给我一次

爸我奶涨你来帮帮我,丹丹再给我一次,有上千萬的別墅不住,卻住這破破爛爛的四合院,陸子由看著淩冽的目光,放佛是在看一位智障兒童一樣。

但淩冽卻不以為然,他堅持自己的立場:“這就是我的個人愛好,你管不著。”

陸子由帶著陸子樂向著門口走去,陸子樂這個時候也是白班不解,為什么淩冽要這么做。

在兩人走到門口的時候,陸子由摸了摸殘缺的門框,又拍了拍手上的灰塵,直接轉頭對他這個跟班弟弟說道:“找我們莊園最好的師傅給他重新裝一個。”

不過誰知道淩冽不但不領情,還跳起來大喊道:“老子就是喜歡這個問道,這叫藝術,你們懂個毛線!”

聽著淩冽的大喊,陸子由則是頭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很快又獨自剩下了淩冽一個人,他看著這空落落的院子,有一種失神的感覺。

之所以不想換地方住,是因為淩冽在等人。

當初無天鬼哭和九尾還在這裏住的時候,這院子裏面是多么的熱鬧啊。

淩冽不想在三個人回來的時候,卻發現這裏已經不是他們的居所。

但他們三個真的還會回來嗎?淩冽一次又一次地詢問著自己,而每一次他給自己的答案都是一個字:會。

也許這只是淩冽一廂情願的想法,但有些事情只要自己堅信就夠了。

無天和自己在院子裏談心,鬼哭一天到晚嫌棄自己,九尾更是有事沒事就要勾引自己,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就算他們三個真的找到了他們的魔主,就算和自己經曆的這一切沒法和他們從魔主那裏得到的相提並論,但淩冽還是相信,他們三個總有一天會回來看看自己。

淩冽稍微整理了一下,又到百草堂轉了一圈,這才向著葉府趕去。

來到了葉府的門口,看著這古色古香的建築,還有緊緊關閉的大門,淩冽一時還真不知道該怎么進去,又該以什么樣的身份進去。

葉府的大門完全就像是古時候的名門府邸一般,雖然明顯看的出來這建築建造於現代,但據說葉府往前幾代,還真是不得了的大官。

就在淩冽想辦法的時候,後面突然傳過來一個熟悉的聲音:“你這傻小子怎么又跑到這裏來了,這是你應該呆的地方嗎!”

這雄厚的聲音雖然算不上友善,但總給淩冽一種親切的感覺。

他轉過身來,笑著喊了一聲洛叔。

本來送魚的大漢還想要數落了淩冽一番,畢竟沒事站在葉家門口發呆,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但聽到淩冽叫的這么親切,大漢也就心軟了一下,沒再凶起來。

“行了,你也別再這站著了,趕緊過來幫我搬魚吧,這次葉家要的魚可不少,說是要招待什么貴賓用的。”大漢一邊嘟囔著,一邊給淩冽招了招手。

淩冽趕緊走上去幫忙。

當初洛有餘對淩冽這么苛刻,主要是因為他用魚叉傷了淩冽,怕淩冽找到機會訛他,畢竟現在這種事情可不少。

但這么長時間過去了,淩冽非但沒有去訛他,時間還證明淩冽並沒有撒謊,他確實是天京人,看這身上穿著的一身衣服就知道不便宜。

“洛叔,現在小檬怎么樣了,開始上班了嗎?”淩冽嘿嘿笑著問道。

他這次幫洛有餘搬魚,更是應得了這大漢的不少好感,所以大漢也是有些樂呵地說道:“那還用說嗎,本來說我們家閨女要等段時間才過來,但誰知道人家老板知道我家閨女厲害,不僅給了包吃包住的福利,還加了工資讓她提前進入狀態,大公司福利本來就好,這下子更是好的沒邊了。”

一說起自己的女兒,洛有餘臉上的驕傲就溢於言表,嘴裏更像是堵不住一樣,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

但大漢說的這些情況,淩冽心裏再清楚不過了,之所以讓洛小檬早點報道,是因為公司現在確實很缺人,福利變好了,也完全是給陸家借的多出來的錢被黎嫣然運用得當。

這些事情都被大漢給過度解讀了,但淩冽也沒有說破,畢竟洛小檬是真的很優秀,這一點無可挑剔。

走到了葉家門口的時候,大漢示意淩冽可以回去了,但淩冽卻堅持要幫他把魚給送到位。

洛有餘嘿嘿笑了起來,看來這小子還真的挺懂事,要是他家境再殷實一點,那大漢就真的考慮把小檬嫁給他了。

畢竟家裏那口子天天也催得緊,早給小檬找到了對象,也算是了了一樁心事。

但大漢哪裏知道淩冽現在的心思啊,淩冽也就是想借著這個機會先進去再說。

走進了葉府,淩冽也實在是被詫異到了,和陸家的大花園不同,如果說陸家的風格算得上是繁華,那葉家的這境界簡直就是仙境啊。

到處都是美到極致的景色,更有不少男男女女在其中結伴而行,看他們穿的衣服,似乎都是頗為古典的款式。

更有幾個人的腳步非常輕盈,就好像隨時要飛起來一樣。

就在淩冽四處張望的時候,洛有餘直接瞪了他一眼:“你小子不要命了,這裏可是葉府,哪能是你隨便張望的地方!”

被訓斥了一番,淩冽也就老實了一點。

不過今天他也算是長見識了,掛不得這葉府的門起碼不開,對外總是一副神秘的樣子,原來是他們真的暗藏著玄機啊。

就算不去看這景色,淩冽也能感受的出來,這裏天地精華能量似乎更加豐富一些,如果是名山大川,擁有此等密度的精華能量並不足為奇,但是在人潮擁擠,天地能量稀薄的天京來說,能有此等的精純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

只不過淩冽越發不明白,陸家的這種氣氛是怎么造出來的,畢竟如此眾多的能量,可不是靠一些寶貝就能營造出來的。

淩冽越往中間走,就能感受到越精純的能量,但與此同時,感受到的高手的數量也就越多。

對外一向是低調的不能再低調的葉家,沒想到裏面竟然是如此奇幻景色,而且高手也如此眾多。

“到了!”洛有餘放下了和淩冽一起抬著的扁擔,這才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這一看就知道是後廚重地,淩冽和洛有餘一起把魚放進了倉庫裏面,他順勢看了一下周圍的各種菜。

雖然淩冽不會做飯,但沒吃過豬肉也總見過豬跑,他看的出來這些食材都非常的新鮮,而且不像是市場上賣的那種又粗又大,這些蔬菜類的東西多半小巧玲瓏,一看就不是大規模種植的,而是通過特殊手段培養。

倉庫的內部還有不少的野味,都是活蹦亂跳,沒有一點不精神的樣子。

看來葉家對吃這一塊上還真是講究啊,怪不得洛叔距離這么遠,還要時不時把最新鮮的魚送到這個地方。

洛叔抓的魚都是大湖裏純野生的,肯定也是食材中的上上等,能被葉家盯上,也算是不容易。

這邊剛把魚給放下,就有人催促他們趕緊離開。

洛叔自然是不敢久留,他經常給葉家送魚,也就知道了葉家的規矩,他拽著淩冽一路快走,差點就跑起來了。

不管是送菜的還是送魚的,走的都是一個專用通道。

“哎呦臥槽,洛叔我肚子疼,你先走吧,我去個廁所,待會兒自己回家就行了。”說罷,淩冽就向著剛才食堂的方向跑去,那裏人多,肯定有衛生間之類的東西。

洛有餘想要叮囑些什么,但此時淩冽已經跑遠,他也只好無奈地搖了搖頭。

淩冽沖進了食堂,隨便用銀針紮暈了一個服務小哥,又立即換上了小哥的衣服。

在這葉府裏面,淩冽可不敢做什么撒野的事情,沒進來之前他還在懷疑葉家為什么會位列五大家族之一,這進來之後,他也就完全明白了。

不光是這裏的人牛逼,這裏空氣的味道都和別的地方不一樣,畢竟精純能量的比例不同。

穿好了服務小哥的衣服,淩冽直接走進了後廚,好在這裏人來人往,並沒有人察覺出來淩冽的身份。

他走在後廚,看到不少戴著高高帽子的大廚都在忙著做菜,淩冽又摸了摸自己頭上的一頂帽子,不禁有些失望。

廚師的技術和等級是和帽子緊密聯系在一起的,帽子越高,那也就代表著地位越高。

而淩冽頭上的這頂廚師帽基本上都快低的壓頭皮了,看來在這廚師裏面,頂多也就是個打雜的。

淩冽心裏也有些悔恨,抓人的時候沒有注意看,不然肯定挑一個帽子高的抓。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穿著制服的中年婦女野蠻地把淩冽給拉了過去:“我說你這小子怎么這么不懂事啊,今天都忙成這樣了還在那發呆,小心我炒了你啊,趕緊幫著去端菜!”

帽子再低,那也是個白色的帽子,怎么說也能算得上是廚師的一員,被這么對待真的有點不公平啊。

就在淩冽想要為自己放倒的那個家夥打抱不平的時候,中年婦女直接訓斥道:“再不去,就利索地給我收拾東西滾蛋!”

聽她這么一說,淩冽二話不說就端著盤子跟著那些服務員往前走,一件白色的衣服,參雜在黑色服務員服裝隊伍裏面,淩冽看起來特別的顯眼。

這要是一不小心被人給認出來了,那這幫人還不知道怎么對待自己呢,淩冽故意做出了各種各樣的表情,好掩蓋自己的身份,她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臉給蓋在盤子裏了。

宴會舉行在一個小小的會場裏面,裏面大概有三桌這么多,雖然每張桌子上坐的人不超過十個,但是這每個旋轉桌子上的菜卻是有一百道左右,簡直就是標准的滿漢全席啊。

更關鍵的是每一個桌子上的菜都是用精選的食材來做的,這每一桌的價值都不可估量啊。

但與之對應的,在桌子上吃這些菜的人,也絕對不是普通的角色。

此時一個年輕人站了起來,舉起杯子笑著說道:“這一次我代家父招待各位來賓,如果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還請直說。”

他這話音剛落下,就有不少人連連擺手,說爺小家主客氣了。

說話的人正是葉影,淩冽把頭埋的更低了一些,葉影可是認識他的,這要是被發現了,那肯定了不得。

偏偏淩冽端著的那道菜還是三桌中的首桌上的,也就是葉影坐著的那一桌。

淩冽無奈地歎了一口氣,該來的總是跑不了,他慢慢地走了過去,好在葉影一直都沒有看他。

在淩冽想要把這盤菜放下的時候,葉影直接用筷子擋住:“這是媚兒最喜歡吃的菜,你去送到她的房間。”

雖然葉影沒有看淩冽,但依然是把淩冽氣了個半死,老子哪裏知道媚兒的房間在哪。

不過葉影這個時候卻是頭也沒抬的指了指,在他所指的方向,有一棟非常精致的小樓,看那窗戶,和裝扮,應該是個女孩的房間無誤了。

淩冽二話不說就向著那個方向趕去,本來他只是想來查看個虛實,隨後再來正式拜訪,也是讓心裏有個底。

如果現在被揭穿了身份,那自己這醫王的臉往哪放,醫王穿著個小廚的衣服又成何體統。

他走的也比較快,省得被別人認出來。

走到小樓下面的時候,淩冽直接敲了敲門,直接說道:“媚兒,葉公子讓我給你送菜來了。”

門開了,卻是一個板凳被丟了出來:“媚兒這兩個字也是你叫的嗎?我看不是來送菜的,你就是來找死的!”

這姑娘似乎本來就在氣頭上,現在更是純粹的想要撒氣。

但這個板凳被淩冽穩穩地接了下來,但也就在這個時候,一把劍橫在了淩冽的脖子上。

淩冽一手拿著板凳,一手端著菜,完全沒有空餘的手去打鬥。

“哼,你叫我媚兒,叫我哥葉公子,肯定不是我們葉家的人!”

淩冽無語,只好解釋道:“其實,我是新來的!”

此時淩冽的眼神裏滿滿地都是真摯,但葉媚兒卻是把劍往前挪了挪:“我才不要聽你說這些廢話,現在就帶我出去,不然我就殺了你!”

聽到這話,淩冽震驚了,但隨即也就喜笑顏開,他直接把菜盤和凳子往旁邊一丟:“那還等什么,咱趕緊走吧!”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