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十七岁的继女王小雨,我与继女江暖暖第一章

十七岁的继女王小雨,我与继女江暖暖第一章,打探了葉家內部的情況不說,如果再拐走葉影的妹妹,那簡直就是賺大了啊。

聽到淩冽這么說,葉媚兒高興的差點蹦了起來,她都不知道被哥哥關在家裏多久了,每天只能和那幾個固定的高手打交道,煩也快煩死了。

就在葉媚兒拉著淩冽往外跑的時候,淩冽輕咦了一聲。

在握住她手掌的那一刻,淩冽感受到一股高手的氣息,他敢確定,葉媚兒的境界至少在你半步武王這個層面。

現在半步武王境界的女人也不少,像是醉仙女和九尾這樣的更是逆天,但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境界,實在是讓人詫異。

而且葉媚兒的氣息和一般的高手還有不小的區別,她的氣息似乎純正無比,沒有半點的雜質。

一個人想要修煉成為高手,勢必要想方設法從周圍的各種環境中攝取能量,所以一般到達半步武王境界的人,都是吸收過很多種能量的人,氣息難免會變得渾濁。

淩冽是個例外,他體內的混沌之力可以把所有不屬於自己的能量強行淨化吸收,這也讓淩冽的氣息非常精純,但面前的這個小丫頭應該不會有混沌之力吧,她是如何保持自身純淨的?

按照道理,只有一直呆在一個地方的人,體內的能量才能相對純潔一些,難道她一直都沒出去過葉府,從小到大都被關在了這葉府大院裏面?

淩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但除了這種情況之外,他實在想不出來其他的解釋。

一直呆在葉府的人恐怕並不是葉媚兒一個人,葉府的整體趨勢就有點像是在閉門造車,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少和外界交流。

所以這才讓葉家的存在感如此低,就算躋身五大家族,但對外界的影響力還不如一個二流家族。

葉影倒是經常出去參與一些五大家族之間的事情,但次數也是非常有限。

葉家真的很神奇,也越來越讓淩冽捉摸不透,如果葉家的創始人們真的想要建立一塊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那不應該去看不見人的深山老人嗎?卻為何要把葉家大院建立在整個華國最繁華的天京城。

這背後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越是神秘,淩冽就越是想要去觸摸真理。

不管是葉家事情還是這大院的秘密,只要把葉媚兒成功帶出去,那么從她口中,淩冽肯定能得知自己想要的一切。

但兩個人剛跑出了小樓,就撞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身材高挑的葉影眼神冷峻地看著淩冽,但嘴裏卻厲聲呵斥著葉媚兒:”媚兒,淩先生可是貴客,趕緊放開他!“

但葉媚兒好像是故意和他賭氣一樣,噘著嘴就是不放開淩冽。

淩冽這才知道,其實葉影在剛開始就已經發現了自己,之所以讓自己給葉媚兒送菜,完全是想把自己騙到這個人少的地方來。

但他萬萬沒想到,淩冽這么快就和自己的妹妹勾搭上了,這都已經手牽手了,難道還想私奔不成?

淩冽尷尬地笑了笑:“咳咳,那個,葉老兄,這一切都是誤會,其實我”

“你不用解釋了淩先生,你不是第一個擅自闖入我葉家的人,但你卻是最幸運的一個。”雖然一口一個淩先生稱呼著,但葉影的聲音已經冰冷到了極點。

“那些人怎么了?”淩冽這個問題剛問出口,葉媚兒就一臉不高興地回答了他。

“還能怎么樣啊,當然是被殺了啊,那群人一天到晚就會繞著莊園殺人,一個個都沒意思極了!”

聽到葉媚兒這么說,淩冽才想到自己剛進來的時候,看到一些步法飄逸的仙人,當時只覺得那些人有高手風范,但沒想到他們是見到擅闖之人就殺的魔鬼。

說話間,葉媚兒又被葉影瞪了一眼,看得出這姑娘雖然有反抗的心,但還是熬不住葉影的威嚴,最後只能撒開了手。

葉媚兒一臉委屈地向著屋裏走去,一邊嘟囔著:“本姑娘都十八歲了都沒出過門,好不容易看到個長得帥點的還要這樣對我,我怎么嫁人啊,哼!”

她的話證實了淩冽的想法,這姑娘真的是被關在了這大院裏十八年,一輩子都沒走出去過。

不管他們是用什么辦法做到了這一點,但這個年紀本就是花一樣,在外面釋放大好青春的時候,也開始有自己的主見,也難怪葉媚兒剛見到自己就想著和自己離家出走來著。

但這個時候葉影還在嚴肅的看著自己,他伸出了右手,側了一下身子,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淩先生跟我走吧,今天是我們葉家宴請賓客的重要日子,但淩先生不在被邀的范圍內,還請離開吧。”

雖然這一看就是假尊重,但和以前葉影對自己態度相比,淩冽已經很知足了,那個時候他簡直就像是個高高在上的貴族,而自己則是賤民。

之所以葉影的態度有轉變,恐怕也是因為自己獲得了醫王的名號吧。

淩冽也同樣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讓葉影在前面帶路。

就在葉影轉身向前走的時候,小樓的窗戶裏突然彈出了一個紙團,淩冽迅速接住。

葉影似乎也感受到了異常,他猛然回頭,不過看到的只是淩冽的笑臉,這時候淩冽早已經把紙團塞進了口袋裏。

就算葉影懷疑,也總不能翻自己的身吧,淩冽向著窗戶看了一眼,窗戶已經被關閉,但隱隱約約依然能看見站立在窗前女子歎息的身影。

淩冽假裝沒事人一樣,開始和葉影隨便聊些什么,但是這家夥擺起了譜子,根本就不理會淩冽的茬。

現在是在葉家的地盤,淩冽也不敢提他的意見,如果是一打一的話,淩冽有自信不輸給葉影,但要是隨便過來一隊在大院裏警備的高手,那淩冽分分鍾就會被打趴下。

在快要走出大院的時候,淩冽終於說到了正題:“現在東陽人有不少聚集在天京,陸子由說他們肯定有陰謀,既然葉家也是天京的一份子,也應該出點力。”

提到了陸子由,才讓葉影回過頭來,他緊皺著眉頭:“是陸子由讓你來的?”這是什么態度?陸子由不是說葉影是他的盟友嗎,為什么一提到陸子由,葉影就好像聽到仇人的名字一樣?

怪不得陸子由不自己來,看來他和葉家的關系不簡單啊。

既然葉影都這幅表情了,淩冽再說是陸子由讓自己來的,那就是活脫脫的傻子了。

他立即笑了笑說道:“不是,這不是我早就聽說葉府不同尋常,想來感受一下嘛。”

葉影這才舒展了眉頭,但表情還是不好看,他走到了一個側門前,親自打開了門,又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淩冽二話不說就一步跨了出去,雖然他還很想探知到更多的事情,但今天可不是個好日子,現在自己已經被葉影給盯住了,再硬著頭皮待下去,恐怕不會有好果子吃。

獨自走在葉家高牆的外邊,淩冽沒來得及罵葉影,但腦子裏早就打了陸子由一百遍,這家夥是擺明了要坑自己啊。

現在在怎么想都是自己虧大了,沒有拉攏到葉家不說,反而被人當成賊給趕了出來。

他一定要找陸子由那個家夥好好算算賬,但在此之前,淩冽還是靜下心來,拿出了自己在小樓下接到那個紙團。

葉影是葉媚兒的哥哥,按理說也是最親的人了,為什么葉媚兒想要說事情,還必須要瞞著自己的哥哥?

淩冽打開了紙條,上面是一行娟秀的小字。

“帶我出去,我願意以身相許。”淩冽一個踉蹌差點摔到了地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葉家的小姐還怕自己嫁不出去咋滴。

還是說葉媚兒願意用以身相許為代價,來換取自己的自由。

自己明明只是和葉媚兒有一面之緣,她就要玩以身相許這一套,這其中的苦澀和委屈,恐怕不是淩冽這個局外人所能了解的。

淩冽剛才已經體會到了葉家的可怕,這次肯定不會再輕易進去,但一個女孩突然把自己獲得自由的重擔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淩冽也不能隨意無視。

淩冽立即跑了起來,不是跑進葉家,而是跑向了陸家的方向,自己在天京的時日並不多,對天京的各種情況還不算太了解。

但是有了不知道的事情,那么去問陸子由也就對了,雖然他不是江湖百曉生,但有葉家的諜作為支持,想找到點陸子由不知道的事情,那還真不容易。

陸家莊園裏面,淩冽野蠻地摘下了幾朵百合花,放在嘴裏亂嚼了一通,這才大吵大鬧起來:“陸子由你這個小王八蛋你給我出來,看老子不打斷你的腿!”

這可是在陸家,而陸子由在陸家的地位不言而喻,這如果是一般人喊這話,恐怕立即就會有十幾個高手跳出來,把撒野的那人撕成碎片。

但陸子由是這裏的常客了,他對陸子由的治病之恩也是人盡皆知,面對家主的恩人,陸家高手們可不敢輕舉妄動。

越是沒人管,淩冽就越罵,他心裏就是不爽。

明明陸子由在這次計劃中已經占了這么大的便宜了,那憑什么自己還要被耍!

最終淩冽的聲音還是招來了一個人,這位耿直到從不拐彎抹角的姑娘,淩冽也是吃了她不少的虧。

小莊直接把匕首橫在了淩冽的面前,看樣子好像是忍耐淩冽很久了。

但淩冽還是喊道:“還有沒有天理啦,陸子由那家夥謀財害命都可以,我這罵他兩句還多啊!”

看得出小莊是真的想下手,畢竟在她心裏,陸子由的位置永遠不可撼動,但她又是偏偏不下手。

淩冽知道,這肯定是陸子由的囑咐。

果然和淩冽想的一樣,陸子由那家夥也心虛了,知道自己坑了人。

淩冽小心翼翼地繞過了小莊,直接小跑著來到了鯉魚亭,小莊也趕緊追上,唯恐淩冽對陸子由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

比起小莊,陸子樂倒是客氣的多,早有一杯涼茶放到了桌子上:“先生喊了這么久,肯定是口渴了,先喝點茶潤潤嗓子吧。”

淩冽二話不說,直接把那杯茶一飲而盡,他向著亭子裏面看去,此時陸子由正站在湖水邊,把魚食一把一把地拋向了湖裏。

自己差點被困在葉家,這家夥竟然還有閑情逸致在這裏喂魚,淩冽跑上前去,二話不說就把一桶魚食全部倒進了鯉魚湖裏。

這事情淩冽也不是第一次幹了,現在幹起來似乎都有一種輕車熟路的感覺,每一次魚食倒下去,都會引得鯉魚狂歡的景象。

這一次也不例外,鯉魚們立即鬧騰了起來,淩冽和陸子由的衣服很快被打濕,淩冽往後退了兩步,但陸子由卻是靜靜地看著湖面出神。

此時陸子由竟然是歎了一口氣:“看來葉家還是不肯放過那個心結啊。”

淩冽震驚,他雖然沒聽懂陸子由到底在說什么,但是能聽到這家夥歎氣,本來就是一件讓人震驚的事情。

不管是喜怒,還是哀樂,陸子由都輕易不會表達出來,他的臉就好像一張面具,有的只是淡定和標准的微笑。

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讓陸家的大少爺感到愁苦?

“行了,你也別在那裝模作樣了,你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我是不會走的,你說我今天要是死在了葉家,那得有多少美女守寡啊!”淩冽氣沖沖地說道。

這話惹得陸子樂笑出了聲:“先生你多慮了,在你去葉家之前,我和哥哥就已經討論過,葉家圖的是一個安穩,現在你聲勢已大,而且還和官方有著不少的聯系,如果葉家對你不利,那接下來面對的肯定是無盡的麻煩,所以你的安全可以得到保證。”

陸子樂說的這點很值得信任,雖然葉影對自己有敵意,但對擅自闖入者從來都是下狠手的他們,竟然對自己開一面,可以看出葉影有著自己的顧忌。

雖然明白這話的道理,但淩冽還是一臉不爽地說道:“你們這些人就是喜歡說一些風涼話,去冒險的不是你們,你們當然不覺得有事,今天要是不讓我弄個明白,我今天就跟著你哥睡!”

陸子樂愣住了,但隨後就爆笑出來,就連一直冷臉的小莊都露出了微笑。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