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养女的奶水,爸爸不可以了太深了

养女的奶水,爸爸不可以了太深了,見過不要臉的,但不要臉到淩冽這種程度的,絕對罕見。

淩冽倒是也想說出點威脅性的話,比如睡了陸子由的妹妹之類的話,但奈何他們父母只生了他們兄弟倆,就算有一些堂姐妹,那說出來也沒多大的意思,沒有威脅性。

就在這個時候,陸子由轉過身來坐到了石桌上,這才淡定說道:“有些事情並不是秘密,只是對於天京的一些往事,你還不了解,這些事情,我可以說給你聽。”

淩冽也在石桌上坐好,看來其中還真有不少故事啊。

就在陸子由想說話的時候,陸子樂卻是有些憂愁地阻止了他:“哥,這些事還是讓我來說吧。”

陸子由點了點頭,同意了弟弟的請求。

陸子樂坐正了身體,四方形的石桌被三個人占據了三面,還空著一面。

淩冽直接拍了拍那個空著的石凳,笑著對小莊說道:“還等什么啊,趕緊地,就差你了。”

剛才小莊就在不自覺地往前靠,這些事情她肯定了解,但依然很想參與。

小莊默默地看向了陸子由,在陸子由點了點頭之後,她才欣喜地坐了下來。

雖然這姑娘不止十幾次的想要整死自己,但淩冽從來都不討厭她,她只是為了保護路子由,作為陸子由的死士,這是必須要做,也是小莊一直心甘情願的事情。

這姑娘危險血腥,卻又簡單純粹。

陸子樂終於開始講述往事:“那是哥哥十八歲的時候,葉影的姐姐也剛好十八,哥哥雖然天生睿智,但是身體的原因先生你是知道的,所有的名醫都說他活不到二十八歲。”

淩冽點了點頭,如果不是自己給陸子由重塑筋骨,憑他的狀態,想要活到二十八歲絕對不容易。

“當時我們陸家新一代人不少,雖然家主的位置本應該屬於哥哥,但是家族的老者們都不樂意把權利交給一個英年將逝之人,哥哥已經決定成為家主,只有他做了家主,我們陸家才能真正的強盛。”

幾年的發展已經印證了陸子樂的話,若是比成長的速度和財力,陸家稱第二,無人叫第一。

“家族內沒人支持,哥哥就把目光放在了家族外,當時按照葉家的規矩,女子十八便要開始篩選自己的郎君,如果能贏得這次選夫,那哥哥將會得到葉家的支持。”

“葉家可不簡單啊,今天去了一次才知道他們的可怕。”淩冽插了一句嘴。

但陸子樂卻是笑著說道:“先生看到的,不過是皮毛,葉家一直都不是最強的家族,但卻是傳承最久的家族,沒人能看透他們的真實實力。”

淩冽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並示意陸子樂繼續說。

“哥哥的才智你是知道的,葉家大小姐看中的正是才智,當時只有兩人從眾家族公子中脫穎而出,一個是聶無鋒,另外一個就是哥哥。”

淩冽內心一驚,陸子由的聰明才智他當然了解,但他卻不了解聶無鋒,難道聶無鋒是才智可以匹敵陸子由的怪物?

難怪憑借聶無雙的能力,只是一步走錯,就被聶無鋒給逼迫地節節敗退,原來聶無鋒是如此強大的存在!

只不過淩冽把這份驚訝埋藏在了心底,聶家的事情他暫時不希望更多的人參與進來,那只會讓形式越來越壞。

陸子樂則是繼續說道:“當時葉家大小姐沒有選擇聶無鋒,而是選擇了身體不好的哥哥,就算有他們家人的反對,但她依然選擇這么做,得到了葉家的支持後,哥哥成功拿到了家主的位置,並承諾,我們陸家和葉家形成聯盟,共同發展,只是”

陸子樂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苦笑著說道:“按照葉家的規矩,哥哥必須入贅葉家,就算身為陸家的家主,也必須這么做。”

淩冽皺著眉頭問道:“這種規矩應該是你們之前就已經同意過的吧,不然葉家憑什么幫你。”

這一次說話的不是陸子樂,而是陸子由:“本就是利用的一個手段,既然我已經達成了目的,又何必再去管他。”

“臥槽,你這叫提起褲子不認人啊,那人家大小姐最後怎么了,不會投河自盡了吧?”淩冽瞪大眼睛問道。

陸子樂趕緊解釋道:“先生想多了,葉大小姐只是宣布終身不嫁,身體並沒有受到什么傷害。”

這會兒淩冽也不知道說什么了,身體沒受傷害算個屁啊,有時候心靈受到的傷害可比身體傷害痛苦多了。

陸子由的手段他是見識過的,要不是自己命大,早就被陸子由給玩死了。

淩冽也明白,其實家族之間的關系,也就是個相互利用,估計當時葉家同意幫助陸子由的時候,也是算計著控制了陸子由就等於控制了陸家。

這就相當於是圍棋中的激烈對殺,誰少算了一手,只是一個子一口氣的問題,就會落得個崩盤的下場,葉家倒是沒有崩盤,但明顯是在這次合作中吃了虧,這倒也讓淩冽心裏平衡了一下,連他媽一個家族都能在陸子由一個人面前吃虧,自己吃點虧倒也成了理所當然。

只不過家族的對弈,犧牲的肯定是葉家大小姐的幸福,婚嫁之事,本就是一個女人一輩子最大的事情,現在落得個心傷終生不嫁,著實可憐。

小莊一直趴在石桌上認真的聽著,心裏有些向往,看起來卻又有些失望。

淩冽看著陸子由淡定的眼神:“我現在終於明白葉影聽到你的名字後,為啥是要吃人的表情了,你這都把人家姐姐害成那樣了,還指望人家忘了這個心結,這得多大的心才能忘得掉啊。”

“先生,事情不能這么說,這件事也一直是哥哥的心結,他一直都放在心上,所以這些年來從未對葉家出手。”陸子樂著急說道。

但淩冽卻是一臉的不屑:“這都是屁,你要是真有種,那就去葉家說你娶了人家,管他什么家族不家族的,都一邊玩去。”

陸子由冷漠地看了淩冽一眼,隨即從位子上站了起來:“個人之事,與家族利益相比,何其渺小。”

“屁嘞,你就是慫!”淩冽剛說完這話,一把黑色的匕首就立即橫在了他的面前。這把匕首,淩冽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甚至連這把匕首上面的紋路他都能一點不差地畫下來了。

淩冽苦笑著說道:“我的小姑奶奶,這負心人都這么缺德了,你怎么還向著他啊。”

他看向了拿著匕首的小莊,似乎是不管發生了什么事,只要有人對陸子由不利,她就要滅了誰。

但小莊可不和他講道理,淩冽這邊剛說完,她的匕首又往前推進了一些,淩冽趕緊閉嘴。

總不至於為了馬罵人挨上一刀吧,直到陸子樂制止,小莊才終於放下了刀子,但就算繞過了淩冽,她還是惡狠狠地瞪了淩冽一眼,以示警告。

要不是淩冽還有問題要問陸子由,這會兒早就跑了。

他還是離著小莊遠了一些,然後一臉認真的對著陸子由問道:“我一直都覺得葉家那個高牆大院有點問題,這又不是以前要防盜竊防土匪什么的,為什么蓋這么高的牆頭啊,而且我感覺葉家牆內和牆外的氣息確實有點不一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會兒陸子由似乎並沒有回答問題的性質,倒是身為古武者的陸子樂頗感興趣:“先生你也發現了,這並不是近期才有的問題,其餘幾大家族的心裏都明白,但誰都不說,葉家內部的能量明顯要比外面醇厚很多。”

看著陸子樂臉上的疑惑,淩冽就更加摸不透了,難道連陸家都不知道其中的情況?

“沒人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嗎?”淩冽皺著眉頭問道。

陸子樂想了一會兒,這才說道:“想要得知葉家的消息本來就不容易,更何況這是葉家故意隱瞞的消息,但有一種說法比較可靠。”

“趕緊說。”淩冽催促道。

“你可聽說過在這神州大地上一共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和七十二福地的說法?”

洞天福地人盡皆知,關於這洞天和福地的傳說更是不少,淩冽不僅聽說過,當年在神農穀修行的時候,也曾跟著師傅到訪過一些,但洞天福地被認證的並不多,大多數還都只是傳說,除了十大洞天有具體的考證之外,其餘的三十六洞天和七十二福地都存在不少的爭執。

這個時候陸子樂繼續說道:“我聽聞葉家所在的地方就是一處福地,這個地方葉家祖上就一直待著,但是在亂世之時被一把大火給燒了,亂世結束之後,葉家的人又大興土木,重新建立起更廣更高的牆,這才有了現在的葉家,據說裏面被挖出來了一個大坑,坑裏源源不斷地向外溢出能量,這才有了聶家的奇異景象。“

這話說的淩冽有些發愣,雖然難以置信,但他已經去過葉家,其中的環境確實不簡單,如果不相信陸子樂說的,那淩冽還真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此時他也是異想天開一般說道:“那如果在那大坑裏待上一段時間,高手豈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陸子樂只是笑了笑:“先生可曾聽說過,擅於捕魚的人從不去觸怒傳說中的河神。”

淩冽點了點頭,他明白陸子樂的意思,但凡洞天福地一類,都帶著些許神鬼色彩。

葉家是一個大家族,但凡是家族,追求的必然是世世代代昌盛,葉家不可能為了一時的利益,而去褻瀆那些賜予他們昌盛的東西。

“這群家夥可真是不要臉啊。”淩冽喝了一口涼茶,冷笑著說道。

陸子由依然沒有理會淩冽,只是在思考著自己的事情,小莊也默默站在了陸子由的身旁,一句話都不說。

只有陸子樂還坐在石桌上,陪著淩冽聊天:“不知道先生這句話如何講。”

淩冽憤憤不平地擼起了袖子,這才說道:“你想啊,這洞天福地是天賜的吧?”

陸子樂點了點頭,洞天福地多在名山大川之中,也大致和名山大川一個意思,他只屬於天地,屬於蒼生。

“這不就對了,誰都知道洞天福地是好地方,但要都像是葉家這樣,把洞天福地全部據為己有,那其餘人還玩個毛線,連點天地能量都積累不到,你說最後會發生什么事?”淩冽用手指敲打著石桌。

“也曾經有大家族想要獨吞洞天,但後來被其他門派和家族當做公敵給聯合滅掉了,難道先生的意思是”

“恩,如果葉家真的做出了這種事,他們只能期許在自己足夠強大之前沒有讓消息暴露,不然引起了公憤,他葉家可是一拳難敵四手啊。”這話淩冽是講給陸子樂聽,也是講給自己聽。

再複雜的事情也經不起推敲,雖然葉家如此的神秘,但淩冽和陸子樂這么你一言我一語的,就討論出了不得了的事情。

在陸子樂沉思的時候,淩冽直接起身離開了鯉魚亭,向著外面走去,這件事牽扯了太多的東西,以至於真相是如此的沉重。

淩冽只期望自己猜測出來的東西只不過是錯誤的結論,不然這種消息一旦讓地府得知,那么後果不堪設想。

他的心情是沉重的,本想著走的時候多采摘一點鮮花回去送給黎嫣然,但現在也已經忘了個一幹二淨。

出了陸家的大門,淩冽這才放慢了腳步,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口袋裏那個小紙條。

他再次看了一遍這個紙條。

陸子樂也說了,葉家選舉上門女婿的事情是規矩而不是特例,也就是說每一個葉家女孩都要按照這個方法來挑選自己的如意郎君。

所謂的如意郎君,最後如意的應該是葉家,而不是當事女孩。

很難想象,這都什么年代了,葉家還搞包辦婚姻這一套,女孩擁有的權利,也不過是最後二選一的選擇權而已。

所謂的婚姻,終究不過是葉家用來增強自己實力的手段。

不過這在一些真正的豪門之中,這種看似落伍的手段,卻是一直都有保持,在很多人看來,只有強強聯手,才能保持長盛不衰。

男娶女嫁一直都是中原地區的傳統,但葉家卻是男女都要,只吃不吐,正如他們攬斷了一處福地一般。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