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教室里不行太大太长了,咱们边走边做

教室里不行太大太长了,咱们边走边做,在淩冽離開之後,陸子樂才站起來走到哥哥的身後,表情凝重地問道:“哥,你一直沒有派諜子去葉家,根本就不是怕做無謂的損失,你是在保護葉家,對嗎?”

陸子由只是靜靜地看著鯉魚湖,魚食已經被哄搶一空,湖面也漸漸平靜了下來,他最終還是沒有回答弟弟的話。

但陸子樂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知道這樣做很不禮貌,特別是在哥哥的面前,但這個時候他就是很想笑,根本停不下來,最後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陸子由還是不說話,一直站在他不遠處小莊似乎是被二少爺感染,也跟著笑了起來。

他們笑得很開心,但淩冽卻很鬱悶,就算回到百草堂的時候,他還是異常鬱悶。

黎嫣然給他倒了一杯茶,但他卻一直在思考著在陸家討論的那些事情,黎嫣然見他想問題想的那么認真,也就沒有打擾,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淩冽把那紙條拿出來看了一眼,最後幹脆放進了嘴裏嚼了嚼,直接咽了下去。

但紙條的消失並沒有減輕淩冽的心事,他的腦子裏反而一遍又一遍循環播放著葉媚兒站在窗前歎息的一幕。

這個第一次見面就要以身相許的女孩並不是和淩冽一見傾心,只是就算把自己隨便許給一個陌生人,那也是自己的選擇吧,而不是被家族強迫,即使這個陌生人有可能是偷偷潛入葉府的壞人。

淩冽又想到了陸子由和葉家大小姐的故事,那正是葉媚兒的前車之覆。

難怪葉影要把這次的宴請賓客做的如此到位,這是事關葉媚兒的人生大事,但這種事情越是隆重,就越是諷刺。

“帶我出去,我願意以身相許。”

“帶我出去,我願意以身相許。”

雖然紙條被毀掉了,但這句話卻像是一個魔咒一樣刻在了淩冽的腦子裏。

看著淩冽一臉糾結的表情,黎嫣然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文件,慢慢走來坐在淩冽的面前。

“有什么煩心事嗎?”黎嫣然溫聲問道,雖然平時她對淩冽凶巴巴的,但是看到淩冽面色如此不好看,她也非常擔心。

看著黎嫣然的微笑,淩冽感覺好過了一點,他苦笑著說道:“一個女孩想要讓我去救她,她”

“不要去救。”還沒等淩冽說完,黎嫣然就直接說道。

“可是她”淩冽皺著眉頭,有些不放心。

“逗你玩的,那就去救啊,其實你的心裏早就有答案了不是嗎,既然已經有了答案,那就不要再去想那么多,做自己想做的。”黎嫣然的嘴角帶著微笑。

這時候的黎嫣然真的很美,讓淩冽看的有些出神。

黎嫣然直接伸出了一個小拇指:“給我拉鉤鉤,答應我在保證自己安全下再去救別人,好嗎?”

在淩冽的心裏,黎嫣然一直是一個很聰明的姑娘,這份聰明不僅僅體現在對公司的管理上,還體現在生活中的很多方面。

其實黎嫣然的心裏很明白,如果是個簡單的事情,淩冽肯定毫不猶豫地就去救人了,但是能讓他糾結到這種地步的,除了難度很大之外,肯定還關系著各種錯綜複雜的原因。

淩冽看了看大廳裏正在接受治療的病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多幼稚呀”

但是黎嫣然卻把小拇指放在他的面前,堅持要這么做,一向是女神風范的黎嫣然,此時也如一個小女生一般。

淩冽不再猶豫,直接把自己的小拇指和黎嫣然的小拇指勾在了一起。

“一百年,不許變。”

雖然這只是一個簡單的小遊戲,卻是讓淩冽感悟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在拼命的時候是該多為自己的安全想一想,畢竟自己的生命不是自己一個人的,而是屬於所有愛和關心自己的人。

但若是愛和關心自己的人受到了傷害,淩冽依然會毫不猶豫地給傷害他們的人拼命,不死不休。

淩冽晚上再次去了甲家莊園,如往常一般,他斬出了一千記冷夜斬,如今淩冽已經能讓綠光堅持在十秒左右,和剛開始的三四秒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突破。

他的進步不僅體現在了綠光堅持的時間上,還體現在對冷夜斬招式的禦用能力上。

剛開始的時候一千記冷夜斬打出去,淩冽只覺得整個人都要廢掉了,但現在他雖然很累,卻仍然有一些餘力。

“醉大姐,如果你現在有空的話,請教我一些新的東西!”淩冽誠懇地說道。

最近醉大姐除了每天給他釋放幻象之外,其餘時間基本都處在沉睡狀態。

醉仙女的沉睡和一般人的沉睡是完全不一樣的,淩冽意識中醉仙女的沉睡其實是完全切斷了她和淩冽的意識聯系,雖然她仍然在淩冽的體內,但淩冽卻沒有辦法感覺到她的存在。

淩冽就自行把這種狀態理解為了醉仙女的沉睡,但真實情況並不是那么簡單,醉仙女之所以切斷和淩冽的意識聯系,是因為她也在一遍遍練習自己的功法。

醉仙女所練習的功法對現在的淩冽來說根本就無法理解,而且在功法啟動的時候,由於淩冽的境界和她相差太多,很容易遭到功法的誤傷,為了保護淩冽,醉仙女才如此去做。

淩冽有自己必須要去做的事情,醉仙女也是一樣,在每天監督淩冽的時候,醉仙女的練習比淩冽更辛苦。

作為靈魂體存在,能運用的能量本就不多,醉仙女在修煉的時候還要同時兼顧自己的效果和淩冽的安全,這只會讓她的心神消耗更大。

如果不是急切需要,淩冽萬萬不會主動打擾醉仙女。

“說吧,你小子需要什么樣的功法。”醉仙女的聲音終於響起。

“就要跑的快的,越快越好!”淩冽立即說道,這件事他早就想好了。

“我記得你小子是有踏空步的吧,這功法雖然不強勢,但逃跑還是挺有用的,只要不遇到半步武聖或者之上的境界”

“我就是要跑得過半步武聖!”淩冽斬釘截鐵地說道。

“滾蛋!你小子瘋了!你要去打半步武聖?你想死老娘還不想陪葬呢!”醉仙女的聲音突然激動起來。荒涼的甲家莊園內,淩冽坐在地上抓耳撓腮,想著該怎么和醉仙女解釋。

他很清楚武王和半步武聖之間的差距,當初自己打敗了半步武聖偽境的九同光,還是借助了小莊,陸子樂,邱海棠和小凝的幫助,這還只是一個偽境,要是真對上貨真價實的半步武聖,那比自殺更自殺。

淩冽也愁啊,但他不得不做這種准備。

葉家這么多年的沉澱,裏面肯定有半步武聖級別的高手,自己要是想救出葉媚兒,說不定還真會撞到半步武聖。

打贏是沒有任何希望的,淩冽能想到的就是逃跑。

他當初見識過秦銘的身手,那速度快到自己完全掌握不住,想要跑得過半步武聖,談何容易啊。

沉默了良久,淩冽再次說到:“醉大姐,你想想哈,咱這出門在外,難免遇到半步武聖,到時候打是肯定打不過了,但咱總得有一個逃跑的機會吧,你說是不是?”

醉仙女冷哼了一聲:“少拿這種借口忽悠我,我看你就是看人家長得漂亮,就不要命了!”

雖然醉仙女大多時間處於沉睡狀態,但淩冽要是想要對她瞞著點什么事情,那還真不容易。

淩冽無奈地搖了搖頭,自己明明是救人於水火之中,到醉仙女的嘴裏怎么就變得那么猥瑣下流呢。

好在醉仙女當即說道:“此類的功法倒是有的,效果要比踏空步好上數倍,就看你能發揮出幾層了。”

”你就放心大膽的教給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淩冽挺起了胸膛,自信說道。

正所謂技多不壓身,醉仙女拿出來的功法可沒有一樣是俗物,淩冽恨不得她拿出來多少自己就吸收多少。

盡管每一次接受醉仙女的訓練都會讓淩冽承受痛不欲生的痛苦,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醉仙女也不再猶豫,一股清流慢慢流入淩冽的腦子裏,兩人本就心靈相通,很多時候只是一個瞬間,淩冽就能接受醉仙女複雜的意思。

淩冽低下頭來,皺著眉頭,感受著湧入自己腦袋的一股記憶。

當他抬頭睜開眼睛的時候,直接呼出了一口濁氣,眼睛裏透露著一種睿智的感覺,但這種感覺很快就消散,淩冽眉目散開,重新回複到正常的狀態。

就是在這須臾之間,淩冽的腦海裏已經多了一本完整的功法。

待到淩冽把這功法的精華全部看透,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突然在淩冽的腦海裏被打亂。

淩冽趕緊閉上了眼睛,將自己體內的真氣立即調動起來,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肯定有什么不尋常的事情發生。

果然,腦海裏的文字重新組合,但他們最後不再是規規矩矩的篇章,而是一個個腳印模樣的圖案,這些腳印圖案剛開始是在淩冽的腦海裏毫無規則地到處遊走,但當淩冽努力沉下來心境的時候,它們也慢慢地落了下來。

淩冽大概看了一下,文字一共組成了六十四個腳印,腳印落下時似乎有一定的規律。

他按著這些腳印的規律開始走起來,第一步走的非常輕松,第二步第三步走的也差不多,但是到第四步的時候,淩冽的腳步似乎就有點沉重了。

這詭異的感覺剛開始他並沒有放在心上,但是走到第十步的時候,淩冽的表情就沒有那么輕松了。

此時他的雙腿就好像綁上了兩個巨大的鉛球一般,別說是走路了,就算是稍微動一下,也要耗費不少的力氣。

淩冽的血脈本來就很特殊,他身體的強度要是同境界人的數倍以上,比起普通人,更不知道要強大多少,如果連他都感覺到費勁,那一般人恐怕就已經動彈不得了。

但淩冽沒有被眼前的阻礙給嚇到,他還是邁出了堅挺的一步,這一次淩冽終於明白了,自己沒走一步所需要花費的力氣都是上一步的兩倍。

如果說第一步用的力氣是正常一步所用的力氣,那么第二步就是二,到了第七步的時候就已經是一百二十八倍了,第十步的時候更是駭人的二千零肆佰八十倍。

也就是說現在淩冽已經花費了數千倍的力氣,再走下去,他將會花費數萬倍甚至是更恐怖的力氣。

淩冽沒有放棄,他繼續一步一步地走下去,此時淩冽的周身已經刮起了一陣陣地狂風,地上的泥沙被狂暴卷起,直接向著天空沖去。

“二!十!”淩冽再次走出了一步,咬牙喊出了這個數字。

此時甲家莊園已經刮起了一陣直沖天際的龍卷風,因為是夜晚的緣故,龍卷風並不容易被人肉眼看到。

但是這么大的動靜肯定逃不過天京諸位高手的感知。

聶家莊園裏,霍秋正坐在那兩層的竹子小樓上,靜靜地看著黑夜的一個方向,坐在這位白發老者面前的,正是聶家的大小姐,聶無雙。

“秋爺爺,就你看這股氣息應該是什么境界,會是半步武聖嗎?”聶無雙也同樣看著黑夜,疑惑問道。

雖然眼睛看不到那沖天的龍卷風,但憑著聶無雙的境界依然能氣息感受到那股暴動的能量,就更別說是霍秋了。

霍秋靜靜地喝著茶,眼睛眯成了一條線,笑著說道:“虛張聲勢而已,氣息雖暴躁,但是毫無章法可言,我看也就是個武王,但此人不可小覷,大小姐日後可以拉攏一下。”

除了聶無雙和霍秋之外,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在關注著甲家莊園的方向,但得出的結論也都和霍秋相差無幾。

聶無雙點了點頭,現在她急需發展屬於自己的心腹,既然以前從沒有見識過如此霸道的氣息,那就說明這個人剛來天京沒多久,如果他不屬於其他家族的話,自然要大力拉攏一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霍秋的茶杯突然掉在了地上,茶杯瞬間摔成碎片。

聶無雙趕緊起身收拾,雖然是大小姐,但在這位老者面前,她從來沒有擺過大小姐的架子。

老者卻是直接擺了擺手,他依然緊盯著剛才龍卷風刮起的方向,眉頭緊皺。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