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爸爸在学校里上我,爸比和我边写作业边干

爸爸在学校里上我,爸比和我边写作业边干,看到霍秋的反應如此不尋常,聶無雙也有些好奇,她明明感知到那陣龍卷風已經停下來了,天地再次歸於平靜,但老者的態度卻更加嚴謹。

“秋爺爺,是不是又發生了什么事情。”聶無雙趕緊問道。

“呵,幻化成魔了,這家夥不是一般的武王啊,他簡直就是魔王!”霍秋說這話的時候,眼睛裏綻放著精光。

“魔王?難道是地府的人?”魔王似乎總讓人想到不好的一面,這也難怪聶無雙把它和地府聯系在一起。

但霍秋卻是搖了搖頭:“走火入魔方成魔,雖然現在他的氣息突然內斂,但氣息的危險性卻比剛才的龍卷厲害百倍!”

聶無雙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雖然暫時搞不懂老者嘴中這人的善惡,但聶無雙知道這是一個必須要先下手為強,拉攏到自己手下的人。

她嚴肅說道:“秋爺爺,你的探知能力是京城最強,就你看來,別的家族會不會得知這家夥的不尋常?”

看大小姐的眼神,霍秋就笑了起來,他知道大小姐已經決定拉攏,隨後他就自信的搖了搖頭:“打架老夫不一定在行,但是就感知來說,我還是有這個自信的,那家夥本來就已經把氣息內斂,再加上我們距離甲家相對較近,別人最多也就是感受到剛才的龍卷風而已。”

聶無雙松了一口氣,不過這時候霍秋笑著說道:“但我們還是要盡快拉攏他,就憑剛才的龍卷風,就已經證明了他的價值。”

說罷,霍秋就自己站了起來,根本就不需要大小姐吩咐,兩個人一老一小這么多年,這點默契還是有的。

霍秋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黑夜裏,他向著甲家莊園的方向趕去,但與此同時,還有一個人從聶家的另一角飛出,踏空而行,一看就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半步武聖。

白發蒼蒼地老者沒有理會那個身影,畢竟他們都已經是多年的老對手了,禦風者秦銘,他的氣息霍秋再熟悉不過。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蒼老的聲音直接在聶家上空響起:“霍秋秦銘,你們兩個就不要再爭了,都給我老實一會。”

這聲音沒有半點的怒意,但霍秋的臉上卻突然生出了一圈冷汗,霍秋趕緊落在了地上,直接向著身後跪了下去。

能讓這位輩分極高的人行此大禮的,恐怕京城也只有一位了,那就是聶家的老家主。

不遠處的秦銘更是直接從天空墜落,雙膝狠狠地跪在了青石板上,十幾片青石板在瞬間碎裂成了石子。

黑夜中空靈的聲音繼續響起:“那小子確實有點能耐,我會親自召見他,你們兩個就該幹嘛去幹嘛吧。”

霍秋應了一聲之後,便不再禦空而行,只是朝著過來的方向走回去。

秦銘卻是有些疑惑,雖然剛才的狂暴氣息很出眾,但撐死也不過是個武王,小小武王,也能讓老家主親自召見?

但是老家主做事,又豈是他這種等級的人所能質疑的,秦銘應了一聲之後,也不敢禦空而行了,只是快步向著小黑樓的方向沖去。

不管是秦銘還是霍秋,他們心裏都非常清楚,這聶家是老家主一手創立的,在這位神明一樣的人物面前,為了避開忌諱,萬萬不敢在神明前禦空。

雖然霍秋和秦銘都沒有前去,但依然有人從聶家莊園飛出,向著甲家莊園的方向趕去。

聽著天空中餘留的烏鴉叫聲,霍秋微微皺起了眉頭,但他沒有向後看,只是繼續走著自己的路。

既然老家主已經說了要親自召見這位年輕人,就必須要有人去執行,這個人他們想都不用想了,肯定是暗鴉。

在甲家莊園內,龍卷雖然已經散去,但淩冽的眼睛卻是通紅,身上的肌肉爆裂膨脹開來,不但沒有一絲氣息泄出,更是拉扯著周身的能量源源不斷地湧進自己的身體。

淩冽還在數著:“二十九!”

現在他已經進入了魔龍變的狀態,上一次進入這種狀態,淩冽險些自己葬送了自己,但這一次他卻難得保持住了幾分清醒。

大概和真龍不死血與其他兩種血脈的結合有關系,三者合為一體,形成相互合作卻又制約的三角形關系,現在淩冽想要失去理智也不是那么容易。

但只有走到絕境的時候,淩冽才會用這一招,雖然魔龍變狀態下要比一般情況下強力數倍,但淩冽承受的痛苦更是無法衡量。

這一次淩冽沒有遇到任何危險,他只是在給自己較勁,看看自己到底能走到多少步。

“三十!”淩冽咬著牙走出了第三十步,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體像是被紮破的氣球一樣,原本蠻橫地肌肉立即恢複到了正常的狀態。

淩冽的心裏異常驚駭,沒想到只是走了二十九和三十這兩步,就已經耗盡了魔龍變的所有能量!

功法中有一句話,叫一步一昆侖,剛開始淩冽並沒有理解這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現在他是完全清楚了。

難以想象,如果想要走完這六十四步,到底需要多么恐怖的能量!

淩冽任憑自己的身體向後倒去,然後躺在地上死了一樣的一動不動,淩冽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被掏空,想要恢複到充盈狀態,恐怕得需要幾天時間了。

就在淩冽累的動都不想動的時候,突然有一群黑色的影子從天空墜落,而且目標似乎正是自己。

淩冽趕緊狗爬一般向著旁邊挪動,他也想來個鯉魚打挺的帥氣起身姿勢,但這個時候他連打挺的力氣都沒有了。

“轟!”當黑色影子砸在地上的時候,竟然沒有揚起半點灰塵,紅眼的烏鴉消失了,只有一個身穿黑袍的人站在了淩冽的面前。

“跟我走一趟吧。”黑袍人淡然說道。

淩冽皺起了眉頭,努力從地上爬了起來,這會兒也終於算是恢複了一點力氣。

“你是誰,我為什么要跟你去?”淩冽這話剛說完,黑袍就直接抖動了一下自己的大袍子,淩冽只覺得眼前一黑,然後感覺整個身體都輕了起來。

看來是遇到真正的高手了,真正高手,從來不會給你廢話的機會。暈,除了暈還是暈!

淩冽本來就虛的沒什么力氣了,被這穿黑袍的家夥隨便那么一揮,更是暈的要命,渾身提不起一點力氣,但偏偏意識還非常清晰。

如果是中了什么毒藥,淩冽肯定比任何人都清楚,因為他是醫王!

但這不是迷藥,也不是任何毒藥,這才讓淩冽感覺到有些恐慌,對方是在用功法對自己壓制,這比斷胳膊斷腿還可怕,因為這人沒有傷害淩冽的身體分毫,卻是有自信淩冽跑不了!

這才是最恐怖的,淩冽想向醉仙女尋求幫助,問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現在醉仙女再次進入了沉睡狀態。

如果自己遇到生命危險,醉仙女一定不會袖手旁觀,想到這裏,淩冽也松了一口氣。

再仔細感受一下這黑袍子裏的氣息,感覺和鬼哭的萬鬼哭嚎有點像,但他的釋放速度要比萬鬼哭嚎快了太多,壓根就不需要准備的時間。

但是作用的范圍也比萬鬼哭嚎小了很多,這家夥要是真的和鬼哭碰上了,那誰優誰劣還真不好說。

有一點淩冽卻是可以確認,不管是鬼哭還是這個神秘的家夥,兩個人都不是自己所能對抗的,真氣被封鎖上之後,淩冽也有一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覺悟,安然躺在黑袍子裏打起了瞌睡。

但還沒等他睡著,黑袍子突然打開,淩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周圍全部都是強光,突然從純黑的黑袍裏進入了這么光亮的地方,簡直就是亮瞎人的眼睛。

等到感覺稍微好一些了,淩冽這才慢慢睜開自己的眼睛,打量了一下周圍。

這裏說是金碧輝煌絕對不誇張,屋子的牆壁上貼著的是金箔,就連馬桶都金光閃閃,淩冽忍不住摸了摸馬桶,手感真的一級棒。

他又抬起頭看了一眼上方,才發現這是一間浴室,只是這么豪華的浴室他也是第一次看到,真的有一種洗澡也能洗出人民幣的味道額。

穿著黑袍的高手這就要走出去,在他即將出門的時候,淩冽直接問道:“你和魔門的鬼哭到底是什么關系?”

只是黑袍直接忽略了他的話,轉眼就消失在淩冽的視野裏。

淩冽這邊剛爬起來,就立即有兩位身材豐滿的女子走了進來,他們看起來要比淩冽大個兩三歲的樣子,而且兩人穿的是女仆裝,更是別有一番風情。

“臥槽,這裏是換裝舞會?”淩冽一臉懵逼地問道,先是看到這打扮奇異的黑袍,又看到了兩個女仆,感覺總是很怪異。

但是兩位女仆卻是捂著嘴笑了出來:“嘻嘻,貴賓您還不知道這裏是哪嗎?”

另外一位女仆則是笑著說道:“這裏可是聶家哦,有好多人想進還進不來呢。”

兩個人一唱一和,給人的感覺都很親切,但淩冽卻像是看到了鬼一樣身體狠狠地顫抖了一下。

他媽的老子又回到聶家了?這是造的什么孽啊!本來躲都躲不及呢,沒想到這個時候竟然又被抓了回來。

兩位女仆相互看了一眼,她們也很迷茫,似乎是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才這位貴賓這么驚恐。

猶豫片刻後,兩人一起走上前去,一人一邊想要把淩冽給扶起來,但誰知道淩冽的體重異於常人,就算是兩個女仆一起用力也拉不動他。

倒是女仆們胸前位置總是在淩冽的左右胳膊上來回摩挲,搞得淩冽面紅耳赤。

這也不怪淩冽,任憑他經驗豐富,但旁邊這兩位穿的可是女仆裝啊,而且兩人身材本就豐腴,該凸的凸,該翹的翹,淩冽實在有些把持不住。

“你們要幹啥?”淩冽似乎想要掩蓋自己臉紅的事實,但這種東西越是掩蓋就越是明顯,兩位女孩嬌笑了一會兒之後,這才一起回答道:“洗澡呀。”

淩冽只覺得鼻子上一陣溫熱,他趕緊捂住了自己的鼻子,這時候要是流鼻血,那也太掉價了吧,但他的鼻血幾乎是噴薄而出的!

兩位女仆服侍自己洗澡,這場面只是想想就讓人把持不住啊!

不過淩冽很快就冷靜了下來,這么厲害的高手把自己抓到這邊來,絕對不是洗個澡這么簡單,難道是聶家有滅口前先給人洗澡的怪癖?

看到淩冽如此糾結,其中一位女仆趕緊笑著說道:“您可是貴賓哦,這裏只有貴賓才能來得了呢,而且是暗鴉大人親自把您帶來的,您肯定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呢。”

另外一位女仆則是趕緊走到淩冽的身後,幫著她揉捏起了穴道,好讓這位貴賓放松一些。

兩位姑娘本就是受過專門訓練服侍人的,所以一舉一動都很貼心。

看著他們不像是在撒謊的樣子,淩冽這才松了一口氣,只是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成了貴賓了?

還有剛才那個穿黑袍的人名叫暗鴉,倒是十分貼切,因為淩冽初次感受到這氣息的時候,看到的是一群瘋狂的烏鴉,隨後才看到了他本尊。

淩冽的疑惑不少,但他問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暗鴉,把我帶到這裏的目的是什么?”

這個問題有點唐突,但兩位女仆卻沒有感覺到意外,明顯是姐姐的女仆微笑著說道:“暗鴉大人言語很少,沒來得及跟您解釋還請不要見怪。”

淩冽尷尬地笑了笑,心裏卻是電閃雷鳴,我他媽敢見怪他嗎?就那境界還不得分分鍾滅了自己!

女仆繼續說道:“既然您來到了這天字號客房,就說明您要見的人是我們聶家的老家主,按照規矩,在見老家主之前,必須要沐浴更衣才可。”

聽到這話,淩冽呆住了,他聽說過這個老家主,聶家現在之所以有那么大的權勢,全都歸功於一個人,那就是曾經叱吒風雲的老家主,現在外面早已沒有了這個老怪物消息,按理說也算是退休了,但這好好的,怎么就想著要召見自己了?

兩位女仆這就要你幫著淩冽寬衣解帶,但淩冽趕緊把她倆給推了出去。

要是這么好看身材又好的兩個女仆伺候自己洗澡,淩冽肯定把持不住,這要是在別的地方把持不住也就算了,這可是在聶家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