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大叔你的好大我还要,乖宝让我舔一下

大叔你的好大我还要,乖宝让我舔一下,現在淩冽畢竟是在聶家,就算身份是貴賓,是將要被老家主會見的外人。

他把聶家的一位少爺打成了現在的模樣,聶家勢必要追究他的責任。

看著兩位女仆擔憂的臉色,淩冽撇了撇嘴:“你以為我這么做是為了你們嗎?”

聽到這話,小藍和小紅都有些疑惑,聶遠航明明是想非禮他們,淩冽這才出手相救,不是為了他們倆,還能是為了誰?

只見淩冽咧著嘴說道:“你們兩個未免把自己想的也太好了一點,我這么做根本就不是為了你們,我只是為了自己,我今天就是想要揍這孫子,沒有半點理由,也和別人沒有半點關系。”

小藍和小紅都愣住了,兩個女仆的眼睛裏慢慢地閃爍出淚花,這樣做在貴賓面前實在有失禮節,但她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兩姐妹在未成年的時候就已經進入了聶家,那時候就開始接受各種各樣得教育,為的就是服侍好聶家的重要貴賓們。

當然他們還有一個很少有人知道的作用,那就是試探貴賓的心性。

雖然整個聶府都知道兩姐妹是直接對老家主負責的,但就算是這樣,誰又能真正看得起兩位女仆,如果小藍和小紅真有實在的身份,聶家一個小小的偏門公子,何至於如此大膽?

兩姐妹早已習慣了被人看不起的日子,反正兩人在這個金絲籠裏也很少出去,外面的人怎么說,就隨他們說去吧。

在淩冽穿上中山裝的那一刻,兩姐妹只是被他的帥氣吸引。

畢竟能讓老家主親自召見的人,一般都是在某方面有所大成的人,年齡一般都不小,像是淩冽這般年輕有為的,還真不多見。

既然自己喜歡,那么小藍和小紅就在一定程度上無視了聶家的規矩,主動向著淩冽試好,但誰知道淩冽竟然經受住了考驗。

現在這個男人不但為了兩姐妹的安危出手相救,更是把所有的責任都算在自己的身上,這讓看慣了人間冷暖,受盡了別人輕視目光的女仆二姐妹,又如何不感動。

“公子……”小藍向前走了一步。

但淩冽臉上卻帶著無所謂的笑容:“不用說那么多,把我剛才說的話記住就行!”

這聲音充滿了雄性氣息,讓小藍和小紅無法拒絕,兩位姑娘只是牽著手,彼此緊緊抓著對方,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

就在淩冽說完這話沒多久,他就感受到十幾股強橫的氣息直接沖了過來,這個時候淩冽並沒有做出防禦的姿態。

這么多的高手如果想要滅掉自己的話,那肯定是分分鍾的事情,倒不如放開一些,看看他們到底是什么人。

當這些人的身影靜止在聶遠航的面前,淩冽才發現他們每個人都穿著大紅色的袍子,而且在袍子的後面,還統一寫上了一個大大的“聶”字。

小藍小聲提醒道:“公子,這些人是聶家護衛隊,這個小隊長是聶遠航的父親,聶盛榮。”

淩冽點了點頭,每個公司都有自己的保安,每個家族也都有自己的護衛,像是聶家這么大的家族,擁有自己的護衛隊 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只不過這些人各個都是武王級別的高手,領頭的人,衣服上多出兩朵花,實力更是不輸淩冽。

這護衛隊,真的太豪華了。

不過看來聶遠航在聶家的地位確實不怎么樣,就連他爹都才是個護衛隊的小隊長,這所謂的少爺,水分著實大的很。

但他爹畢竟是管理這一塊的,淩冽也知道自己正面對著一個棘手的問題。

聶盛榮看了看自己的兒子,又看了看淩冽,眉頭皺的很深。

“這是你幹的?”雖然聶盛榮故意平緩了自己的語調,但淩冽依然能聽得出這聲音裏的怒意。

誰知道淩冽直接哈哈大笑著說道:“哎呀,誤會,這都是誤會,年輕人為了爭個小閨女打個架什么的,實在是太正常了。”

現在聶遠航反正已經被自己給揍到休克了,話怎么說還不是看淩冽的。

“哼,正常?正常的打架能把人打到休克?我看你是故意而為之,根據聶家的家規,外人凡是無故滋事者,一律關押,根據情節嚴重程度再做定奪,把他給我抓起來!“

聶盛榮不是一個拖泥帶水的人,他這態度分明就是想一步步玩死淩冽,為自己的兒子討一個公道,畢竟兒子在自己家族裏被人揍成了這樣,老子臉上怎么可能有光呢。

不過就在兩位護衛隊的隊員拿著玄鐵手套走上來 的時候,淩冽卻是向後退了一步,兩個護衛隊的隊員身手再前進 ,還是被淩冽給躲開。

就這么來來回回幾次,又上了兩個隊員,四個隊員加起來愣是沒把這手套給淩冽套上,此時額淩冽簡直就像是個泥鰍一樣,根本抓不住。

這可是醉仙女親自教授的六十四步,豈能是這四個人就能破得了的。

聶盛榮的表情是越來越難看,他直接拔出了自己腰間的佩劍,憤怒說道:“再敢逃避,殺無赦!”

“殺!”十幾位穿著大紅袍的護衛齊聲低吼道,頗有氣勢。

這家夥直接讓淩冽給愣住了,聶盛榮絕對不可能給他開玩笑,如果自己再掙脫,估計下一秒就是十幾位高手聯手把自己給剁成肉醬的淒慘畫面,想想都覺得可怕。

所以當四個護衛再次走上來的時候,淩冽也只好站在原地不動彈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小藍和小紅直接沖了上來,擋在了淩冽的面前。

“這是老太爺親自要召見的貴賓,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誰來負責任!” 小藍的聲音非常堅定。

雖然聶盛榮不敢把他們兩個怎么樣,但她們畢竟只是婢女,她們的話沒有任何威脅。

聶盛榮有些厭惡地說道:“別以為老太爺關心你們,你們就真把自己給當成什么角色了,不想死的,給我滾到一邊待著去!

小藍和小紅怒瞪著眼睛,一副寧死不屈的樣子。

不過聶盛榮的耐心已經到達了極限,他直接不耐煩地說道:“阻擋者,殺無赦!”在聶家天字客房區域外,十幾個人正慢慢地向著被圍在中間的兩女一男走去。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兩位女仆,淩冽是又生氣,又感動。

感情自己剛剛和兩人交代的事情全都白說了,這倆姑娘一點都沒有聽得進去。

雖然自己被抓住肯定沒有好果子吃,但一個人被抓住,也總比三個人被抓住好啊。

看著這么多人圍了過來,淩冽慢慢摸向了自己的後背。

剛才不反抗,是想著還有蒙混過關的機會,但來的既然是聶遠航的父親,那這事情就沒什么好談的了,要是真的落到了這個人的手裏,只能落得個死路一條。

就算從這些人的手上活下來很渺茫,但這時候淩冽也必須全力以赴。

他的氣息開始攀升,隨時都能打出一記漂亮的冷夜斬。

不過就在淩冽准備動手的時候,安靜的夜空中變得有些吵鬧,又是那一陣烏鴉鳴叫的聲音。

一聽到這難聽的鴉鳴,淩冽就有點頭痛,畢竟親身經曆過黑袍子裏的可怕感覺,他可不想再來第二次了。

不過小藍和小紅 卻是高興起來,兩人的目光中充滿了期待。

淩冽有些好奇,難道暗鴉不是和這護衛隊一夥的嗎?

群鴉直接朝著地面沖擊而來,砸落在地上的時候,又幻化成了一個人影。

暗鴉,那個穿著一身黑袍的男人又來了。

和十幾個鮮紅亮麗的大紅袍相比,暗鴉的黑袍實在是有點醜的不能看,袍子上有不少皺紋不說,淩冽甚至還看到了一些補丁。

這高手到底是有多省啊,衣服破了都不知道換一件的。

現在淩冽還搞不清楚暗鴉到底會站在哪一邊,所以他現在也保持絕對的沉默,靜觀其變。

暗鴉看了看小紅和小藍,又看了看淩冽,這才對著淩冽冷冷說道:“換好衣服了?”

淩冽趕緊點了點頭,現在他可不敢大意。

“換好衣服就跟我走吧,老家主等著呢。”說罷,暗鴉就沿著小路走去。

雖然暗鴉的聲音很沙啞,沙啞到淩冽聽得渾身難受,但現在的淩冽卻是更加興奮,因為他已經確定,這位暗鴉正是自己的救星。

從始至終,他竟然看都沒看那些紅衣服一眼,好像根本就沒把這些護衛放在眼裏。

如果淩冽順利逃脫,那么小藍和小紅自然也就沒什么事情了。

暗鴉走了過去,自然是沒有人敢阻攔,但是當淩冽從聶盛榮面前走過的時候,這家夥卻是一把抓住了淩冽。

“暗鴉,今天這事不能就這么完了,這家夥把我兒打成這般模樣,這筆賬絕對不能就這么算了!”

就在聶盛榮說話的時候,一只雙眼血紅的烏鴉撲騰著從天上落了下來,不偏不倚剛好落在了聶盛榮的肩膀上。

接下來恐怖的一幕發生了,聶盛榮右邊的肩膀竟然往下坍塌了幾厘米,雖然只是幾厘米,但淩冽已經聽得到肋骨斷裂的聲音。

僅僅是一只烏鴉,就直接重創了一位武王巔峰的高手,這實力的差距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淩冽抬頭向著天空看了看,現在黑夜中已經安靜了許多,但似乎還隱隱有著一些暴動的感覺。

誰知道天上還飛著幾只這樣的烏鴉?

聶盛榮重重地跪在了地上,雖然很不甘心,但這個時候 他也只能低下了頭。

暗鴉用他那沙啞至極的嗓子說道:“剛才你的意思是,讓老家主繼續等下去,等到你處理完你兒子的事情?”

此時聶盛榮還承受著肩膀上巨大的疼痛,但他還是咬牙說道:“屬下不敢!”

看到他的態度有所轉變,暗鴉也就沒想著和他繼續計較,但就在這個時候,小藍和小紅一起往前跑了幾步。

“暗鴉大人,我有一件事情要向您報告。”小藍直接說道。

雖然兩個女仆沒有什么身份,但畢竟是直接對老家主負責,平時和暗鴉也多有來往,所以暗鴉還是看向了兩個人,默許地點了點頭。

小藍難以掩蓋自己的憤怒:“聶遠航少爺本應該擔任保護我兩姐妹的任務,但是在暗鴉大人方才離去之後,他竟然想要非禮我姐妹二人,如果不是有這位公子在,我姐妹二人恐怕難逃此劫。”

“胡說,你們這兩個賤貨,竟然敢汙蔑我家航兒,你們算什么東西!”聶盛榮大聲吼道。

本來他肚子裏就已經憋了一肚子的火,對著暗鴉不敢有脾氣,難道對兩個卑賤的婢女還不能發脾氣嗎?

但他這話剛說完,一直停留在他肩膀上的那只烏鴉突然鳴叫了一聲,竟然是直接向著聶盛榮的肉裏啄去,硬生生拉扯出來一截斷裂開來的骨頭。

聶盛榮扛不住這種劇痛,大聲地喊叫起來。

而暗鴉看向他的眼神則是越發冰冷,沒有半點的憐憫。

這個護衛隊的小隊長錯就錯在低估了這兩個婢女和暗鴉的關系,現在也算是自討苦吃。

此時天空中又有幾只烏鴉沖了下來,竟然是銜著聶遠航的身體飛了起來。

這一次聶盛榮是徹底地瘋狂了,他不顧一切地站了起來,直接大喊道:“暗鴉大人,遠航他不懂事,您千萬不要給他一般見識,暗鴉大人!

任憑聶盛榮再怎么呼喊,暗鴉都不再理會他一句。

暗鴉只是對著小藍和小紅說道:“你們既然是為老家主辦事,如果真有什么冤屈,那就直接去給老家主說,跟著我一起來吧。”

小藍和小紅一起低下了頭,這才跟著暗鴉和淩冽離去。

天字客房的外面,只留得聶盛榮在那裏哭喊著請暗鴉大人手下留情,但是人早就已經走遠,看不見身影。

護衛隊員趕緊過來扶住他,只是聶盛榮久久不敢動彈,不是他不想動,只是現在他的肩膀上依然停留著那只烏鴉,從烏鴉砸爛他的肩膀,停留在那裏開始,聶盛榮的身體就好像是被定住一樣,怎么都起不來。

過了十幾分鍾之後,烏鴉才用爪子清理了一下自己嘴上的血肉,這才叫了一聲之後,飛向了天空。

聶盛榮如釋重負,整個人都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都已經這么長時間過去了,不知道他那個兒子怎么樣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