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爸爸再往下一丢丢,爹不能进了到底了

爸爸再往下一丢丢,爹不能进了到底了,在空曠的大廳內,暗鴉站在最前面,淩冽跟在他的身後,小藍和小紅則是站在淩冽的身後,在兩位姑娘的身後依然有一個人,不過這個人早已經被淩冽打的不省人事,現在還昏睡著。

幾只烏鴉在聶遠航的身體上跳來跳去,好像隨時都要吃掉這塊血肉一般。

淩冽站在這大廳裏面已經有好一會兒了,從剛開始心髒狂跳不止,到現在心境都快要平靜下來了,卻還是沒有看到聶家老爺子的身影。

但他一點都不著急,為了見到這位傳奇中的傳奇,就算是讓淩冽登上一年,他都願意等下去。

雖然聶老爺子這些年非常的低調,外面幾乎沒出現過他的消息,但在天京的任何一家茶館或者是酒館,只要是一提起聶天這個名字,就算是個歲的孩子,都能說得出段傳奇故事。

什么高麗之戰以一守千,一人入敵營刺殺上將,帶兵如神助,百戰不殆。

更關鍵的是這並不是什么野史,每一個故事都有官方證明過真實性。

但淩冽的心裏明白,這只是能公之於眾的一些往事,對於捏老爺子這樣的高手,當年執行過的秘密任務,那才肯定是最可怕的傳說。

只不過官方為了保密一些當年的計劃,並沒有把這些故事給放出來。

雖然淩冽知道父親淩戰已經是站在巔峰上的人物,但是和這位老者的面前,恐怕也會心服口服地喊一聲前輩吧。

父親雖然武力蓋世,但是在他的那個年代,亂世已經接近尾聲,真正平息了亂世的,還是聶老爺子這代人。

當初的聶老爺子和爺爺可是一個等級的英雄,同被封為護國柱石,英雄雖有千百個,但能夠撐得起這個稱號的人卻不過幾人。

淩冽也曾經問過爺爺那些年發生過哪些驚天動地的古武者戰役,但是一提到這個問題,爺爺就打起了哈欠,並不願意透露過多。

爺爺不說,肯定是為了淩冽著想,淩冽知道,是自己還沒有資格知道。

只是那個年代的高手對決,不管是血腥程度還是參戰的人數, 都不是現在的任何一場對決所能比擬的。

雖然現在待著的這個大廳很大,但淩冽卻覺得這裏根本就裝不下聶老爺子當年的功績。

在想著那一件件傳奇事跡的時候,淩冽也越發不明白,這樣一位老者把自己找來到底是為了什么事情。

就在淩冽苦想的時候,大廳裏突然傳來了幾聲咳嗽聲,只有一位瘦弱地老者自己走了出來,身邊沒有一位侍者。

雖然老人走的很慢很吃力,但是暗鴉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沒有半點上前摻扶的意思。

想想也是,當年一位叱吒風雲的大英雄,現在竟然變成了一個如此虛弱的老頭,別說是外面的人無法接受, 就連他自己恐怕都很難接受吧。

就算是老了,英雄也永遠是自己走路。

淩冽肅然起敬,雖然現在這位老者很虛弱,但淩冽依然保持著百分之二百的尊重,這是真正的英雄。

不過在高手到聶天的氣息後,淩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聶天的目光直接跳過了暗鴉,放到淩冽的身上,他竟然緊緊地盯住了淩冽,雙手微微顫抖。

被一位大英雄這么看著,淩冽也是渾身不自在,難道這老頭也在想著自己親手布下的涅槃計劃既然用到了自己身上,這個時候在想著怎么弄死自己?

但是淩冽抬頭和他對視了一會兒之後,又感覺有些不對勁,他的眼睛裏似乎不是敵意,而是更深邃,更複雜的情愫。

那是飽經滄桑才能擁有的眼神,淩冽完全理解不了,他只感覺自己和聶天只是對視了一會兒,就已經是一身的冷汗。

這種讓人窒息的感覺無關於境界,也無關於地位,淩冽有的只是一種被人看透的迷茫感。

就好像別人在如此短時間內已經知曉了你的一切,但自己卻連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都沒有搞清楚。

這就是差距,是曆練上的察覺,只有真正經曆過千百次死亡磨難的人,才能擁有如此一雙洞察一切地眼睛。

這是淩冽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在爺爺面前的時候,他也有過類似的迷茫感,不過和這感覺還是有很大差異的。

爺爺雖然也是經曆過大滄桑的人,他自然擁有和聶天 一樣得曆練,但爺爺疼愛自己,不會讓自己感到任何的不適。

聶天不一樣,他現在和聶天的關系還只是陌生人,就算說是仇人也毫不為過 ,畢竟淩冽浪費了他苦心打造的涅槃計劃,這對聶家的損失,不可估量。

雖然淩冽感覺芒刺在背,但他依然沒有任何的退縮,繼續和聶天對視著。

“像啊,哈哈,真的太像了!”聶天突然笑了起來,嘴裏念念有詞。

暗鴉沒什么反應,小藍和小紅更是因為身份的原因,此時只能靜靜站在一旁低著頭,不能有任何聲音。

後面躺著的半死不活的人則是繼續半死不活著。

如此宏偉的大廳裏面,完全是淩冽和聶天之間一對一的談話。

只不過淩冽真的不知道這老家夥到底是什么 意思,他微微躬下了身子,恭敬說道:“不知道聶老太爺這話是什么意思。”

聶天直接忽略了他的話,自顧自問道:“你爺爺是誰,把你爺爺的名字告訴我!”

這聲音不大,但卻很有威嚴,淩冽沒有被氣勢嚇倒,卻是被這問題給難住了。

自己是跟著奶奶過的,活了小半輩子了才搞清楚自己的爹是誰,至於親爺爺,那可真就有點難了。

猶豫了一會兒之後,淩冽說道:“龍鈞。”

如果現在問淩冽爺爺是誰,那淩冽只能給出一個答案,那就是三大元帥之一的龍鈞 。

不過聶天卻是咳嗽了幾聲:“切,沒想到龍鈞也成了一個撿破爛的,當年撿了兒子不說,現在竟然還要撿孫子!”

這話差點把淩冽給憋出了內傷,什么叫撿破爛的啊,爺爺認自己當了孫子,那么疼愛自己,我就是爺爺的一個大寶!

但在聶天的面前,淩冽萬萬不敢說出這些話,他只是低頭聽著。“難道你連自己的親爺爺是誰都不知道嗎?”聶天怒目相視。

這時候淩冽只感覺自己很無辜,不知道爺爺是誰,甚至以前都不知道老爸是誰那是我的錯嘍?如果生在一個普通家庭,那拿著家譜祖上十八代我都能給你背下來,但偏偏淩冽的命運注定不平凡。

他還是搖了搖頭。

看他這幅樣子,聶天沉重地歎了一口氣:“難道連這點事情都無法考證了嗎,這么多年沒見過那個老家夥,好不容易見到一個相像的人,竟然還無法確定是不是他的孫子,哎,這就是天意嗎?”

看著聶天一臉惋惜的樣子,淩冽也忍不住問道:“那個,老爺子,你說的相似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聶天看了他一眼,慢慢走到了大廳正中的一個座椅上,這才把雙手疊加在拐杖上,眼神飄忽,似乎又回到了過往。

“世人只知道我聶天曾經以一敵千,卻不知道那時候我還有一個戰友,我們兩個人阻擋的不是千人,而是一支千人的全副武裝的精英部隊。”

淩冽震驚,當初他在黑獄島的時候,被火箭彈來了那么幾下,那酸爽的滋味淩冽現在還記得,當初聶天竟然和他口中那人一起對抗了一支全副武裝的部隊,那就意味著飛機大炮機關槍一個不落啊,當年這個老頭到底有多強?

老者繼續說道:“那一場戰鬥是打下來了,但是後來我們被更多部隊一路追殺,敵方甚至動用了大量生化武器,我是順利回來了,但是那家夥卻從此杳無音訊。”

淩冽搓了搓臉,努力淡定了一下,這才說道:“既然是生化武器,那肯定是已經犧牲了吧,如果沒有犧牲,你們是這么好的戰友,他又怎么可能不來找你呢。”

本來只是理所當然的一句話,卻是引起了聶天的憤怒,他直接站了起來,用拐杖把地板給敲的咣咣響,直接憤怒地說道:“你個小兔崽子,你知道個屁,不管是論武力還是智力,那家夥都絕對在我之上,我都活下來了,他怎么可能死,如果再讓我碰到那個家夥,我一定把他給大卸八塊!”

只不過剛說完這些話,聶老爺子就劇烈地咳嗽了起來,很明顯他的身體不太好。

對於戰友之間的感情,淩冽很清楚,更何況聶天和他口中所說的那人經曆過如此曠世的戰役,兩人的感情更不是用語言所能描繪的。

雖然現在聶天嘴裏在罵淩冽和他的那個老戰友,但心裏肯定是牽掛著那個人的。

如果那個人還活著,淩冽一定要去拜訪一下,畢竟連聶天都說當年的他和自己這么相像了,說不定就是自己從來就沒見過面的親爺爺。

但是在那種惡劣的環境下,再加上這么多年過去了,那人肯定是已經死於當年。

此時淩冽的心裏也莫名失落,就好像好不容易尋到了根的痕跡,但到頭來不過是空歡喜一場。

現在龍鈞就是他腦海裏全部爺爺的形象。

就在這個時候,聶天似乎又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他突然看向了淩冽,眯縫著眼睛問道:“就算你不知道自己的爺爺是誰,但你總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吧?”

淩冽愣了一下,這老頭是來查自己戶口的嗎?先問了自己的爺爺,又問了父親,待會兒是不是要問一下自己的兒子是誰了?

還沒等淩冽說話,聶天就繼續說道:“淩戰,號稱亂世之末的最強戰士,年輕的時候可是和你一模一樣,這應該不是巧合吧?”

淩冽一臉茫然:“我從小就在孤兒院長大,如果說我真的那么像某位英雄,那實在是我的榮幸。”

看到淩冽並不打算承認,聶天冷哼了一聲:“現在敢和我對視一分鍾以上的人,可不多見。”

聽到他不再追問這個話題,淩冽松了一口氣,但神經依然緊繃,畢竟他面對的可是聶家的老家主。

果然,聶天繼續挑起了一個很棘手的問題:“在這輩人中,你確實很出眾,就連無雙都對你青睞有加。”

說到這個問題,淩冽腦子裏的每一個神經都快速地運轉起來,他絕對不能有任何言語的失誤。

該來的總會來的,既然救了自己對聶家形成了這么大的影響,這老頭子又豈會這么輕易地放過自己。

淩冽嚴肅說道:“聶家的年輕一輩都深得您老人家的真傳,我與聶無雙之前並未相識,聶大小姐如此照顧我,讓我非常感激,但恐怕大小姐的計劃沒有那么簡單,他用涅槃計劃救了我,那我,就成了聶家新的涅槃計劃,只要聶家有難,我一定會鼎力相助。”

這話說出來,連一直在旁邊沉默的暗鴉都忍不住看了淩冽一眼。

聶天更是向著淩冽走了過來:“你膽敢把你一個人和我們聶家計劃相提並論,簡直就是井底之蛙,沒有見識。”

“如果不是大小姐把涅槃計劃用在我的身上,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有這么大的潛力,但既然大小姐做了,就肯定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你”淩冽依然淡定地說著。

他和聶無雙早就相識的事情除了二人之外,早已沒有任何人知曉,現在淩冽就想著和聶無雙撇清關系,只有這樣才能有助於聶無雙走出困境。

但如此過激的語言,肯定會引起聶天的不滿。

“狂妄,你有沒有那個潛力,讓老夫試一下就知道了。”

說話間,聶天用他的青玉拐杖輕輕點了淩冽一下,這一下看似輕描淡寫,但在淩冽的體內卻引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瞬時,淩冽只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失去了控制,真氣在經脈之間瘋狂亂撞,宛如無數匹脫韁的野馬,淩隨時都有爆體而出的可能。

如果不是淩冽在訓練六十四步的時候消耗了太多的真氣,現在恐怕他已經像個氣球一樣爆炸了。

在江湖曆練這么長時間,受過無數次的打擊,但如此詭異的情況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這和所有在身體上的打擊都不一樣,卻比所有的身體傷害更致命。

這種攻擊方式是淩冽完全無法理解的,他只明白一件事,如果自己熬不過這個考驗,那倒黴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聶無雙。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