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酒后与儿子的关系怎么办,儿子提出要那个我答应了

酒后与儿子的关系怎么办,儿子提出要那个我答应了“這位先生,借用一下你的浴室可以嗎?”淩冽終於說了一句話。

中年人笑著說道:“可以是可以,但你還需要告訴我,你們到我這裏來的目的,還有是誰派你們來的?”

“咣!”中年人的話還沒有說完,淩冽就已經從浴室的裏面關上了門,並且直接在裏面鎖上。

但就在他轉身的時候,卻看到小藍正站在自己的後面。

淩冽驚呆了:“臥槽,你進來幹啥呀。”

小藍則是有些迷茫地看著他,她一直跟在淩冽的身後,只是淩冽在關門的時候沒有看到他而已。

淩冽哭笑不得,一對陌生人突然跑到別人的家裏,直接借用了別人的浴室不說,竟然還一男一女全進來了。

這明顯就是鴛鴦浴的節奏啊,如果這中年人有老婆還好一點,他要是個單身狗,估計內心要承受一萬遍的傷害。

時間緊急,淩冽也就沒多說,反正他都已經和二姐妹在一個床上睡了一晚了,這誤會早就大了去了,也不在乎這一點了。

淩冽直接走到了那浴缸的面前,輕輕敲打了一下浴桶,聽了聽這浴缸的聲音。

但聽完之後,他卻是不高興的搖了搖頭,雖然這浴桶的質量已經好的不能再好了,而且也有一定的年份,但淩冽此時才返現,這東西偏偏是用桃木做的,桃木和自己那個驅魔湯的藥性相克,是萬萬不能用這個浴桶的。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浴桶卻不能用,淩冽心裏也是很不高興,他直接開門走了出來,臉上一副欲求不滿地樣子。

中年人雖然斯文,但是臉上也難以掩飾對淩冽的鄙視,這前前後後也不過兩分鍾的時間,不管是洗澡還是幹別的事情,似乎都有些太快了。

看到這中年人的眼神,淩冽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直接走出了這個小樓。

從始至終,這斯文的中年人都沒有任何生氣的樣子。

淩冽一邊在路上繼續走,一邊笑著說道:“恐怕這個人在聶家的職位不低吧?”

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隱忍,絕對不是因為這個男人的脾氣足夠好,而是他對事情看的足夠深。

能夠進入聶家的人本就不多,敢在聶家橫沖直撞的幾乎是沒有,淩冽既然敢如此沖進來,就說明他本身就不簡單。

再加上跟在淩冽身後的小藍是老家主身邊的人,此時小藍竟然像是個仆人一樣跟在淩冽的身後,那就說明這事情不但和老家主有關,關系肯定很不小。

能夠看透這些,別說是淩冽想要借用他的浴室了,就算是淩冽上去打他一巴掌,這家夥也絕對不會還手。

哪像是第一個遇到的大漢,當著淩冽的面撒氣不說,竟然還需要小藍親自告訴他老家主的命令,這種不懂得看透事情本質的人,估計在聶家呆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聶家的諸位人精們給玩死。

淩冽繼續向前走去,前面有很大一段距離都沒有再出現小樓,走了不少時間,才終於看到了一個小黑樓。

這個小黑樓淩冽見過,當初自己從聶家出去的時候,就感受到這個小黑樓裏面有人在看著自己。

“小藍,那個小黑樓裏面住著的是什么人,他好像占用的面積很大呀?“淩冽好奇的問道。

小藍毫不猶豫地說道:“那個呀,那就是聶無鋒少爺的地方,他可是我們聶家最出色的一位,所以自然待遇也和別人不一樣。”

聽到這話,淩冽直接皺起了眉頭,他疑惑地說道:“最出色的不應該是聶無雙嗎,要不然聶無雙怎么會得到現在家主的位置。”

聽到這話,小藍笑了笑說道:“公子你不在聶家,許多事情不知道,大小姐家主的位置只是暫時的,所有人都知道家主的位置最終會落在聶無鋒少爺的手裏。”

小藍的語氣很肯定,雖然他只是聶家最底層的人之一,但如此肯定的想法也代表了聶家的形式。

聶無鋒是何許人也,淩冽自然清楚,當初陸子由為了尋求葉家幫助而競爭女婿的時候,唯一的對手就是聶無鋒。

淩冽不知道這兩個人到底誰強誰弱,但是能成為陸子由對手這一點,就已經證明了聶無鋒的可怕。

如果整個家族都知道聶無鋒才是老家主的接班人,那聶無雙又是什么,只是聶無鋒的一塊墊腳石嗎?

對聶家的情況了解的越多,淩冽就越覺得聶無雙的處境太過被動,但是現在他能為聶無雙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少了,他只能靠給聶老爺子治病,在聶家獲得一定的席位。

“走,我們去參觀一下這位未來家主的浴室!”淩冽笑著向著小黑樓走去。

但小藍的表情卻有些驚慌失措:“公子,要不然我們先去別的地方看看吧,說不定就能找到了呢。”

淩冽意識到事情的不尋常,他回頭笑著問道:“有什么好怕的?”

小藍猶豫了一會兒,這才說道:“公子有所不知,被公子打的聶遠航少爺,正是聶無鋒少爺的堂弟,平時兩人關系交好”

“那也沒什么好怕的,我們可是有聶老爺子的免死金牌在,根本就不用害怕。”淩冽給小藍招了招手。

但是小藍卻滿臉疑惑地看著他:“免死金牌?我們沒有這種東西呀。”

淩冽無奈地笑了笑,直接用手指在她的腦袋上敲了一下:“笨蛋,我現在可是你們老家主的禦用醫師,這身份可不就是一塊免死金牌嗎?”

小藍揉了揉腦袋,明顯是有些吃痛,雖然淩冽已經很注意力道了,但他畢竟是個武王境界的高手,在淩冽看來很柔和的力道,很可能對普通人來說就有點難以接受。

不過小藍不是那種小氣的人,她只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覺得這么簡單的道理自己都沒有弄明白,讓人笑話。

淩冽閉上眼睛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氣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如果那聶無鋒真是個瘋子,上來就要搞自己,淩冽也不能太被動。

小黑樓雖然不大,但是周圍和他配套的設施卻是十分完善,應有盡有,這足以看得出聶家對聶無鋒的重視。

淩冽把雙手背在了身後,這才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淩冽看似悠閑,但雙手背在身後其實是大有講究,只要遇到危險,他就能隨時抽出來自己的冷夜劍,順勢也能保護站在自己身後的小藍。

小黑樓的門大開,這明顯是故意而為之,看來它的主人已經在等待淩冽的到來了。

但淩冽剛踏進小黑樓一步,周圍就突然出現了異象,小黑樓裏面突然刮起了一陣大風,直接向著門外吹去。

淩冽的衣服被吹的獵獵作響,屋子裏的一些雜物甚至直接被吹了出來,在這風的加速下,如同子彈一般向著外面飛去。

淩冽沒有拔出冷夜劍,只是一把拉過了小藍,好把小藍完全保護在身後。

但風還再變大,臉大門的門框都被吹歪了一些。

在這么強大的颶風下,淩冽非但沒有後退,反而是向前走了一步,更多的雜物飛了過來,裏面甚至還夾雜著一些刀叉。

淩冽怒吼一聲,讓小藍保住自己的腰。

他自己則是往旁邊靠了一些,如此做並不是為了躲避,而是為了繼續前進!

淩冽雙手抓住鐵門的兩旁,然後開始向外拉扯,這鐵門竟然是被他硬生生給撕了下來。

只聽劈裏啪啦一連串的聲響,那些飛來的刀叉全部砸在了鐵門上面,淩冽頂著鐵門繼續往前走,當他兩只腳全都走進小黑樓裏面的時候,颶風突然停止。

而在淩冽的身前,卻站著兩個人。

其中的那個傲氣的中年人淩冽知道是誰,畢竟在霍家大戰的時候,就是這家夥結結實實的給了自己一拳,如此看來,他還是淩冽對戰過的第一位半步武聖。

秦銘,就是他,淩冽知道他擅長禦風,所以剛才的那一陣狂風估計就是出自他手。

站在秦銘旁邊的,不管是神色還是衣著,似乎都穩穩地壓了秦銘一頭,看著這個年輕人頗為玩味的樣子,他肯定就是聶無鋒了。

聶無鋒微笑著看了淩冽一會兒,這才上前一步說道:“剛才只是秦叔開了個玩笑,還請醫王大人不要當真。”

淩冽點了點頭,那確實不是秦銘的真實實力,畢竟秦銘是半步武聖,如果他真的不想讓淩冽進來的話,那淩冽就算再努力都沒有用。

秦銘只是冷哼了一聲:“以後這么無聊的事情不要讓我做,簡直而浪費時間,如果下次再讓我出手,要么殺了他,要么殺了他們。”

但聶無鋒卻是笑著看了秦銘一眼:“秦叔,你們也算是老相識了,怎么,看到老相識來了不高興嗎?“

秦銘把頭扭向了一邊,根本就沒有搭理他。

看到秦叔這么任性,聶無鋒嘿嘿笑了笑:“別這樣啊秦叔,也算給我個面子,今天既然能到這裏來,也就算是朋友嘍。”

但他不說還好,這話一說完,秦銘就直接向著一邊走去,不再理會他們。

聶無鋒尷尬地笑了笑,但隨後就走到淩冽面前,一邊請淩冽進去,一邊忙著幫淩冽倒茶。

看著待遇,放佛真的和淩冽是好朋友一樣,淩冽走了進去,但是小藍卻留在了外面。

淩冽看了小藍一眼,這肯定又是聶家的什么規矩,不過她不進來也好,畢竟這裏安全不安全還是兩說。

看著聶無鋒這么熱絡的態度,淩冽還真被嚇了一跳,這和自己想的差別有點大呀。

按照正常的套路,自己來到這裏應該是受折磨得才對,但除了剛開始秦銘給自己的試探,其他就沒有什么了。

這聶家的大少爺對自己還那么友善,簡直就是一個意想不到的美好結局。

但真的是美好嗎?淩冽雖然臉上帶著微笑,但心裏卻是打起了百分之二百的警惕,畢竟這個家夥可是和陸子由一個等級的人物,看待他們可完全不能光看表面。

但既然剛開始人家就對自己這么客氣了,淩冽也不好不接受,他也是表現的很客氣。

也許兩人都明白對方的虛假,但還都在配合著對方,這又何嘗不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對抗。

“聽說淩兄弟正在四處尋找浴桶,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這種癖好。”看到淩冽喝完了杯子裏的茶,聶無鋒又給他倒了一杯,這服務不可謂不貼心。

但淩冽心裏卻是很詫異,自己從來沒有對外人說找的是浴桶,也就是小藍知道,但小藍一直在自己身旁,而且她也肯定不會背叛自己,這家夥是怎么知道自己找的東西是浴桶的?

看到淩冽猶豫了一下,聶無鋒笑著說道:“我是注意到淩兄弟在留意浴室,浴桶這事情不過是我猜的,如果說錯了,那還請淩兄弟不要見怪。”

事情都發展到這一步了,淩冽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還是不得不說道:“對,我確實是在找浴桶。”

他這話剛說完,聶無鋒就直接拉起了他的胳膊向著一個房間走去。

當聶無鋒打開門的時候,淩冽被嚇了一跳,這屋子很大,讓他詫異的是,這裏竟然滿滿當當的堆滿了浴桶。

這些浴桶明顯是剛運過來不久,有的還濕漉漉的。

“我知道淩兄弟現在負責給我爺爺看病,這時候找浴桶肯定不是為了給自己洗澡,必定是為了爺爺得病情,所以我怕淩兄弟受累,所以把我們聶家的浴桶全部搜集過來了,可惜的是現在大多人都喜歡用浴缸,浴桶也只有那么多。”

淩冽行走在浴桶之間,心裏也是不斷感慨。

打死他都不相信聶無鋒真的會給自己做朋友,畢竟當初秦銘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殺了自己,而秦銘正是聶無鋒的人。

如果一般人想害死淩冽,那就讓淩冽找不到合適的浴桶,這樣治療效果就達不到預期那么完美,淩冽就更有可能被處死。

但聶無鋒明顯不是一般人,他不但沒有把這些浴桶藏起來,而是積極的幫助淩冽全部照過來,這樣確實節省了淩冽大量的時間和力氣。

不然光是走完整個聶家,那也得小半天的時間了。

淩冽細心敲打著浴桶,但是腦子裏卻在考量著聶無鋒。

聶無鋒果然是個聰明人,也許他真的很想殺死淩冽,但絕對不是現在,因為比殺死淩冽更重要的事情,就是討老爺子的歡心。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