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晚上一直听我妈叫,家里就我和我妈两个人

晚上一直听我妈叫,家里就我和我妈两个人,看著這一百多個浴桶,淩冽也是嘖嘖稱奇,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把聶家所有得浴桶搜集到一起,雖然聶無鋒不是聶家的家主,但這也足夠反映出他有著相當的實權。

淩冽走在浴桶的世界裏,不斷用手指敲敲打打,這些浴桶的材質很多,有的散發著迷人的清香,想必是姑娘家用的,但有的卻是透露著一股腐朽的味道。

走了一圈之後,淩冽最終卻是搖了搖頭,這讓聶無鋒皺起了眉頭:“淩兄弟找的到底是怎樣的浴桶,難道我聶家還找不到你想要的東西?”

看著這家夥有些不耐煩了,也終於露出了一點狐狸尾巴,淩冽笑著說道:“你肯定,這已經是聶家所有的浴桶了?”

“當然,我為了配合你的行動,可是煞費苦心。”

看著聶無鋒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淩冽卻是微笑著說道:“煞費苦心我看得出來,只不過這次也只能是白白忙活一場了,我現在真的很著急找到合適的浴桶,但是這裏面也真的沒有我想要的東西,我也很好奇呢,聶家這么大的地方,怎么連這些小東西都找不到?”

聶無鋒和淩冽對視了一會兒,他這才收斂了不耐煩的表情,終於再次露出了一個笑臉:“倒是有一個地方的浴桶我沒能收的上來,如果淩先生想要去找的話,也只能去那邊找找看了。“

“還請聶少爺給我指點一下。”淩冽笑著說道。

“那就是我妹妹聶無雙在的地方,那裏是一片竹林,我還有些事情就不陪著淩兄弟一起去了,想必淩兄弟帶來的按個婢女還是知道竹林所在的地方的。”聶無鋒直接向著房間外面走去,而淩冽也緊隨其後。

就在淩冽准備轉身離開的時候,聶無鋒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喊住淩冽說道:“對了,淩兄弟所要的那三百味藥材我已經全部准備好了,現在已經讓尋找藥材的婢女給淩兄弟送過去了,如果淩兄弟還有什么要求那還請盡管說。”

淩冽點了點頭:“勞煩聶少爺如此費心了。”

“哪裏哪裏,大家都是為了我爺爺的病情,我能盡點力氣也是應該的。”

兩人以客氣的開場白開始,最後還是以客氣的方式分開,分別說了幾句漂亮話之後,淩冽就走出了小黑樓,看著那個被自己撕爛的鐵門,他的嘴角輕輕上揚,然後給小藍打了一個手勢,這才向著竹林所在的地方走去。

淩冽離開後沒多久,秦銘這才走到了聶無鋒的旁邊:“剛才我稍微多用一些力氣他就死定了,你為什么不讓我殺了他呢,難道你還真覺得他能治好老家主的病嗎?”

聶無鋒冷笑了一聲:“治不治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讓爺爺看清我在這件事情中的立場,只要我們做的比我那個妹妹好,這就已經足夠了。”

但對於他的話,秦銘卻並不贊同:“我看你這就是放虎歸山,明明知道他和聶無雙有關系,為什么還要讓他去聶無雙那裏,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

但聶無鋒卻是一臉得意的樣子:“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只要我們能掌控住爺爺的態度,那最終就是我們的勝利,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秦銘點了點頭,他知道這個年輕人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不過這時候他看著那個堆滿了浴缸的屋子,也是皺著眉頭說道:“那小子也太不識好歹了,我們辛辛苦苦弄來的這些浴桶,居然一個都沒有用到,這怎么還回去。”

“還回去?哼,這么老舊的東西早就應該被淘汰了,既然老一代的東西不想退出曆史的舞台,那我就幫著他們退出。”

說話間,聶無鋒就向著那個堆滿浴缸的房間裏面走了過去,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然後只是對著房間裏抓了一下手掌,這房間裏似乎就有什么強大的力量爆發一樣,這些浴缸紛紛散亂開來,最終堆積到地上成了一堆爛木頭。

新陳代謝本來就是聶無鋒心裏的真理,一切老舊的東西都應該乖乖的死去,這樣才能讓新東西更好更快的發展。

秦銘覺得自己越來越看不透眼前的年輕人,但他也不需要看透什么了。

秦銘早就給自己做好了決定,那就是一直追隨著他,雖然不知道這家夥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憑著他的聰明才智,肯定是最後的成功者。

追隨一個必定成功的人,才是正確的選擇,反觀霍秋那個老糊塗,明明知道整個聶家都不看好聶無雙,卻還是這么死心塌地的留在他的身旁。

在小樓的上方,一個戴著面具的人正咬牙切齒地盯著淩冽看,他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把淩冽給撕成碎片。

但現在他也只不過是想想罷了,畢竟他很清楚自己已經是聶無鋒的一條狗,只要是狗,那就必須服從主人命令。

這一次聶無鋒為了自己的計劃,根本就沒有讓霍青玄和淩冽見面,兩人面對面不打起來那都沒人信。

霍青玄也只能忍著內心強烈的殺人沖動,他緊緊攥著拳頭,把黑色的指甲都你攥到了自己的血肉中,暗紅色的血液一滴一滴地流了下來。

“淩冽,你必須要死,我必定會讓你付出血的代價!”霍青玄惡狠狠地說道。

走在路上的淩冽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他剛才只覺得自己的後背有一股冷意,但當他回過頭來看的時候,卻是什么都沒有,只有一個小黑樓矗立在不遠處。

小藍看起來似乎很開心,她跟在淩冽的身後,笑著說道:“沒想到聶無鋒少爺是這么好的人,竟然幫著我們解決問題,雖然很可惜沒有找到公子想要的東西,但還是很謝謝他。”

在小藍看來,聶無鋒倒是成了一個樂於助人的人,淩冽也沒有給她爭辯這些事情,畢竟小藍的角度正代表著聶家底層人員的觀點。

淩冽沉思了一會兒,這才笑著問道:“那你說說,你對聶無雙怎么看。”小藍思考了一會兒才說道:“我這種等級的人接觸大小姐的機會也不多,但她是這么厲害的人物,多少我還是知道一點,據說大小姐非常冰冷,別說是對我們這些人了,就算面對的是老家主,她依然是冷冰冰的樣子。

淩冽也了解聶無雙,她確實是一個很冰冷的人。

但是從小藍的話來看,他似乎不僅對外人這樣,對聶家的上上下下都是這樣。

這和聶無鋒簡直就是兩個極端啊,聶無鋒那家夥即使心狠手辣,但表面上卻是做足了功夫,那一臉熱情的笑,幾乎看不出任何破綻。

也難怪聶無雙和聶無鋒在聶家的評價會差距這么大,比起一個熱情又客氣的公子哥,誰會去喜歡那個臉上帶著冰的大小姐呢。

就連這最基層的人都對兩個人這么看,那么聶家的那些大高層似乎更不用多說了。

不知不覺間兩個人就來到了這個兩層高的小竹樓前,這個主樓淩冽非常的熟悉,只是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這么快 就回到了這個地方。

世事難料,既然來了,那么該怎么做還是怎么做吧。

淩冽直接走進了竹樓,但迎面而來的卻是一把黑色的匕首,聶無雙冷冷地看著他一句話都不說。

小藍有些慌張,她在大小姐的面前本來就很緊張,現在大小姐拿著刀放在淩冽的面前,更讓給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最後小藍還是用有些顫抖的聲音說道:“大小姐,我們這次是奉命來找東西的,還請大小姐配合一下,這件事可是直接關系到老家主的安慰呀。”

聶無雙愣了一會兒之後,這才收回了自己的匕首,只聽她冷冷地說道:“找到你們想要的東西,就趕緊給我滾!”

被她這么威脅著,淩冽只是默默走了進去,沒有說話,而小藍則是很自覺地站在了外面,既然她進不去聶無鋒的小樓,那么在大小姐的小竹樓前,也只能止步。

這小竹樓很簡陋,而且看起來狠新,應該是剛建好沒多久,雖然條件艱苦了一點,但卻是聶家最安靜的地方。

恐怕聶無雙現在最需要的也正是安靜,她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考慮。

淩冽走進小樓之後,門就直接被關了起來,很明顯聶無雙是在提防外面的人。

當然不會是小藍,他沒有什么境界,想要探知樓裏的動靜並不是容易的事情。

聶無雙在提防的是那些藏在暗處的高手,這些高手或者是來自於聶無鋒,或者是來自於聶天。

但不管是來自哪一方,淩冽都知道在這小樓裏面是絕對的安全。

雖然小樓的窗戶都開著,屋子裏的情景似乎完全安暴露在了外面。

不過從第一次來到這裏的時候,淩冽就已經注意到了一些非同尋常的事情,這小樓的牆壁內側一直都有一股真氣波動。

至於這波動的作用,恐怕不僅僅是防止外面對裏面的偷窺,還有一定阻撓別的高手探知能力的作用。

走到小樓裏面,淩冽才發現這裏正擺著三杯茶,而在茶桌的前面坐著的是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

這老者淩冽認識,當時自己被秦銘攻擊的時候,如果不是他,那淩冽早就已經死在霍家的院子裏了。

現在再看到了這位老者,淩冽只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三杯茶有一杯是老者的,一杯是聶無雙的,另外一杯沒有人喝,似乎都有些涼了。

淩冽直接走上去端起了那杯沒人喝的茶,一飲而盡。

如果被人看見聶無雙,霍秋,淩冽這三個人在一起喝茶,不知道聶家又會傳出什么風言風語,但是現在,淩冽卻知道他們非常的安全,外面根本就不會有人看到這裏。

他早就注意到了周圍能量的異常,雖然能量並沒有多少,但這虛無飄逸的感覺卻讓淩冽覺得十分不簡單。

淩冽在霍秋的對面坐了下來:“難道這就是您的半步武聖空間,屏蔽信息?”

霍秋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說話,聶無雙卻是冷臉說道:“這只是冰山一角,你沒必要這么大驚小怪。”

現在聶無雙的臉色已經好了很多,再加上淩冽之前給他輸送的血脈之力,一般情況下,聶無雙是再也不會淪落到因為心力憔悴而出現的虛弱情況了。

現在她可不是恢複正常那么簡單,准確來說是比正常狀態還要好上一倍。

不過聶無雙對淩冽不但沒有感謝的態度,反而又回歸了她一如既往地冷漠。

淩冽又想起了小藍的話,在聶家眾人的心中,聶無雙就是一塊冰。

性格之事淩冽不方便多做言語,他直接奔了正題:“我想找一個浴桶,經得起火烤,透的出藥力,不知道你們可有滿足條件的浴桶。”

聶無雙直接搖了搖頭,浴桶這種東西太耗費時間,而她的時間很寶貴。

霍秋卻是笑著說道:“我倒是有那么一個東西,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意思。”

就在淩冽高興的想要去霍秋那裏看看的時候,霍秋直接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房間。

淩冽起身,有些好奇的走了過去,當他看到裏面正靜靜地放著一個浴桶的時候,心裏也有些崩潰。

倒不是因為對東西失望,而是淩冽對自己的保密工作失望,明明是自己想要保密的事情,怎么就被這么多人知道了。

看到房間裏擺著的一個浴桶,很明顯這是霍秋和聶無雙早已知道自己需要這東西,所以提前准備好了這個浴桶。

看來在聶家,沒有什么事情真的能瞞得住聶無雙和聶無鋒,兩個人的情報和管理系統幾乎細微到了淩冽根本想象不到的地步。

但是一山不容二虎,當聶家莊園裏有兩個這樣的人的時候,勢必會引起一股大規模的勢力碰撞。

現在兩個人暗地裏的較勁,也不過是一場預熱而已。

淩冽走上前去,用手輕輕拍打了一下浴缸,立即就聽到了清脆的嗡鳴聲,這雖然是用木頭所做,但是工藝和材料都很過關,做的簡直就和玉石一般。

看了兩圈這個浴桶之後,淩冽也終於松了一口氣,這正是自己想要的。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