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朋友不育我替他播种,我的人都是你的

朋友不育我替他播种,我的人都是你的,山羊胡出去之後,淩冽對著小藍和小紅笑著說道:“你們也去准備准備吧,晚上才是真的需要你們的時候。”

小藍和小紅一了點頭,這才離開了倉庫。

等到這倉庫裏只有淩冽一個人之後,他才伸了個懶腰,嘴角露出一絲不屑:“憑一個助理就想偷本醫王的藥方,想的也太美了。”

說罷,淩冽就把旁邊的那個石盆給端了起來,現在這石盆裏爛七八糟的有很多殘渣,他小心翼翼的拿起了搗藥的工具,把石盆呢裏亂七八糟的草藥細心碾碎,隨後又拿來一瓶烈酒,全都倒了進去。

烈酒剛剛進了石盆,就和裏面的若幹草藥產生了強烈的反應,石盆裏就好像是炸了鍋的油一樣劈裏啪啦作響,淩冽則是趴在這石盆的面前,睜大眼睛看著這石盆裏的反應。

其實被山羊胡拿走的只不過是一種成色稍微好一些的體力藥物,只不過不太常見而已,真正的寶貝是這些煉制下來的藥渣。

說是藥渣,倒不如說是餘下來的精華,關鍵看怎么利用。

原本黑乎乎的一些東西在烈酒的影響下,竟然有了一些綠色的痕跡。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把事先准備好的一些粉末,一點一點地加了進去。

這些粉末可是淩冽隨身攜帶的一種協助恢複的藥物,就算讓那山羊胡真的把今天自己煉藥的套路給學了去,如果最後少了這幾種藥粉,也沒有任何的作用。

石盆裏草藥的顏色由黑色變成了綠色,最後在淩冽手中藥粉的影響下,這綠色又慢慢變得枯黃。

當淩冽手中的最後一把藥粉撒下去的時候,枯黃又慢慢有了些起色,最終定格在了金黃的顏色上。

“好事多磨,好藥多變啊!”淩冽忍不住感慨了一聲,這也是他第一次配置這驅魔湯,沒想到過程竟然這么神奇。

淩冽用手指輕輕沾了一點,只覺得指尖有一種癢癢的感覺,他把這東西放在鼻尖聞了聞,和神農百草經上描述的味道一模一樣。

看到這石盆裏的完成品,淩冽也終於松了一口氣。

雖然真正用到這上面的有一百八十種藥材,但是煉制出來的精華也不過是小半盆而已,這小半盆的精華再去掉多半的殘渣,最後出來的金黃藥水其實也不過一碗這么多。

這樣看來倒是真的很像一碗神聖的湯水,也怪不得先輩們把這種藥水稱之為驅魔湯。

淩冽把這藥水空了出來,裝進了一個事先准備好的玉瓶中,對於如此溫潤的藥水,用玉瓶來裝再合適不過了。

等做完了這一切,淩冽就一把火把器械全部燒掉,這樣也就簡單粗暴的完全清理了痕跡。

既然藥物已經煉制成功,淩冽就幹脆回到了天字客房,准備好好的休息一下,今天晚上肯定不會尋常,養足了精神才能降低出錯的概率。

只不過淩冽沒想到,自己剛剛走進了客房,就看到小藍和小紅恭敬地站在裏面,似乎一直都在等著他回來。

淩冽不禁有些心疼, 忙碌了一天,這兩個姑娘肯定也很累, 但他們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淩冽。

為了讓這兩個姑娘安心,淩冽就順應他們的意思躺在了床上,准備睡一會兒。

但這客房裏面只有一張大床,淩冽看看小藍和小紅都不願意離去,無奈苦笑了一下,這才拍了拍自己兩旁的空蕩。

兩位姑娘相互看了一眼,這才欣喜的走了過來,一人一邊睡在了淩冽的懷裏。

到了晚上,淩冽帶著兩位婢女來到約定的地點之後,這才發現這裏已經來了不少人,而且差不多都是在聶家有地位的人。

給老家主看病可不是什么小事,他們當然要來看看以表關心,聶無鋒在這裏,但是聶無雙卻不在。

淩冽也沒多想, 注意到老爺子已經躺在了那個極品浴桶裏,而下面已經按照自己所說的准備好了,淩冽也就不再猶豫。

他直接走上前去,拿著事先准備好的點火器,要把浴桶下面的那些木材給點著的時候,聶家的諸位大佬立馬就炸了鍋了,淩冽起碼感受到十幾種霸道的殺氣,他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倒不是淩冽害怕,只是當高手高到一定境界的時候,殺氣也不再是單純的情緒表達,而是開始對周圍事物有了些實際的影響。

十幾種如此強大的殺氣相互交織在一起,那形成的實體化能量已經非常可觀。

再加上這些殺氣的矛頭都是指向了淩冽,所以淩冽此時是感受最清晰的一位,汗毛豎起已經是相當淡定的表現了如果是個心理承受能力或者是身體強度不怎么樣的人,在這股複雜的能量下,恐怕早已喘不過氣了。

但是淩冽絲毫不在意這些高手們的威脅,他毅然向前走了一步。

這一步過後,殺意更濃。

率先說話的是那個戴著眼鏡的斯文男人,淩冽還對他有些印象,找浴桶的時候第二個人遇到的就是這個眼鏡男。

“還請醫王三思,這煮人可不是兒戲,就算家主實力強大,但恐怕也熬不住如此殘酷的方法。”眼睛男說話的語氣依然非常客氣。

不過淩冽知道他的客氣完全就是一種虛假的表象,因為剛才的十幾種殺氣中,很明顯就有一種是從這個眼鏡男的身體裏發出來的。

我能對你彬彬有禮,也能隨手殺了你,這才是裝逼的典范。

但偏偏人家又有那個能力!

就在這時,一個黑胡子大漢直接沖了上來,抓住了淩冽的衣領就吼道:“我看你就是個庸醫!說!是誰派你來害家主的?”

大漢的口水都噴到了淩冽的臉上,淩冽靜靜地擦了擦臉上的口水,這才抓住了大漢的手。

他的手突然用力,那大漢還沒反應過來,手就直接被掰開了。

眾人皆驚,誰都知道這黑胡子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半步武聖,而且他還是蠻力類型的,淩冽只是憑著武王境界就直接掰開了黑胡子的手,這讓人怎么都 無法接受。

但是一直嗷嗷叫的黑胡子卻是安靜了一會兒,他竟然感覺到自己的手掌已經麻木了,雖然過會兒就恢複到了正常,但這依然說明了淩冽的手法不簡單。

所謂四兩撥千斤,淩冽作為神農穀的弟子,對這個道理非常明了。一瞬間的交手,黑胡子大漢竟然是落入了下風。

一般情況下,當武王面對的是半步武聖的時候,只能乖乖的屈服,這已經是眾人腦海裏的習慣性思維。

淩冽今天就打破了這個習慣,他不但沒有屈服,竟然還主動發起了反擊,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但足以見證淩冽內心的想法。

就算你是半步武聖,我也不會怕你!

黑胡子大漢脾氣本來就暴躁,等他反應過來之後,更是怒不可遏。

就在他准備對淩冽出手的時候,浴桶裏突然傳出了咳嗽的聲音。

這個聲音有可能只是秦天嗓子癢癢隨意發出的聲音,也有可能是他故意而為之,但不管這個聲音是不是秦天故意發出來的,大漢都不敢不重視,他趕緊收斂了自己的怒意,乖巧站在一旁。

一只老虎變成了一只兔子,只是因為秦天的一聲咳嗽。

淩冽早就習慣了聶家的這種尊卑制度,黑胡子和小藍小紅不是一個級別,但並不代表他就可以在聶家為所欲為,在老家主的面前他也只能像是個大貓一樣活著。

看到這家夥退縮,淩冽知道他也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兒,當即不屑地哼了一聲。

那黑胡子大漢眼神冰冷,緊緊盯著淩冽,似乎下一秒就能把淩冽給生吞活剝了。

淩冽不再理會他們,只是啟動了自己手中的點火器,直接把那堆木材引燃。

沒過多大會兒,火焰就熊熊燃燒起來,很快,這浴桶的底部就已經變了顏色。

浴桶的上方也開始漂起一些煙霧。

圍在這浴桶不遠處的都是聶家的權勢人物,隨便一個放在聶家外面,那都是權傾一方的存在,隨便說句話就有千百人響應。

但是這個時候他們也只能像是普通人一樣交頭接耳的討論,聽這聲音大概都是那幾個意思,要么是淩冽這個方法是多么的可笑,要么是聶老爺子怎么會糊塗到這個境界,竟然把自己的性命交給了一個這么年輕的人,很明顯不可靠啊。

但他們只能說說說而已,就連聶無鋒也只能咬著牙站在一旁看著,他們沒人再敢上前阻止,因為整件事情最關鍵的人物一直都沒有表態。

聶天不僅是這次煮人事件的當事人,他也依然是聶家最有說話權利的人,即使老態龍鍾,也依然沒有人敢對他有所不敬,更不會對他確定的事情有半點的疑問。

這位老家主可是自己走進浴缸的,這足以說明他的選擇,既然他已經決定了這次治療,就算再多人反對也沒有用。

聶無鋒沉聲警告了一句:“淩冽,如果這次你讓我爺爺有什么閃失,你今天就別想活著離開聶家!”

但是淩冽不但不害怕,還用看傻叉一樣得眼神看著聶無鋒:“我說你是不是傻啊,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這威脅我,是不是唯恐我不出岔子,老爺子死不了,你也無法篡位啊?”

淩冽說話的聲音很大,周圍所有人都能聽到,先不說淩冽直呼老爺子死不死的問題,就算是他提到的篡位問題,一直都是聶家最敏感的話題。

擅於弄權的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的篡位,原來熱烈討論的眾人立即安靜了下來,這個時候要是一不小心說錯了話,那可真的是引火上身了。

聶無鋒一臉的黑線,篡位是每個渴望權利的人都想要做的事情,只是明顯程度不一樣罷了。

如果淩冽這句話在老家主的心裏埋下了一個提防的種子,那么聶無鋒的前程必定是要抖一抖的。

雖然他被稱為是聶家最有可能繼承老家主衣缽的人,但現在的新一代家主卻並不是他。

縱然聶無雙的地位因為啟動涅槃計劃而陷入了低穀,但她現在依然是聶家名義上的新家主,只要老爺子不點頭同意,就沒有人能撤掉她的家主位置。

無論聶無鋒怎么努力去打敗自己的堂妹,到頭來還是需要老家主的那句話。

就在場面靜止,氣氛很尷尬的時候,聶老爺子突然大笑了一聲說道:“淩冽啊淩冽,如果你現在還不承認你和那家夥的關系,我已經無法相信了,你們不但長得很像,就連脾氣性格都是一一模一樣啊,當年那個後生就是這么的狂傲,不僅僅在我們聶家鬧過,連常家和景家都被他給鬧了個底朝天。”

淩冽只是笑著試了試水溫,然後聳了聳肩說道:“你愛怎么說就怎么說唄,反正吹牛逼又不用交罰款的。”

雖然淩冽嘴上不承認,但他心裏卻很明白,既然聶天說的是後生,那就肯定是自己的父親,淩戰。

父親的傳說他也聽過不少,當年把京城鬧了個沸沸揚揚,就為了自己的母親,這份魄力可不是淩冽能比的。

父親一直是自己的偶像,但淩冽現在卻萬萬不能承認自己的身份,現在他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承擔父親的一切。

但是現在聶家這幾個高手想要欺負自己,也絕對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特別是聶無鋒,更是淩冽針對的對象。

大不了來一場互相傷害,誰慫誰就是孫子。

看著淩冽狂傲的表情,聶天嘴上有些微笑,卻也有些擔憂,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子聶無鋒之後,就默默閉上了眼睛。

淩冽又撩了一把浴缸裏的水,現在水溫剛剛達到淩冽的要求。

他從懷裏拿出那個金色的液體,直接倒入了浴缸裏面。

淩冽一邊倒,一邊說道:“放心吧老爺子,有我這些金湯在,水溫高不到哪裏去。”

雖然把淩冽的話聽在耳朵裏,但聶天的表情並不輕松,他只感覺到水溫不但沒有降低,反而升高了一些。

就算他是一位絕世的高手,但身體也不是鐵打的,再這么煮下去,都快藥被煮熟了。

聶老爺子看了淩冽一眼,但淩冽卻是認真的感受著浴桶裏的溫度。

這其實是淩冽第一次使用驅魔湯,如果一不小心把聶老爺子給煮死了,那自己可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