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娘俩两朵花,征战婆媳,娘俩都让你

娘俩两朵花,征战婆媳,娘俩都让你,淩冽在木材堆裏挑了幾塊有大又長得木材扔進了浴桶的下面,順便摸了一下滾燙的浴桶。

他站起身來又摸了摸水溫,這時候水溫已經逐漸穩定。

這溫度肯定沒有一百度,就好像把醋倒進了鍋裏,會讓水的沸點降低一樣,這金湯和醋是一個原理,就算浴桶裏的水起來,溫度大概也只會在七八十度左右。

不過就現在這溫度,淩冽只是用手撩一下就燙得難受,而聶天卻是把大半個身體都沉浸在這高溫浴桶裏,他所承受的的痛苦將是無法形容的。

“怎么樣老爺子,要是熬不住了,你可得提前說一聲。”淩冽一邊調整著火候,一邊說道。

“這點痛和當初中毒比起來,能算得了什么?“秦天雖然額頭上全都是汗珠,但現在依然露出了一副堅毅的微笑。

淩冽不急不忙地往浴桶下面填著木材:“老爺子說這話可是有點早了,待會兒你可不要喊出來才是。”

不過淩冽開玩笑的話卻是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滿,聶無鋒直接說道:“你說話注意點,現在在你面前的可是聶家的老家主,國家的老英雄。”

只要是不傻,就能聽得出聶無鋒這話裏的警告意思。

“皇上不急太監急,我和老爺子聊會天有你什么事?”淩冽皺著眉頭看了他一眼。

眾人又是一驚,在聶家的地盤不知道小心翼翼行事,竟然還三番五次地懟聶無鋒,真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但是多數人的臉上又隨即出現了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誰會真的在意淩冽的死活,淩冽此時越是作死,他們就越是放心。

聶無鋒本來是想在爺爺面前教訓一下淩冽,但誰知道淩冽卻是借著這股勁又反擊了他一次,這讓聶無鋒很不爽。

但是現在爺爺的生死直接捏在了淩冽的手裏,就算他不爽,也只能忍著。

淩冽一邊調整著火勢,還一邊吹著口哨,看起來相當的輕松。

這又引得聶無鋒把拳頭攥的嘎吱作響,但淩冽就是喜歡別人這種看不慣自己,卻又幹不掉自己的樣子。

就在淩冽玩的正開心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浴桶震動起來,淩冽立即站了起來,這才注意到聶老爺子的眼睛裏充滿血絲。

此時他的雙手緊緊攥著浴桶的邊緣,金色的洗澡水裏開始滲入一些其他異樣的顏色,有血紅,也有墨綠。

浴桶顫抖,是因為聶天的手正在顫抖著。

雖然他沒有發出聲音,但看現在猙獰的表情就知道,這位老者正經受著誇張的痛苦。

淩冽拍了拍手,直接指了指剛才那個吼了自己的黑胡子大漢說道:“你過來,給我燒火!”

這幾乎是命令的語氣,淩冽本來才是一個武王,而黑胡子是一位半步武聖,剛才被淩冽從自己的手中輕松掙脫,已經讓大漢失了兩分面子,這黑胡子也已經把這賬記在了自己的心裏。

但是這事還沒過去,淩冽竟然光明正大的來命令他,這讓大漢氣憤的黑臉更黑了。

僵持了五秒鍾,淩冽跺了一下腳,有些不耐煩地說道:“說的就是你,趕緊給我過來!”

現在可是給聶天治療的關鍵時期,如果因為這大漢的猶豫而造成了什么不可挽回的傷害,就算淩冽不說話,聶無鋒也會幹死他。

黑胡子無奈,這次走過去蹲下來,很敷衍的把木材填到浴桶下面。

“啪!”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眾人都是一精神,他們都懷疑自己看錯了,剛才淩冽竟然打了黑胡子的後腦勺!

都說老虎的屁股摸不得,這男人的後腦勺可比老虎屁股敏感多了。

這種地方只有兩個人能打,一個是親爹,一個是老師。

淩冽像是教訓兒子一樣打了一位半步武聖啊!這事多新鮮啊!

而且更新鮮的是,被打了的黑胡子只是悶哼了一聲,竟然還乖乖地跟著淩冽學起了如何燒火。

雖然黑胡子氣得都已經把不少木材給抓成了粉末,但現在可是在為老家主做事情,他沒法拒絕,更不能在這個時候對淩冽動手。

有人燒鍋,淩冽就專心查看起浴缸裏的反應。

此時一縷縷墨綠色的氣息正順著聶天的經脈向著頭上趕去。

看來自己的驅魔湯已經產生了效果,不然這些經脈裏的毒素不會向著聶天的頭部趕去。

聶天的頭沒有辦法沉浸在這黃金湯裏,所以也成了重災區,現在聶天的表情也變得越來越猙獰,但他不知道是為了給淩冽較勁還是因為什么,他嘴裏竟然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小藍小紅過來。”淩冽頭也不回地喊道,這個時候立即有兩位姑娘穿過了人群,向著淩冽的方向快步走去。

今天來到這裏的都是聶家的大人物,按照小藍和小紅的身份,也只能站在最不起眼的地方。

聶家的規矩無處不在,小藍和小紅沒有辦法像淩冽一樣無視這些規矩,她們只能按照規矩辦事,這樣才能在聶家生存。

看到兩位姑娘過來了,淩冽拿起了兩個木瓢,給他們一人一個。

“你們就拿著這木瓢,不停地給老家主的頭上澆水,明白了嗎?”

小藍和小紅同時點了點頭,這事情似乎很簡單,但他們又同時搖了搖頭,因為給老家主的頭上澆水可是一件大不敬的事情,這件事太難了。

看到兩位姑娘猶豫了,淩冽先拿過來兩個木瓢,左右開弓給老爺子澆水。

這兩瓢水澆下去,原本威風凜凜的老爺子立馬就變成了落湯雞,而且看起來相當的滑稽。

淩冽再次把工具放到了兩個姑娘的手中:“大膽的去做,相信我!”

看著淩冽鼓勵的眼神,小藍和小紅終於開始行動,他們先是給老家主磕了一個頭,這才開始往老家主的頭上澆水。

只不過這浴桶裏的溫度實在是太熱了,就算兩個姑娘緊緊是澆水,也已經熱的滿頭大汗,手臂更是被熱氣弄得通紅。

但是現在聶老爺子正坐在裏面,頭上也不斷被澆上熱水。

澆水持續了半個小時,淩冽的嘴角也終於露出了微笑,因為墨綠色的物質已經不是慢慢從聶天的身體裏滲透出來,而像是在他的汗毛孔裏噴湧而出。“轟!”隨著一聲巨大的爆裂聲,結實的浴桶竟然直接炸裂開來。

滾燙的藥水潑灑向四面八方,諸位高手不得不連連退讓。

待水霧散去,聶家的諸位高管再次看到了那個佝僂的身影,但此時此刻,無人能抑制得住內心的震驚。

人還是那個人,但氣息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老家主隱退已經有些年頭了,這些時間裏,那些聶家的老將們早就忘記了他那不可一世的威風!

新來的高手更是對那些老家主的傳說嗤之以鼻,但是在這一刻,不管是老將還是新人,此時腦子裏只有對老家主的尊敬。

王者歸來。

聶天向前踏出了一步,雙手慢慢張開,所有人都聽得到那骨頭哢擦作響的聲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聲狂笑響徹雲霄,天上飛過的鳥兒被嚇破了膽子,重重摔在地上,在聶家的地板上畫出一個又一個的血花。

“噗通,噗通”眾人紛紛跪下,對著聶老家主一次次叩首。

淩冽卻是站在那裏,嘴角帶著微笑。

聶老家主看了淩冽一眼,什么都沒說,這就邁步離開了,但眾人卻是跪在地上久久沒有起來。

世間久未見龍,便覺無龍,但今日龍重現天日之間,天地皆拜之。

淩冽看著聶老爺子離去的背影,內心無比震撼,這就是亂世中成為國家砥柱的棟梁之人,這就是英雄的樣子!

聶天已經如此,不知道他口中那個和自己長得很像的戰友又會恐怖到什么境地,而自己的父親淩戰,又是如何以一人之力在世間留下絕響?

淩冽感慨,震撼,但他不會跪下,他的心裏暗暗發誓,終有一日,我也如他一般,笑一聲,天地寂靜!

等到老家主的身影消失,眾人才起身紛紛離去。

人走的差不多了,聶無鋒才向著淩冽走了過來:“好一個醫王,沒想到除了醫術出眾之外,你的嘴上功夫也很了得啊。”

淩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東西,隨後給小藍和小紅打了個手勢,讓他們先回去休息,這才看了聶無鋒一眼。

“如果說打嘴炮的功夫,我可不敢和你比,這大半個聶家都被你拉攏了,可見你平時許了不少的好處,吹了不少的牛逼啊,以後這天上要是打雷下雨了,你可得躲著點走,畢竟老天是有眼的。”淩冽嘴角帶著微笑。

聶無鋒的眼睛裏撇過了一抹殺意,但很快就被笑容掩蓋:“哈哈,看來醫王大人對我頗有意見啊,但是不管你有沒有意見,現在都必須做出一個選擇。”

他緊緊地盯著淩冽,氣勢咄咄逼人。

“有屁快放,我可沒你那么閑,老爺子的後續藥我還得抓緊加工。”淩冽沒好氣地說道。

“現在我給你一個選擇,是為聶無雙效力,還是為我?”

聶無鋒是個聰明人,雖然他現在及其討厭淩冽,但淩冽的能力他還是看在眼裏,天京的醫師有無數個,能坐上醫王位置的卻只有一個。

現在淩冽又憑借自己的能力讓老家主的病情得到好轉,這就說明他不是一個浪得虛名的人。

對於一個如此有能力的人,就算再討厭,也要把這人給拉攏回來。

看到淩冽似乎猶豫了,聶無鋒洋洋得意起來,畢竟現在老家主已經不在這個地方,就沒有人給淩冽撐腰了,所以他自然就慫了。

聶無鋒繼續說道:“放心,我聶無鋒從來不會虧待別人,只要你輔助我坐上家主的位置,那么聶家的大門會永遠為你打開,這裏更會有你的一席之地。”

這話說完,淩冽卻是一臉鄙夷地看著他:“我猶豫是因為我很好奇,你這種人弱智到什么地步,我都罵了你這么多次了,你還拿臉來帖我的冷屁股嗎,真想不通你到底是有多賤啊。”

雖然淩冽說話的語氣比較平緩,但字裏行間就像是藏了一根根鋼針一樣,全都紮在聶無鋒的身上。

“還有啊,你以為隨便畫一個餅就能讓別人為你效力了?就你這么不要臉的人,當了家主真的能履行承諾,鬼才相信你的話嘞,哪裏涼快你就哪裏待著去!”淩冽絲毫不給他留情面。

本來聶無鋒想不計前嫌,在淩冽面前唱一出周公吐哺,天下歸心。但誰知道這家夥如此的反常,竟然借機羞辱了一番。

雖然淩冽的能力出眾,但此時繼續拉攏也只不過是自討苦吃。

在聶家,聶無鋒合適被如此對待過,但偏偏現在只有淩冽的手裏捏著給老家主治病的藥方,聶無鋒根本就不能把他怎么樣。

怒瞪了淩冽一眼之後,聶無鋒冷哼了一聲,立即轉身離去。

淩冽則聳了聳肩膀,根本不在意他的去留,更不會在意他的態度。

他轉身看向了地上的一個浴桶殘片,殘片上還留著一點墨綠色的液體。

從聶天身上逼出來的毒素已經被驅魔湯給中和,現在已經沒有多少毒性了,但淩冽還是拿出了一個小玉屏,往裏面裝了一些綠色液體。

生化武器的毒素構造其實比較簡單,多是以一種或多種致命病毒融合而成,本身並么有什么收藏的價值,但是這種墨綠色的毒素卻在聶天裏存在了幾十年,不管是毒性和成分在這些年裏都有了不小的改變。

就算是沙子在河蚌的身體裏幾年後也被磨礪成珍珠了,這些墨綠色的毒素就像是那沙子一樣,跟隨著聶天的身體被來回錘煉,雖然淩冽現在還不知道這東西有什么價值,但想必會有一天用上。

淩冽細心搜集的時候,一雙鋥亮的皮鞋停在了他的面前。

不抬頭光是聞味道,淩冽就已經知道是誰了,因為聶家男人身上噴這么多香水的可真不多,斯文眼鏡男就是一個。

他的身材高大,身板強壯,但卻看不出任何魯莽的氣息,只讓人覺得這人很有教養,很有魅力。

他把浴桶底部的一角放在了淩冽的面前,很明顯是在幫著淩冽搜集。

“小先生,我這么多年在聶家,從未見過老家主這個樣子,所以我有些好奇,如果人的疼痛是一到十級,那我想問問,聶老的忍受的痛苦是幾級。”

“二十六級。”淩冽毫不猶豫,直接給了他一個准確的答案。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