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十世挺着肚子要生了,大肚子孕妇啊轻一点

十世挺着肚子要生了,大肚子孕妇啊轻一点,正常人的痛感可分為一到十級,但聶天本來就不是正常人,一個普通人就連其中的一半都承受不住。

眼鏡男一臉震驚,他完全沒想到淩冽竟然會給出這個答案,而在他震驚的時候,淩冽則把那些墨綠色的液體通通收走。

既然有人幫助自己搜集,那不要白不要,雖然淩冽看這眼鏡男感覺渾身不舒服,但把他和聶無鋒比起來,那就可愛很多了。

隨後淩冽就一邊給玉瓶封口,一邊隨口問道:“既然你稱呼聶家的老家主為聶老,說明你不是聶家的人啊。”

眼鏡男笑了笑,這笑容也很有禮貌,眼睛直接伸出了右手:“我的名字叫辛天幹,很高興認識醫王。”

這人的禮儀就像是個教科書一樣標准。

“辛天幹。”淩冽讀了一遍這個名字,只覺得有些拗口,只覺得不是天京才有的名字。

但兩人雖然見了幾面,不過也是萍水相逢,淩冽也沒有多問。

本來淩冽以為這家夥的禮貌和客氣只是做作,但了解的多一點,淩冽才知道他這是源自於骨子裏的禮貌。

“您肯定覺得我的名字有些奇怪,其實我也覺得有點,但是這既然是我老師賜給我的名字,我肯定會好好珍惜,這個名字也是我來到華國以後最珍貴的東西。”

“哦,難怪,原來是外國朋友啊,不過你這漢語說的可真溜,那你是從哪個國家過來。”淩冽一邊漫不經心說著,一邊把玉瓶收了起來。

“我是東陽人。”

“噗!”淩冽差點噴他一口老血。

聶家竟然還接受了一個東陽人!而且這東陽人還是個高手!

曆史上的戰爭不說,就現在東陽還對天京信誓旦旦,想趁著天京局勢的混亂搞點事情,可以說兩邊的關系一直都沒怎么好過。

但在聶家這么重要的地方卻有一位東陽的絕世高手,而且這高手還和所有的聶家成員一樣,可以隨處走動,這怎么想都讓人有些不安啊。

看到淩冽愣住了,辛天幹苦笑了一下說道:“我知道我的身份比較尷尬,但時間會證明我的立場。”

“你的立場是什么?”

“我的立場,就是沒有立場。”辛天幹站了起來,仰天歎了一口氣,一步步走去。

淩冽看著他,只覺得這個人心裏有說不完的無奈,不管是在國家還是聶家的層面上,他都無法做出抉擇,他能做到的,只是一直保持自己的禮貌。

這種事情淩冽管不了,他只是笑了笑,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貴賓房間裏,好好的睡一覺,當然這一覺依然有美人左右為伴。

聶家的老家主回複狀態的事情必定會成為一個重磅消息。

聶老本不打算大張旗鼓宣揚自己重新出山的事情,但是這京城裏面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聶家看。

只要是稍微透露出一點風聲,聶家外面就有數不清的人來回剖析,就算聶家自己沒有宣布,但在聶老出山的第二天,消息還是不脛而走。

陸家莊園的鯉魚亭內,陸子由還在打著自己的太極拳,經過淩冽的一番指點,再加上他自己的勤學苦練,現在已然有了點樣子。

等他一套拳法全部打完,陸子樂把一塊毛巾遞給了過來:“哥哥現在的拳法已經打的很好了,看起來可不比那些大師們差。”

路子由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說道:“太極十年不出門,你這話說的太過誇張,這種虛浮的話還是少說為妙。”

陸子由無奈地笑著說道:“這種話也就哥哥你不愛聽,聶家的那群官老爺們可是最喜歡這一套了。”

對於弟弟的話,陸子由不置可否,聶家本就官氣很重,總有些腐朽的人。

“哥,現在外面已經傳的沸沸揚揚了,根據諜子來報,聶老爺子確實已經恢複了不少。”

陸子由點了點頭,喝了口水繼續說道:“我記得現在淩冽還呆在聶家,能治得了老爺子這個病的,天京之內恐怕也只有他了吧。”

“哥哥神算,正是淩冽救了聶天,我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我只是不明白,這樣做對百草集團也沒有半點的好處,淩冽難難道真的被人逼到了如此境地?”陸子樂有些憂愁。

因為聶天的突然退隱,聶無雙根本就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掌控整個聶家,更何況還有一個聶無鋒出出阻撓,這段時間的聶家就好像是被砍掉頭的一條龍,家族內亂七八糟的事情都沒辦法處理好,就更難插手家族外的事情了,對陸家這樣的大家族更沒什么影響。

所以這幾年的時間裏,陸家趁著最大的競爭對手低迷的時間,占據了京城不小的權益,也成了發展最快的一個家族。

但是現在如果聶天重新做到了家主的位置,那么聶家的人心勢必會統一,睡著的那條龍肯定也會舒醒。

眼看著陸家外事獨大的局勢就要被終結了,陸子由臉上卻沒有半點波瀾。

“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伏,老祖宗的話總有那么幾分道理,現在聶家舒醒,對我們來說根本就不是什么壞事,畢竟他們震懾的可不止是我們一個人,還有一股勢力,可不比我們輕松。”

看著哥哥淡定的眼神,陸子樂也突然想到,在聶天複出這個消息傳出來之後,那些暗藏在天京各個地方的東陽武士突然安靜了許多。

“我明白哥哥的意思了,如果聶家這個時候不站出來,那對抗東陽武士的重擔必定會落在我們和百草集團的身上,但是現在他們出來了,東陽武士估計就要顫顫發抖了。”

聶家在一定程度上本就和官方有著不少聯系,當他們開始巡視家族外事情的時候,絕對不可能對那些想要搞事情的東洋武士放任不理。

陸子樂繼續說道:“看來這些東陽武士不可能有好日子過了。”

“子樂,你又錯了,東陽彈丸之地卻能走到今天的強勢地步,他們靠的從來都不是硬碰硬,而是投機取巧,如果他們已經知道自己在天京得不到好處,那就肯定去別的地方。”

“那我們要在他們離開之前剿滅他們!”這句話陸子樂脫口而出,但陸子由只是靜靜地喝著茶。看到哥哥並不回答自己的話,陸子樂意識到自己又錯了,他無奈低下了頭:“形式混亂之際,應當以家族利益為先。”

雖然陸子樂這話說的有些不情願,但陸子由還是微笑著點了點頭。

此時在天京的一個地下室裏,小野直接把一塊木頭瞬間劈成了十六塊。

自從上次樓頂之戰敗給了淩冽之後,小野就一直覺得自己頭上被蒙上了一層恥辱,他必須要把這份恥辱洗刷幹淨,而最好的辦法就是手刃了淩冽。

但是為了大計劃,他們也只能整天呆在這地下室裏,連正式的習武道場都沒有,小野能做的就是把一塊塊的木頭扔到天空,然後再用自己的刀把他們劈成十六塊。

五刀十六塊,不多不少剛剛好,而且每一塊的大小都差不多。

木頭的形狀是不一樣的,在拋到空中的那一刻,小野不但要思考如何下刀,更要在木塊落下之前砍出精准的五刀。

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他的刀法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如果再次遇到淩冽,他有把握把淩冽給切成碎片。

又是一塊木頭一分十六之後,跪在小野身後的武士齊聲請求小野拿出一個主意。

本來小野就已經代替了井上,成為了天京事務的總管理,現在這裏自然是他說了算,但是現在聶天付出這種爆炸消息都出來了,可是小野還是沉迷於練刀,根本就不管這么多。

看到那些武士臉上的表情,小野也皺起了眉頭,他依然沒有說話。

此時恰巧有一個身穿普通服裝的老頭在兩個武士的引導下走了進來,小野的臉上終於露出了微笑。

雖然小野是這裏的最高長官,但他還是要聽命於東陽方面,現在看到這位老者的到來,他終於得意解決一件大事。

“老人家,我們是時候動手了吧?”小野的眼神透露著狂熱,武士們想要早點立下戰功,他又何嘗不是。

只不過經曆了上次總部的失敗,東陽方面已經給了他警告,一切重大事務都需要新的指揮到了之後決斷。

所以在小野看來,老者的到來就是行動的開始。

但老者卻是雙手拄著拐杖,一副不急不慢地樣子說道:“這次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來到這裏是帶你們離開的。”

這話剛說完,武士們都震驚了,他們隱藏在黑暗中如此久,就是為了一舉控制陸家,這是此次任務的最終目標,只要是陸家被控制住,那就相當於是按住了天京的一條經濟動脈,而且現在陸家除了百草集團之外,已經沒有了盟友,就算被攻擊,那也是處在孤立無援的境地。

本是最好的時機,但在這個時候卻不得不放棄,雖然沒有人說出來,但是武士們心裏都清楚原因。

聶天的複出,肯定會讓聶家再次走上天京守衛的位置。

如果這個時候悍然出手,那很有可能會受到陸家和聶家的前後夾擊,到時候別說是完成大計了,將近八百位上忍,也只能成為兩大家族手中的炮灰。

雖然心有不甘,但沒有人提出反對的意見,老者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次的情況要比他想象的簡單很多,畢竟小野可一直是一個刺頭,想要讓他放棄眼中的獵物,那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沉默良久的小野終於說話:“我同意你的轉移計劃,但是在走之前我必須做一件事情。”

老者的目光冷漠,他就知道事情不會那么簡單,但既然能讓小野主動離開,只要不是太冒險的事情,他都可以同意。

小野把長刀收了起來,終於露出了一個笑臉:“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離開之前,先殺掉淩冽。”

當天京暗流湧動,局勢再度發生變化的時候,聶家有了些很少出現的歡樂跡象。

不管是年輕人還是老者,不管是支持聶無雙還是支持聶無鋒,他們對老家主都有著絕對的崇敬和順服。

聶家上下開始准備一場宴會,而淩冽自然就成了宴會的貴賓之一。

淩冽本來打算把聶老爺子的病治好了就離開,但他意識到聶家的動蕩並沒有結束,聶老爺子重新複出,這也就意味著對聶無雙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若是看不到聶無雙在這場變動中安好,他又怎么忍心離去。

宴會大廳裏,觥籌交錯,金盞銀盤,天下美食美酒無不在此。

這就是聶家最高規格的盛會,但凡是淩冽見過聽過的奢華享受,都不及此時的場面來的震撼。

酒會本是交朋友談心事的地方,但聶家的酒會不一樣,他更多的是發揮商談事務,和拉攏勢力的地方。

積極一些的,就提著一瓶好酒,在各個桌子間來回遊走,結實的朋友多多益善,而他們的肚子更像是一個無底洞一樣,可以裝下無量美酒。

就算不積極一點的,也是在自己的桌子前,左右來回打交道。

淩冽算是在這氣氛中格格不入,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假的不能再假的友誼和交情,今天稱兄道弟說生死之交,明天有了半毛錢利益的沖突那就會立馬拔刀相向。

但身邊的這些人卻沉迷於此不可自拔,淩冽則是靜靜地坐在那裏喝著杯子裏的美酒,任誰來招呼都不搭理。

這酒是好酒,只可惜好酒都沒有一個好的歸途,只讓這些不懂酒的人來回揮霍,那些真正喜歡品酒的,估計半年工資也買不了這一瓶。

就在酒宴上喧嘩一片的時候,大門突然打開,聶老爺子邁著穩健的步伐走了進來。

他再也不需要拐杖,現在的氣息已經相當穩健,大多數人都在舉著酒杯恭喜老家主康複。

但淩冽卻是無奈地搖了搖頭。康複?根本就不存在的,就老爺子這幾十年的病症下來,就算自己的驅魔湯效果神奇,但也絕對做不到藥到病除。

第一次用猛藥,大概只除掉了聶天體內三層的毒素,這雖然足以讓他舒暢很多,也看起啦精神很多,但是想要真的恢複元氣,還需要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毒素會對藥物漸漸地產生抗性,驅魔湯的配方也不能保持一成不變,但不管怎么說,幫人幫到底,既已經決定治好他,再麻煩淩冽也會治。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