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锁柱和他娘,娘孕儿种

锁柱和他娘,娘孕儿种,聶無雙這話說的簡單易懂,眾人也都立即明白是這么一回事,前一段時間的醫道大會可以說是聲勢浩大,現在影響還沒有完全過去,淩冽一時間也成了一個名人,他代表的是百草集團,是天京的中醫。

如果這個時候強行留下,那也只能在天下人嘴裏落下一個壟斷的閑話。

老爺子知道聶無雙的意思,但他心裏明顯是想讓淩冽留下來,所以一時間也沒有再次強制什么,他只是笑了笑說道:“那這個事情我們就改改日再議。“

不少人都有些遺憾,其實大小姐的能力是不弱,在這些年頭裏,她一邊對付著聶無鋒,還能一邊把聶家給照顧成這樣,實在是不容易,但她最大的缺點就是太過冷漠,不知道怎么拉攏人。

就好像這一次一樣,聶無鋒說的話都是迎合聶老爺子和眾人心裏的話,但是聶無雙卻是恰恰相反。

計算他說的很有道理,但依然很難得到眾人的支持。

雖然淩冽是否留在聶家的問題有了一點松動的可能,但淩冽卻寧願不要這種可能,也不願意讓這么一個女子為了自己再次去冒險。

淩冽決定自己要找聶天好好的談一談,他絕對不會在這老頭子的面前屈服。

但在這宴會上肯定不是好時候,這樣做只會讓效果適得其反。

整場宴會上面,聶無雙都沒有看淩冽一眼,但淩冽卻是時不時向著她看去。

此時一個喝的有些醉了的大漢拍了淩冽的肩膀一下,笑哈哈說道:“都說你和我們家大小姐有一腿,但是我看這可不像是有一腿的樣子,這他媽完全就是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哈哈。”

大漢的聲音很大,不少人都聽得到,很快就有兩個黑衣人走了過來,直接把這大漢給拖了出去。

最後這大漢怎么了,淩冽並沒有得知,他只知道從那個時候到宴會結束,就再也沒有人敢說一句自己和大小姐的閑話。

會議結束之後,淩冽直接跟住了聶老爺子的步伐,一直來到了聶老爺子居住的地方。

不過就在淩冽想要靠近自己的時候,一只眼睛血紅的烏鴉突然沖了過來,似乎是想要用它那尖銳的爪子把淩冽給撕成碎片。

淩冽知道這烏鴉的來頭,這是暗鴉獨有的標志。

他的手伸向了後背,雖然知道這烏鴉的可拍,也曾親眼看過一只烏鴉的攻擊就足以讓武王巔峰的人肩膀塌陷,但如果烏鴉再靠近一些,他還是要出手。

就算面對的是暗鴉,淩冽也必須出手,比起被永遠關在聶家裏面,他更喜歡死在一位絕世高手的手下。

不過就在暗鴉將至的時候,聶老爺子突然咳嗽了一聲,他雖然什么話都沒有說,但是那只暗鴉卻是原地消失了,淩冽面前只剩下了一些黑色的煙霧。

淩冽不知道是聶老爺子出手散掉了這只烏鴉,還是暗鴉知道了聶老爺子的意思,這才收回了自己的攻擊。

但不管是哪一種,淩冽現在都沒有死,他好好地站在那裏,看著聶老爺子走進了大廳裏面。

淩冽試探性地向著前面走了一步,看到沒有動靜,他才逃命一般沖進了大廳。

還是那個熟悉的大廳,還是這么空曠的感覺。

淩冽不明白,為什么聶天會給自己准備這么大的地方。

這絕對和虛榮無關,經曆過這么多的生生死死,榮華富貴對於聶天來說必定只是過眼雲煙,他這么做肯定還有別的意圖。

雖然淩冽好奇,但是當聶老爺子慢慢走進他視野的時候,淩冽卻一句話都沒有說。

該說的必須說,不該問的則是一句都不要問。

聶老爺子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慢慢地喝了一口茶後才說道:“你這次來找我,不會是給我說想要離開聶家吧?”

淩冽給聶老爺子鞠了一躬:“不如我們先說說您的病情,雖然現在已經去掉了三成的毒素,但剩餘的七層還是能隨時要了您的性命,你還需要經過九個療程的治療,十次之後,毒素可根除,但是剩餘的九次每一次用藥都很不同,整個京城只有我有這藥方。“

“你這是在威脅我?”聶老爺子抬頭看了他一眼,這時候聶天的氣息分明有了些波動,雖然淩冽感覺很不好受,但明顯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警告。

現在聶天的命能不能活得長久,完全拿捏在自己手裏,這就是淩冽的資本。

“我想老家主是誤會了,我是醫師而您是病人,這只是醫師在給病人交代一些必須要知道的事情罷了。”

“所以,你還是要離開?”聶天的表情並不好看,很明顯他對淩冽離去的意思很不滿意。

畢竟天京裏面只有一個醫王,而經過這次的治療,聶天才知道淩冽的醫術真的不簡單。

正是因為贊賞淩冽,所以他才要把淩冽留在這裏,為聶家服務。

“不是我要離開,而是聶家之外的人要我離開,我既然身為醫王,那就當有為人治病的責任,我要去的地方還有很多,不了解中醫的地方還有很多,需要希望的人則是更多!“淩冽一口氣說下來,此時他竟然瞪著聶天。

如果是在平時,淩冽說出來這些話的話,他自己都會覺得自己虛偽,什么家事國事天下事,是是關心,淩冽關心的不過是自己吃飽了不餓,自己的親人和身邊的人不被人欺負而已。

偉大的理想還是什么宏圖抱負,淩冽都沒有去想過,但是現在把這些話說出來,卻又是那么的直接和自然,雖然這些話從未說過,但是他們卻好像一直在淩冽的胸懷裏放著一樣,現在只是拿出了給聶天看看。

聶天愣住了,他是英雄,他最懂得什么是為國為民為天下,那不過是用一個人的生死榮辱去換取更多的東西,這些東西有可能是國土,是國家機密,但也有可能就是自己的親人和朋友。

他靜靜地注視了淩冽一會兒,這才冷笑了一聲,但看淩冽的眼神似乎沒有之前那么冰冷了。在大廳裏面,聶天環視了一眼四面八方的牆壁,淩冽也跟著看了看,上面似乎寫了不少名字。

只不過對於這些名字的含義,淩冽卻並不知道。

他只看得出來聶老爺子的眼睛裏綻放著精光,終於,聶老昂起胸膛說了起來。

“淩冽?醫王?淩戰的兒子?或者是那家夥的後代?年輕人啊,其實你就是一個年輕人!我剛才說的這些東西,都比不上年輕人這三個字,年輕人有太多的事情能做,也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就算是為天下大事又有何不可,只可惜現在心懷天下的人哪裏還有,哪裏還有?”

這話似乎不像是聶天給淩冽說的,而是他在自言自語。

最後聶天再次看向了淩冽:“你可不簡單啊。”

被聶家的老爺子誇不簡單,淩冽不但沒有覺得高興,反而有些緊張,現在聶老爺子正是因為自己的能力才要留住自己,如果他越來越看重自己,那豈不是有更大的概率把自己留下?

雖然剛才說的都是發自肺腑的東西,但現在淩冽卻是暗暗叫苦,他媽的早知道進來老子就一陣子撒潑打滾了,聶老爺子看到自己煩了,說不定也就把自己給趕出來了,現在真的是越陷越深了。

但就在淩冽糾結的時候,聶老爺子卻是笑著說道:“只要你能保證我的藥方,我可以放你出去,畢竟聶家多一個神醫,不如天下多一顆中醫的種子啊。”

這話似笑非笑,卻更像是在歎息,淩冽二話不說,就深深地鞠了一躬。

聶老本就是老英雄,是懂得是非之人,只是在這聶家院子裏被病痛折磨這么多年,和之前有所不同罷了。

既然自己的要求被滿足了,淩冽心裏就已經有了一百個大寫的滿意,在這聶家之中,他可不奢望把事情想的太美好,比如聶家還支付給自己治療費啥的。

想來又是一筆賠本的買賣。

淩冽轉身告辭,在出門的時候只顧著算賬算算自己的時間成本了,卻不小心撞倒了一個人,就在淩冽准備罵他老子的時候,卻發現撞了自己的人正是聶無鋒。

這他媽幸虧沒罵,要是罵了聶天還不得第一個滅了自己。

聶無鋒帶著滿臉笑意說道:“沒想到神醫大人這么的負責任,這就來確定我爺爺的病情了,還是說是感謝我爺爺把你留在聶家的恩情了?”

看著聶無鋒洋洋得意的樣子,淩冽卻是伸手就打了一下他的後腦勺。

聶無鋒臉上的黑線滿滿,他的氣息也在暴漲,眼看著這就要把淩冽給大卸八塊。

但是很快這個家夥的氣息又平靜了下來,畢竟這裏是在爺爺的大廳裏,這個大廳裏面能動怒的只有爺爺一個人,就算自己是他的孫子,在這裏跟人打架也實在是找死。

所以聶無鋒的臉上還是最終露出了微笑,但他卻是咬牙說道:“你就繼續嘚瑟,以後在聶家的日子裏,看我怎么好好的收拾你!”

“哎呀,這么大的火氣啊,我只是幫你打了一只很大很臭嘴巴很硬的蚊子而已啊,那蚊子很煩人的,但是索性我這個人樂於助人,你不用感謝我。”

淩冽聳了聳肩,也就笑著走了出去。

上次在給聶老爺子治病的時候淩冽就打了一下他的後腦勺,那時候聶無鋒怕背上耽誤聶天治病的罪名,所以就忍著沒有動手。

這一次打了他一下是在這神秘大廳裏面打的,淩冽就尋思著他不敢還手才打的他。

聶無鋒是很聰明,但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聰明人就老喜歡想的事情太多,比如被打了最簡答的反應就是還手,但聶無鋒就是想得太多所以最後竟然都忘了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還手。

現在既然是占了便宜,淩冽也趕緊加快了步伐,向著聶家的外面走去。

雖然還有些東西留在天字貴賓客房裏,但那些東西都是些無所謂的東西,淩冽為了隨時能夠逃得出聶家的魔抓,他時時刻刻都把重要額東西帶在了身上,為的就是這一刻的到來。

只不過還有一件淩冽沒有做的事情,那就是好好給小藍和小紅道個別,但是現在情況緊急,淩冽已經顧不得這么多了,日後自然還有再來聶家的時候。

下次再來,必定就是帶著兩位姑娘離開的時候。

上一次聶遠航的事情發生後,勢必讓知道了暗鴉偏袒小藍和小紅的事實,雖然暗鴉只是一個護衛,但在聶家敢和他過不去的,肯定也沒有幾個。

在淩冽離開之後,聶無鋒還是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站在爺爺的面前。

“爺爺,淩冽留在我們聶家,完全是我們給了他面子,所以還請您以後不要把他看的太重要了。“這其實就是聶無鋒給老爺子打一個招呼。

但是聶老爺子卻是淡淡說道:“如果你的心裏連這點事情都裝不下,還怎么能裝的下聶家?淩冽的事情你就別想了,我已經讓他離開了。”

這話剛說出來,聶無鋒就瞪大了眼睛,他的心裏全是不解和憤怒。

但是當他想要發脾氣的時候,卻又想到了爺爺剛才說的那句話,所以也只能忍著了。

看這他忍耐的樣子,聶天這才點了點頭:“我最看重你的地方,就是你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都能比別人多想兩步,多想想么壞處啊。”

聶無鋒點了點頭,但他還是問道:“可是為什么,為什么您會讓他走,他走了您的病怎么辦,難道您就這么相信他?”

聶老爺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子,卻又搖了搖頭:“就是這點差的有點多啊,他的心裏裝的是天下,但你連一個聶家都裝不下,不過這不怪你,淩冽本就四海為家,你卻一直在家族裏弄權,是爺爺忽略了這點。“

老爺子越是這么說,聶無鋒就越是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這么努力的在爺爺的面前表現,最後卻還比不過一個醫師!

老爺子似乎是看出了自己孫子的心思,他歎了一口氣說道:“無鋒啊,這些年你心裏應該也清楚,雖然先成為家主的是無雙,但是比起無雙,爺爺最看重的還是你。”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