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历史上娶自己女儿的,遇到的人都是该遇到的

历史上娶自己女儿的,遇到的人都是该遇到的,現在淩風和龍影還在他們手上,生死不明,淩冽絕對不會讓他們這么輕易地離開。

淩冽皺著眉頭看向了陸子樂:“這是什么時候的消息。”

陸子樂微微工人下身子:“先生,是今天的消息。他們現在已經撤走了一部分,但主力依然在。”

“那你還有功夫在這邊和我瞎扯淡,趕緊帶我去見陸子由!我們商議一下怎么圍剿這些東陽武士!”

不過陸子樂卻是站在原地,沒有任何行動起來的意思。

陸子樂做事的一直很認真,看著他這次竟然消極起來,淩冽有些疑惑的說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在猶豫了一會兒之後,陸子樂終於說到:“對不起,先生,這一次我們陸家不准備對這些東陽武士動手了。”

這個消息就好像一個晴天霹靂一樣打在了淩冽的頭上,現在東陽武士的核心依然呆在天京,而且淩風和龍影在他們手上,拯救的任務迫在眉睫,這個時候盟友卻宣布退出,這對淩冽計劃的打擊幾乎是毀滅性的。

淩冽的眼神變得寒冷,他有些不理解的問道:“為什么?我們不是已經約定好了嗎?怎么,現在陸子由也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了?”

陸子樂再次躬了一下身子,說道:“並不是這樣的,先生,我們並沒有言而無信,當初我們的約定是在東陽武士大鬧天京的前提下確定的,但是現在他們即將離開天京了,也就對我們不再具備威脅,所以,我哥哥決定不再對這些人窮追猛打。”

淩冽已經努力壓制著自己的火氣,但他的聲音還是聽的出來非常生氣:“你知道這些東陽武士來到這裏也是為了什么吧?他們為的就是把華國給搞亂,現在只是因為不搞天京,不搞你們陸家了,你們就要放他走,難道他陸子由不知道,一旦讓這些武士離開了天京,他們就更加的肆無忌憚,更會對別的地方造成毀滅性的影響。這么嚴重的後果,你們沒有考慮過嗎?”

陸子樂抬起頭看了一眼淩冽,還是靜靜地說道:“這是我哥哥的意思。”

聽到這樣話,淩冽只得重新坐了下來,他知道在陸家當家做主的,從來都是陸子由,陸子樂也頂多是一個跑腿的,根本就沒有任何做主的能力,現在對著他吼毫無用處。

仔細想想,這么做,本就符合陸子由的風格,畢竟他做什么事情都是站在家族的立場上考慮,現在既然這些東陽武士已經開始離開天京,那么對陸家就已經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威脅了。

如果現在去強行去攔截他們,反而會讓陸家損失不少。

利害關系已經非常的明顯,陸子由選擇這樣的做法其實一點都不奇怪,只不過他這么做,就相當於是背叛了淩冽。

淩風和龍影的處境本就非常的危險,這次淩冽被聶家困了多日,更是耽誤了營救這么重要的事情。

事情越來越糟糕,淩冽沒有退路,他只有拯救淩風和龍影這一條路可以走。

而現在一旦讓那些東陽武士離開了天津,以後再想找到淩風和龍影的信息,那就不是那么簡單,所以淩冽絕對不允許這些東陽武士就這么離開天京。

在淩冽鬱悶的時候,黎嫣然默默的走了過來,她慢慢把剛才淩冽捏爛的茶杯給清掃幹淨,隨後又准備了一碗全新涼茶放在了淩冽的身邊。

黎嫣然把自己的一只手放在淩冽的手上,用溫柔的眼神看著他,似乎是在安慰他不要生氣。

淩冽這才淡定了一些,他歎了一口氣,對著一直站在自己身旁的陸子樂說到:“你走吧,這件事情不怪你,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你們必須把這些東陽武士的情報全部分享給我。”

陸子樂點了點頭,這件事情他還是可以做的了主的。

其實陸子樂的心裏一直想和淩冽並肩作戰,但是只要是沒有哥哥的同意,他就算再怎么想也全都是枉然。陸子樂也沒有多說,只是把一把鑰匙放在了淩冽的手裏,這才轉身離開。

陸子樂走後,等到淩冽平靜了一些,黎嫣然這才靠近一些,用手給淩冽捏了捏肩膀,柔聲說道:“你准備怎么做?”

雖然淩冽心裏已經有了答案,但這個時候他還是沒有說話。就算陸家不參與這次的救援計劃,他也不會放棄。

他知道黎嫣然肯定會為了自己擔心,但是當他抬頭看向這位大美女的時候,黎嫣然的表情已經說明了她的態度。

雖然她一直擔心著淩冽的安慰,但是每次當淩冽決定去做什么事情的時候,她又總是持著支持的態度,只是把憂慮埋在了自己的心底。

淩冽笑了笑,直接對黎嫣然說到:“幫我聯系一下二狗和大嘴,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他們商量。”

黎嫣然點了點頭,直接向著後堂走去。

這時候手裏拿著一塊抹布的胖子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淩冽的面前,他大大咧咧的說道:“我要是一個什么絕世高手,我肯定去幫你打架,只可惜呀,我就是一個懶人,沒那能力也沒那吃苦勁。”

胖子看起來就是一個懶散的人,但是從他來到百草堂之後,百草堂的每一個桌子都比之前要亮堂了不少。

當然胖子在這裏做的事情可不僅僅是擦桌椅這么簡單,幫著維持大廳裏的秩序,甚至在牛老忙的不可開交的時候還能幫著當個助手。

他沒來的時候淩冽沒感覺出來,但是胖子在這裏的這段時間以來,淩冽也感覺到,原來百草堂可以做的更好一些。

雖然曾經是個偷東西的賊,但是真正的收心之後,做事靠譜到這種程度,也實在讓淩冽大吃一驚。

此時婉婷就站在胖子的後面,他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裏,雙手緊緊的捏在一起。在看到淩冽這個救命恩人的時候,她有些緒。

畢竟她和胖子不一樣,胖子臉皮天生就厚,但婉婷卻是羞答答的一位淳樸姑娘。現在看來,她和胖子在一起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但如果不是這一坨胖牛糞,鮮花怕是早就夭折了。

淩冽只是個醫生,治病救人對他來說一直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胖子不一樣,胖子吃盡了苦頭受盡了罪,這才給婉婷找到了一條活命的機會。

兩人本事苦命鴛鴦,好在所有的事情都有了好轉。

淩冽笑著對胖子說道:“你幫著嫣然管理這裏,我已經非常感謝了!你接著照顧婉婷就行,我這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

就算胖子會點功夫,但是在古武者的面前,那功夫沒有半點的意義。

說完這話,淩冽就從自己的懷裏拿出了一個小瓶子,直接丟給了胖子。這片子裏的東西是他在聶家的時候用聶無鋒准備的藥材煉制出來的。

隨後淩冽笑著看了看婉婷,又對胖子說道:“這個瓶子裏放著的,一共是七顆丹藥,現在一天吃一顆吧,吃完之後婉婷的病情肯定痊愈了,到時候你就可以帶著婉婷回家過日子去了,別在這裏待著了,大城市太亂。”

婉婷本是善良的姑娘,全靠有胖子這樣的混蛋保護著。

胖子來到天津本來就是為他老婆來的,現在病好啦當然是可以回去。

但是當淩冽說完這些話的時候,胖子卻是怒瞪著他。

“雖然我胖子文化水平不高,但我也知道你現在肯定是遇到難事兒啦!你救了婉婷的命,在你遇到難事的時候我就這么走啦?那我連畜生都不如。像你們這些高手打架的事情我可能做不來,但是只要是我胖子在這邊一天,這裏一天就不會有人鬧事兒!”

百草堂總號,有胖子和沒胖子在,真的是兩碼事,淩冽感觸很深,但他不想因為這些改變,就約束住這對小夫妻。

但既然胖子都這么說了,淩冽也只能點了點頭。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作用,就算不會什么功法,也沒有什么震驚天下的獨門絕技,但只要有心,也總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而且這裏有胖子在,確實能給黎嫣然解決不少的麻煩事兒,婉婷也能在這裏給黎嫣然作伴。所以淩冽也不再強求,就隨他自己去了。

當二狗和大嘴一起出現在門口的時候,淩冽毫不猶豫的站了起來,向著門外走去。

二狗向著百草堂裏面看了一眼,這才賊頭賊腦的問道:“咋出來了呢,還不讓俺們兩個進去喝口茶啦,說吧,是不是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呀,不想讓黎嫣然知道?”

都說狗嘴裏吐不出來象牙,二狗見到淩冽,嘴裏有好話那才是奇了怪了。

本來這就是一句玩笑話,一般情況下淩冽早就一腳踢過去累,但是現在淩冽卻皺著眉頭,看到淩冽這種反應,二狗也是愣了一下。

二狗看起來粗俗,但心裏明白的很,他現在也看得出來,淩冽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這時候二狗和大嘴這才安靜下來,看著淩冽。

淩冽也不再猶豫,他直接說道:“情況有變,這一次陸家和我們不能一起行動了,東陽武士只能我們自己來解決了。”

本來淩冽還有位二狗和大嘴會抗拒一下發發牢騷什么的,但是沒想到這兩個人同時點了點頭。

二狗更是不屑地笑了笑:“我還以為什么大事呢,這本來就是我們自己的事情,那姓陸的不來幫忙我們就單幹,沒什么了不起的。”

大嘴也是咧著他那張大嘴笑著說道:“對,幹他娘的!”

兩個人反應的幹脆讓淩冽愣了愣,但隨後他又笑了起來,還忍不住在心裏鄙視了一下自己。他似乎是在聶家呆的時間長了一些,看聶家人做事看的多了,都有些被聶家氣氛感染了。

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聶家人,而是自己的兄弟。

更何況站在淩冽面前的這兩個人,和淩冽是實實在在的生死之交,聶家的那些人怎么可能比得過他們。

放眼看自己和兄弟們的往事,哪一次自己有困難的時候,這些兄弟們後退過一步?

想到這裏,淩冽的心裏的驕傲感油然而生,多虧了這些兄弟們,自己才能一步步走到了現在。

二狗看到淩冽在那裏發愣,上來就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怎么扭扭捏捏像個娘們,要是嚇尿了你就別去了,我和大嘴兩個人挑戰他們所有。”

天京所有的東陽武士加起來也有七八百的樣子,二狗這么說純粹是吹牛逼。

淩冽也懶得說話,直接一腳踢了過去,只可惜二狗早有防備,他就知道淩冽會還手,所以這會兒直接遠遠地跳開了。

巡邏隊的兄弟們就算不如陸家的諜子們知道的那么詳細,但他們也是整天活躍在大街小巷的一群人,對天京的情況也了解個差不多。

至於最近天京東陽人暴增的問題,他們也早有察覺。

此時二狗和大嘴都知道他們即將面對的是什么,如果沒有陸家的合作,他們單獨去對付這些東陽武士,基本上沒有任何勝利的希望。

但就算是知道沒有希望,在淩冽需要的時候,他們也會義無反顧地支持。

“回去爭取一下其他兄弟們的意見吧,這種事情萬萬不能強迫。”

淩冽這話剛說完,大嘴就直接說道:“我說淩冽你這兩天去哪了,是不是真的變成娘們了,做事都這么扭捏啦,那群妖孽要是聽到有架打,還是去打東陽人,這肯定會去啊。”

霍青鳴,老張,大趙這些人,雖然不如二狗大嘴相識的早,但是他們也絕對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這一次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參加。

大嘴和二狗並不知道淩冽這兩天一直在聶家待著,甚至差點永遠被關在聶家出不來。

正是因為見識了聶家的各種爾虞我詐,淩冽才覺得這種兄弟之間的真情是多么的不容易。

淩冽吐了一口氣,無奈地搖頭笑了笑,看來自己是真的快要變成娘們了。

有敵人直接和兄弟們上去幹就是了,這么長時間以來,他們也是一直在這么做,現在即使面對的是強敵,也該毫無畏懼。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