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高考时姐姐用第一次,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

高考时姐姐用第一次,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看著這么多的人把自己包圍起來,淩冽有些好奇,自己什么時候露出了破綻?

從外面走到這裏,淩冽一直覺得自己表現的很好,連面罩都沒有摘下來,這個老頭是怎么識破自己的。

就在這個時候,老者直接從門內走了出來,他微笑著說到:“我承認你很有勇氣,演技也很了解,但是你對小野還是不了解啊,小野雖然討厭老夫,也知道老夫有取而代之的意思,但他百分之百的順應天皇,而我又是被天皇派來的,所以無論老夫做的再怎么過分,小野也絕對不可能傷我半分。”

這老者口中說的竟然是一口流利的華語,比起小野那拗口的口音,老者的話讓人聽起來舒服很多。

但最重要的不是口音,淩冽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困境。

如果是兩個東陽人的話,他們是沒必要說華語的,現在既然說了,就證明老者已經知道了淩冽的身份。

“井上因為你不敢輕舉妄動,小野因為你赴死,那就讓我平原二郎好好見識見識,你淩冽到底是何許人也!”

淩冽再次拔出了櫻花刀,看來還是自己太過貪心了啊,如果不是非要殺這老家夥的話,自己的處境也不會落到這一步。

但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淩冽也就沒有了其他的選擇,他只能和面前的這一百忍者大戰一場。

淩冽隨時都能放下手裏的櫻花刀,換成自己背著的那一把冷夜劍,冷夜劍更順手,而且目前為止,冷夜斬則是淩冽最具有攻擊性的手段。

但淩冽現在卻沒有任何要用冷夜劍的意思。

不是不想用,而是不能用。

一旦綠光發起,巡邏隊的兄弟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沖過來。

本來淩冽的目標是先把這裏的形式給弄亂,如果是渾水摸魚的話,巡邏隊還有不小的希望。

但是這東陽武士的手段也沒有淩冽想想的那么簡單,現在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淩冽,東陽武士不但沒有變得混亂,反而心思特別的整齊。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巡邏隊貿然沖進來,那只能是死路一條。

二狗的目標是五十,大嘴的目標是二十,兄弟們在說目標的時候,都已經做好了以命換命的准備。

但是在淩冽看來,再多的東陽武士也換不了自己的兄弟,這筆買賣怎么做都不值得。

與其讓兄弟們一起赴死,不如就讓他自己,在這裏放手大幹一場。

從工廠裏開始有動靜的時候,二狗就皺起了眉頭,按照淩冽的計劃,似乎事情還不應該發展的這么快。

大嘴也知道發生了什么,他提起了自己的刀:“是不是那些狗日的忍者發現我們了,我們還等什么,趕緊上吧!”

這個氣候霍青鳴卻是皺著眉頭說到:“不是他們發現了我們,而是發現了我們後面的那些人。”

在巡邏對的後面還跟著一群人,如果說巡邏隊是故意隱匿的話,那後面的那群人簡直就是大張旗鼓。

他們似乎是唯恐東洋武士發現不了他們,竟然還全都暴露在前方的視野下,雖然是深夜,但對於高手來說,想要發現他們,實在是太簡單了。

二狗已經明白了這件事的貓膩,不管跟在自己身後的是什么人,來自哪個家族,他們都絕對不可能是朋友。

此時暴露自己的身份,那就是在警告那些東陽武士,他們的對手已經來了。

工廠裏面已經有了不小的動靜,也完全是因為他們的出現。

原本淩冽定下的計劃,已經被身後那股勢力的出現完全打斷,巡邏隊到還好說,畢竟後面那股勢力暫時沒有要攻擊他們的意思。

但是現在淩冽的處境絕對不妙!

包圍在淩冽身邊的是一百多東陽武士,一旦武士們被驚動,那么淩冽的身份也很有可能會被暴露。

大嘴直接抓起了自己的大刀,這就要轉身去和後面的人拼命,但是霍青鳴卻是拉住了他。

“大嘴你開什么玩笑,後面那群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既然他敢這么玩我們,就說明他們一定有所准備,你現在過去肯定是送死!”

霍青鳴苦口婆心的說著,但是大嘴卻是越來越不耐煩:“那你說現在怎么辦?我哦的總不能等在這裏什么都不做啊。”

現在既然工廠裏面已經亂了,大嘴也管不得什么隱匿了,現在他就是幹著急。

但這個時候,巡邏隊不管是往前還是往後,都很難改變現在的局面。

二狗沒有去顧及後面的那些人,既然他們沒有要進攻巡邏隊的意思,那暫時就不用管他們。

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廢棄的工廠裏面!

二狗陳聲說到:“這些忍者雖然發現了外面有敵人,但是他們卻沒有放人到外面來防守,而是一直往中間靠攏,這說明他們中間出事了。”

“這還用說啊,肯定是淩冽被發現了啊,除了淩冽還能有什么事。”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但是當大嘴說完的時候,霍青鳴卻是踩了他一腳,又給了他一個眼神。

確實,現在不是發牢騷的時候,不管是淩冽還是巡邏隊,現在都不好過,這時候必須有一個人站出來說話。

二狗一直是隊長,更是大家敬佩的人,在淩冽不在的時候,他必須要扛起來這個責任。

眾人做的只是支持他,像是大嘴這樣著急的大喊,沒有任何的作用。

這時候大嘴也知道錯了,他小聲說到:“不是,那我們不能就這么”

霍青鳴又瞪了大嘴一眼,大嘴這才閉嘴。

巡邏隊的隊員都把目光放在了二狗的身上,明顯是要讓二狗來拿定這次行動的主意。

二狗看了一眼工廠,這才咬牙說道:“如果淩冽真的有難,他會發信號給我們,現在既然看不到信號,那就不要出手,我們要相信淩冽!”

說這話的壓力非常大,因為二狗的決定很可能會影響到淩冽的生死,但是現在必須要有一個出來說話的人。

眾人聽到二狗的話也都安靜了下來,他們無法判定工廠內的形式到底怎么樣,所以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在距離巡邏隊藏身處身後四五百米的距離,聶家的諸位高手正站在那地勢比較高的小山坡上,看著下面這些人的反應。

秦銘笑著說道:“他們不打起來,我們就幫著他們打起來,這一招實在是妙啊,不過淩冽的這些手下好像是有點慫呀,事情都到這一步了,竟然還不動手。”

身為半步武聖高手,秦銘即使是在巡邏隊的後面,但是對於工廠裏的情況,卻比巡邏隊感知的更加清晰,再加上熟悉風性,想要知道工廠裏面發生了什么,簡直是易如反掌。

聶無鋒則是不慌不忙地說道:“秦叔叔現在工廠裏面怎么樣了。”

聽到他的話,秦銘直接閉上了眼睛,畢竟在這么黑的黑夜裏,就算是半步武聖,視野也非常有限。

他只能通過空氣中的風來感受前方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感知了一會兒之後,秦銘笑著說道:“貓抓到老鼠後,當然是要玩一玩啊,現在貓正在玩老鼠呢。”

雖然這話他說的不明白,但是拿淩冽和一百個東陽武士比較,誰是貓,誰是老鼠,似乎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本來以為這個消息能讓聶無鋒笑笑,但是沒想到這家夥竟然皺起了眉頭。

秦銘有些不解地說道:“怎么,現在淩冽落到了這步田地,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嗎?”

讓他沒想到的是,聶無鋒竟然搖了搖頭說道:“我想看到的只有一個情況,那就是淩冽死掉。”

“嗨呀,這也差不多了,你看現在淩冽的面對的可是一百個不要命的東陽武士,就算是後面他還有一支巡邏隊,但是這家夥也是畏首畏尾的,根本就沒什么用,這和死了有什么區別呢。”在秦銘的眼睛裏,淩冽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但是聶無鋒還是有些憂慮地說道:“難道秦叔叔沒有聽說過,有些老鼠是可以吃貓的嗎?”

秦銘的笑容立即收斂了,他現在也明白了聶無鋒的意思,如果是別人,說不定就已經死的恨透了,但現在在工廠裏的是淩冽,一切都還不是那么好說。

關於淩冽的資料,秦銘也是多多少少的了解了一些,不管是從黑獄島裏逃出,還是在上次的霍家大戰裏活了下來,淩冽都是活在奇跡裏的一個人。

他就像是一只小強,無論你怎么踩怎么打,都在倔強的走著自己的路,而且更可怕的是,每一次淩冽從逆境裏走出來的時候,都會變得更加強大。

這一點秦銘很清楚,因為自從上次的霍家大戰以來,現在的淩冽早就不是那個時候的淩冽了,這進步可不僅僅是一點半點。

如果這一次的工廠遭遇不是東陽武士算計了淩冽,而是淩冽算計了他們,那一切都還不好說。

所以即使淩冽落到了這步田地,聶無鋒都高興不起來,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難就是讓淩冽死。

秦銘攥緊了拳頭,上次帶著聶無鋒的命令去殺淩冽,他就已經失手了。

那是秦銘到聶家以來的第一次任務失敗,雖然聶無鋒沒有再提起過這件事,但這就像是一根魚刺卡在秦銘的喉嚨裏拿不出來。

這一次絕對不能再讓少爺失望。

秦銘直接說道:“我們要不要把巡邏隊給滅掉,他們中沒有半步武聖,我帶幾個人下去,用不了多少時間。“

但聶無鋒卻是搖了搖頭:“秦叔叔,你還真把我們當成是站黃雀了,就算按照你的說法,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那黃雀就是食物鏈的最高層嗎?當然不是,我們的背後還有一個人,正拿著彈弓瞄准我們。”

“你說的是,大小姐?”秦銘不傻,能夠讓聶無鋒放在心裏的人不多,而近在眼前的也不過兩個人而已,一個是老家主,另外一個就是剛被撤去了新家主位置的聶無雙。

但是老家主對聶無鋒疼愛有加,所以不可能是老家主。

“除了她,還能有誰呢?難道秦叔叔真的以為拿掉了家主的位置,就是減掉了她的左膀右臂嗎?根本不是,這只會讓她更加肆無忌憚。“

以前聶無鋒還能用家族的利益來制衡一下聶無雙,好讓她行動的時候有所顧忌,但是去掉了家主的位置之後,這下聶無雙就徹底變成光腳不怕穿鞋的了。

這段時間必定是聶無雙反擊最厲害的時間,一旦讓她抓到機會,那對自己的影響肯定是致命的。

但是只要這段時間聶無鋒不惹什么事情,好好的和這個妹妹周旋周旋,那他依然有把握把家主的位置拿到手。

秦銘也重重地點了點頭,他知道巡邏隊現在都已經是家天京家喻戶曉的人物,在民間的影響都不低,如果是滅了他們,那不但是給聶家抹了黑,聶無鋒這個家主的位置恐怕是永遠都不會得到了。

如果這次事情是秦銘來做的話,他根本就想不到這一步,為了殺死淩冽,他可能早就沖下去了。

幸虧這一次是聶無鋒親自出馬,不管做什么事情,聶無鋒想到的事情總會比別人多一步,正是這一步,讓他的地位在穩中上升。

如此關鍵的時候,絕對不能爆出這樣的醜聞。

想要無聲無息的殺死巡邏隊的所有成員,更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多數成員都是武王,武王可不是那些剛生下來的小貓小狗,就算有秦銘在,現在想要滅口也絕對要花點時間。

而且天京勢力眾多,探子和諜子最多的陸家則是和淩冽有不錯的交情,想要把這些動作無聲無息地做出來,簡直比登天還難。

秦銘歎了一口氣,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哎,看來我還是好好的做我的一介武夫吧,想這些事情簡直就是無邊無際,真的讓人頭疼。”

聶無鋒則是終於露出了一個微笑:“秦叔叔,你能領悟到這個道理,就已經說明你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了。

秦銘只是苦笑了一下,隨後便看向了工廠的方向,無論怎么說,今天淩冽都必須死才行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