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他头埋进了花蕊,按着头跪着口

他头埋进了花蕊,按着头跪着口,優勢和劣勢總是相對的,在巡邏隊處於絕對劣勢的時候,而東陽武士占據著絕對的優勢,勢必會有心態上的放松,所以真正對戰起來,東陽武士折損更多是已經注定的事情。

在工廠外面不遠的地方,聶無鋒還在和秦銘悠閑的聊著天。

“那么在秦叔叔有沒有把淩冽給算進去呢?”聶無鋒有些玩味地說道。

當時在家族的時候,淩冽當著爺爺和諸位管理的面羞辱自己,玩的不亦樂乎,現在風水輪流轉,終於輪到聶無鋒來欣賞他的困境。

“十人,不,應該是十五人。”秦銘回答道。

剛才思考兩撥人的對決他都沒有猶豫,在思考淩冽能殺多少東陽武士的時候,他卻是猶豫了一下。

這個數字讓聶無鋒張了張嘴,畢竟那些東陽武士可都是上忍級別的,就算是放在東陽本土,那也都是不怎么常見的高手了。

秦銘竟然說淩冽能一個人戰死十五個上忍,這多少讓聶無鋒感覺有些不爽。

但他沒有把這份心思表現出來,不管是十五個還是二十個,那都是在淩冽戰死的情況下計算的,只要消耗掉足夠多的東陽武士再去赴死,那對聶無鋒來說反而是一件好事。

兩方的拼殺在聶無鋒的眼睛裏只不過是數字之間的來回抵消。

畢竟聶無鋒已經做好了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准備,按照秦銘的預算,拼殺的最後結局是留下半數的東陽武士,而這些東陽武士也絕對有不少是身負重傷的。

聶無鋒笑著說道:“一旦淩冽倒下,我們就直接發起進攻,記住,寧願錯殺也不能放過,只要是工廠裏的人,一個不留!”

他說話的聲音不是很大,但聶家的八十二位高手紛紛點頭應和,他們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聶無鋒的身上,一旦聶無鋒發出了命令,這些聶家的高手將會直接沖進工廠裏展開一場無差別的大屠殺。

現在這工廠裏面只有巡邏隊和東陽武士,聶無鋒這么搞,最終的結果是巡邏隊的成員一個都活不下來。

不過這個時候秦銘卻是問了一句:“少爺,還有一件事情,如果我們現在殺了淩冽,那老爺子的病現在才剛治了個開頭,以後老家主的病是不是就沒人能治了。”

秦銘本是想提醒一下聶無鋒,但誰知道聶無鋒卻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他這才知道,這個情況聶無鋒早就已經考慮過了,而且他的選擇也很明確,即使是這種情況,他也要殺掉淩冽!

秦銘不再說話,這種事情說的多了,只能會惹禍上身。既然聶無鋒已經考慮過這件事情,那想必他也已經想好了再殺了淩冽之後,該怎么和老家主交代了。

其實哪裏用得上什么交代,聶無鋒是老家主最器重的年輕一輩,如果聶無鋒真這么幹了,老家主就算懲罰,也不會太嚴重。

“淩冽不是在原來醫道大會會館的地方建立了一座英雄碑嗎,既然那石碑上還有這么多的空位,不如我們先把他的名字給寫上去,為了保護天京人民,而和惡勢力英雄鬥爭直到犧牲,聽聽,多么好的英雄事跡啊。”

至於如何掩飾淩冽的死,他也是細心想過的,聶無鋒站在這么近的距離尚且不明了裏面的情況,如果有人追究起巡邏隊的情況,完全可以把責任推卸到東陽武士的身上。

“巡邏隊全體陣亡,然後我們完成了他們沒有完成的事情,幫他們報了仇,豈不也是美事一樁。”聶無鋒嘴角帶著微笑說道。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秦銘卻是皺起了眉頭:“注意了少爺,這裏新來的勢力很可能不止我們一個。”

聶無鋒臉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他向著秦銘看向的方向看去,但是什么都沒有發現。

似乎是知道他的困擾,秦銘直接說道:“有一股勢力正在快速接近這裏,現在距離遠而且又是晚上,還不在你的感知范圍之內。”

聶無鋒的境界本就不如秦銘高,再加上秦銘喜歡禦風,所以秦銘對周圍天地間發生的事情更容易察覺一些。

“會影響到我們的計劃嗎?”聶無鋒並沒有問來者何人,既然自己還不能感受到他們,所以那些人距離這裏肯定不是一般的遠。

不管這些人是什么身份,只要他們來到這裏的時候一切已經結束,那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

“不會不對,他們在加速,速度太快了!”連秦銘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看來所到之人並非善類。

“他們有多少人?”聶無鋒的臉色終於有些不好看了,他著急問道。

“至少五十個人。”秦銘一邊閉著眼睛感受,一邊說道。

聶無鋒陷入了沉思,五十個高手組成的勢力那已經不能算是一個小勢力了,就算是天京的一個二流家族也拿不出這樣的手筆。

難道是陸家的人?聶無鋒有些懷疑,最後覺得這個答案還是有些不太對,這可不像是陸子由那個家夥的風格。

如果不是陸家的話,葉家,常家和景家更沒有半點要幫助淩冽的理由,聶無鋒一時也是陷入了疑惑中,難道這些人是從石頭裏蹦出來的?

但不管這些人從哪來來,毫無疑問他么已經嚴重影響到了聶無鋒的計劃,聶無鋒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今天是殺淩冽的難得的機會,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那想要再等下一次可就太難了。

在完全不知道這些人身份的情況下,聶無鋒直接對秦銘說道:“秦叔叔,你帶二十人直接去堵住這些人,一定不能讓他們靠近這片區域。”

聽到聶無鋒這么說,秦銘愣住了,現在還不知道那群人的身份,聶無鋒就選擇了直接動手,這可不是聶無鋒的性格。

“現在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再去思考了,只要能殺死淩冽,我們就是贏家!”聶無鋒直接用一句話解釋了秦銘的疑惑。

秦銘不再猶豫,直接轉身說了兩句,這就帶著二十個人向著那群高手到來的地方沖去。現在聶無鋒的身後只留下了六十多位聶家的高手,雖然人數少了很多,但聶無鋒依然有信心成功。

聶家的高手都是經曆過嚴格訓練的,他們有著比軍隊更嚴格的訓練體系,在團戰的配合方面更有著一把勢力無法達到的默契。

等到工廠裏的亂勢一結束,這六十多個高手依然可以輕松的對工廠進行清掃。

不過現在聶無鋒還是不放心正在朝著這邊沖來的那一股未知勢力,倒不是不信任秦銘,只是聶無鋒早就習慣了把所有的事情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他最不希望的就是突發狀況,這會有一種讓他沒有提前算到的羞恥感。

但是自從淩冽出現之後,這種羞恥感就越來越多,淩冽總是不按照常理出牌,對於淩冽的行動,更是沒有半點可以預測的依據。

淩冽對聶無鋒來說是未知的,而未知的東西一般都很讓人討厭。

這一次的情況更是讓聶無鋒感覺糟糕透了,因為現在他才知道淩冽絕對不是一個任人宰割的人,他現在甚至都不知道淩冽的手中到底拿著幾張牌。

現在聶無鋒的心情就好像這黑夜一般沉寂,現在他終於有些了解了,為什么爺爺說淩冽要比自己強。

但也正是了解到了淩冽的難纏,聶無鋒這時候才更是下定了決心,他一定要讓淩冽死,能如得了爺爺眼睛的年輕一代只能有一個,也許聶無雙暫時還動不了,但是淩冽,一定要讓他在天京消失。

此時,秦銘帶著二十位聶家高手,急行在工廠的外側,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擋住那五十位高手的去路。

不過就在秦銘忙著追尋五十高手氣息的時候,他突然驚了一下。

只顧著遠處的五十人了,卻沒有注意到在自己的面前突然出現了兩位高手。

其實秦銘在之前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這兩個人的氣息,因為他們定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氣息。

只是秦銘萬萬沒有想到,這兩個人竟然會阻攔自己。

站在秦銘小隊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陸家的陸子樂和小莊。

陸子樂對著秦銘鞠了一躬說到:“久聞長輩大名,這一次相見有些唐突,還請莫怪。”

秦銘皺著眉頭,右手直接按住了自己的左手手臂,袖子裏放著的是他的武器。

陸子樂依然很有禮貌:“我覺得我和小莊能夠和前輩一戰。”

陸家這些年來一直都在忙著賺錢,就算是打架,也是收拾一些二流或者是不入流的家族。

所以在陸家一直都沒有傳出過有什么絕世高手的消息。

外人不知道,但是幾大家族之間可不會相互輕視,就算他們不知道彼此間最核心的那些秘密,但至於高手有哪些,這還是必須要知道的。

秦銘看著眼前的兩個人,眉頭也皺到了一起:“陸家的兩把武器,自然是不同凡響,我秦某不敢一人當之,但是我身後可是有二十家眾,兩位非得要硬來嗎?”

小莊直接上前走了一步,她無所畏懼。

正是這樣的態度,讓秦銘非常頭痛,如果真的打起來,雖然這邊穩贏,但肯定要花不少的時間。

而他現在要完成的任務是攔住那支五十人的隊伍,留給他的時間非常有限。

動武對誰都沒有好處,所以秦銘還是想讓陸子樂和小莊主動讓步。

他的氣勢強硬了一些:“陸家不是不參與這件事情嗎,現在出來又是什么意思,如果兩位執意這么做,恐怕會有損陸家的名聲吧?”

陸子樂笑了笑:“我想前輩是誤會了,我們聶家只是在損失慘重的前提下不參加此次活動,前輩想要攔住的五十人,和陸家沒有任何關系,我只是在這裏和前輩談談話,並沒有參加此次矛盾的意思。”

雖然陸子樂說話的態度彬彬有禮,但他的話卻像是流氓一樣沒有邏輯。

我來這裏就是為了給你聊聊天,即使耽誤了你的任務,但你還是要在這裏陪我聊天。

很難想象曾經一個溫文爾雅的書生,怎么會沾染上這種流氓氣息。

秦銘冷哼了一聲:“我只是想問一個問題,你帶著這姑娘出現在這裏,你陸子由知道嗎?”

眾所周知,陸家從來不管閑事,如果沒有利益可圖,他們更不會做主動得罪人的事情,這一切都來源於陸子由一個人的思維習慣。

但是兩個人出現在這裏,明顯違背了陸家一貫的風格。

當秦銘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陸子樂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他不想撒謊,所以選擇了不說話,畢竟自己帶著小莊來到這裏,哥哥是真的不知道。

秦銘破有深意地看了陸子樂一眼,他了一口氣後,也只能選擇了原路折回。

既然陸子樂連他哥哥的話都不聽,秦銘又怎么能希望他做出讓步呢。

如果真的打起來,秦銘不但達不到自己的目的,很有可能還會在兩家之間留下芥蒂。

現在聶家才剛剛複蘇,就算是聶無鋒在這裏,他也不會立即和陸家產生矛盾。

就算陸子樂沒有遵從陸子由的說法,但他和小莊在陸家的重要地位卻是不言而喻。

如果直接對兩個人動手,那就相當於打擊了陸家的軟肋,陸子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秦銘回去了,但是小莊卻有些出神的看著陸子樂,他知道回去之後兩個人肯定要被大少爺懲罰,但是二少爺是這次事情的主謀,所以受到的懲罰會多得多。

小莊有些心疼,但是看著二少爺的臉上依然帶著微笑,他就沒有再多說什么。

在陸家生活了這么多年,與其說是小莊在保護大少爺,倒不如說兩位少爺一直在保護小莊,被選為大少爺的死士,並不是大少爺的主意。

而在這些年的各種事情中,只要是沒有完全的把握,大少爺絕對不會讓小莊前去。

就算是遇到了什么危險,小莊的身邊也總有二少爺在。

但是這種無形中的雙重保護,也是有一些副作用的,比如小莊在對戰的時候,總是表現的無所畏懼,她從未遇到過讓她真的有生命危險的事情,所以無所畏懼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