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跨坐在他腰间结合,他的舌尖沿着缝隙逗弄

跨坐在他腰间结合,他的舌尖沿着缝隙逗弄,生活在陸家,小莊只覺得自己很幸福,她也一直保存著自己的那一份單純,不過有些事情是小莊無法理解的。

比如這次出來,是二少爺第一次違背大少爺的命令,雖然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但小莊明白,能讓二少爺這么做的事情,必定充滿了危險。

每一次小莊有危險的時候,二少爺總是在他的身邊,所以這一次小莊還是選擇了跟著二少爺過來。

如果剛才秦銘執意要過去,那么兩個人就不得不對戰一位半步武聖,以及二十多位武王和半步武王,對戰這樣的陣容,他們沒有任何的勝算,這不得不說是一種冒險。

但好在兩個人成功了,如果小莊不跟著一起來,這裏只有二少爺一個人,那將會是一種什么後果呢?

肯定是秦銘直接帶人強硬通過,到時候不肯讓步的二少爺又會落得一個怎樣的下場?

小莊很少思考,即使是思考的時候,也是在想大少爺和二少爺到底在想什么。

關於大少爺的想法,小莊是永遠猜不到了,但是現在就連二少爺的想法他也已經猜不透了。

小莊有些迷茫,但隨後這份迷茫就變成了臉上的微笑。

為什么要想那么多呢,只要和大少爺二少爺在一起,那小莊就不應該有任何的煩惱。

小莊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秦銘回到了聶無鋒的身邊,雖然聶無鋒一句話都沒有說,但臉上絕對冷漠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他的憤怒。

他很少對秦銘甩臉色,但這一次真的是憤怒到極致了,才會這么做。

在淩冽出現以前,秦銘從來沒有辜負過自己對他的信任,但是在最近的兩個月裏,秦銘卻再次讓他失望。

秦銘知道自己這次犯下了怎樣的錯誤,他沒有和聶無鋒肩並肩站著,而是站在了他的身後。

“陸家的陸子樂和小莊擋住了我的去路。”秦銘知道在聶無鋒的面前自己不需要解釋這么多,只要把事情告訴他,那么其中的厲害關系,聶無鋒自然明了。

在這么聰明的人面前,就算是做再多的解釋,那也不過是徒勞。

聽到這個消息,聶無鋒的臉色並沒有好看半分,他的拳頭攥的咯吱作響:“淩冽到底算是個什么東西?為了他,我妹妹要強行開啟涅槃計劃,為了他,陸子樂都敢違背陸子由的命令了,他到底算什么?”

這句話並不是問秦銘的,因為聶無鋒看相的是眼前的黑夜,所以聶無鋒沒有回答。

在聶無鋒面前耍聰明,那只會。

聶無鋒卻是突然笑了兩聲,他繼續自言自語道:“有趣啊,有趣,聶無雙和陸子由之後,竟然還出來了一個淩冽,這老天是在給我開玩笑嗎,諸葛亮有我一個就夠了,不再需要其他得周瑜!”

這時候秦銘也終於說話:“雖然我愚鈍,但我也能看得出來,淩冽的才智絕對不能和少爺你相提並論。”

秦銘還是說的真心話,在聶無鋒的面前他從來不說虛偽的話,因為他知道那樣沒用。

五十人的高手隊伍已經很接近工廠,就連聶無鋒也已經感受到了那些人的氣息,他直接指著那個五十人隊伍的方向憤怒說道:“你說他不聰明,他沒有才智,那你告訴我那是什么,你再告訴我,陸子樂和小莊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這裏,為什么他又迷的我妹妹啟用了涅槃計劃!!”

聶無鋒的語氣非常激動,這要是秦銘第一次看到他這個樣子,就算當時大小姐坐上了家主的位置,聶無鋒也只是靜坐了一天一夜,並沒有顯示出半分的不耐煩。

但是現在一向冷靜無比的聶無鋒,此時卻是憤怒起來。

秦銘也忍不住看向了工廠的方向,他也被聶無鋒的話給搞得有點迷糊了,天京發生的大事件雖然都不是淩冽主動做的,但每一件都和他有著關系。

失敗的時候才注意到對手的強大,這是所有自負者的必經之路,當走到這一步的時候,似乎也只有兩種路可以走,要么是繼續自欺欺人,活在自己的自負裏,要么是改變自己的想法,找到更好的道路。

在憤怒過後,聶無鋒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秦銘站在他的身後,只覺得少爺的氣息變得更加的冰冷,整個人如同經過淬煉一般,變得更加鋒利。

此時秦銘突然想到了少爺之前的一句話,老家主似乎說過,要讓淩冽成為少爺的磨刀石。

現在看來,不正是現在的情景嗎?

一把上好的青鋼刀,怎么可以用一塊普通的石頭去磨礪,必須也需要上好的磨刀石才可以。

淩冽是有很多讓人意想不到的地方,但是他再怎么努力掙紮,也不過是少爺的一塊磨刀石而已。

秦銘堅持這個觀點,只是因為這句話出自老家主之口,老家主的叮嚀無論對錯,皆如聖經一樣不可撼動。

廢舊工廠裏,一百多武士從四面八方發起了沖鋒,二狗則是不慌不忙,直接大吼一聲:“打狗八卦陣型!”

話音剛落,巡邏隊的兄弟門就圍成了一個圈,而且無論是站位和武器的分布,似乎都是經過一番考究的。

淩冽驚呆了,這他媽的是兵法啊,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臥槽,二狗,你他媽的什么時候出息了?”

“嘿,瞧你說的這是什么話,我可是讀春秋的!”二狗猥瑣的笑了一聲。

但這高台還沒壘好,就慘遭大嘴拆台,大嘴一臉不屑地說道:“你可拉倒吧,還不是前兩天給人算命的老頭出了口氣,那老頭子感恩,就這么教了一招,這能用不能用還不好說呢,而且人家叫禦人八卦陣,到你這裏咋就成了打狗了!”

“去你娘的!老子樂意!”二狗直接懟了大嘴一聲,大嘴有些不服氣,但現在明顯不是吵架的時候。

就在此時,又有一群人朝著這邊沖了過來,這些人距離雖然比較遠,但現在已經怒吼開了,就好像一隊群被激怒的公牛一樣。

聽到這聲音,淩冽終於松了一口氣,該來的,總算來了。東陽武士五倍於巡邏隊的時候,淩冽沒有任何成功的可能,若是兩倍於巡邏隊,淩冽就已經可以帶著人和這些東陽武士拼一個魚死破。

但是現在東陽武士還是一百個,只不過巡邏隊這邊的人數卻從二十直接增加到了七十。

用七十個高手去對戰東陽的一百個上忍,這一次淩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獲得勝利。

這一次該輪到平原二郎幹瞪眼了,沒想到自己等待的人沒有等來,卻是淩冽的人先來了一步。

趁著剛到的五十人還沒有接近這裏,平原二郎直接用東陽語怒吼了兩聲,大概是為了天皇之類的口號。

一百個武士開始瘋狂的對著中間的巡邏隊隊員發動攻擊。

他們的計劃很簡單,那就是用最短的時間去消化掉中間的二十個巡邏隊成員,然後再把矛頭指向剛來的那五十個人。

但是巡邏隊早就已經有了准備,從剛開始巡邏隊擺開陣型的時候,二狗就一臉勝券在握的樣子,現在看到外圍出現了幫手,他的表情更是非常歡喜。

只要守住這一輪的進攻,那么接下來就是轉守為攻的時間。

但前提是在東陽武士的這一輪進攻之後,巡邏隊還能保持戰鬥力。

如果被人這么一口氣就給秒了,那還玩個屁!

二狗直接怒吼道:“用出你們吃奶的力氣,好好給老板看看我們巡邏隊是怎么辦事的!”

這哪裏是一只狗啊,這簡直就是一只咆哮山林的老虎!

巡邏隊的成員都沉聲應了一聲,這才突然轉動了起來,二十個人就好像是一個輪盤一樣運行起來。

淩冽不熟悉這兵法,但他只需要站在陣眼,不需要有任何的動作。

雖然是站著不動,但淩冽依然感覺的到自己的位置非常重要,作為這個人肉齒輪的軸心,淩冽必須先要保證自己不被打倒,這樣巡邏隊這個齒輪才能繼續運行。

當武器的碰撞聲響起的時候,淩冽只覺得有很多股霸道的力氣從四面八沖了過來。

這也難怪,他們面對的可是一百多為上忍,這么多為高手同時攻擊,任誰也很難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各種力道通過傳遞從外圈來到了內圈,最後再從內圈全部聚集到淩冽一個人的身上。

這種力道比被汽車撞還要難以忍受,縱使淩冽的身體強度極強,此時也吐出了一口鮮血。

站在最中間的淩冽大罵道:“他媽的二狗,你沒給老子說站中間這么慘啊。”

二狗一邊跳起把一個沖進來的武士砍倒,一邊哈哈大笑著說道:“那只能說你太心急了,這位置本來是我的,但是沒想到竟然被你主動搶走了,哈哈。”

淩冽又沒跟著他們一起訓練過,哪裏知道竟然還需要注意這些事情。

再說了,一般大將不都是站在中間的嗎,誰知道這兵法竟然這么詭異,竟然是站在最中間的人死的最快。

雖然現在很想繼續罵人,但是東陽武士還在繼續進攻,淩冽不得已面對連續不斷的霸道力道。

他淩冽可不是個花瓶,站在中間要是就這么被幹倒了,那以後還怎么管理巡邏隊的這一群混蛋!

淩冽提起了一口氣,身體好像突然變得柔軟了許多。

但並不是淩冽的身體變得柔軟,而是他用的招式給人一種錯覺,這正是在華國街頭最常見的太極。

太極最厲害的地方就在於他練的不是固定的招式,而是在練身體的反應能力和反應方法。

一般人在被攻擊的時候,他只能選擇後退,畢竟被人攻擊已經落入了下風,如果強行反擊不但達不到預想中的效果,甚至還會讓自己的後果更慘。

但是太極不一樣,太極拳打的久了,你被攻擊的時候,最快的條件反射是包含攻擊並把這份攻擊迅速的交還給對手。

正因為太極訓練的重點不是招式,而是人的反應能力和反應的方式,所以才有了太極十年不出門的說法。

此時淩冽承受的力量來自於四面八方,他沒有三頭六臂,所以無法面面皆到。

但是用太極的這種原理,他卻可以站在中間的位置,不斷調理著周圍的力道。

右手受到了強行的攻擊,那么便收勢,順便把這股力道送到左邊,從而為左邊的進攻手段提供更強大的保證。

而且淩冽在這時候做的事情並不只是那么簡單。

此時巡邏隊的組成的一個圓盤似乎是成了一個風眼,狂風突然肆虐起來。

稍微細心一點的巡邏隊成員就可以發現,其實這股風不是隨便發的,它不但協調著隊伍的整體行動,更是幫助隊員們做一些輔助防守。

太極加上自己從江河中領悟的武王空間,淩冽這個八卦陣的中心做的也是非常出色額。

所以這一個大回合下來,巡邏隊雖然有幾個人受傷了,但畢竟沒有人陣亡。

這和平原二郎期望的結果有著太多的差距,平原二郎原本想要命令武士們發動更強的進攻,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五十個人的身影已經全部趕到。

二話不說,剛來的五十個人就直接沖進了人群,所有的東陽武士此時都穿著忍著服裝,所以特別的好認。

所以剛來到的五十個人不敢三七二十一,直接把穿著忍者裝的人披頭蓋臉砍一頓再說。

嚇得淩冽趕緊把自己身上的忍者服給脫了下來。

如果被自己人按在地上胡亂來那么上百刀,那就算是死了也是被冤死的。

本來二狗和巡邏隊的成員們看到援軍都很高興,但是當他們看清援軍是誰的時候,就有些不痛快了。

上次在和孫家的大戰中,這些人殺了巡邏隊好幾個兄弟,他們就是原來孫家的高手。

二狗只知道這些人被淩冽收下來了,沒事幹的時候他也想到處找這些人,好找點茬,畢竟殺了兄弟的怨恨一直在巡邏隊兄弟們的心裏記著呢。

只是任憑二狗和大嘴怎么找都找不到這些人到底被淩冽給藏到了哪裏。

他們也去問過黎嫣然,但黎嫣然對這事情也閉口不談。

一直沒找到,說不定是被淩冽放走了,所以巡邏隊的眾人也就不再找了,但是沒想到在這個時候,竟然再次發現了他們的身影。

二狗直接不滿說道:“你這是什么意思,這不是膈應人嗎,這種援軍我們寧願不要!”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