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低头含着他的昂扬,他一天搞我11次

低头含着他的昂扬,他一天搞我11次,這是他跑的最快的一次,但是就算淩冽跑的再快,兩個半步武聖的速度還是要比他快。

剛才一下沒弄死他,也是讓踏空而行的中年人好奇了一下。

紅頭發的老者則是哈哈的笑了起來:“看來這家夥還是有點道行的,讓老夫來試試。”

雖然剛才只是一點小把戲,但是身為半步武聖,卻沒能奈何的了一個武王,這多少還是有點丟人的。

所以紅發老者可不想丟這個人,他剛上來用的就是強硬的招式。

淩冽依然奮力奔跑著,剛才的土坑石刺凶險異常,如果是啟用六十四步的話,那必定能改變自己的身形,直接躲過去。

但六十四步是淩冽對戰半步武聖的時候,唯一的逃命手段,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他是絕對不會用出來的。就在淩冽快速奔跑的時候,他的身體突然失去了重心,整個人都踉蹌倒在了地上。

剛才難道是被什么東西給絆了一下?

不可能!淩冽在這種生死關頭,絕對不會犯下這么低級的錯誤,

那么就肯定是天上的那兩個家夥搞得鬼。

淩冽咬緊了牙關,爬起來繼續跑,但是沒跑幾步他又倒在了地上,就這么倒了站起來跑,跑了又再次摔倒。

這似乎是陷入了一個循環之中而且淩冽更詫異的是,他發現自己所處的地方和剛才完全是一個地方!

不僅走路不穩了,淩冽竟然還還迷路了!

之前被醉仙女教訓的時候,淩冽也有過類似恍惚的感覺,但是醉仙女出手非常的謹慎,那樣做也只是為了教訓淩冽一下,並沒有什么惡意。

但這次不一樣,淩冽感覺自己的大腦裏很渾濁,放佛洶湧的血水瘋狂的在往自己的腦袋裏面湧去一樣,別說是保證自己思維的清晰了,按照這個勢頭下去,淩冽早晚會變成一個白癡。

這時候就算知道自己的險境又能怎么樣,淩冽完全無從下手!

他根本就沒有對陣這種精神攻擊的完整經驗,這就是武王和半步武聖的差距,對於半步武聖這個神秘的境界,淩冽還有好多事情根本就沒有想明白。

他能做的,就是在這洶湧而來的精神磨難中保持僅有的那一絲理智,他依然站立在原地,沒有倒下。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腦袋裏面有一股清涼的水流自上而下沖了下來。

他當然知道這不過是自己的錯覺而已,自己的腦袋裏面怎么會無緣無故的出現水流呢,但是這感覺又是如此的真實,讓淩冽無法質疑。

自下而上湧上來的血水,在遇到這陣水流之後,竟然無法再繼續上去,還隱隱有著被阻擋的趨勢。

淩冽愣住了,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有了這么神奇的能力?

他可以肯定,剛才醉仙女並沒有出手,從今晚的大戰開始,醉仙女就一直處在沉睡狀態,沒有要現身的意思。

但是這清涼的感覺又是怎么出現的呢?

就在淩冽迷惑的時候,他感受到水流越來越強勁,竟然是把那混沌不堪的血水壓下去了一些。

淩冽本是一個被整到無法呼吸的可憐蟲,但現在他已經恢複了腦海的清醒,雖然腦袋裏的疼痛依然很明顯,但總是在淩冽的承受范圍之內。

感受著這源源不斷的清流,淩冽終於想起來了什么事情。

他還記得,當時醉仙女為了監督和束縛自己,特意給自己戴上了一個緊箍一樣的東西,只要自己不聽話,腦袋就會很疼。

因為這個東西,淩冽可沒少抱怨,更是吃了不少的苦頭。

但是現在淩冽卻終於感受清楚了,那股清流就是來自於醉仙女的緊箍!

這東西表面上是在約束自己,但其實是醉仙女給了自己一道護身符。

憑借淩冽武王的境界,自然是沒法和半步武聖對抗的,但現在淩冽的處境卻是非常特殊,他在這個時候不得不和幾大家族打交道,而這幾個家族裏則是高手輩出,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淩冽肯定會吃虧。

醉仙女早就想到了這一點,這才早早的給淩冽戴上了這類似於緊箍的東西。

如果淩冽足夠博學,就應該知道這東西的名字叫做定魔圈,只可惜淩冽只有醫道上的師父,卻沒有武道上的師父。

醉仙女倒也算是個名不正言不順的師父了,但是醉仙女平時自己都忙的要死,不到關鍵時刻絕對不會出來,他又怎么會教授淩冽這些知識。

雖然對於這東西一點都不了解,但淩冽心裏起碼清楚,腦袋裏的這一圈奇怪的能量流,可以幫助抵禦來自外界的精神傷害。

這個時候淩冽抬起頭來,雖然漆黑的天空什么都看不到,但他還是對著那個方向咧嘴笑了出來。

到了這個時候,淩冽竟然還主動挑釁踏空而行的兩位半步武聖。

他就是要作死,就是要讓這兩個家夥更瘋狂的攻擊自己!

如果不引起那兩個人憤怒,他們就不會露出任何破綻,即使淩冽抵抗的住這一波攻擊,但是兩個半步武聖的手法必定層出不窮。

躲得過初一也躲不過十五,那淩冽就幹脆不躲了,他要主動迎戰!

剛開始遭遇這兩個半步武聖的時候,淩冽心裏還存在著一絲的僥幸,但是經曆過剛才的兩波攻擊,他是徹底明白了,在力量的絕對壓制面前,逃跑只不過是一種慢性自殺。

他現在只有一條路要走,那就是向死而生!

如果不能躲避暴風雨,那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在天空上,中年人沉默不語,他沒有想到下面的那個小小武王竟然你躲過了血紅的精神攻擊,他更沒有想到,那家夥竟然還主動向自己和血紅挑釁。

這也只能說明兩種情況,一種是這家夥被血紅給折磨傻了,第二種情況是他本身就是一個瘋子。

此時血紅的臉色可不好看,本來他的頭發就是紅色,臉也有些發紅,但是現在他的臉色卻和正常人沒什么區別。

血紅的正常那就說明他已經被氣的臉白了,剛才他還笑話人家無石,現在啪啪啪的被打臉。他畢竟是一位半步武聖的高手,而且在常家的身份更是顯赫,高居統領的位置。

如今被一個小小的武王打了臉,這哪能過得去啊。

就在血紅的氣息突然高漲,他准備要讓淩冽看看自己的真正實力的時候,無石卻是直接按住了他的肩膀。

“前輩,為了一個武王,你就要發動血怒了嗎,就算殺了他,卻減了自己的壽命,怎么算都不值得啊。”無石天生是個面癱,這次說話的時候也同樣沒有任何的表情。

雖然面癱表情是他一貫的作風,但是在血紅的眼睛裏,他卻像是在故意嘲笑自己一樣。

血紅冷哼了一聲,雖然心裏的怒氣未消,但是經過無石的提醒,他的心裏也非常明白,為了一個武王而開啟血怒狀態,實在是不值得。

看到血紅稍微冷靜了一下,無石這才看向了下面。

由於等級的差距,現在淩冽根本就沒法准確的得知兩個人的位置,但他們兩個感受淩冽的位置卻像是大白天一樣看的很清晰。

突然,淩冽腳下的土地顫動起來,他趕緊跳到了遠一點的地方,但是這個情況並沒有好轉。

他落在哪個地方,哪裏的土地就在顫動。

淩冽知道這不是那股力量在跟隨自己,而是這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以至於正片區域都在受他的影響!

就算再強大的能量也必定會有一個邊緣,淩冽繼續快速向著震動邊緣的地方沖去,但還沒等他沖出這片區域,地上的泥土和石塊就好像活過來了一樣,瘋狂地朝著淩冽沖去。

漫天的泥石向著淩冽沖了過來。

能夠影響這么一大段距離的泥石,這個半步武聖的高手對空間的掌握實在是強大。

雖然遠不如鬼哭那般能夠完全隔絕光和能量,但是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能調動半步武聖空間內這么多的泥石,也實在是不簡單。

如果淩冽不從這泥石中逃出去,那么這裏肯定就是自己的墳墓了。

能夠讓一位半步武聖來親自給自己挖個坑造個墳,這也算是一種榮幸了,但淩冽可不是個愛慕虛榮的主兒,他咬著牙,忍受著泥石切割身體的疼痛,身形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泥石的攻擊非常密集,但也絕對不是密不透風,此時淩冽用出了六十四步,雖然身體還在承受著傷害,但更多的致命攻擊被躲開。

如果想要躲避這攻擊,不僅要對周圍的環境進行准確的判斷,更要在極其有限的時間裏,對自己的行動步驟做出准確的規劃。

這絕對不是一個正常人的腦力能在一瞬間計算出來的。

但淩冽可以!雖然他的反應速度很快,但遠遠不到那么誇張的地步,但他此時卻是在這泥石裏來回穿梭。

雖然不斷受傷,但這傷痕根本就不嚴重。

無石的臉色依然沒有半點的變化,但靜止不動的身形卻體現出了他的詫異,從剛才的血紅追殺,到現在的從容面對如此泥石,淩冽一直都在讓他們詫異。

醉仙女教授的六十四步,本就是把自身的反應提升到了極致,根據周圍能量和氣息的變化而做出最快最有效的行動。

面對這種情況,根本就不需要淩冽去多想,他只是提高注意力,用心的走出六十四步就可以。

任憑周身天地狂風暴雨,我只在這裏信步閑庭,也許這就是六十四步的真正奧秘。

這么巧妙的功法,醉仙女竟然都沒有給他起一個好聽有霸氣的名字,真的是可惜了。

但是六十四步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對體內的真氣消耗的特別快,就算淩冽現在狀態不錯,帶也絕對堅持不了多少時間。

他必須要沖破這泥石區域才行。

感受到淩冽在自己的泥石區域裏如此輕松的樣子,無石心裏也不是個滋味,雖然他沒有血紅那么暴躁,但也絕對不允許別人這么對待他引以為傲的你是區域,更何況還只是一個小小的武王。

此時的泥石區域不過是最簡單的威力,無石易已經下定了決心,要把真氣的消耗翻倍,到時候那片區域將會變得真正密不透風,任憑淩冽的身法再怎么敏捷,也絕對沒有半點逃避的可能。

無石雙手間不慌不忙的做了幾個簡單的動作,泥石區域的氣息很明顯狂暴了起來。

只是一瞬間的時間,就直接是兩個石刺洞穿了淩冽的身體,而在淩冽的周身,則是有更多的石刺准備攻擊。

如此一來,淩冽沒有半點活命的可能性。

但就在這個時候,血紅冷哼了一聲說道:“拖拖拉拉的簡直不像樣,讓本統領來給他致命一擊!”

說罷,一股血紅的能量直接從血紅的手中打出,這能量很詭異,而且也不缺乏狂暴的氣息!

不管是加速加緊的泥石,還是這一團血紅的狂暴能量,都能瞬間要了淩冽的命。

但現在血紅做的這些事情是明目張膽的在搶功勞啊!

剛才他進攻的時候落了個空,現在淩冽馬上就要死了,卻突然出手,目的明顯的不能再明顯了,吃相不是一般的難看。

無石的表情依然是面癱狀態,這時候他也終於說道:“怪不得你能拿到統領的位置,沒想到功勞都是這么得來的!”

雖然被鄙視了一番,但血紅卻並不在意!

他也算是常家的高層了,知道這淩冽可是常龍的心腹大患,如果自己殺了他,那肯定能得到常家更多的獎賞。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他可不會像無石一樣,甘願做綠葉,不,無石連綠葉都算不上,他只能算是景家的一盆肥料!

而他血花,必定是名利雙收,毫無疑問是那朵紅花!

無石雖然對名利這種事情的沒什么胃口,所以作為一個半步武聖,他依然是景家中層的人物。

但是他低調,可就不代表任人欺負,面對血紅這么難看的吃相,無石可不會坐視不理。

淩冽已經是囊中之物,但擊殺淩冽的必定是他無石,而不是這個不要臉的血紅。

常家和景家關系密切,但是他們兩個可是第一次合作,表面上客客氣氣,但撕破臉皮的時候就再也沒有半點的情義可言。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