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睡着时怎么才能进去,半夜醒来男友在口我

睡着时怎么才能进去,半夜醒来男友在口我,經過這么多的風風雨雨,淩冽早已把醉仙女的安危看的比自己的命還重要。

雖然醉仙女的境界高的淩冽都看不見,不然她決不能以靈魂狀態生存在自己的體內。

但是因為沒有屬於自己的身體,就算醉仙女的境界再高那也是徒然,就算借用淩冽的身體,那也不一定能打得過一位半步武聖。

而且現在淩冽還身處天京,這裏的高手輩出,就算走在大路上,和你擦肩而過的人很可能都是一位絕世高手。

所以就算突然遇到樂神這樣的高手,淩冽都有點見怪不怪了。

正是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下,虛弱的醉仙女才是最危險的時候。

淩冽現在都不知道醉仙女的仇家到底是哪些人,如果醉仙女的身份暴露出來,以至於招來了那些仇家,那淩冽絕對沒有半點繼續保護醉仙女的可能。

現在半步武聖都搞得淩冽不知道往哪裏躲藏了,更何況是那些和醉仙女一個等級的人呢。

所以無論遇到什么情況,淩冽都不會妥協,就算自己死了,他也要保守住醉仙女的秘密。

看著淩冽一臉決然的樣子,樂神只是無奈的笑了笑:“我該說你是執著還是說你傻才好呢,我既然能探測到你身體的異常,那自然能知道在你身上藏著的到底是什么人。”

聽到這話,淩冽不但沒有發火,他反而是微笑著躬身,一直手背在了身後,恭敬地說道:“我想樂神還是誤會了什么,我也久仰樂神大名,知道一些您的英雄事跡,能在這個地方見到您,實在是出人意料啊。”

淩冽這話是在轉移話題,他背在身後一只手看起來很文雅,但實際的作用是把手放在了冷夜劍上,好准備隨時發起攻擊,後者是抵抗來自樂神的攻擊。

但樂神的攻擊真的是他一個武王就能抵抗的嗎?淩冽不敢去想,因為這種事情也不需要去想,他肯定沒有那個能力。

就算是沒有,也要掙紮一下。

“哦呦呦,你難道要對你的救命恩人出手嗎?我這簡直就是農夫與蛇啊。”樂神心塞的搖了搖頭,很明顯他是在開玩笑,但是淩冽卻沒有半點放松的意思,他依然打起了百分之二百的精神。

江素桐向前走了一步,他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樂神卻是看了她一眼,示意她暫時不要搭理。

樂神是江素桐的老師,江素桐只好點了點頭,又退回了原地。

淩冽不再偽裝,因為他已經知道了,在這位樂神面前,所有的偽裝都將是徒勞。

這會兒他皺起了眉頭,目不轉睛的看著樂神,眼神中也終於出現了敵意,剛才掩飾伸到背後的手,這時候更是把冷夜劍給直接拔了出來。

如果不是樂神相救,自己這條命早就沒了,腦袋裏的血紅真氣恐怕也會如跗骨之蛆一樣留在身體裏。

和救命恩人拔刀相向實在不是淩冽的本意,他也很糾結,也很難受,但是為了醉仙女,他必須這樣做。

救命之恩當然需藥報答,但這並不代表著淩冽就必須百分之百的信任他,畢竟這樂神作為四小門之首,竟然活到了現在,鬼才知道她有沒有投靠地府。

似乎是看出了淩冽的不安,樂神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兩聲:”看來這留在你身上的那人還真是選對了人呀,我現在開始相信了,你和我徒弟說的一樣,確實是個很重情義的人。“

淩冽向後退了一步說道:“前輩,雖然我知道自己打不過你,但是你可別逼我,不然我爆體而亡了,你也別想得到你想要的。”

他的生命本就和醉仙女的息息相關,如果淩冽自行毀了自己的身體自殺,那多半醉仙女也會跟著一起死掉。

淩冽是想用這個作為威脅,讓眼前的樂神放棄這個好奇心。

但沒想到這話更是逗樂了樂神,他收斂了自己的微笑,假裝認真的說道:“我怎么看出來你還是個那么硬的茬子呢?你既然那么沒有出息,那就爆好了,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爆體的血花大不大。”

這話說的淩冽一臉黑線,這樂神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前輩,還請你認真一點,我可沒有給你開玩笑。”淩冽很不滿地說道。

“我也沒有開玩笑,你要是想玩點刺激的,那就盡管做就好了。”

江素桐在旁邊聽得很是擔憂,如果淩冽真的為了自己保護的東西,一時想不開做了傻事怎么辦?

她想要說點什么,但是有師父在,江素桐最後還是選擇了沉默。

淩冽和樂神四目相對,氣勢上誰也不想讓。

當感受到淩冽眼神裏真的有一種赴死的決心之後,樂神終於挪開了視線。

“好吧,看來你還真是年輕氣盛啊,我也不想怎么難為你,如果你能聽得下我的一首曲子,我就讓你從這裏離開,你覺得怎么樣?”當樂神再次看過來的時候,眼神中卻是多了幾分柔和。

“好,一言為定,如果你答應了我的事情不做到,我就把你的這些事貼在大街小巷,壞了你樂神的名聲!”淩冽一臉認真的說道。

聽到這可笑的威脅,樂神卻是冷笑了一聲,她也知道淩冽真正的意思。

樂神在江湖中消失了這么多年,江湖中早已沒有了他的傳說,只有看過一些文獻的人,才知道曾經的魔門中還有這號人物。

她這么多年不出山,就算是來到了天京都沒人知道,做事低調到這種程度,其實也是在躲避地獄的追殺。

當年的魔門背叛之後,地府早就已經取代了魔門的位置,但也算是完全毀了魔門的形象。

魔門是邪而不妖,就算做了不少危急中原的事情,但總體卻讓人心服口服,總歸也有道義可言。

但地府不一樣,地府只注重力量的發展,什么琴棋書畫,對他們來說都是垃圾,所以地府也成了妖魔鬼怪的代名詞。

而當年魔門的舊人,也只有兩種下場,第一種是歸順地府,成為地府的爪牙,第二種則是被地府瘋狂的追殺。

魔門的中堅力量留下的並不多,好在有一些如樂神這般強大的,行事低調,隱藏著自己的身份。

當年的地府貴人,現在卻住這種不入流的小樓,身邊只有一個徒弟在,這下場也算是淒慘。

但這和其他魔門的成員相比,卻又好上了太多。如果淩冽把樂神的消息給貼出去,那宣揚的不是樂神的罪過,而是樂神還活著的消息,這必定會引起地府的高度重視。

而且現在樂神竟然不是出現在深山老林中,而是出現在人際繁華的天京,這很容易讓人想到她別有用心。

真到了那個時候,樂神悠閑的生活被終結不說,她和愛徒的生命更會慘死在地府高手的追殺之下。

看得出兩人之間的劍拔弩張,江素桐終於忍不住說道:“淩冽,你萬萬不能這么做,你知道昨天兩個高手追上來的時候,為了把他們逼走,師父險些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聽到這話,淩冽一愣。

他當然清楚昨天追自己的那兩個人,也知道他們的可怕,樂神竟然以一人之力勸退了兩位如此高手,這境界和實力簡直讓人難以想象。

淩冽的神情有些複雜,原來樂神最害怕的並不是暴露身份,不然他怎么會為了救自己而冒了這么大的險呢。

相信樂神,還是不相信樂神,這是一個問題。

淩冽直接拉過來了一個凳子,往凳子上一坐,然後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晚輩話不多說,還請前輩彈琴!”

剛才兩人就已經有了約定,如果淩冽撐得住樂神的一首曲子,那就可以離開。

也許這樣做現在看來有些欠妥,但為了醉仙女的安全,淩冽還是堅持自己的立場。

“好,還算你有點魄力,徒兒,你讓開。”樂神微笑著說道。

江素桐以最快的速度收起了自己的琴,然後靜靜走過來,坐在了淩冽的身邊。

樂神把她那陳舊的琴放在了小桌上,雙手伸出,卻沒有觸碰到琴弦,他只是把雙手懸浮在琴的上空,然後整個人都陷入了冥想。

看著樂神閉上了眼睛,淩冽有些不理解,自己不過也是個武王,還需要樂神這么謹慎。

在樂神准備的這段時間裏,江素桐小聲對淩冽說道:“彈琴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通人性,第二階段是通獸性,第三階段是天地共鳴。”

這莫名其妙的話,把淩冽搞得一頭霧水,江素桐則是不慌不忙,耐心給淩冽解釋起來。

“通人性,就是讓人忘乎其中,不知所以,通獸性就是對牛彈琴睛有淚,對馬彈琴仰秣聽,動物都有靈性,而音樂超呼於任何動物的語言,他能讓人和動物溝通,第三境界”

“第三境界該不會是和天地溝通吧!”淩冽不可思議的問道,但江素桐卻是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

“第三種境界可以直接調動天地間的能量,讓天地聽懂你的請求,然後把能量留給自己用,但總有一個界限,這界限還是要看琴力。“

就算淩冽不相信樂神,但他也絕對相信江素桐,所以對這些話,淩冽深信不疑。

不過這么看來,這彈琴豈不是和半步武聖空間很像了。

武王空間只是改變周圍天地能量的狀態,讓這些能量更有利於自己,但是半步武聖空間卻是直接調動周身的能量。

無石調動土壤和岩石的能量來攻擊淩冽,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雖然練琴和習武的道路截然不同,但是現在看來的話,倒也算是殊途同歸。

至於樂神的狀態,淩冽幾乎不用任何的猶豫就可以斷定,他的實力絕對在半步武聖或者更高的地方。

對於這樣的一位高手,要拿她最擅長的彈琴來考驗自己,淩冽覺得自己沒有半點勝出的希望。

雖然希望渺茫,但這又是淩冽保護醉仙女的唯一辦法,他手裏還握著冷夜劍,心裏已經准備即將打來的狂風暴雨了。

在十分鍾左右的時間過去之後,樂神才終於睜開了眼睛,他的雙指開始行動,終於撥動了第一個音符!

但在這個音符響起的時候,淩冽卻沒有任何難受的感覺,只覺得原本提防著的內心瞬間輕松了下來。

這曲子就像是行雲流水一般讓人聽的渾身舒暢,又放佛是在安撫著人的內心。

而且曲子的效果也在一點點的加強,淩冽一點點的陶醉,一點點的融入。

再深入一點,淩冽似乎感受到這音樂在說著什么東西,像是一種邀請,也像是一種歡迎,當他想接觸更多的時候,卻發現音符並似乎並不是為了自己而來。

淩冽感覺自己完全處於了另外一個世界,這個世界的所有東西都僅僅有條,但關鍵的地方又從不缺少浪漫的色彩,這好像是油菜繪畫的世界一樣,樹木和建築都變得有些模糊不清,但看起來卻又多了幾分魅力。

一位滿頭白發的女子正站在這世界的中間,自顧自地旋轉著,似乎是在跳著迷人的舞蹈。

這裏的一切都脫離了現實,去表現出比現實更多的東西。

淩冽感覺很神奇,但他不是七八歲的小學生,只會看熱鬧。

他知道這裏的每一處都不簡答,甚至有很多地方都透露著一種無法言語的玄妙。

如此神奇的感覺,淩冽又怎么會錯過,他把手臂伸了出去,手臂好像可以無限增長,這手臂伸出了百米的距離,在果樹上摘下了一個桃子,然後淩冽把手伸了回來,一口咬在了嘴裏。

可以說這桃子一點味道都沒有,淩冽甚至有一種咬在空氣上的虛無感,但大腦裏卻又有一股暖流生成,安撫著淩冽腦袋上的疼痛。

這真的是淩冽見識過的最奇妙的地方。

但是時間似乎過的很快,琴聲戛然而止,原本奇異多彩的世界也在一瞬間消失。

淩冽猛然間睜開了眼睛,才發現自己已經沉睡了好一會兒。

在這么關鍵的時候竟然睡著了,淩冽恨不得給自己幾巴掌,好讓自己長點記性,在沒聽之前,淩冽也在時時刻刻的提醒自己。

但他提醒的都是要經受住磨難的考驗,卻萬萬沒想到自己這不僅不痛苦,反而讓人感覺很舒服,特別是淩冽吃下去的那一個空氣一般輕盈的桃子,更是讓他劇痛的腦袋慢慢恢複了正常。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