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结婚了能和爸爸,上女儿多不多

我结婚了能和爸爸,上女儿多不多,如果是家族鬥爭,或者是謀略方面,聶無鋒確實很少遇到對手,但是在這些高手的對決上,如果達不到等級,就算再聰明也不敢妄自菲薄,這只會成為別人的笑柄。

不過這種事情上他又是十分信任秦銘,畢竟秦銘是半步武聖的高手,也許在形式上的判斷和主導上,秦銘沒辦法和這個高智商的相提並論,但是在戰鬥方面,秦銘看的絕對比聶無鋒清楚多了。

在事實的面前,再不可能的事情也是可能的,聶無鋒知道這個道理,他只是無法接受淩冽在這方面的能力強過自己。

當時爺爺說淩冽比他強的時候,聶無鋒根本就把這話當成了一個笑話,以為是爺爺故意在打擊自己。

但是經曆了這一連串的事情,聶無鋒終於意識到了,爺爺說的很可能是真的。

他不甘心,越是贊同爺爺的話,聶無鋒心裏就越是決定要殺了淩冽。

現在常家和景家有三位半步武聖在,理論上淩冽沒有半點活下來的可能,就算有樂神在,那常家和景家也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雖然聶無鋒一直都不把常家和景家看在眼裏,但是他心裏依然認同常家和景家的實力。

能夠穩坐天京五大家族這么長的時間,沒點手段也是不現實的事情。

雖然表面上已經有了駭人的三位半步武聖,但聶無鋒相信,周圍肯定還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在等著淩冽。

死了一個血紅,根本就幹擾不到淩冽的死。

這時候聶無鋒直接對秦銘說道:“秦叔叔,理論上說陸子樂不可能再出現第二次,但是為了以防萬一,你還是要給我盯緊了。”

上一次陸子樂和小莊的突然出現,就已經給秦銘出了一個難題,對於秦銘的選擇,聶無鋒是默認的,畢竟如果和陸家挑起了矛盾,那涉及的方面實在是太廣泛。

但如果陸家還想插手這間事情,那就別怪他聶無鋒不客氣了。

雖然看的出聶無鋒的決心,但秦銘為了確保,還是問了一句:“如果陸家的人再出現在這裏呢?”

“靠近者擋,若是執意要靠近,那就直接殺,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就好了,你不要擔心。”聶無鋒的面色冰冷。

但他隨即就覺得有哪裏不對,本來他就和聶無雙的長相有點相似,如果臉色冰冷下來,那豈不是和這個煩人的妹妹更像了。

隨即聶無鋒的臉上又露出了標志性的笑臉。

聶無鋒的決定並沒有讓秦銘詫異,畢竟秦銘跟著他這么長時間了,他的做事方法自然也了解不少。

只要是聶無鋒想要做的事情,不管用什么方法什么手段,他都一定要達到目的。

既然這次他已經鐵了心要殺了淩冽,那和陸家發生一些沖突,似乎也已經不算什么大事了。

在常家的莊園裏,常龍和景鴻正在一個小廳堂裏喝著小酒。

“來來來景鴻,千萬不要跟你兄弟我客氣,這是上次平原二郎來孝敬我的時候,上供的絕佳清酒。”常龍直接給景鴻倒上了一大杯。

景鴻也不客氣,一口氣給喝光了,兩人都已經喝了不少,面色微紅。

景鴻笑著說道:“平原這家夥這次沒死也真是他命大,這樣東陽的計劃還能”

剛說到這裏的時候,常龍就給他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兄弟,這事情你我二人一句話都不要提,這不歸我們管,我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也就行了,對於其他的事情,一概不要過問,明白嗎?”

要是論聰明,景鴻確實不如常龍,但景鴻也不傻,知道這些事情自己確實不好說。

這時候景鴻反而笑了起來說道:“那我們就聊點開心的,你說淩冽那家夥死的時候要被分為幾塊?”

“分不分塊的,只要死了就好,死了就肅靜。”常龍自己喝了一杯酒,隨後有些玩味說道:“天京六龍,呵呵,他淩冽還真的以為這是超級五加一啊,天京幾十年來就是五個家族,五個家族裏面,哪裏出來的六龍?”

景鴻哈哈笑了兩聲:“常兄說的是啊,別說是你我二人了,就是葉影和聶無鋒又豈會讓淩冽活著,咱做的這事情反而是為了他們清理了障礙。”

“你看你小氣的,只要淩冽這家夥死了,咱多出點力又有什么,喝酒喝酒。”

兩位大少爺再次把酒言歡,眼神裏全是得意的神色。

只要這淩冽死了,那么天京的形式就會再度回到之前的狀態。

陸家有錢,但錢多了就是浪費,葉家就是一個縮頭烏龜,聶家嗎,頂多也就是維護一個老樣子。

但是常家和景家可不一樣,常家和景家自從上了地府這條船,實力就開始暴增。

最近沒在外面搞這么多事情,完全是在尊從地府的行動。

這一次對付淩冽,隨隨便便就是四個半步武聖,更有其他的兩位半步武聖沒有露面,只是待需而動。

這加起來就是六位半步武聖,對付一個武王就用到了六位半步武聖,這手筆絕對不是吹出來的。

所以兩位大少爺才會這么放心的在這裏喝起了酒。

在他們喝酒的時候,陸子樂正穿著一身黑衣,潛伏在常家莊園裏面。

在莊園裏的角落地方有一條很誇的湖,似乎要比陸家的鯉魚湖還要大一些,而在這湖裏有一個湖心島,島上有一個小庵,那裏面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常雨清。

陸子樂已經來到了湖邊,這湖的周圍有幾位老者在垂釣,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

但陸子樂已經被哥哥警告過了,他知道這幾位老者是在這裏封住島上的那名女子的。

陸家的情報系統一直都是其他的家族不能比擬的,他們打探的不僅僅是正在發生的事情,一些過往的曆史也耐不住陸家探子的搜尋。

至於為什么在這個時候要來到這裏找那位住在島上的人,陸子樂也不清楚,他只知道哥哥說的話。

只要告訴島上的女人淩冽必死,那么淩冽就死不了。陸子樂慢慢地靠近,他把自己的氣息收斂到了極致,根據哥哥的說法,這裏任意一位老者,都是自己不能硬抗的,更何況八位全部在這裏。

他一時間也是犯了難,但觀察了周圍的地勢之後,陸子樂發現有一條河是連通著那湖水的。

雖然沒辦法接近湖邊,但陸子樂可以從河水裏過去。

不過他依然面對著一個很嚴峻的挑戰,如果想要從河水裏偷偷潛入到湖心島位置的話,那就必須在完全收斂自己氣息的情況下,從湖底直接潛過去。

如果一不小心在裏面憋不住氣了,或者是遭遇什么突然的情況,那到時候肯定會被八個老頭子給看到。

雖然很冒險,但除了這條路沒有其他的選擇,陸子樂咬緊了牙關,接近並潛入到了河水裏面。

陸子樂抱起了河底的一塊石頭,向著湖心島的方向走去。

好在這湖水足夠深,從上面絕對看不到湖底的情況,只不過這段路實在是太長了,就算陸子樂通水性,但依然無法承受。

走到一半的時候陸子樂的臉就已經發紅,隨後便開始發紫。

實在堅持不下去了,陸子樂直接站在了原地,閉上了眼睛。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的眼珠已經發白,看起來就像是魔鬼一樣可怕。

秦銘說陸子樂和小莊是陸子由身邊的得力工具,這一點都不錯,因為兩個人主要的能力不在於修煉,而在於陸家前輩們的改造。

這種恐怖的狀態,只有在哥哥遇到極度危險的時候,陸子樂才會用出來,但是這一次,他選擇了使用。

眼睛發白之後,陸子樂的身體似乎並沒有產生什么變化,但他卻是直接放下了手裏的石頭。

如果不負重,一個人並不容易沉進水底,但是現在陸子樂不僅么有往上飄,在湖底踩出來的腳印更是比剛才深了數倍。

到了湖心島的時候,陸子樂這才收斂了自己的狀態,找了個隱秘的地方爬了上去。

但他剛剛上岸,就直接跪在了岸上。

並不是陸子樂自己的緣故,他是不得已才跪在那裏。

一股強大的壓力籠罩著整個湖心島,這壓力讓陸子樂喘不過氣來。

就在這個時候,陸子樂面前的一株雜草的葉子突然從中間斷開,葉子懸浮在他的脖子前。

雖然只是一片小小的葉子,但陸子樂絲毫不會懷疑這回殺了自己。

陸子樂直接說道:“淩冽要死。”

葉子在陸子樂的面前顫抖了兩下便慢慢飄落到地上,與此同時,一把水晶劍突然從庵裏拔地而起,如鳳鳴一般,呼嘯著向著天空飛去。

在水晶劍之後,一襲飄然的白衣也從庵裏飛出,輕點了幾下水面,便開始向著湖面外沖去。

陸子樂直到自己的任務已經達成了,但他此時沒有急著離開,而是捏起了面前的那片草葉,然後小心翼翼地拿出來一塊手帕,放在了手帕裏。

白衣一處,原本在湖面垂釣的八位老者也都面露難色。

八個人被安排在這裏鎮住常雨清,這些年來一直都沒有什么事情,不知道今日她為什要出來。

老者們各自拿起了自己的魚竿,拋出了自己的魚線,這些魚線乃是天蠶絲做成,而魚竿更是千年木打造,八個魚竿同時拋出,魚線和魚鉤相互配合,竟是在常雨清的面前形成了一張大。

常家能夠讓這八個人來鎮壓常雨清,足以見證這八人的實力。

在釣魚的這些年間,他們日複一日的拋竿收竿,其實魚鉤上面根本就沒有魚食,八位老者只是在來回錘煉這八個魚竿和魚線的配合。

到了今天,八個人的配合早就已經天衣無縫,但是八位老者的眼神中卻都帶著不安的神情。

他們見識過常雨清的手段,就算天衣無縫,但天劍依然可以破之。

常雨清絕對是那把天劍。

水晶劍已經遠去,常雨清只是將衣袖揮到了那魚線的上面。

只是一瞬間的消散,就讓讓這魚竿全部斷裂,魚線全部成團。

八位老者各自歎息,只能看著這白色的身影遠去。

常龍和景鴻還在小廳裏喝酒,兩個人喝的正歡樂的時候,那如鳳鳴一般的呼嘯聲穿了過來。

聽到這聲音,常龍手中的酒杯突然掉落在了地上,景鴻也聽到了那聲音,但他不知道這聲音到底代表著什么意思。

常龍直接從位子上站了起來,原本為了喝酒增加氣氛而特意准備的榻榻米,此時也直接被他給撞翻。

清酒和小菜灑了一地,屋子裏瞬間狼藉,常龍卻是鞋子都不穿,直接瘋狂地想這外面跑去。

景鴻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到常龍這么激動,他也趕緊跟了過去。

當兩人看到天上飄過仙女一樣的一個身影之後,常龍突然瘋了一樣的怒吼了一聲,他直接一拳打在了牆上,把牆面給打出來了一個大窟窿。

雖然不確定那個身影的身份,但景鴻心裏清楚,能夠讓常龍憤怒到這個地步的,肯定是傳說中的那個人。

同時景鴻的心裏也明白,他和常龍聯手斬殺淩冽的事情,似乎又要落空了。

但景鴻心裏依然不甘心,他對著常龍說道:“這次機會如果錯過的話,那下次機會不知道還在哪裏,常龍兄,不如我們派出能用的人手,先殺了淩冽為先!”

聽到這話,常龍只是無奈地笑了笑,笑的甚至有些淒慘。

過了好一會兒,他終於恢複了正常,但早已經不見了剛才的笑臉。

只見常龍冷眼說道:“聽我的,把你們景家在家族外面的所有人都叫回來,一個都不要放在外面,家族裏開啟最高警報!”

聽到常龍這么說,而且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景鴻轉身就快速離去。

常龍更是大聲命令道:“聽我命令,常家高手無論在外面執行什么任務,不管是多重要的任務,都立即回家族報道,否則,生死自負!“

雖然常龍沒有見識過當年的慘烈場面,但是從長輩的描述中他也知道,常雨清發飆是什么後果!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