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跟父亲发生怎么办,在公司和爸爸做了

跟父亲发生怎么办,在公司和爸爸做了,常家和景家真可謂是費勁了心思,就在淩冽決定以身體血脈的毀滅為打架,爭取再拼死一個高手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了一個頗為舒緩的音樂。

這音樂聽起來完全沒有樂神的曲子那么的大氣悲壯,但是卻獨有一種小橋流水人家的別致感受。

如此舒緩的音樂,似乎並不適合現在悲情的場面。

但是在接下來幾秒的時間裏,淩冽卻聽出了不一樣的意思。

這一首舒緩的曲子竟然和樂神的訣別曲慢慢融合到了一起,好像這曲子是從一把琴上彈出來的一樣。

如果說樂神的訣別曲給人戰鬥的力量,讓人感受到內心的壯烈,那么這舒緩的曲子就是在展示一片靜謐的田園。

就算你是在沙漠,面對著最殘忍的沙塵暴,但是風暴背會就是希望,走過去,那依然是美好的生活。

淩冽知道剛剛響起的曲子是出自江素桐之手,江素桐只是想用這首曲子告訴樂神和淩冽,現在還不是絕望的時候,我們應該為了希望去戰勝絕望。

山窮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雖然看不到希望在哪裏,但淩冽明白江素桐的苦衷,他咧著嘴,再次雙手握住冷月劍,這次竟然是主動向著無石沖了過去。

無石一直是這些高手們作戰的根本,如果讓淩冽選擇先殺哪個半步武王的話,那么除了血紅之外,肯定也就是無石了。

樂神的曲子也變得更加高亢,放佛訣別不絕別,曲子裏多了一分樂觀的歡愉。

曲子的能量圍繞著淩冽,只讓他覺得自己的力量倍增。

無石雖然是半步武聖,但這個時候他還是咬起了牙關,難道說淩冽還有什么沒用出來的殺手鐧?

剛才殺掉了血紅就已經很詭異,這次滿臉自信的樣子,更讓人不得不擔心。

無石不是血紅,他做事從來都很謹慎,看到淩冽竟然主動沖了過來,無石直接給另外兩個半步武聖一個眼色,兩人也都知道他的意思。

終於三位半步武聖同時伸出了手,天地間的能量立馬暴動起來。

僅僅是一位半步武聖,就已經足夠能影響周圍天地間的能量,現在三位半步武聖聯手,放佛要把這周遭的空間也撕裂掉一般。

淩冽只覺得此事非常難受,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但他還是拿著冷夜劍沖了上去。

這就如同一只小黃魚沖進了油鍋一樣,淩冽的步伐瞬間停止。

“轟!”三位半步武聖聚集的能量全部轟擊在了淩冽的身上。

淩冽直接向後倒去,手裏還緊緊地攥著自己的冷夜劍,但冷夜劍的光芒已經漸漸地消失。

“噔!”樂神的琴弦突然繃斷了一根,她的手指已經滿是鮮血。

此時只有江素桐的溫婉小曲還在天地間回蕩,她不願意停止彈琴,更不願意承擔這這一切。

柳暗花明又一村,她要讓淩冽看到自己想要給他看到的一切,她也想讓淩冽走進自己的內心,讓他看看自己心裏全是他淩冽的影子,但是這時候,江素桐卻是淚流滿面。

七竅流血已經不能描述淩冽的慘狀,他的身體沒有一處地方是完好無損的,更有幾處恐怖的傷口已經露出了白骨。

現在淩冽只能靜靜地躺在地上,他只能看到自己的面前一片蒼白,其他的,就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了。

這是死了嗎?淩冽有些不確定,但自己既然已經落到了這步田地,就已經注定了死亡。

淩冽想要讓血脈之力恢複自己的身體,想命令自己的身體拿著冷夜劍繼續戰鬥,但是身體不再聽他的,就連自己的意識,也在一點點地消散。

無石看到淩冽的狀態,欣慰的笑了笑,最終還是沒讓這家夥靠近自己。

雖然現在淩冽已經慘的沒有人樣了,但是處事謹慎的無石卻並不打算就此收手。

他直接對著另外兩個半步武聖說道:“事情做的幹淨些,去把淩冽的頭砍下來。”

說罷,無石自己就疲倦地躺在了一面斷裂地牆壁上,他看到自己帶來的那些武王都已經死的差不多了,沒死的幾個在血紅的精神力量折磨下,也在做著自殘的行為。

他自己也是動用了太多的真氣,以至於現在臉色都有些發白。

在來這裏之前,無石萬萬沒想到,只不過是殺一個武王而已,哪裏會付出這么大的代價。

就算有樂神的幫助,淩冽的表現也有點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現在一切都結束了,就算是個小強,那么被掐掉了頭的小強還能活著嗎?

兩位半步武聖沒有猶豫,雖然無石的地位不算太高,但他和血紅畢竟是這次行動的指揮,現在血紅已經死了,那么現在就必須聽從無石的安排。

他們迅速來到了淩冽的身邊,其中一人拿出了匕首,准備要把淩冽的腦袋給割下來,但也就在這個時候,這位高手突然倒下了。

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頭頂上的血突然噴薄而出,而整個人更是立即失去了生機。

和他一同過來的半步武聖立即瘋狂後退,至於發生了什么,就算他靠的那么近也完全沒有發現。

剛才只是覺得好像有什么東西從天空墜落,但他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先把淩冽的腦袋個割下來,以防後患。

畢竟兩個人都是半步武聖級別的高手,不管天上有什么掉下來,估計也傷害不了他們的皮毛。

但現實和想象完全不一樣,一位半步武聖的突然暴斃,讓他們感覺到無比的恐慌。

無石瞪大了眼睛,難道這又是淩冽的什么奇異手段?

隨後他就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如果淩冽真有這本事,還能讓他自己落得這個下場嗎?

無石又看向了樂神,這會兒樂神什么都沒有做,很明顯不是他。

就在這個時候,無石直接低聲說道:“玉山,陽秋現身!”

這話音剛落,在廢墟中就有兩人走了出來,雖然看到他們只是隨意地走了幾步,但這幾步卻是邁出了數百米遠,直接來到了無石的身前。看剛才這兩人的境界,應該是半步武聖,樂神皺起了眉頭,她現在對隱藏在周圍的高手已經不感興趣了,現在讓她感興趣的反而是躺在地上,不知道是死是活的淩冽。

樂神的琴聲能配合的人其實並不多,正所謂曲高和寡,像是醉仙女這樣見過大世面,有過大境界的人當然是能理解樂神樂曲中的許多元素,並從中獲益。

這不奇怪,奇怪的是在醉仙女消失之後,淩冽卻依然能夠承受樂神的曲子。

即使是最後一曲讓樂神彈到弦斷血流的訣別曲,淩冽也依然能夠理解並用這樂曲來增加自己的力量。

當今除了魔主,還有那個把霸絕武壇的男人之外,淩冽是第三個聽到這首曲子,也是第三個配合得起這曲子的人。

剛才一位半步武聖的突然死亡,明顯不是淩冽所為,肯定是另有高相助。

樂神微笑著看了自己的徒弟一眼,說道:“徒兒,也許真的如你所說,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江素桐的琴聲戛然而止,她通紅的雙眼看了一眼師父。

江素桐除了彈琴彈得好之外,境界並不高,對於這半步武聖之間的事情她看不懂也聽不進,因為她相信師父也就夠了。

看到師父臉上的表情不像是在安慰自己,而是在述說一個事實,江素桐笑了出來,卻又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不管是淩冽淒慘的樣子還是樂神指尖的鮮血,當他們絕望的時候,是江素桐用琴聲告訴他們要心懷希望。

但是真的希望來到之後,這位姑娘又怎么再壓抑住自己心裏的複雜情愫呢。

樂神用手帕包住了自己的手,然後輕輕地拍了拍江素桐的後背,好好安慰著徒兒。

就在這個時候,無石直接命令道:“一起動手,不管付出什么代價,今天都必須把淩冽的頭給我割下來!”

現在加上自己,無石身邊也只剩下了四位半步武聖了。

如果不把淩冽給徹底弄死,那之前的損失都將會付諸東流。

雖然他們不知道面對的是如何可怕的高手,在殺死淩冽這件事情上,也必須得手!

四位半步武聖各顯神通,分別從四個方向沖了過去。

剛才暴死的半步武聖此時還跪在原地,但是當四人靠近的時候,這屍體突然有了動靜。

明明已經死了,但是這半步武聖的屍體卻是微微顫動起來。

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從屍體的身體裏射出,只是短短地幾秒鍾,這屍體就直接被分散成了血水。

雖然這很詭異,但是既然已經說了無論什么代價都要淩冽的項上人頭,四個半步武聖還是沒有後退。

不過當無石靠近淩冽的身體,看到淩冽的身上有一把劍的影子的時候,他立即怒吼道:“撤退!”

只是一瞬間的時間,淩冽身上的劍影微微顫抖了一下,就有遠遠不斷地殺氣從周圍聚攏。

只是一位半步武聖後退的動作稍微滿了一些,就立即被無邊的殺氣沖進了身體,瞬間倒在地上,眼神中全是迷茫。

就算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雖然無石沒有看到人,但是他看到了淩冽身上印著的那把劍的影子。

人間事物,有形比有影,這是規則,那些沒有影子的東西,只存在於傳說中的鬼怪中。

但相傳有一把劍,卻在人間的這個規則之外,那就是已在華國流傳數千年之久的名劍,承影!

這把劍在正常狀態下,是透明水晶的形狀,但一旦劍的主人起了殺意,那么這把劍就會在主人殺意的影響下,直接進入無形狀態。

雖無形,卻有影,這也就是承影一名的由來。

亂世之中,承影一直被王侯將相擁有,但是千年來卻是一直在江湖相傳,傳聞一直是被曆代劍神相傳,但劍神很少理會世間雜事,所以這把劍也許久沒有出現在人們的視野裏。

上一次出現,就是在十多年前的那場天京大戰中,當時常雨清以一人之力,卻是殺翻了自己的家族,常家,那把劍也是在那場大戰中出現。

這在外人看來一直是一個匪夷所思的事情,一個溫柔女子,怎么會做出這么瘋狂的事情,只可惜真相被常家極力封鎖,多數人都無法得知常雨清當年暴走的原因,更多的人把她當成一個魔頭一樣的存在。

萬幸的是,這位魔頭在那件事情之後,就一直停留在常家的湖心島上。

常家的說法是他們極力將常雨清鎮壓,然後封鎖在島上,但知道真相的少數人都嗤之以鼻。

畢竟承影在常雨清的手裏,就已經說明她是劍神的傳人,那時候常家已經元氣大傷,哪裏能困得住劍神的傳人?

但是因為常家宣傳有道,現在主流的說法還是常雨清被困在了那裏,無法出島。

不過當承影的影子出現在淩冽身上的時候,這種說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而且更讓無石恐懼的是,現在承影是處在無形狀態,這就說明她的主人已經相當憤怒。

“難道難道那個傳言是真的?”無石有些慌了,他本是一個非常淡定的人,但面對劍神的傳人,又有幾個人不慌呢。

很快無石又明白了另外一個問題,大家都習慣性地把常雨清稱之為劍神的傳人,這本身沒有什么錯。

因為當時常雨清還很年輕,說是傳人也是合理的說法。

但是現在無石意識到了,常雨清可能從一開始就不是什么劍神的傳人,她自己就是劍神!

眾人如此稱呼,恐怕也是在下意識的減少對常雨清的恐懼吧!畢竟劍神和劍神的傳人這兩個稱號,可是代表了完全不同的兩種境界啊!

無石只是輕輕地說了一個字:“逃。”

另外兩個半步武聖都是愣了一下,但隨後就明白了無石的意思。

三個人朝著三個方向快速地逃離,不再有任何猶豫。

能夠完成任務自然是好事,但若是丟了自己的性命,那可就是得不償失了。

無石是個聰明人,剛才兩位半步武聖的瞬間死亡就已經說明了一切,他們絕對不是常雨清的對手。

現在能跑多遠就是多遠。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