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父亲上我怎么办,爸爸不可以我还小

父亲上我怎么办,爸爸不可以我还小,看到剩下的三個半步武聖都匆忙撤離,樂神也終於松了一口氣,但她立即又打起了精神,把自己的舊琴按在了手下。

雖然斷了一根弦,暫時彈不出如訣別曲一樣的厚重大氣的曲子,但以琴防身還是可以的,琴聲就是她的武器。

就在這個時候,一襲白衣從空中飄然落下,三千青絲梳成精致發鬢,唇間朱紅更輕點這無與倫比的端莊和美麗。

江素桐看呆了,雖然她本就是一位難得的美人,但是在面前的這人面前,也只能自羞為俗物。

樂神也呆住了,不過不是因為她的美麗,而是因為她的身份。

“徒兒,如果你有志氣巾幗不讓須眉,那就定當以她為榜樣。”

“可是師父,我還不知道她是誰。”江素桐有些疑惑地問道,雖然和師父遊走了一段日子,長了不少見識,但對於過往的事情,江素桐還是一無所知。

“她就是師父經常給你提起的常雨清。”說這話的時候,樂神忍不住歎息了一聲。

猶如回憶起了一段過往得事情一般,這才繼續說道:“在師父我的心裏,最遺憾的兩件事情,第一件是魔門的沒落,第二件,就是這女中聖人的暴走,想當年,她和淩戰一起郎才女貌,不知道羨煞了許多人,但仍然拖不過權利和力量的怪圈。“

有關這方面的故事,江素桐已經聽師父說過很多次,所以也早就有了一些了解。

因為權利的紛爭,派別,家族,和國家的利益糾葛,淩戰和常雨清最終沒有過上他們想要過的好日子,最終在那場舉世震驚的大戰中,淩戰消失,就連他們的孩子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在這沉重的打擊下,以美麗和溫柔為天京熟知的天京第一女子,常雨清,最終選擇了拿起武器。

言語總是無力,於是樂神會把這慘絕人寰的故事融入自己的琴音中,讓江素桐用心去感受。

雖然是女子第一人,但常雨清肩膀上的卻不是幸福美滿,有的只是心中的仇恨。

難怪樂神會說這是一大遺憾。

“可是師父,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裏?”江素桐還是無法理解,既然是如此傳奇的一位人物,又怎么會來這裏幫助他們。

樂神苦笑了一下:“如果不是在昨晚給淩冽恢複的時候洞察了他的內心,我現在可能也會和你一樣糊塗。”

江素桐扭頭看了師父一眼,因為他可是親口說過,即使有了以琴知人的能力,還是不要去探測別人心靈的深處。

樂神尷尬地笑了笑,她解釋道:“我知道這件事情是師父的錯,但是淩冽的心裏有著太多的東西和回憶,師父從沒見過有誰的心靈能那么奇妙,所以師父還是沒有忍住。”

看到徒弟點了點頭,樂神則是繼續說道:“在他的心裏一直放著常雨清的影子,而且那種情感絕對不是崇拜,有一種血濃於水的親切,卻又有一種不敢相見的憂愁。”

在江素桐的眼裏,淩冽就是一個整天嘻嘻哈哈沒個正經的人,但是沒想到他內心的深沉,竟然連師父都會感到詫異。

江素桐有些心疼,但面對不遠處站著的女神一樣的人物,她還是繼續問道:“所以淩冽是認識她的,可能還有點關系?”

“有點關系?恐怕沒有那么簡單,難道你忘了淩戰和常雨清有過一個兒子嗎?”樂神的眼睛有些深沉。

此時江素桐只覺得腦海裏嗡了一聲,想要炸開了一樣。

淩冽姓淩,淩戰也姓淩,天下姓淩的人這么多,這很難說淩冽和當年的大英雄有什么關系。

但是在淩冽遇到危險的時候,常雨清出現在了這裏,多多少少也能讓人聯想到什么事情。

江素桐腦海裏很亂,她只是靜靜地看著自己的琴,不說話。

常雨清蹲下了身子,用那冰晶一般的雙手輕輕撫摸著淩冽的臉龐,她拿出一塊手帕,一點點把淩冽臉上的鮮血給擦拭幹淨。

“你們爺倆呀,簡直是從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為什么不隨娘呢,你爹明明那么醜。”常雨清的嘴角露出了微笑。

她把一縷縷柔和的真氣注入到淩冽的身體裏,兩人本是骨肉情深,常雨清的真氣對淩冽來說,比任何的靈丹妙藥都要管用。

淩冽的身體逐漸回複了生機,血脈之力竟然也慢慢恢複了正常,開始以極快的速度修複著淩冽的身體。

但這個時候,淩冽卻並沒有醒來,他就像睡著進入了甜甜的夢鄉一樣,還時不時砸吧兩下嘴。

常雨清擦掉了淩冽嘴角的口水,面色莞爾,上次看著他睡覺,還是在她剛剛記事的時候,不過經曆過那次的事情,恐怕以前的記憶他都已經忘了吧。

在常雨清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淩冽身上那道劍的影子早已經消失不見。

在距離母子兩人十裏以外的地方,無石終於停住了腳步。

因為那道影子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臉上,無石看不到那把劍,他只能感覺到印在身上的那個影子。

正是這樣,才讓人感到無盡的恐懼。

一滴血水突然滴落到了無石的臉上。

無石感受到了一些熟悉的氣息,那是和自己一起分頭逃跑的兩個人。

看來那兩個人已經被殺死了,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自己已經成了最後一個。

即使是面對這恐怖的力量,無石還是沒有半點放松的意思,他拼盡最後的真氣,調動周圍的泥石瘋狂向著自己湧了過來。

在短短的一秒時間內,無石就已經被黑色的泥石保護在了一個狹窄的空間裏。

這小小空間可以說是異常堅固,就算用炮打也未必轟的爛。

無石還在不斷地加固這空間外壁,遠遠看上去,他為自己打造的密閉空間就像是一個大墳墓。

等了好一會兒,發現外面沒有動靜,無石這才松了一口氣,但就在這個時候,漆黑無光的密閉空間裏,卻是亮起了一道流光。

那正是一把劍的形狀。

無石絕望,只好無力地向後椅了過去。只是短短地一瞬間,那巨大的墳墓就被刺開了一個小縫隙,似乎有什么東西從裏面飛了出來。

片刻過後,一股血流從這小縫隙裏面流了出來。

無石最終還是給自己造了一處很合格的墳墓。

樂神居住的小樓已經化為廢墟,在方圓千米之內,一共也就剩下了那么幾個人。

常雨清的真氣還在源源不斷地輸入到淩冽的體內,淩冽的狀況也越來越好,這會兒竟然還在常雨清的臂彎裏翻了個身。

在距離兩人不遠的地方,樂神和關禦心靜靜地看著這邊。

樂神似乎對這位女劍神非常的崇拜,眼神中全部都是欣賞,她的手指依然放在自己的舊琴上面,輕輕摸了摸上面那根斷掉的琴弦。

如果不是這琴弦斷掉,即使手指已經狼狽的不成了樣子,樂神也一定要彈奏一首曲子獻給常雨清。

只可惜今天是沒有這個機會了,既然斷了一根弦,那么琴就不再是琴,哪裏還好意思在劍神的面前獻醜呢。

在樂神的身邊,關禦心看著常雨清的眼神似乎有些複雜,她萬萬沒想到,讓師父經常提起的偉大女人,竟然是淩冽的媽媽。

常雨清似乎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兩個人的目光,在淩冽的傷勢恢複的差不多的時候,她的手也終於從淩冽胸膛的位置拿開。

離開時那莞爾一笑,把她今天的幸福感覺完全表達了出來。

關禦心完全看呆了,她默默地低下了頭。

看著徒弟這個表情,樂神調侃道:“怎么,是不是覺得淩冽的母親都這么完美了,淩冽的眼光也會很高啊,是不是怕他以後看不上你?”

關禦心扭過頭去:“師父,你又隨便讀人家的心思。”

樂神只是無奈地笑了笑:“哪裏還用去讀你的心思,你心裏的那點心事,可是全都寫在臉上了。”

就在師徒兩人交談的時候,常雨清慢慢地把淩冽放了下來。

既然淩冽的傷勢已經好了,現在他應該醒過來了才是,但現在的淩冽只是臉上帶著微笑,似乎沒有任何清醒的意思。

很明顯是常雨清做了什么事情,才讓他現在還在熟睡。

常雨清站了起來,兩只手臂慢慢地在面前伸開,似乎是有什么東西落在了她的手上。

很快,承影就顯出了原型,靜靜地躺在常雨清的手裏非常得乖巧。

那是一把完全透明的水晶劍,如同用水做的一般,看起來沒有半點的威力,只讓人感覺很清靜。

但關禦心和樂神不敢忽略,剛才就是這么一把看似美麗的劍,直接斬殺了五位半步武聖。

這一次常雨清的出山和一共六位半步武聖的死亡,絕對會轟動整個華國。

天京的局勢勢必又會發生改變。

從陸子由康複,到聶天出山,再到常雨清出手,這三件事情直接把整個天京給來回顛了三次,天京的形式似乎變得越來越微妙,也越來越擁擠。

今天的這件事情之後,恐怕再也沒有人會稱常雨清是劍神的傳人了,她已經用自己的實力證明,她就是劍神。

常雨清並沒有把承影收起來,而是一手拿著承影,准備轉身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關禦心想要直接站起來,樂神一手按住了她。

樂神不知道自己的徒弟想要幹嘛,但在此等傳說人物的面前,最好什么都不要說,什么都不要做。

萬一哪句話說錯了,那么面對的很可能是滅頂之災。

在按住她的同時,樂神看了自己的徒弟一眼,兩人的默契非同尋常,關禦心很快就明白了師父的意思。

但她還是毅然站了起來,向前跑了兩步。

“你就准備這么離開嗎?”關禦心大聲喊道。

方圓千米,不過也就是三個人,常雨清,樂神,還有她。

這話很明顯是對常雨清說的,雖然在常雨清的面前,關禦心什么都不是,但她還是鼓起勇氣,想要說出自己的看法。

常雨清本可以無視她,但是念在剛才師徒二人為了幫助淩冽這么吃力的勁頭上,她還是轉過身來,靜靜看著關禦心。

劍神的眼神如鋒利的劍一般讓人難以阻擋,雖然彈琴的時候跟著師父做了不少磨煉心智的事情,但此時在和這位劍神對視的時候,關禦心的身子還是微微顫抖起來。

但她努力平靜著自己的聲音,繼續說道:“你以為給他治療一次就可以了嗎?他是醫生,他有病可以自己治,他救人無數,他成了醫王,他為什么要這么拼命,為什么非得來天京!”

關禦心非常激動,一股腦兒說的話有點多。

常雨清沒有任何的動容,她轉過身來,這就要離開。

看到有些話再不說出來,就永遠沒有說出來的機會了,關禦心不顧一切地大聲喊道:“你知道從小沒有媽媽會被人欺負嗎?你知道淩冽這些年來心裏有多痛苦嗎?你明明活著!你明明那么厲害!卻眼睜睜看著他被那么多人欺負,你的心難道真是冰做的嗎?”

當關禦心說完這些話,再次抬起頭的時候,卻發現常雨清已經離開了這裏。

關禦心很失落,他一步步走到淩冽的面前,看著淩冽的臉被擦的沒有一點汙漬和血跡,她的心情很複雜。

就在此時,關禦心看到常雨清剛才站著的地方有一點晶瑩,她呆滯了。

那是一滴眼淚,一滴從劍神臉上滑下來的眼淚。

樂神收拾好了東西走了過來,找了一個石塊坐在了徒弟的旁邊。

“徒兒,記住你現在的心境吧,這對琴師來說,可是一筆不可多得的財富。”

關禦心愣了一下,師父曾經說過,對於一個彈奏音樂的人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心境。

而心境只不過是一個空房子,裝飾這房子的回憶,才能決定一個琴師是否真的具備合格的心神。

為了鍛煉關禦心的心智,樂神經常帶著她去各種各樣的地方,經曆各種各樣的事情。

但是不管過往都經曆了哪些,都無法和今天留下的回憶相比。

珍貴的記憶,才能誘發出珍貴的琴聲。

關禦心明白師父的意思,但這個時候她還是有些疑惑地問道:“師父,你說劍神真的這么冰冷嗎,好不容易相見,卻根本不讓淩冽看她一眼。”

說這話的時候,關禦心看了淩冽一眼,現在淩冽還在熟睡。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