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爸老是半夜来我屋睡觉,我答应了爸爸的要求

我爸老是半夜来我屋睡觉,我答应了爸爸的要求,樂神的身份已經暴露,她本應該帶著徒弟收拾收拾東西盡快離開這裏,但是這次難能徒弟有這么多的問題,樂神也不忍心不回答。

現在師徒二人居住的小樓已經看不見了,行禮什么的更是全部被破壞。

所以現在也沒什么好收拾的了,樂神也就幹脆坐在那裏,淡淡地說道:“徒兒,你不生在那個年代,根本不知道以前的常雨清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當時天京只要是有些權勢的公子少爺,都不下一次的去常家提親,那個時候的常雨清該怎么形容呢,溫柔,美麗,大方,似乎都不足以描繪她的特點。”

說到這裏,樂神笑了笑:”都說美人配英雄,當時天京的青年才俊並不少,但是能和淩戰相比的,還真沒有幾個,當初淩戰直接去常家把常雨清給搶到手的時候,那滿世界的年輕男女們,無不為兩人傾倒。”

“師父也是嗎?”關禦心瞪著大大的眼睛,好奇問道。

“恩,那是當然,師父這么浪漫的人,從來都是引領潮流的,不過我是魔門中人,可不怎么受這裏人的待見,再說了,我們魔門魔主的魅力,又哪裏比他淩戰差了。”

關禦心認真的點了點頭,比起常雨清,師父最常提起的還是那個神秘的魔門之主。

現在關禦心對魔門之主還不怎么感興趣,她只是好奇,既然當初的常雨清那么好,那為什么會變成現在的樣子?

似乎是看出了徒弟的疑惑,樂神歎了一口氣說道:“常雨清從一位溫柔的妻子和母親,變成了現在這般冷漠的模樣,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任何人經曆過那般沉痛的打擊,都會改變,當然常雨清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也不過是她自己的選擇而已。”

“可是有什么事情,非得讓母子相隔呢?”

“哈,什么事情?徒兒啊你還是太單純了,有太多的事情可以造成現在的悲劇,劍神可不是那么好當的,本來常雨清的身份就很敏感,再加上她身上的劍神的重擔,你當真以為她過的比淩冽舒服?”

關禦心低下了頭,默不作聲,只是靜靜地抓著淩冽的手。

樂神繼續說道:“常雨清面對的危險完全不是我們能想象的,而且以淩冽現在的能力,想要在常雨清的圈子裏立足,那只能是送死。”

在之前的大戰中,集合樂神,醉仙女和淩冽的力量,才勉強殺了一位半步武聖,但常雨清一個人就殺掉了其餘五個,這足以說明他們之間的差距。

聽師傅說了這些話,關禦心也明白了不少,常雨清的離開並不是因為狠心,而是她不得已的選擇。

世界上哪個母親不愛自己的孩子,不願意留在孩子的身邊?

關禦心想到一無所知的自己竟然還指責常雨清,瞬間臉就紅到了脖子根。

“慚愧吧徒弟,好好的品味慚愧,這也是你的一筆財富。”說罷樂神就站了起來,把關禦心的琴遞給了她。

關禦心乖巧的點了點頭,但看到師父這就要走,她似乎有些擔心。

“師父,難道就不能等淩冽醒來再走嗎?”關禦心擔憂地看了淩冽一眼。

但樂神只是頭也不回地說道:“分別總是痛苦的,不如好好品味這番痛苦,不用擔心你心上人的安全,現在常雨清的氣息扔在,沒有人想要故意找死。”

師父的話總是對的,縱使關禦心的心裏有一萬個不舍,她還是站起身來,慢慢地放開了淩冽的手。

師徒二人迎著夕陽的方向,再次啟程。

在距離淩冽千米之外的那個小樓上,聶無鋒一掌拍了下去,直接把樓頂的鐵圍欄給拍斷了。

秦銘站在聶無鋒的後面,低聲說道:“要不派幾個高手過去試試?”

聶無鋒則是非常不滿地說道:“試試?那秦叔叔你實話告訴我,如果我把帶來的武王全部派過去,能有多少成功的概率?”

“0。”秦銘毫不猶豫地說道,剛才五個半步武聖都慘死在那把劍下面了,武王又能怎么樣呢。

“既然是0,那秦叔叔又何必多言呢。”聶無鋒的話語裏明顯有些怒意,自從遇到了淩冽之後,聶無鋒的情緒似乎不穩定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秦銘當然知道劍神的厲害,剛才說那話,只是因為看著聶無鋒還不想放棄,也算是另一種形式上的安慰。

聶無鋒看著躺在遠處安然入睡的那個人,這才用冰冷的語氣說道:“我只是納悶了,常雨清已經有十幾年沒出門了,這次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裏,難道他常家也出了叛徒?”

聽到他這話,秦銘立即低下頭回答道:“據說到了常雨清這個階段,探測一城內的事情,不過是舉手間的事情。”

“難道秦叔叔你是想說,常雨清在那個破庵子裏,一直在俯視全城?”

秦銘搖了搖頭,因為他擅於禦風,所以探測能力要比一般的半步武聖強不少,但他也更有體會,想要探測遠處發生的事情,那是很費真氣也很費心神的一件事情,就算常雨清是他們不可匹敵的高手,但也絕對不可能時時刻刻觀察著天京的動向。

更何況,這裏距離常家可是相當遠的。

“少爺的意思是,有人給常雨清通風報信,但是據說湖心島旁有八位釣魚翁控制,進去給常雨清送信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秦銘認真的說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如果這送信的人實力在八位釣魚翁之上呢?”聶無鋒似乎已經有了答案。

秦銘沉思,就算是自己去了,也未必能夠繞開八位釣魚翁。

而比他秦銘強的人物,天京內恐怕也只有五大家族有這個實力了。

秦銘終於說道:“陸家和葉家。”

“不,是陸家,而且我敢肯定,做這件事情的肯定又是陸子樂。”說罷,聶無鋒直接向著樓下走去,既然殺淩冽已經沒有了希望,那么現在他也只能回去。

秦銘愣了一會兒想了想聶無鋒剛才說的話,這才跟了上去。

在陸家莊園的鯉魚亭內,陸子由正在靜靜喝著茶,小莊伺候著。

看到陸子樂回來了,陸子由只當沒看見,繼續喝著茶,很明顯這陸家的大公子並不高興。陸子樂二話不說,直接跪在了哥哥的面前。

帶著小莊出去攔截聶家的秦銘,對陸家來說已經是一件打錯特錯的事情,不過那次從外面回來之後,陸子由並沒有責怪他,而是告訴他如果真想救淩冽,那么唯一的辦法就是爬上常家的湖心島。

現在事情辦完了,陸子樂心裏明白,哥哥並不是不處罰自己,只不過是處罰的時間沒到而已。

這時候陸子樂還是問道:“哥,謝謝你,可是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么改變自己的想法。”

陸子由這才說道:“我下棋的時候,不聽話的弟弟幫我走錯了一步,如果我繼續按照原來的方法走下去,那已然是步步皆錯,既然你走錯了一步,我也只能改變策略,讓你的錯棋變得有點意義。”

聽到這話,陸子樂心裏風起雲湧,他再一次感受到哥哥的神機妙算。

自己帶著小莊去那廢舊的工廠外面,本就得罪了聶無鋒,如果就此收手,確實是救了淩冽的一命,但是他顯然低估了常家和景家殺淩冽的決心,如果沒有哥哥的這一招,那么淩冽還是必死。

最終的結果是淩冽沒有被救下來,陸家還要多出聶家那么一個敵人,現在想來,自己的舉動實在是愚蠢。

但是根據哥哥的提示走下來之後,自己所走的那一步,卻又成了必不可少的關鍵一步。

陸子樂從來沒有低估過自己的哥哥,只是這一次,他只覺得對哥哥的敬仰還遠遠不夠。

就在陸子樂跪在地上不起來的時候,陸子由繼續說道:“時局既然已經變換到這一步,倒也不失為一步妙棋,今晚過後,常家景家和地府恐怕就要老實一段時間了。”

“哥哥此話怎么說”陸子樂抬頭問道。

“你先起來吧,接下來一個月到面壁房裏給我好好待著,不滿一個月,不准出面壁房一步。”陸子由揉了揉太陽穴說道。

陸子樂連忙起身,嘴角微微上揚,這個懲罰說重不重,說清不清,但和救了淩冽一條命比起來,倒也是值得。

陸子由喝了一口茶:“用不了幾個小時,你自然也就知道了。”

此時常家和景家像是空無一人一般死寂,兩個家族只有一牆之隔,正是這么近的距離,才讓景家更加提心吊膽。

一股冷風吹過,一道白衣如輕飄飄的羽毛,落在了常家的庭院裏。

經過十幾年的發展,此時的常家早已不是那時候的常家,不管是建築還是布局都有了很大的變動。

只是常雨清一直在那庵內一步不出,所以就算是在常家之內,也並未發覺常家的變化。

原本在主庭院西側的地方,本有著自己的閨房,但是哪一處建築早就已經被拆除,成了供人消遣的地方。

常雨清只是看了一眼,便隨意揮了揮手,那棟娛樂大樓轟然倒塌。

就在這個時候,大樓裏的身影紛紛跳出,落在了常雨清周圍不同的地方。

裏面藏著這么多的高手,早已被常雨清一眼識破。

前方的走廊內,慢悠悠走出了三個人,三個人穿著黑色的風衣,帶著黑色的帽子,看起來猶如死神一般。

很快,周圍出現越來越多的高手,這些高手有常家的,有景家的,還有一少部分來自於地府。

這裏完全看不見常龍和景鴻的影子,雖然兩個人在地府的改造下也已經進入了八部武聖的領域,但是在常雨清的面前,他們還是選擇了保命。

除了地府的三位高手能和常雨清一戰之外,其他人也不過是幫襯的炮灰而已。

第一位長老脫下了自己的鬥篷,眾人都驚呆了,因為這老者和淩冽竟然一模一樣。

他們知道這當然不是淩冽,能有這樣的效果,也必定是這位長老的神通。

在脫下了那鬥篷之後,不僅面容是一樣的,就連聲音都變成了淩冽的聲音。

長老開口了,但是沒想到第一句話說的就是:“娘。”

這種上來就認人做娘的行為似乎很可笑,但看在諸位高手的眼睛裏,卻是讓人膽寒。

如果自己的兒子或者是閨女站在自己的面前,你還敢下手嗎?

誰都知道那肯定不是,但在面貌和聲音都一模一樣的情況下,誰又不會受此影響呢?

“娘,今天就讓我來陪你打架。”假淩冽的慢慢走了過來,眼睛裏甚至帶著些淚水。

這個辦法實在是太過狠毒,這位長老明顯是易容的高手,就算他不用攻擊,自己的樣子就已經傷害到了對方的軟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氣息劃過,向前剛走了兩步的長老卻是向後退了兩步。

他的臉直接被劃出了一個七公分的恐怖血口,如果不是他反應即時的話,恐怕剛才頭都被切成兩半了。

此時他的面目非常猙獰,臉上那層被改造過的人皮也脫落了下來,露出了這長老最初的面容。

長老根本就無視臉上的傷口,他面色扭曲說道:“不愧是地府之外的女魔頭,竟然連自己的兒子都舍得下手!我看看你今天怎么贏得過我三個人!”

常雨清的內心如同冰天雪地,經過這十幾年的靜心,很多事情早就無法動搖他的本心。

雖然淩冽一直是他的軟肋,但這種低劣的手段又怎么可能真的影響到常雨清。

剛才的那一劍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警告。

第一位長老的臉上大口子還在張著,就好像他的臉上長出了第二張嘴一般,只不過這張嘴在源源不斷地向外留著鮮血。

在這場戰鬥之前,三位地府的長老根本就沒有把常雨清放在心上,但是剛才的那一劍,足以給三個人提了個醒。

被稱之為劍神的女人,可不僅僅是一個女人那么簡單。

第一位長老發現自己的小把戲對於常雨清絲毫沒有影響,他也眉頭緊皺,直接命令道:“用出你們最強的本事,把這個女人給我圍死!”

現在圍繞在常雨清身邊的人可不算少,而且也都能算得上是常家和景家的精銳。

眾人合力自然是威力巨大,但這個時候,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