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够了快停下来,啊…停下来,停下不要了

够了快停下来,啊…停下来,停下不要了,常景兩家的高手和地府的人可不一樣,他們聽常雨清的事跡已經聽了十幾年,在心裏早已開始畏懼這個女殺神。

而且常雨清一手殺掉五位半步武聖的消息傳來,也是惹得常家和景家很震驚。

不管怎么樣,一手滅掉了五位半步武聖,那么按照道理來說,常雨清也應該付出相應的代價才是。

但是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則是一個活生生,甚至是一塵不染的劍神。

很難想象,那五位半步武聖竟然都沒能讓常雨清受一點傷,這讓原本就對常雨清恐懼的兩家高手,現在更是不敢輕舉妄動。

看到自己的命令竟然沒人搭理,地府長老的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他不再說話,只是對著身後的兩位長老遞了一個眼色。

三個人開始做起了同行的手勢,在三個人的雙手間,分別出現了一團黑氣。

這黑色的氣息裏微微閃爍著金屬的光澤,裏面似乎藏著某種利器。

三個人手中的能量明顯不簡單,就算是實力不如他們的人,現在也能感受的出他們可怕的真氣。

這個時候常家和景家的高手們都松了一口氣,如果讓他們去攻擊常雨清的話,必然是損傷慘重,但要是讓這三位長老進攻,那死不死的就輪不到他們了。

不少人為了體現自己的英勇,竟然還大膽的往前走了一步,畢竟在他們的意識裏,現在常雨清肯定要全力去應付三個長老的進攻,對於他們這些蝦兵蟹將,肯定沒心思照料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常雨清直接向著旁邊看了一眼,冷漠說道:“難道你們都還不去逃命嗎?”

這話是什么意思,常家和景家的高手們都愣住了,難道常雨清這么有自信,在對付三位長老的時候還能對付他們這些人。

雖然常雨清是劍神,但是三位長老的力量也絕對不弱。

任憑這三位長老中的一位,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殺死一位武王,一位長老就已經那么的恐怖,三個人聯起手來的話,那力量絕對是難以想象的。

如果常雨清小看了這三位長老,那肯定就是大錯特錯了。

看到他們的反應,常雨清不再說話,只是無聲歎了一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三位長老手中的黑色氣息爆裂開來,其中的有金屬光澤的東西也瞬間碎裂成了碎片,如同一陣黑色的流星一樣,飛向了各個地方。

有十幾個碎片同時射向了常雨清,但常雨清只是隨便揮了揮手,就好像是抹去桌子上的幾粒芝麻一樣,直接擋住了這一波攻擊。

但這黑色的能量碎片的主要攻擊目標根本就不是常雨清,而是圍困常雨清的諸多常家和景家的高手。

這黑色晶體的運動速度很快,根本就不是周圍的這些人所能躲掉的。

這些人一個不落,全都中了那黑色的晶體,後者是頭上,後者是腳上,後者是肚子上。

無論是被碎片擊中了哪個部位,他們的反應都是一樣的。

被擊中的地方就好像打破了一瓶墨水,黑色的印記在皮膚上迅速蔓延,伴隨而來的還有無盡的痛苦。

這些人這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剛才常雨清讓他們跑,是因為常雨清從一開始就知道,三個地府長老進攻的目標是他們,而不是自己。

現在明白這個道理已經非常遲了。

大多數人的皮膚已經完全變成了黑色,有幾個反應快一點的,在黑色晶體射中自己的手臂或者是雙腿的時候,就直接拿起自己的手臂切腿或者是切手臂。

這樣做必定要成承受巨大的痛苦,但起碼有活下去的希望。

不過很快這希望也就變成了絕望,源源不斷地黑色晶體沖了過來,更多的晶體刺進了兩家高手的身體裏面。

哀嚎聲,痛苦省,求饒聲,占據了整個常家莊園。

那些把手腳砍掉的人,此時連流出來的鮮血都是黑色的,而且有種惡臭的感覺,看起來非常的恐怖。

他們只能在這神秘的黑毒中痛苦死去,而那些沒有膽量切胳膊切腿,或者是黑晶刺入頭部和腹部,沒有辦法去除的人,此時都已經站了起來,他們的眼睛眼睛完全變成了黑色,看起來就好像是全身刷了黑漆的假人一樣。

他們的意識已經完全喪失,但現在看起來卻像是一個個准備戰鬥的機械。

已經被感染到了這種地步,已經完全沒有了被治愈的可能,但他們作為戰鬥的機械,也不可能會立即死去。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常雨清的臉上沒有任何的憐憫,她只是靜靜看著正前方的三位地府長老。

被劍神這么看著,絕對不是一個好受的事情,剛才那位長老捂著傷口說道:“做炮灰,就要有做炮灰的覺悟,如果連沖鋒都不敢,那倒不如傀儡好用一些,如果給他們一些時日,成為幹屍之後才能發揮最大的威力,但今天面對的既然是劍神,也只能這么湊合著打了。”

常雨清直接向前走了一步,而說話的長老卻是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一步。

看到常雨清停住了腳步,長老才笑著說道:“現在這些人,哦不,這些屍體雖然已經沒什么意識了,但癲狂的他們卻能發揮出百分之二百的戰鬥力,你想要靠近我們,首先得過了他們這一關,哦,對了,順便提醒你一句,這些人可是不死的呦!”

那位長老得意洋洋的說著,就在此時,他的嘴裏念起了一連串不明不白的音符,就在他的嘴完全閉合的時候,原本靜止的高手傀儡們立即暴動起來。

有的蹦起了十幾米高,直接從上往下向著常雨清沖去,有的直接發起了進攻,轉眼就到了常雨清的身邊,有的更是拋出了自己的武器,准備來個遠距離作戰。

他們確實已經沒有自己的意識,但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會不顧一切地服從命令,現在的命令只有一個,那就是殺掉掉被他們圍起來的常雨清。

前後左右,四面八方,包括頭頂的位置,都已經被這些瘋狂的高手給圍了個水泄不通,如果想要從這裏逃離,簡直比登天還難。

但就在這個時候,常雨清的手裏似乎是握著虛空一般,在一瞬間的時間裏,朝著不同的方向揮刀八次。一股白光以常雨清為中心,向著各個方向射去,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這些白光其實是一道道的白線組成,而這白色的線條就是常雨清剛才揮刀發揮出的真氣。

下一秒的時間,原本黑色傀儡們發出的怪異叫聲戛然而止,無數白光叢他們的身上繞過,這些人的血肉突然炸裂開來,直接化成了漫天的黑水。

這些黑水其實是傀儡們的血水,只不過中了神秘黑毒的他們,不管是身體還是血液,都已經變成了純黑色。

在黑水從常雨清的頭上落下的時候,又有一道微微發光的屏障把這黑水給撇去。

一時間,常家的莊園裏面全都飄滿了血的腥味還有一股喪心病狂的臭味,僅僅是聞一聞,就覺得自己的腦袋要裂開一般。

黑水落盡,常雨清繼續向前在走去,原本被這么多的黑色傀儡給包圍,還顯得這裏很熱鬧,但是當偌大的主院只剩下四個人的時候,氣氛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剛才還在洋洋得意的年輕長老此時滿臉黑線,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們三人引以為傲的眾生泯滅,竟然只被常雨清一招就給破解掉了。

年輕的長老直接對著身後的兩位長老說道:“兩位,現在我么已經到了生死邊緣了,我一定不會忘記兩位曾經做過的貢獻。”這話說的很深沉,而年輕長老也注意著身後這兩位長老的動作。

兩位長老相互看了一眼,都點了點頭,隨後他們就把自己的手分別搭在了年輕長老的肩膀上。

年輕長老的嘴角上揚,就在這個時候,站在他身後的兩位長老竟然冒起了黑煙,而且兩個人的身體開始劇烈地顫抖起來。

看到這一幕,常雨清皺起了眉頭,她能感受到這三個人正在進行著邪惡的事情。

後面兩位長老的身體在不斷地塌陷,而站在前面的年輕人的身體卻變得越來越強壯。

在短短的三秒鍾之後,兩位貢獻的長老只剩下了一堆黑色的骨頭和一灘黑水,而剛才的年輕人也早已經沒有了人的樣子。

兩個大獠牙向上翹起,他的身體更像是一塊巨石一般,看起來相當強壯,整體來說,很像是一頭野豬。

“劍神啊劍神,今天我就讓你看看地府這些年來突破出的成果,好好享受你這生命裏最後的時光吧!我要脫掉你的衣服,我要讓你受辱致死!”此時這人的聲音反而蒼老的像是一個將死之人。

不過此時此刻,可沒人敢小看這人的能量。

超級野豬一樣的長老開始行動,他的腳下轟隆一聲炸開,他的身影更是消失在了原地。

“轟!”足夠推倒一棟大樓的蠻力直接砸了過去,但在距離常雨清一米的范圍,卻是直接被擋住。

常雨清一只手物質伸開,在面前做了一個推的動作,正是這一個動作擋住了這千鈞之力。

但常雨清還是向後退了一步。

僅僅是這一步,就讓這頭野豬再次興奮了起來,他後退幾步再次沖了上去,常雨清再擋,身形也在不斷地後退。

一次又一次地轟擊,換來的是常雨清一步又一步的後退。

雖然這撞擊沒有對常雨清造成什么傷害,但只要是能讓他退步,這對長老來說就是一個好的開始。

他不斷地進攻,只是等著常雨清露出自己的破綻。

就這樣常雨清繼續後退,在她後方不遠的地方,有一條景觀湖,長老相信,等到了湖邊沒有地方可退的時候,常雨清自然就會露出她的破綻。

於是他的進攻越來越瘋狂。

終於湖面臨近了,這一次長老憋足了力氣,用他那野豬一樣的身軀再次撞了過去。

這一次,他直接把常雨清給撞進了水裏,作為三合一的高手,年輕長老的實力可不僅僅是漲了三倍這么簡單,有如此的實力在身,就算他在水裏的時候也一樣不受影響。

等到這頭野豬准備在水裏繼續進攻的時候,他卻是突然愣住了。

此時常雨清就靜靜地站在水底,眼神中沒有任何的波瀾,就在那裏靜靜地看著他。

而且年輕長老似乎感覺到,常雨清好像是在呼吸。

人就是人,魚就是魚,人怎么可能在水中呼吸呢。

只有一種情況,那就是當境界足夠高,而且還恰好是水屬性的時候,就能做到這一點。

有一句話叫做如魚得水,而這句話就是常雨清現在的寫照。

終於反應過來的野豬迅速在水中掙紮,他現在徹底明白了,這一切都是常雨清給自己下的一個圈套,她的本意就是要把自己拉入這水中!

在陸地上常雨清已經是一位殺神,如果在水中的話,那又會恐怖到什么境地!

只不過現在已經進了常雨清的圈套,又哪裏能這么容易出去呢。

水流直接從野豬的鼻子裏鑽了進去,即使他極力抗拒,但這水流卻一往五前,直到水流進入了他的腸胃,進入了他的肺,填滿他身體裏一切可以被水填滿的地方。

也許這不能立即要了一個怪物的命,但這絕對會讓他的行動大打折扣。

也就在這個時候,常雨清另外一只手一直握著的透明東西,被她松開了。

無形間,野豬的身體上出來了一個傷口,水流瘋狂地朝著傷口灌了進去。

一個傷口只不過是一個開始,下一秒的時間,這野豬的身上就出現了一個恐怖的血洞。

不等這血洞恢複,強勢的水流就源源不斷地朝著血洞沖刷過去。

無形的承影還在刺出一個又一個新鮮的血洞,每有一個血洞出來,就會有一股新的水流開始沖刷。

遠遠看去,如同一個奇異的漩渦。

周圍的湖水很快就被染黑,常雨清雙手放在胸前,水晶劍再次回歸到她的手上,她這才如一條絕美的人魚一樣在水流裏遊動。

這裏直通湖心島,走到了島上之後,常雨清進入了庵內,輕輕關上了門,好像一位農家婦人只是出了一趟門,現在剛好回來一般。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