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你快一点好不好我快要到了,别停下来

你快一点好不好我快要到了,别停下来,雖然二狗的聲音很大,但也大不過屋子裏傳出來的鬼哭狼嚎。

淩冽立即皺著眉頭問道:“裏面到底是什么情況?”

聽到這話,二狗一拍腦袋,趕緊拽著淩冽往裏面走:“還能是啥情況啊,我們不是把龍影和淩風救出來了嗎,但是誰知道他們兩個現在就是瘋子,根本就不好控制。”

淩冽走進了那個房間裏面,才發現龍影和淩風都被厚重的鐵鏈給鎖著,但兩人的實力非凡,就算是厚重的鐵家夥也不能讓兩個人老實一點。

現在兩個人的瞳孔看起來都非常的詭異,很明顯有點問題。

這瞳孔不像是人的,更像是野獸的!

聽著這兩個人發出的刺耳的嚎叫,淩冽直接說道:“你們就不能先找塊布把他們的嘴給堵上嗎,這要是招來什么人可就不好了。”

這時會一直在試圖讓兩個人安靜的大嘴直接說道:“剛來我就拿了你兩件襯衫給他們堵上了嘴,但是沒用,這兩個家夥把你衣服都給吃掉了!”

聽到大嘴的話,淩冽也是一臉的黑線,用什么堵不好,非得拿我的衣服,一共就那么幾件衣服。

心裏對大嘴有點不爽,但淩冽卻是直接向著龍影和淩風的方向走去。

治好這兩個人的病才是現在的重中之重。

不過淩冽稍微靠近了一下,這兩個家夥就好像是受了刺激的野獸一樣,嚎叫著要沖著淩冽過來。

就算是鎖鏈弄得他們腿腳都是血,這兩個家夥也絲毫不介意。

本來沒中毒的時候,淩風和龍影都是出了名的狠角色,沒想到現在中了這種奇毒,不但對別人狠了,對自己也是那么的狠。

但淩冽並沒有被兩個人給嚇到,他繼續向前走了上去。

淩風和龍影的反應越來越激烈,似乎那鐵鏈都有被掙脫的可能。

“淩冽小心,已經有好幾位兄弟被這家夥給傷了!”霍青鳴連忙在一旁提醒。

但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直接繞到了兩個人的身後,朝著兩個人的後腦勺一人一下,狠狠地打了下去。

打蛇打七寸,不管是人還是野獸,也總有屬於自己的弱點。

看到淩冽直接下手了,巡邏隊人都愣住了,一個個都在那裏埋怨。

他媽的,早知道能這么幹,咱還費這么多心思幹啥啊!

巡邏隊把淩風和龍影帶到這裏之後,面對完全發瘋的兩個人,二狗和大嘴倒是想來點直接的,正如淩冽現在做的一樣,但是大多數的兄弟是有顧忌的。

一方面是這兩個人的身份比較特殊,他們可不是巡邏隊日常在街上打的混混,或者是那些惡霸。

這可是兩個有著正派級別的軍人啊,被他們這么一說,大嘴就慫了,畢竟他以前也是軍人,下屬必須服從上司,哪有直接打上司的道理。

二狗最後也放棄了暴力的方法,畢竟淩風和龍影都是淩冽的熟人,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眾人有這種顧慮,是因為他們對這兩人的病情根本就不了解,淩風和龍影現在哪裏還是軍隊的長官啊,這已經完完全全的變成了兩只凶殘的野獸!

他們不清楚,淩冽卻是比誰都清楚,這兩家夥打了下去,管你是什么野獸,長官還是高手,都得老老實實的趴下。

“你們可以出去了,青鳴你留下來給我當助手,大嘴你把我房間裏的家夥全部都搬到這裏來,二狗你帶人守住四合院的周圍,一只蒼蠅都不要給我飛進來!”

淩冽對著眼前的兄弟們直接命令道,不少人還被淩冽那暴力的兩家夥震驚著,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這才按照淩冽的指示分頭行動。

雖然巡邏隊的隊長是二狗,但是大家都知道,真正掌控著巡邏隊的還是淩冽,至於二狗,算是淩冽的左膀右臂。

現在淩冽的命令一下達,眾人執行的速度相當的快,除了大手大腳的大嘴打碎了兩個無關緊要的罐子之外,基本沒有什么差錯。

之所以把霍青鳴留在自己的身邊當助手,那也是矮子裏面挑將軍,巡邏隊的成員多是大漢,一個個平時都暴躁的不得了,和他們比起來,霍青鳴簡直就是溫文爾雅。

雖然霍青鳴現在也早就被二狗和大嘴給帶壞了,花天酒地的地方沒少去,但怎么說還是比二狗和大嘴靠譜一丟丟。

如果黎嫣然在的話,哪裏還用得著這些人!

霍青鳴眼睛裏透露著精光,手裏拿著兩把小刀。

“臥槽,你可別亂來,我只是讓你給我當助手,可沒讓你下手。”淩冽皺著眉頭提醒道。

“嗯,我會忍住的!”霍青鳴一本正經地說道。

淩冽白了他一眼,這才開始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淩風的脖子上,隨後在龍影的脖子上也感受了一番之後,淩冽也算是把情況了解的差不多了。

當時在那廢舊工廠裏面的時候,和這兩個家夥交過手的淩冽就已經有了一點數了。

這種抹殺人的心智,然後把人當成戰鬥機械的毒素,在中原裏也不少見,只不過來自東陽的毒素總是有點陌生罷了。

本來兩個人的腦海裏一直有平原二郎的命令,所以才不會表現的太狂躁。

但是在平原二郎被打跑之後,那命令也隨之消失,本來這命令還能如韁繩一般束縛一下這兩個野獸一般的中毒者,在命令退去之後,就如同野生動物突破了獵人的囚籠,開始肆無忌憚的表現著自己的野性。

兩個人中毒的時間也不短了,在這段時間裏,每過一天,野獸的精神就會壯大一分,而他們自己被壓制的心神則又是弱小了一分。

如果再假以時日,恐怕這兩顆大腦就會完完全全的變成野獸的大腦,再也沒有半點恢複的機會。

但是現在,淩冽依然能夠看到一些希望。

雖然這種類型的毒素非常難解,但也不是沒有辦法。

淩冽讓二狗帶著人去一周守著,為的就是不想要任何的打擾,接下來的事情將會是一個非常精細的活。

他從自己的銀針布袋裏拿出了那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銀針,頗有一種銀針在手,百毒退走的自信。淩冽開始飛速的行針,這個時候站在他旁邊的霍青鳴連大氣都不敢喘,生怕打擾。

很快這些銀針就全部變成了黑色,但淩冽的表情依然很嚴峻,這不過才是剛開始而已。

淩冽的真氣在這些銀針上面遊走,很快,這些銀針上面就開始冒起了黑煙。

祛毒只是第一步,如何恢複他們的神志,才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現在這種野獸的野蠻思維已經和淩風龍影的大腦息息相關,如果強行調整的話,很容易會讓這兩個人成為頭腦空白的傻子。

對於曾經叱吒風雲的兩個人,他們寧願選擇死亡。

淩冽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喚醒這兩人大腦深處被壓抑在角落的心神。

他又准備了兩個很長很細的銀針,這一次沒有快速向著地上趴著的兩個人刺去。

而是兩根銀針一左一右相互刺在了自己的中指上,這倒是把霍青鳴給看愣了,這明明是在給淩風和龍影治病,為什淩冽要刺自己?

雖然很疑惑,但霍青鳴還是一動不動,他看的到淩冽的表情很凝重,也知道這可能到了最關鍵的步驟。

那銀針竟然變成了紅色,就連霍青鳴都能感受到其中蘊含的精純能量。

而這股能量很明顯是來自於淩冽,沒想到淩冽竟然以自己的精血為引,這可真是下了血本啊。

只是一瞬間的時間,淩冽手上的兩根銀針就不見了,霍青鳴簡直就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剛才他根本就什么都沒有看見。

但仔細看了一會兒之後,細心的霍青鳴就發現了蹊蹺的地方,這兩個人的後腦勺稍微往上得地方,一個人的頭頂多出了一根銀針。

明顯是剛才淩冽用來紮自己的銀針終於紮在了兩人的腦袋上。

不過這種紮人之前先紮自己的辦法,實在是讓人感覺稀奇。

此時的淩冽卻是笑而不語,這種事情肯定不是霍青鳴所能理解的。

想要喚醒淩風和龍影絕對不能用簡單的方法來操作,不然不但達不到效果,反而會引起兩個人野獸精神的爆炸飆升,從而變得更可怕。

想要成功,那就必須要有點猛藥,要在淩風和龍影的身體還沒有感覺到疼痛的時候,就直接刺激到他腦海裏的那一個角落!

角落裏被壓縮的正是他們兩人的本心,現在本心還沒有完全泯滅,實在是不幸中的萬幸,但要是想要激發這本心去打得贏那毒藥帶來的獸性,也實在是不容易。

淩冽將自己的血脈之力層層遞進,凝聚於自己的指間,如此兩針下去,就已經帶走了淩冽精髓中的半數,這必定能帶給兩人巨大的能量。

萌芽生長需要能量,淩冽就給了他們能量。

這最後兩根銀針刺進去之後,淩風好龍影立即有了反應,兩個人開始在地上瘋狂的抽搐起來,甚至有時候會像是一條魚一樣,直接從地面彈起,最後又被束縛著他們兩個的鐵鏈子給拽了回來。

看到兩個人的反應,霍青鳴被嚇了一跳,他完全不理解淩冽到底是怎么給別人看病的,這時候淩風和龍影的狀態看起來一點都沒有好轉,不僅有反常狀態不說,竟然還在七竅流血。

此時此刻,淩冽卻是自豪的露出了笑臉,如果速度慢一點,或者是自己刺的地方稍微偏一點,那么這次的治療都不得不以失敗告終,而現在卻因為他的用力得當,拿捏穩妥,直接成功了第一步。

看著這兩個人的反應越來越激烈,霍青鳴終於忍不住說道:“接下來怎么做,你趕緊繼續啊!”

也怪不得霍青鳴著急,如果這個狀況繼續下去,非得出事。

但淩冽卻是拿著一塊毛巾擦了擦手,笑著說道:“接下來啊,接下來那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我可幫不上忙嘍。”

聽到這話,霍青玄差點被氣暈過去,就沒見過這么不負責任的醫師。

但好在霍青鳴還算了解淩冽,他很快也安靜了下來,自己這還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了,淩冽都沒有半點著急的樣子,他跟著著急什么。

這兩個人可是淩冽的舊友,現在淩冽還那么淡定,就說明這兩個人不會有什么問題。

不過霍青鳴不知道,淩冽現在的想法卻是恰好相反。

在淩冽看來,淩風和龍影都在面對著一個人生中最大的問題,也算是最大的坎了。

現在兩人的本性不得不在自己的腦海裏,和這些入侵的邪惡思想來一場廝殺。

如果他們贏了,那么就能重新回到之前的狀態,如果是輸了,那也只能永遠做一只野獸,僅有的本性會被腦海裏的野獸給撕成碎片。

真到了那一步,那么淩冽絕對不會手軟,直接手刃了這兩個家夥。

就算心裏再怎么不舍得,淩冽也絕對不會允許兩個傳承自東陽的邪惡野獸在天京為非作歹。

至於兩個人身體上的劇烈表現,倒是在淩冽的預想之中。

大腦本身就是身體的控制室,大腦裏好像安裝了無數的開關一樣,只要啟動對應的開關,就可以讓我們做出相應的動作。

當然那必須是在我們清醒,且神思正常的情況下。

現在淩風和龍影的腦海裏可算不上半點的正常,現在他們兩個正在和恐怖的凶獸進行決鬥,這個過程裏,必定會引起大腦功能的混亂。

而大腦的混亂只不過是一個過程,最終這場混亂會體現在身體上,所以現在不管兩人的身體做出多么奇怪的動作,都只能是正常。

淩風和龍影的奇異動作在半個小時之後終於停止,兩個人終於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霍青鳴趕緊走上前去感受了一下,兩個人還有著微弱的呼吸,雖然很微弱,但起碼證明兩個人還活著。“

“哇!!”突然一聲嚎叫,霍青鳴被嚇得直接跳了起來,他的頭直接撞到了屋頂上,然後重重地摔了下來。

本來以為是淩風和龍影又突然醒來開始咬人了,但霍青鳴向著兩個人看去,這才發現兩個人安安靜靜地躺著,根本沒有動。

倒是淩冽在那裏笑的已經完全直不起來腰了,雖然淩冽還是一副很樂觀的樣子,但此時他的嘴角明顯有點發白。

霍青鳴嘴裏嘟囔了兩句,估計是什么罵人的話,這才走出了房間,既然現在淩冽還能做這種惡作劇,說明這兩個家夥應該沒什么大礙了。

剛才霍青鳴被嚇成那樣,倒不是因為他膽子而是這場治療從頭到尾都太過詭異。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