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男友和他朋友一起做我,同桌找了几个男生一起…

男友和他朋友一起做我,同桌找了几个男生一起…沒有直接參加戰鬥,而是間接的用鳥群來影響戰鬥的發展,這位半步武聖為了殺淩冽也真的是費勁了心機。

但他明顯是達到了目的,有了那些鳥群的存在,淩冽根本就甩不開那么多的武王。

現在淩冽的恢複能力已經趕不上他受傷的速度,這樣繼續下去,等待淩冽的只有死亡。

就在淩冽又強行吸收了一波能量,准備再次奔逃的時候,突然天空似乎出現了異象。

淩冽抬頭看去,只見滿天的烏雲中間竟然出現了一個大洞,大洞上面露出了晴空。

雖然不知道這大洞是怎么出來的,但看著樣子應該是有東西從上面掉下來了。

片刻之後,狂風開始肆虐,這裏的氣息變得越發的狂暴,誰都不知道這裏將會發生什么,武王們紛紛後退,想要盡快走出這片區域。

但淩冽站在那裏沒有動,只要有那個半步武聖和飛鳥在,他就算走到哪裏也都是徒勞。

而且這股從天而降的氣息,淩冽只覺得非常熟悉。

“轟隆!”那從天而降氣息在一聲巨響中消失不見,淩冽趕緊朝著發出響聲的方向跑去。

靠近一些的時候,淩冽完全驚呆了,那是一個小小的鍾樓,鍾樓似乎是被一把巨大的劍給切成了兩半,而且鍾樓裏有一個穿著彩色衣服的老者靜靜地坐在那裏,沒有任何表情。

下一秒,這位老者就直接一分為二,鮮血噴薄而出。

在鍾樓的上方,各種各樣的鳥兒來回盤旋,失落的鳴叫著,就好像失去了依靠的奴仆一般。

很明顯這位被劈成兩半的老者就是控制這些鳥兒的人,淩冽頭上的鳥群也必定出自他手。

這位老者可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半步武聖,能夠一劍把半步武聖和整座鍾樓一劈為二的人,世界上該有幾個。

而且殺人者並沒有露出真身,來到這裏的只有一把劍,但那把劍卻又偏偏沒人看見。

殺人於無形,無形而又承影。

一切的證據都說明這從天而降的一招來自於劍神常雨清。

花衣老者自認為聰明,鑽了劍神的空子,但常雨清的眼睛裏可容不得沙子。

這一劍再次提醒了天京的各個家族,無論是以什么樣的形式參與淩冽和其他武王的戰爭,那么結局始終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也許常雨清早就料到會有人不聽警告,所以在淩冽離開天京之前,她的心神一直在俯視著天京這座城市。

最終那群鳥兒倉皇地散去飛走,跟隨著淩冽的那幾只“幽靈”也終於不見了身影。

承影劍的到來,自然是震懾了圍攻淩冽的眾人,但這種震懾,也不過持續了數秒的時間。

花衣老者鑽空子被殺,但是其他人卻是實實在在的武王,無論劍神怎么說,也絕對怪不到他們的頭上。

所以這些人繼續對淩冽展開圍剿。

只不過下一秒的時間,淩冽的身形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沒有那些鳥兒的追蹤,武王們想要找到淩冽的身影自然要花一些功夫,不過這么多的武王也必定有一些擅長於偵查,他們的真氣蕩漾在周圍的各個角落,依然能夠追蹤到淩冽的身影。

但這個發現總要比剛才慢上幾秒的時間,這幾秒就已經給了淩冽喘息的機會。

不過也只是逃跑的機會罷了,在這么多武王的面前,淩冽不可能有勝算。

現在淩冽的心裏只記著一件事情,那就是逃出天京。

就在淩冽狂奔到巷子裏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商務汽車直接停在了巷子的盡頭,這個時候這輛汽車出現在這裏明顯是沖著淩冽來的。

不過不管是敵人還是朋友,淩冽都必須向前沖去,因為在他的身後已經全是追兵。

在淩冽靠近汽車的時候,汽車門突然從裏面打開,看到裏面的身影,淩冽毫不猶豫地鑽了進去。

汽車立即加足了油門向前沖去,這速度肯定比人快上不少。

但區區一輛汽車,又如何能在眾多武王的眼皮子底下逃離,他們可以很輕易的把這疾馳的汽車給掀翻。

就在最前面的兩位追殺者想要出手的時候,一道道霸道的沖擊波向著他們轟了過去。

上百位追擊者的眼睛裏只有淩冽一個人,哪還在意到旁邊竟然還有狙擊的人。

這第一波進攻下,追殺淩冽的眾人就被砍了個人仰馬翻。

二狗手裏拿著一把一米多長的大鍘刀,直接往地上一插,叫罵到:“你狗爺爺在此,有膽的就再往前走一步看看!”

在二狗說完這話的時候,霍青鳴和大嘴從他的兩側沖了過來,與此同時,六七十位巡邏隊的隊員從各個巷口也在逼近。

這些追殺淩冽的人倒也幹脆,二話不說就往後撤退,有幾個撤退的慢了的,直接成了巡邏隊刀下的亡魂。

在黑色汽車的裏面,黎嫣然正戴著墨鏡,皺著眉頭看向了淩冽。

現在淩冽身上的衣服都破爛的差不多了,血漬更是讓他看起來很狼狽。

淩冽咧嘴笑了笑,反正黎嫣然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己這樣了,經過一會兒的休息,淩冽的傷口也已經恢複了個七七。

這時候黎嫣然直接仍給了他一個包裹和一張機票說道:“這是去豫州的機票,我現在送你去機場。”

她的語氣明顯很生氣,能讓黎嫣然生氣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他從聶家出來之後,不知道向自己報個平安,又比如淩冽現在狼狽的連乞丐都不如,這是在給百草堂丟人。

但最讓黎嫣然生氣的還是淩冽這個半吊子,又把自己置於這么危險的境地。

淩冽完全可以在百草集團好好的當自己的董事長,黎嫣然為他搭理集團從來都是無怨無悔。

但他天生就不是懂得安靜的人,只會到處管閑事,只會把自己弄的渾身是傷。

黎嫣然對他的怨恨之深,無法言語。

淩冽苦澀地笑了笑,他掏了掏自己的口袋,從口袋裏拿出了兩朵百合花,放在了黎嫣然的手裏。

“這是從陸家的花園裏偷偷摘的,摘的時候還挺漂亮的。”現在那兩朵百合花已經沾染上淩冽的鮮血,而且也被剛才的戰鬥影響,早已變得褶皺不堪,哪裏還有半點花的樣子。

但黎嫣然卻捧著那朵花久久不說話,墨鏡遮掩了她通紅的眼睛。黑色的汽車狂奔在馬路上,不知道闖了多少個紅燈。

為了能讓淩冽及早離開天京,黎嫣然用了關系,買到了一張最近時間的機票。

汽車裏,黎嫣然直接把一套衣服扔給了他:“換上吧,別到了豫州那邊,被人說成我沒照顧好你。”

現在黎嫣然明顯還生著氣,但語氣裏也總算多了一點溫柔。

淩冽二話不說就脫了自己的衣服,黎嫣然則是假裝看向窗外。

她不是一個矯情的人,不會喊流氓,也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去打淩冽,她心裏清楚,現在自己能做的,就是為淩冽分擔一些生活上的事情。

不管是淩冽的房間,還是他的衣服,在天京的時候基本上都是黎嫣然一手負責。

淩冽三兩下就換上了這件還嶄新的衣服,看著衣服,心裏也滿滿地是感動。

機場很快就到了,黎嫣然不知道淩冽有沒有換好衣服,所以一直都看著窗外。

“嫣然。”淩冽喊道。

黎嫣然轉過頭來,但隨後她的眼睛就瞪得大大的,淩冽竟然順勢直接親上了她的紅唇。

唐唐百草集團的總經理,只能讓眾人仰望的女神,此時只能在淩冽的壁咚下沒有絲毫掙紮的力氣。

她的嬌軀微微顫動著,淩冽更能聽得出黎嫣然瘋狂的心跳,但此時淩冽依然沒有絲毫要放過她的意思。

開車的司機很有眼色的低下了頭,任憑後座的兩個人在那裏。

此時的淩冽就好像是一個貪婪的魔頭,在那張誘人紅唇上貪婪的索取。

黎嫣然更是慢慢閉上了眼睛,任憑他的胡作非為。

但是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正當淩冽已經忘記飛機的事情的時候,黎嫣然突然狠狠地咬住了他的嘴唇。

淩冽叫苦不迭,過了好一會兒黎嫣然才終於松開,她惡狠狠地瞪了淩冽一眼:“還坐不坐飛機了!”

女神再次恢複了女神的風采,淩冽則像是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主,繼續親了黎嫣然一下之後,這才向著機場的入口跑去。

“寶貝兒,等我回來!”說話間,淩冽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了人海裏。

黎嫣然坐在車廂裏卻是又好笑,又好氣,明明被那個壞人吃了豆腐,但是心裏卻有種甜甜的感覺是怎么回事。

猶豫了幾分鍾之後,黎嫣然這才恢複了女神的風范,冷冷地對著司機說道:“回集團總部。”

“得嘞!”這司機本就是黎嫣然親自挑選的,無論是職業技術還是人品都很可靠,黎嫣然根本不用懷疑他會在別人面前多嘴。

現在淩冽離開了天京,百草集團就暫時少了一根頂梁柱,越是這種時候,黎嫣然越是要承擔起壓力,在淩冽重新回來的時候,她要讓淩冽看到一個全新的百草集團。

飛機場裏,淩冽緊趕慢趕這才趕上了黎嫣然為他買的這班飛機。

不過比較尷尬的是,黎嫣然為她買的是頭等艙,按照淩冽現在的身份,坐頭等艙自然沒有什么問題。

但是現在的他雖然換上了一身新衣服,但因為剛剛打過架的緣故,不僅頭發亂糟糟的,手臂上臉上更全部都是汙漬。

頭等艙裏坐著的不是老板就是富家子弟,從淩冽進來的時候就沒怎么有人拿正眼看他,甚至還有的人直接捏上了鼻子。

“現在都什么年代了,天京還缺水嗎?怎么有人連澡都不洗。”一個尖銳的聲音在前排響起,那是一個又白又胖的大媽。

聽到這諷刺的聲音,淩冽理都沒理,直接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但是這大媽卻以為是淩冽怕了自己,言語中越發得意,難聽的詞一個接一個從她嘴裏蹦出來。

什么長得不帥就別裝犀利哥,沒錢就別大眾臉充胖子買頭等艙之類的,就算空姐過來勸阻,她也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要是和大媽吵架,想要吵贏的困難程度估計和打贏一個半步武聖都差不多了。

所以淩冽幹脆就不理會他,距離淩冽最近的是一個很文靜的妹子,他直接遞給了淩冽一個耳罩,示意淩冽可以戴上他來屏蔽那些謾罵的話。

頭等艙上人的素質還是偏高的,幾個大叔模樣的人看不下去了,開始勸大媽住嘴。

“人家小夥子都沒還嘴,多好的小夥子啊,大姐你就歇歇吧。”

“對啊,人不可貌相,說不定這小夥子還是某個集團的董事長呢。”

如果淩冽的臉沒髒成這樣,說不定還真有人認出他來,畢竟他也曾在天京風雨過一陣,但淩冽也懶得去證明什么。

他拒絕了姑娘的耳罩,頭靠在座椅上開始閉目養神。

但是眾人勸阻的大媽卻是覺得自己很沒面子,他的聲音越發尖銳,肢體動作也愈發明顯,淩冽閉著眼睛都能想象到她那一身肥膘來回亂顫的樣子。

飛機開始起飛,不過剛飛起來沒多大會兒,淩冽終於聽不到大媽的聲音了,但是頭等艙的其他人卻是慌亂起來,空姐的步伐更是來來回回。

不一會兒,飛機內的喇叭就響起了公告:“本航班乘客中是否有醫生,若您是醫生,請盡快聯系空乘人員,這裏有乘客需要醫生幫助。”

淩冽這才睜開眼往胖女人那邊看了一眼,那胖女人已經靠在座椅上沒動靜了。

果然是他,淩冽默默地想著,剛才上飛機的時候就已經看到這胖女人嘴唇發青,明顯是心髒病,再加上一身誇張的肥肉,身體沒其他毛病那也是不可能的。

再加上從她剛才的話語中來判斷,明顯有重度焦慮,這么多的毛病纏於一身,還有心思去攻擊別人,也真的是心大。

但正所謂醫者父母心,狗咬你一下你總不能咬回去,這人,還是得救。

淩冽手放在安全帶上剛准備解開,此時坐在他旁白的那位姑娘卻是突然站了起來。

“我是學習醫學管理的,也懂一些急救的知識,我可以來試試。”聽她這么一說,空姐們簡直就好像是看到了活佛在世一般,立即把這姑娘給請了過去。

既然有人出手了,淩冽也就不著急了,歪著頭就在旁邊看熱鬧。

在姑娘的指揮下,空姐把胖女人給放下,姑娘則是先後對胖女人進行了一系列的心髒複蘇手段。

但是這位姑娘都累的滿頭大汗了,卻還是沒有半點的效果。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