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大叔你那里又硬又大,在工地里跟大叔做

大叔你那里又硬又大,在工地里跟大叔做,不管是姑娘急救的手法還是頻率,都完全吻合對一般人的急救要求。

但明顯這不是姑娘擅長的領域,她根本就不懂得治病救人要因人而異,學校裏學出來的那些東西不過是一個標本而已。

就算是給人開藥的時候,同樣是感冒藥,在下藥的成分和藥物種類上卻可能出現很大的不同。

這就是中藥好西藥的差別,一病有百種,豈可一藥醫?

姑娘也很著急,看著表情也不好過,但在她的心裏,她已經是飛機上唯一的懂行的人了,因為根本沒有其他人響應空姐的號召。

雖然知道自己的治療手段已經沒有用了,但是這位姑娘還在繼續努力著。

淩冽無奈地笑了笑,這才解開了安全帶走了過來。

但空姐立即攔住了他:“請這位乘客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要隨意走動。”

沒人會想到這位髒兮兮的青年是一位醫師,而且還是天京第一醫師。

淩冽微笑著看著這位妝容精致的空姐,然後輕輕抓住她兩邊的肩膀,把空姐拿起來,然後放到了一邊。

這簡直就像是在拿一塊泡沫這么簡單,阻攔淩冽的空姐驚呆了,就在她想要繼續說些什么的時候,淩冽已經來到了胖女人的身旁。

好心的姑娘還在忘乎所以的急救,此時淩冽拍了拍她的肩膀。

沒想到姑娘卻是有些凶巴巴地說道:“沒看到在救人嗎!不要打擾我!”

淩冽無奈,只好對這姑娘用了同樣的方法,把她給“放”到了一邊。

姑娘也眼睜睜地看著淩冽,只見淩冽雙手直接狠狠地砸在了胖女人的胸膛上,一股真氣直接沖進胖女人的身體。

這攤肥肉身軀狠狠地顫動了一下,淩冽趁勢把手伸到她的後背,使勁托起,然後直接扔了下去。

空姐簡直要瘋了,這明顯就是淩冽對這胖女人的報複啊!

就在空姐想要集體阻攔的時候,淩冽卻於快速在胖女人的身上狠狠地戳了十六下。

見過胖的,像這位大媽一樣胖的還真不多見,如果淩冽不用力的話,那戳到的只能是脂肪,而不是她身上的穴位。

這更加速了胖女人下墜的速度。

“砰!”就好像是一團肥肉扔在了菜板上,胖女人的身軀狠狠地砸在了飛機的地板上。

如果是一般人,這一下肯定就摔了個頭破血流了,但是這胖大媽的脂肪厚的很,有這么多的脂肪保護,就算所摔她個幾下問題也不大。

那一刻,淩冽不知道是自己的幻覺還是怎么回事,他感覺整個飛機都下墜了一些。

但這就是開飛機的人所要擔心的問題了,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

淩冽直接穿過眾人詫異的目光,靜靜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也就在這個時候,暈厥的大媽慢慢睜開了眼睛,她直接從地板上坐了起來,擼起了袖子。

“我剛才說到哪裏來著,對,那個打腫臉裝胖子的臭小子!“這話敢情倒是和剛才接上了,原來這大媽對於剛才發生的事情根本就一無所知。

就在她准備繼續大罵的時候,空姐哭笑不得地說道:“阿姨,剛才您突然暈倒了,是那位乘客救了您。”

這話說的胖大媽一愣,就她這品格,怎么會詳細這種話,但當她看了一圈周圍人的目光之後,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胖大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用雙手捂著臉,似乎就這么打算把這事給混過去了。

淩冽也沒在意,畢竟世界之大,什么奇葩沒有,他也沒指望這樣的人還能說出什么感謝的話。你額

但就在這個時候,剛才第一個出手救人的好心姑娘,卻是插著腰站在了胖大媽的面前。

“剛才你心髒病發作,隨時有死亡的可能,如果不是他,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當然這些都是你自作自受,無緣無故罵了人家這么久,現在別人救了你的命,你就要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嗎?”

這幾句話簡直把淩冽給驚呆了,從她看到這姑娘的第一眼起,心裏的印象就是溫文爾雅的那種,但沒想到這姑娘竟然是個小辣椒,說起話來這么帶勁。

姑娘的話引起了眾人的響應,大家紛紛指責大媽,就連空姐都說道:“您應該道歉。”

大媽的臉越來越紅,最後她直接憤怒地咆哮道:“不就是想要兩個錢嗎,你要多少錢?一百萬夠不夠!”

不但沒有道歉,反而用錢去衡量別人的好心,這立即引起了眾人的憤怒。

淩冽卻不以為然,畢竟狗改不了吃屎的性,從剛一開始他就沒打算參合這件事,但群眾們的熱心也讓人感動,他們沒有坐視不理。

開口就是一百萬,也足以說明這個胖女人的不簡單。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有個空姐突然從服務室快步走到了淩冽的身旁,滿懷欣喜地說道:“您就是淩先生,我是您的粉絲,能在這見到您真是太好了,您能給我簽個名嗎?”

淩冽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他最拍遇到的就是這種情況,不是他不想簽名,而是自己的字實在是太醜了,根本就沒臉給人簽名啊。

但淩冽也熬不住這位空姐請求的動人表情,當即結果了他手中的白板,認認真真地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大多數有些名氣的人都喜歡龍飛鳳舞的簽名,淩冽是沒有功夫練那個,字寫的不好,但只要是認真的話,總能寫的工整。

接到淩冽的簽名後,空姐雖然沒有什么過激的行動,但明顯看得出來她是在極力掩蓋自己的激動,畢竟她是空姐,就要有一個空姐的樣子。

“我看著就向您,在核對乘客名單的時候,才發現原來真的是您。”空姐抱著簽名版,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被她這么一鬧騰,頭等艙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淩冽。

這飛機是從天京起飛的,天京裏面的淩先生是不少,但是會治病救人的淩先生,這就讓人一下子想起了天京的中藥第一人,醫道大會醫王的獲得者,淩冽。雖然現在淩冽的臉上一片狼藉,但是大家把他的年齡和臉型一對上,那就已經確認了他的身份。

而旁邊更是有幾人看清了剛才簽名版上寫的字,淩冽。

“年紀輕輕就創立了一流企業的大企業家啊,竟然見到真人了。”

“不愧是醫王啊,簽名都簽的那么認真,怪不得能成為這么偉大的醫師!”

“這年輕人的身價恐怕已經在天京財富排行榜前十了吧。”

一陣接著一陣的議論在頭等艙裏響起,搞得淩冽也有點不好意思了,就連沒時間洗臉這件事,也被幾個乘客解析為了故意低調行事。

正常情況下,淩冽走到哪裏都被當做絲才對,沒想到在這裏卻成了明星一般的人物,弄得他真的很不適應。

不過對淩冽的誇贊越多,剛才的那位胖大媽的臉色也就越難看。

一百萬自然不是一個小數目,但是在百草集團董事長的面前,一百萬你就想打人家的臉,最後只能是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大嘴巴子。

剛才還臉紅的大媽,現在臉色都有些發白了,淩冽也懶得和她計較,只是笑著說了一聲:“大家配合空姐的工作,都安靜一下吧,我只是個粗人,臉都沒來得及喜,還請大家不要放在心上。”

原本還有幾個人想要再和那胖女人理論理論,但既然淩冽都這么說了,他們也就沒多說什么。

醫學管理的姑娘則是盯著淩冽,慢慢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當淩冽看向她的時候,姑娘微笑著說道:“你就是淩冽呀”

這姑娘明顯是有些緊張,明知故問就是傻,現在她還真有一種傻傻的感覺。

“昂”淩冽尷尬地笑了笑。

“你也去豫州呀”

“昂”

“你也是為了中醫複興計劃嗎?”姑娘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故意放的很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

就在淩冽想說昂的時候,突然打住了,他立即來了精神,打量著眼前的這位姑娘。

中醫複興計劃,早已是淩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東西,而且他是中醫複興計劃的牽頭人之一,雖然這是一場宏大的改革,但現在知曉的人並不多。

所以旁邊的這姑娘肯定不簡單。

“你是?”淩冽問道。

“我叫樊小雪,你可能不認識我,但我知道你,楊部長告訴我們,你是豫州總部的總負責人,讓我們到了豫州都聽從你的安排。”這時候姑娘一臉的認真。

楊部長早就和淩冽敲定,中醫複興計劃的總部設在豫州,只是淩冽沒想到楊部長這么快就開始行動了。

樊小雪是第一批投入到中醫複興計劃的人才之一,既然是楊部長親自派來的人才,那能力方面自然是不用多說。

而且這是一個管理方面的人才,更是不可多得。

淩冽的態度也認真起來,直接給樊小雪握了握手,不過沒洗手的緣故,蹭了她一手灰。

樊小雪則是笑了笑,並不沒有把這些事放在心上。

飛機到達機場之後,空姐剛剛把機艙的門打開,那個胖女人就立即起身,野蠻地向著出口的方向走去。

很多人被他推搡的東倒西歪,站在後面的淩冽皺了皺眉頭,不和她一樣那是懶得糾纏,但如果是蹬鼻子上臉的話,就實在讓人苦惱了。

在胖女人就要出門的時候,淩冽心神一動,一股風突然吹起,這風如同實質一般,從胖女人雙腿吹過的時候,竟然直接讓她失去了平衡。

飛機通往地面的樓梯還是挺高的,胖女人就么直接從樓梯上摔了下去,落到地面來了個狗吃屎。

就算她的肉再多,這臉著地也肯定吃不少苦頭。

看到這一幕,不少人都笑談解恨,淩冽微微一笑,只是禮貌地走在樊小雪的前面,無形中保護著她的安全。

樊小雪因為要去新成立的總部去報道,所以出了機場就已經和淩冽分別。

淩冽則是直接去了特種部隊訓練的地方。

他的心裏清楚,自己回到豫州,已然不是什么小事情,再加上中醫複興計劃的總部已經在豫州成立,雖然淩冽沒有參加,但卻被直接授予了總負責人的位置。

雖然豫州的壓力要比天京小上不少,但是實施中醫複興計劃,依然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

在天京的時候,淩冽可以和陸家合作,以謀求雙方的利益,但是現在回到天京,淩冽就沒有這么強大的幫手了,他必須用自己的力量去完成所有的事情。

不過好在淩冽並不是孤獨一個人,他還有自己的兄弟們陪著。

二狗大嘴和霍青鳴都已經在天京,一時間難以回到這裏。

現在淩冽就毫不猶豫地向著軍營的方向趕去,有不少事情都要和陸天明他們交代一下。

來到軍營的時候,卻根本就沒有看到那群家夥的身影,淩冽以為這些人又去荒野裏實戰去了。

本來這群家夥就已經夠野了,自從淩歡帶隊之後,那更是野的沒邊。

問軍隊裏的一些人都說不知道,淩冽只好趕往軍營旁邊的荒山老林裏去親自尋找。

但去過了他們所有經常訓練的地方,卻還沒看到一個人影。

淩冽預感到,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

憑借這只特戰小隊的能力,想要對他們不利,絕對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在小隊成員在一起的時候,他們更像是一個鐵拳一樣堅硬。

不過現在,這支小隊卻是平白無故地消失了,就連軍隊裏的戰士都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裏。

淩冽獨自在老林子裏蹲了小半天,如果他們知道自己回來故意躲起來的話,那這會兒也應該露出馬腳了。

如果不是這種可能,那也就只剩下一種情況,那就是豫州已經出現了緊急情況,這個緊急狀況足以調動特戰小隊的所有成員。

而且更匪夷所思的是,這件事情竟然連軍營裏的其他戰士都出於一種保密狀態,可見這個任務的非同一般。

淩冽立即離開了林子,離開了軍營,他直接朝著向紅軍辦公的地方趕去。

現在淩冽必須找個知道所有事情的人,好好的了解下,這裏到底出現了什么情況!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