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初中女生都很容易上,13一15的一次开处

初中女生都很容易上,13一15的一次开处,淩冽直接讓那些開著裝甲車的兄弟們把百寶箱收好,並且把這三輛車全部給拖回去。

如果能從這車上找出來其他的東西那就是賺了,就算找不出來其他線索,這幾輛車的質量都不錯,也能算得上是一個戰利品。

安排好了這些事情,淩冽走到特戰小隊眾人身邊的時候,只見他們一個個都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淩冽。

這也是讓淩冽有些莫名其妙:“有屁就放,別給我玩這一套。”

大熊第一個忍不住了:“紀念品呢?“

“什么紀念品?”淩冽有些懵逼。

這時候陸天明也說道:“就是禮物呀師父,你這次去天京這么長時間,不得給我們帶點禮物回來嗎?”

”我特么又不是到天京旅遊的,帶個屁的禮物!“這一群人裏面他也就能肆無忌憚地欺負欺負陸天明了,要是淩冽這么對淩歡或者是宋朝輝,恐怕早就要被打一頓了。

這時候宋朝輝很失望地搖了搖頭說道:“沒禮物就算了,誰讓我們在人家心目中都不重要呢,要是見了秦霜和楚香湘小姐,你看這王八蛋的手裏有沒有禮物。”

被罵了兩句,淩冽也尷尬地笑了笑,其實在自己離開豫州的這段日子裏,正是這些人的存在才讓淩冽沒有後顧之憂。

雖然現在豫州混入了東陽武士,但這也不是他們的錯,只能說那些東陽武士真的很狡猾。

現在從天京回來,自然要帶點好東西表示慰問,但淩冽回來的時候可是逃命逃回來的,哪裏還有閑工夫去給這些人挑選禮物呀。

但看著一個個都很失落的樣子,特戰小隊裏毫無士氣可言。

他們這樣子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淩冽,淩冽心裏很清楚,這些家夥在裝腔作勢。

不過誰讓自己欠了他們一個這么大的人情呢,淩冽也只好大聲說道:“行了行了諸位大佬們,都別再給我飆演技了,等你們傷好了,我們就去大酒店搓一頓,至於什么酒店,你們選!

說話間,淩冽扔過去了幾瓶上好的療傷藥,這些藥用在這幾個人的身上絕對綽綽有餘。

淩冽的話音還沒落下,剛才還哭喪著臉的人現在一個個都像是撿了錢一樣喜笑顏開,他們成群,扶著傷員開始撤退。

“聽說新開的那家東陽料理不錯,而且賊貴了,你個人平均得一兩千!”

“拉倒吧你,剛打了東陽人,還有心情去吃東陽菜?要我說咱就去吃滿漢全席,一桌至少兩萬的那種!”

“對,一人一桌!”

相互扶持著離開的特戰隊隊員,似乎早已忘記了身上的傷痛,他們在激烈地討論著到底去哪家大酒店宰淩冽宰的更痛快一點。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淩冽也有些哭笑不得,打起架來特戰小隊一個比一個強悍,但是打完架後,幾乎都成了農家主夫了,嘴裏討論的全都是怎么吃去哪吃的問題,時不時還要吵上兩句。

這些隊員們知道現在應該去哪,為了方便他們的行動,淩冽特意在豫州多個地方開設了驛站,驛站的作用就是為軍隊服務,特別是為這支特戰小隊服務。

不管是傷口處理還是情報的獲取,只要是特戰小隊的成員都可以到驛站去享受服務。

那裏自然會有專業的醫師為他們服務,再加上淩冽給他們的藥水,恢複傷口應該不是什么大問題。

但這個時候,淩歡卻是站在淩冽的身邊,她只是低著頭把玩著自己的一把飛刀。

在剛才的大戰中,淩冽已經注意到淩歡的飛刀用的已經相當熟練,最後那速度極快的兩刀更是讓淩冽驚奇。

看到淩冽在看著自己,淩歡驕傲地拿著飛刀對著他:“怎么,想要來試試我的飛刀呢,我允許你先跑四十九步。”

聽到這話,淩冽卻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不得了不得了,我們家的小美女馬上就要變成大殺神了,連哥哥都不放過了。”

淩冽寵溺地看了淩歡一眼,但她卻嘟囔著嘴看向了一邊,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又不是我親哥哥”

“喂喂喂!你說這話可就沒良心了,現在連我這個哥哥都不認了是不是?“淩冽有些哭笑不得。

但淩歡根本就不領情:“你要是真把我當妹妹,那為什么不帶我去天京!”

淩冽愣了一下,他終於明白淩歡為什么要鬧脾氣了,自己在去了天京之後,立即就把二狗大嘴霍青鳴等人拉到了天京,這件事情淩歡肯定也知道。

之所以生氣,就是因為淩冽沒有把她一起叫到天京。

只要是淩冽不說話,身為特戰小隊隊長的淩歡就絕對不能拖累特戰小隊,這是隊長的責任。

也難怪淩歡這么生氣,但這個時候淩冽笑著說道:“你還真以為我去天京旅遊去了?”

“哼!就因為不是旅遊,我才要去!”淩歡瞪著眼睛抬頭看向淩冽,雖然這姑娘越來越成熟,但在淩冽的身邊依然矮了一頭,所以每次在身邊看淩冽的時候,她總要把頭高高地抬起。

但誰知道從天而降一只大手,落在了淩歡的頭上,那正是淩冽的手。

這只手在淩歡的腦袋上摸了摸,這才說道:“傻丫頭,就是因為把你當做了親妹妹,我才絕對不能讓你跟我去天京。”

對於淩冽的寵溺,淩歡從來都是毫不介意地接受,很難想象,軍營裏的紅辣椒,竟然也會有很乖的一面。

但這個時候淩歡卻是讓飛刀在自己的手中快速旋轉了兩圈,這才說道:”總有一天我會到天京,把想要殺你的那些混蛋全部殺掉。“

“好好好,我巴不得有人替我報仇呢,但前提是你真的有那個能力了再說吧。”淩冽笑著拍了拍她的頭。

“討厭,會長不高的!”淩歡大叫著,可手上沒有半點抗拒的意思。

淩冽笑了笑,並沒有再說什么,別看淩歡整天只會舞刀弄劍,但她的心思也細膩著呢,沒想到這丫頭還關注著和自己有關的消息。

“對了,最近有沒有乖乖的去看奶奶呀?”淩冽笑著問道。

對待長輩這種事,淩歡做的一直都不錯,既然他是淩冽的妹妹,那也就是奶奶的孫女。

不過淩歡卻是搖了搖頭。看到淩歡這個反應,淩冽立即皺起了眉頭,他趕緊問道:“奶奶怎么了,是不是東陽人知道他們的存在了?”

淩冽作為一個孤兒,能變成現在這個模樣,就是因為從小到大他都在遵循奶奶的教誨。

小時候的教育非常重要,淩冽每一次都感慨自己遇到了奶奶,雖然奶奶從來都沒有教過淩冽什么絕世的功法,也沒有教授他難得的醫術,但奶奶給了他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品格。

現在奶奶年齡已經大了,他更是淩冽心頭繃得最緊的那根弦,如果有人敢對奶奶不利,淩冽絕對會讓他一千倍掙紮。

感受到淩冽身上的殺意,淩歡趕緊說道:“奶奶沒有事,在豫州開始不太平的時候,他就立即去光州了。”

“光州?奶奶回去了,肯定是香湘吧。”淩冽松了一口氣,既然沒事他也就放心了。

淩歡點了點頭。

淩冽卻是有些出神,因為秦霜的事情讓楚香湘的母親沒辦法接受,所以才一氣之下帶著香湘回到了光州,現在香湘接走了奶奶,難道說這是原諒自己了?

但最後淩冽還是搖了搖頭,香湘的媽媽經曆過那個男人的背叛,恐怕真的很難看開。

不過就算楚母的執念有多深,淩冽也會一點點地打動他。

看著淩冽不知道又想到哪裏去了,淩歡歎了口氣說道:“還有一件事情,我真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你。”

“有事情就說,你和我還用藏著掖著嗎?”淩冽笑著看了看淩歡,這姑娘噘嘴思考了一會兒之後才說道:“倒和我沒什么關系,我是怕你說了又要去鬧事。”

“行了,快說。”淩冽再次催促道。

“康牧曦可能要結婚了。”淩歡終於說道。

這時候淩冽的腿一軟,差一點趴在地上,但他站穩了之後卻裝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只不過這時候的演技似乎並不過關。

“怎怎么可能,康牧曦大病初愈,現在需要休息,結婚那不是開玩笑嗎?”淩冽握著拳頭說道。

但淩歡卻是繼續說道:“人家才不會管你開不開玩笑呢,聘禮都已經提上去了,那規模堪稱是豫州第一家,哦不,我聽說就算是在天京,這聘禮已經不輸於五大家族了。”

聽到這話,淩冽忍不住冷笑了一聲,也不知道是誰制造了這種消息,竟然說不輸於五大家族,說出這樣的話只能說明他們的愚蠢,他們根本對五大家族一無所知。

但既然說是豫州第一,估計是真的能在豫州排上名,畢竟能夠和康家搭上關系的,絕對不是普通人。

淩冽直接改變了方向,向著城市的中心走去。

“你要去幹嘛?淩歡問道。”但淩冽根本就沒有聽進去淩歡的話,只是自顧自地走著,現在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地方,那就是康家。

以淩冽對康牧曦的認識,就算她真的喜歡上一個人,也絕對不可能發展到如此快的地步。

再說了,康家本來就不是愛慕虛榮的家族,這光是聘禮就已經有那么大的噱頭了,這真的是康牧曦的決定嗎?

淩冽今天一定要去問個清楚。

現在就算是十頭牛在後面拉,估計也拉不下來淩冽前進的步伐。

淩歡看著他的背影,雖然為了別的女人讓淩歡有些不高興,她不止一次的想著把哥哥留在自己的身邊。

但留在淩冽的身邊是需要代價的,起碼要有足夠的能力不去托他的後退,這也一直都是淩歡奮鬥的方向。

也正是淩冽的這股子敢作敢當的倔脾氣,才讓他看起來如此的帥氣。

在康家的大門口,淩冽二話不說就要進去,但是這個時候門衛竟然拉住了他。

“你應該知道我是誰吧?”淩冽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康家他來的可不止一次了,認識康牧曦不說,淩冽和康牧之也是兄弟,就算是康道行在家,也沒有理由把淩冽給拒絕在外面呀。

更何況現在康道行調任天京,管事的應該是康牧之才對,要是那家夥敢把自己給關在外面,淩冽都能把他康家個拆掉。

守門的人自然也知道淩冽是什么身份,也聽說過淩冽是很厲害的高手,這要是一個不樂意把自己給滅了,那就大事不妙了。

所以這時候門衛盡量客氣的說道:“我們家小姐說了,如果是淩先生來的話,務必要告訴您,請您不要多管閑事。”

聽到這話,淩冽直接瞪了門衛一眼,嚇得門衛狠狠地哆嗦了一下。

淩冽也知道根一個門衛較勁沒意思,他就是想表達一下自己的強烈不滿。

隨後淩冽眼珠子一轉,又繼續說道:“其實我來這裏不是來找你們家小姐的,我只是來道喜的,畢竟這事情全城都知道了,我和你們家少爺玩的又那么好,這總沒有拒絕的理由了吧?”

但是誰知道門衛繼續說道:“我們大小姐還說了,如果是淩先生來道喜的話,就”

“就怎么了,你倒是說啊?”淩冽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但是門衛卻沒有繼續說話,他只是皺著眉頭看著淩冽,一副求饒的表情。

看到他這么慫,淩冽也只好作罷,想必剩下的那幾個詞不是什么好詞,不聽也罷。

“好好好,那就多謝你們家小姐對我這么照顧了,告辭!”淩冽直接上手抱拳說道。

看到淩冽竟然這么爽快就走了,門衛終於松了一口氣,他還以為淩冽要硬闖呢,現在這個結果對誰都好。

淩冽直接向後退了幾步,又忘旁邊走了十來步,隨後淩冽就大步跑起來,好像跨欄一樣,直接跨過了康家的牆頭。

幾個值班的保安都驚呆了,就在他們准備把淩冽給拉出去的時候,但淩冽早就已經跑的沒影了。

在康家一角,康牧之正對著倉庫裏的那一大堆聘禮發愁。

站在他旁邊的是管家一樣的老者。

愁了好一會之後,康牧之突然說道:“我聽說淩冽回豫州了。”

那位老者點了點頭:“少爺放心,小姐已經對家裏的每一個護衛都說過,絕對不會讓淩冽踏進這裏半步。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