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曰个卖鸡蛋的姑娘,一次之后还想要

曰个卖鸡蛋的姑娘,一次之后还想要“康佳佳!我在警告你最後一次,如果你再不住手,那就後果自負!”康牧曦喊的嗓子都啞了,但是她這個不爭氣的堂妹根本就沒有住手的意思。

“姐姐,對不住了,也許以後你就該喊我姐姐了!”康佳佳的臉上帶著得意的微笑。

只要是能嫁給天京來的這位朱大公子,那以後的榮華富貴肯定用都用不完。

就算是現在殺了一個人,有權有勢的朱大公子也一定會幫著自己贖罪,所以康佳佳沒有半點要退縮的意思。

“啪!”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響亮的耳光聲音突然響起。

康牧曦安靜了下來,她已經看到了康佳佳臉上的那個大大的手印子,而淩冽此時正活動著自己的手腕。

很明顯剛才那一下是淩冽打的!

康佳佳憤怒地抬起了頭,但是,“啪!”

第二個耳光響起,這一次是淩冽用左手打的,現在康佳佳的臉上兩個深紅色的手印,非常明顯,也足以看得出淩冽力道的充足。

淩冽遞過去一張紙巾,有些不耐煩地說道:“擦擦你嘴角的血吧,剛才那兩巴掌是我代替你姐姐打的,但是你也沒有必要怨恨他,因為手是我的。”

康佳佳沒有去接那張紙,她瞪著淩冽,但一時間卻不敢動手。

因為剛才淩冽出手的時候,他完全沒有半點的預感,甚至都不知道淩冽什么時候伸出手的。

這足以說明淩冽的境界要高出他眾多。

就在這個時候,坐在地上的朱本旺直接怒吼道:“還發生么呆啊!你有刀!先把這家夥弄死啊!”

聽到他這么說,康佳佳也不在猶豫,直接把自己的匕首向著淩冽刺了過去。

但她剛出手,手腕就直接被淩冽給捏住,淩冽輕輕提起她的手腕轉了一個圈,然後腳尖輕輕踢了一下她的腿彎位置,這位剛才還信誓旦旦地要殺了淩冽的女孩,就這么結結實實地跪在了地上。

為了不讓這姑娘再做什么傻事,淩冽又從身上拿出了兩根銀針,分別插在他肩膀的兩側。

這銀針可以暫時麻痹人的神經,兩根銀針相互作用,更可以起到讓人靜止的作用。

雖然身體被靜止,但聽力和視力都不會受到影響。

收拾好了這位姑娘,淩冽就抬頭看向了朱本旺的方向,這位堂堂朱家大公子,竟然想在淩冽對付康佳佳的時候,偷偷逃跑。

淩冽二話不說直接踢過去了一個板凳,那家夥的體型本來就很大,想要砸中他,簡直就像把籃球扔進足球那么簡單。

胖子抵禦不住這板凳上的力道,狼狽地趴在了地上。

淩冽輕輕拍了拍康佳佳的頭說道:“姑娘,你可長點心吧,你現在年齡小我不怪你不懂事,現在我就讓你看看這位所謂的朱家大公子是如何的威風。”

說罷,淩冽就站起身來,向著朱本旺的方向走去,朱本旺還在大聲嗷嗷著:“我告訴你們,我可是朱家的大公子,你們如果敢亂來,一定會死的很慘!”

“哦?我只聽說過天京有聶家,陸家,葉家,常家和景家,還真沒聽說過你們朱家呢,不知道你們朱家有多大,而你這位大公子又有多大呢。”淩冽笑著問道。

趴在地上的朱本旺愣了一下,似乎沒想到眼前的這家夥還有點見識,但是知道五大家族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

所以朱本旺繼續說道:“沒聽說過我朱家,只能說你是見識短淺,鼠目寸光!如果不想死就跪下來給我磕個頭,要是把我給伺候高興了,我自然會放你走。”

但淩冽只是自顧自地沉思了一會兒,隨後才說道:“我似乎想起來了,在聶家的門下似乎有一個附屬家族,這個家族沒什么地位,但是抱上了聶家的大腿,也終於祖墳上冒煙,出了一位高官,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那個朱家?”

聽到這話,朱本旺的臉色變得鐵青,他萬萬沒想到這個人對自己的家族竟然這么了解。

“哼,就算我們是聶家的附屬家族,也要比這康家強,也不是這康家裏的人能惹得起的。”雖然臉色很難看,但朱本旺還在逞強說著。

“哦哦,那是當然,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朱家哪裏還有你撒野的分,就算不用我動手,你也早就被揍成豬頭了,不過今天我既然趕上了,那也不介意出一份力,幫他們小小的懲罰一下你。

淩冽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但是這微笑在朱本旺看來,卻是比死神還可怕。

在走進朱本旺身邊的時候,淩冽直接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右手上似乎籠罩著一些神秘的黑氣,看起來神奇又可怕,而淩冽就這樣把手伸向了這個胖子的後背。

在康佳的倉庫裏,管家快步走上前來。

“少爺,朱本旺已經叫來了,他現在應該到小姐的地方了。”他恭敬地說道。

康牧之瘋狂地抓了抓自己的頭發:“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最近為了朱本旺的事情,康牧之都快被煩死了,如果處理不好的話,說不定自己的妹妹真要被那個畜生給糟蹋了。

管家走出去之後,康牧之直接跳到了那些彩禮上面蹦來蹦去,踩了又踩,踢了又踢。

“我問候你祖宗十八代!讓你貪圖我妹妹!讓你威脅我康家!去你媽的朱家!”這個動作康牧之早就想做了,從朱本旺帶人強行把聘禮留下,康牧之就想把這些聘禮踩成垃圾,然後再把那死胖子暴打一頓。

但介於朱本旺背後的靠山,康牧之明面上也只能是畢恭畢敬,心裏的火氣卻是與越憋越大。

在淩冽吃掉了那個人參之後,康牧之本來還很緊張,畢竟那是朱家的聘禮,他打算原封不動的退回去,說不定這樣還有點退路。

但是把這些彩禮退回去之後,真的能打消朱本旺贏取妹妹的心思嗎?天京方面對朱本旺這家夥的評價一向不怎么好,即使他父親是天京的高官,但還是有不少媒體對那家夥口誅筆伐,由此可見,這家夥的品德惡劣到了什么地步。

如果妥協不能換來平安,那還要妥協做什么,倒不如放手一搏。最終康牧之也想開了,什么狗屁彩禮,什么狗屁朱家,康家眾人絕對不能向他們低頭!

吃他一個人參,踩他一堆禮物怎么了,這是在豫州,康家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之前因為權勢,康牧之選擇了向朱本旺低頭,但現在既然這家夥是個不知道滿足的主,那康家就絕對不會客氣。

對付朱本旺,康牧之也有自己的秘密武器,那就是淩冽。

其實康牧之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妹妹心裏一直對淩冽有意思,本來康牧之絕得淩冽不算靠譜,不打算把妹妹交給他,但是現在能夠拯救康牧曦於水火的,似乎也就只有淩冽了。

讓淩冽直接去了妹妹那裏,然後再讓人把朱本旺給引來,如此一來,他們兩個不發生點矛盾都難說。

雖然這么做讓康牧之有一種同時出賣了兄弟又賣了妹妹的罪惡感,但是面對如此複雜的情況,這也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了。

“淩冽啊,我妹妹的幸福可就靠你了!”康牧之歎了一口氣,嘴裏念念有詞。

此時在康牧曦住著的別墅小樓裏,淩冽的手上的黑氣已經有了形態上的變化,那些黑氣凝聚成了一縷縷的黑絲,這些黑絲就好像是實物一般,但又有著一種不同凡響的飄忽感覺。

“不妨告訴你,這一招叫做千絲魔獄手,乃是你爺爺我的一門絕技,不過自從到了天京之後,這一招還真的沒怎么用過。”淩冽嘿嘿笑了笑。

畢竟這一招只對比自己強大很多的人可是沒有什么作用的,目前還只能對武王或者是武王以下的人才能用。

在天京的時候,淩冽面對的幾乎都是絕世的高手,這一招也不得不被淩冽封藏了起來。

好在現在再次用出來,還不算生疏。

纏繞在淩冽手掌周圍的黑絲來回遊動著,看著這驚人的一幕,朱本旺神色大變,他直接大聲喊道:“我說,我什么都說,只要是你想知道的,我絕對不會有半點隱瞞!“

此時朱本旺的頭上已經全部都是大汗,可見他也是慌了神了。

但是淩冽卻冷笑著說道:“你能把一個姑娘騙成這樣,就足以說明你的話並不可信,所以就算你想說,我也不想聽。”

說罷,淩冽的手掌就直接拍在了他的後背上,黑色的絲線這個時候也瘋狂地鑽進了朱本旺的身體。

僅僅是一秒的時間,朱本旺就已經翻起了白眼珠子,他口吐白沫,身體也在不斷地顫抖。

看到他這個樣子,淩冽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抱歉抱歉,忘了你不是一個古武者了,可能這個強度對你來說有點過分。”

站在淩冽身後的康牧曦卻是忍不住捂嘴笑了出來,這明顯是淩冽故意的。

現在不管淩冽把這家夥折磨成什么樣子,那也都是他自作自受,康牧曦絕對不會有半點阻攔的意思。

在淩冽心神一動之下,他手上的黑絲似乎少了不少,淩冽再次把手放在了朱本旺的後背上,這一次他的身體則是痛地抽粗著,但明顯神思清醒了一些。

也許現在的招式比剛才更可拍,因為疼到一定程度身體就麻木了,便再也感覺不到疼痛。

最可怕的是,腦袋清晰的時候遭遇到如此折磨。

朱本旺的整張臉幾乎都皺到了一起,他苦苦哀求起來:“求求你放過我吧,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訴你!”

淩冽並沒有把手從他身上拿開,而是繼續問道:“先告訴康佳佳,你會不會娶她。”

“不會不會我不會娶她的,她只是一個工具,一個讓我順利娶到康牧曦的工具”朱本旺的聲音劇烈顫抖著。

在這種極端的折磨下,淩冽相信他沒有那個精力再去撒謊。

“那么第二個問題,你為什么會突然想要娶康牧曦?”這才是淩冽最想問的問題。

“康牧曦長得漂亮,而且很難征服,能把他娶進門,有面子”

“但是天京的美女這么多,你又何必舍近求遠,非得到豫州來?”淩冽繼續問道。

“有個人告訴了我康牧曦的消息,他就在豫州,他說了會幫我,我只要取了康牧曦,就能威脅康道行,到時候整個康家都是我的了”

聽到這個回答,淩冽愣住了,本來他只是懷疑這場荒唐的求婚之後,可能有什么陰謀,沒想到這么一問,竟然還真被自己給問出來了。

“那么現在就告訴我,那個人是誰,他的計劃是什么?”淩冽瞪著眼睛問道。

但是這二百斤的胖子卻是一邊抽搐一邊說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沒有告訴我”

最後淩冽也就放開了朱本旺,既然在千絲魔域爪下面都這么說,那證明他是真的不知道。

但越是這樣,才越發說明幕後黑手在故意掩蓋這一計劃,也正說明了這場陰謀的危害。

被放開了朱本旺立即往前爬了幾步,鬼知道他剛才經理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的褲襠濕了,而且對於剛才模糊的記憶,似乎早就已經模糊不清了。

朱本旺的手還在顫抖,他慌亂地指向淩冽說道:“你如果再對我耍什么手段,我絕對要讓你不得好死!”

被他這么一說,淩冽微微一笑,一步一步走了上去,當把這給胖子逼到牆角的時候,淩冽一腳朝著他的褲襠踹了過去,雖然不至於把這家夥的要害給踹掉,但是這一腳下去,肯定也會給胖子留下不小的陰影。

就在淩冽想要抬起腿來踹第二腳的時候,康牧之突然從門外走了進來。

“手下留情,朱本旺乃是我們康家的貴人,你怎么可以這么對他呢!”說罷,康牧之就趕緊把這胖子從地上扶了起來。

胖子捂著褲襠站著不動好一會兒,眼睛裏面全都是淚花,大概是剛才的那股子疼勁兒還沒過去,一時間也叉不開腿。

康牧之見狀,立即就對著身後的管家說道:“用我們康家最好的車,把朱公子送到酒店。”

在管家的安排下,朱本旺終於在兩個人的摻扶下踉蹌著向門外走去,在離開之前,這胖子還不忘惡狠狠地看了淩冽一眼說道:“你們給我等著,看我回來怎么收拾你們!“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