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屋里有人,家里的妈妈是我

妈妈屋里有人,家里的妈妈是我,臨走之前,朱本旺還不忘了再裝個逼,但就在這個時候,淩冽快步向前走了兩步。

一想到淩冽剛才殘忍的手段,再加上自己褲襠裏的疼痛,朱本旺立馬加快了逃跑的步伐。

胖子剛走,淩冽就冷笑著轉過身來說道:“我說康牧之你還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這事情全推在我身上,然後你出來做個大好人,你還真以為我淩冽是傻子,特地來這裏給你們家擦屁股啊?”

聽到這話,康牧之趕緊上前賠罪:“那個啥,要不你把那些聘禮全部都帶走吧,我們一個都不要,也算是表達一下我的歉意了。”

看著康牧之的笑容,淩冽真想上去給他一腳。

淩冽白了他一眼說道:“就你那點花花腸子你還想坑我,別以為我不知道,那些彩禮也就是那人參有點價值,其他的東西都是虛的,標的價錢雖然高,但實際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價值。”

康牧之嘿嘿的笑了笑,沒想到淩冽只是在那彩禮上面坐了一會兒,就什麼都看明白了。

但是康牧之還是說道:“你看,你都說了,最值錢的東西都被你給吃了,所以”

“滾犢子,老子就吃你一根蘿卜幹,這和救了你妹妹相比,難道不值嗎?”淩冽笑罵道。

都說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但淩冽這拿的可是相當硬氣,他可是為了康佳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康牧之點了點頭,值得只值得,但如果幾百年的人參怎麼能說成是蘿卜幹呢,很明顯是淩冽故意在砍價還價。

在陪著康牧之瞎扯的時候,淩冽也沒有忘記康牧之和康牧曦的那個妹妹,也就是康佳佳。

因為被淩冽插了兩根銀針的緣故,就算康佳佳有點能力,但是也絕對不可能憑借自己的力量去掙脫淩冽的束縛。

淩冽走到了她的身後,直接把那兩根銀針拔了出來。

這給時候康佳佳的束縛雖然已經被解除了,但是康佳佳還是跪在地上,絲毫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

看著她眼睛裏的淚水,淩冽就知道了,如果剛才說她是因為銀針的束縛站不起來,那現在就是因為內心的悔恨了。

因為別人的花言巧語,她竟然選擇了背叛康牧曦,甚至是背叛整個康家。

說是品行不端也好,或者是人性本惡也罷,淩冽也都沒有出聲,他只是坐在了茶幾的旁邊,開始慢慢地喝起了茶。

接下來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淩冽都不會過問,因為這都純粹是康家的家事了。

雖然康牧之剛才沒有在場,但其實這裏發生的一切都有人講述給他聽,康牧之冷哼了一聲,直接從康佳佳的身邊走了過去,看都沒看她一眼。

但是過了一會兒,康牧曦卻是蹲在了康佳佳的身前,用手帕給她擦了擦眼淚。

最後康牧曦把她從地上扶了起來,然後小心把她送到了外面。

康佳佳已經走遠,淩冽喝了一杯茶水說道:“你們的心可真夠大啊,這姑娘都背叛成這樣了,你們還能選擇原諒。”

康牧之歎了一口氣:“我們兄妹倆只按父親的囑咐做事,能原諒的家人,絕不嚴懲,現在人心浮躁,誰不會被錢和權迷惑,他們被利用也是無奈。”

聽到康牧之這麼說,淩冽還真有點刮目相看的意思,如果淩冽不是足夠了解這家夥的話,還真是信了他的邪。

“你們這就是放長線釣大魚,如果這個康佳佳還和外面有更多的聯系,只要通過她就能揭發更多的陰謀。”淩冽微笑著說道。

康牧之則是無奈地拍了拍額頭:“我怎麼感覺你去了一趟天京,連智商都提高了,現在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了。”

“你這純屬廢話,那種爾虞我詐的地方,就算是個傻子去了,回來都能是個人精。”說話間,淩冽看了一眼康牧曦,此時她從門口走了回來。

“本小姐才不信你的鬼話,論謊話連篇這方面,你和那個死胖子沒差!”康牧曦剛坐回來就噘著嘴說道。

“這話怎麼說?”淩冽沒有生氣,反而好奇問道。

“哼,你剛才明明要親我”就算是康牧曦,這些話也不好說出口。

“來來來,咱現在就開始!”淩冽直接往康牧曦的身邊靠了靠,但就在這個時候,康牧之劈頭蓋臉的打了過來。

“你個王八蛋要敢欺負我妹,我立馬給你拼命!”現在康牧之的樣子都快可以吃人了。

看著他這副模樣,淩冽只好放棄,同時淩冽也明白了,這分明就是兄妹倆再玩自己。

就在淩冽鬱悶喝茶的時候,康牧之的電話突然響了。

康牧之有些疲憊的靠在沙發上,接聽了電話,電話那頭沒人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才傳出來一個聲音:“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淩冽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直接聽出來了,電話裏頭是霍青靈的聲音。

自從霍青墨離開豫州到了天京之後,可以說為了百草集團的建立,立下了汗馬功勞,但霍青鳴為此付出的代價就是偌大的霍家,只有霍青靈一個人在打理。

說實話,眾人對霍青靈的印象並不是太好,因為她也曾經跟著霍青玄做了不少壞事。

但現在既然已經回頭是岸,就依然是淩冽他們的夥伴。

淩冽二話不說就拉著康牧之往外跑。

康牧之已經節二連三的做了幾次坑淩冽的事情,這一次就算是淩冽拉著他去上刀山下火海恐怕都不好拒絕了。

但好在淩冽並沒有讓他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只是把他塞進了車裏,讓他做司機。

車開在路上,淩冽這才皺著眉頭說道:“你有沒有注意到,最近的豫州不太平?”

聽到這話,康牧之苦笑了一下:“你就別給我提什麼豫州了,你又不是沒看見,這幾天我光忙著應對朱家那個死胖子就已經焦頭爛額了,哪還有別的心思去管其他事啊!”

看到康牧之無奈的樣子,淩冽冷笑了一聲說道:“就是因為你們康家最近被纏的脫不開身,這才說明裏面有問題。”

康牧之在開著車,本就沒有想太多,他說這些話只是說說心事而已,但聽淩冽的意思,似乎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你是不是發現什麼了,別藏著掖著了,趕緊給我說說。”康牧之有些焦急地說道。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們被朱本旺給纏上了,而霍家又被其他人給牽制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其他幾個豫州的家族最近也都遇上了麻煩。”淩冽淡然說道。

聽到他這麼說,康牧之直接拍了下大腿,汽車猛地晃動了一下,康牧之這才趕緊把雙手放在方向盤上好好開車。

車子穩定下來之後,康牧之還是有些激動:“你說的很對,最近幾個家族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麻煩,雖然都不是什麼大麻煩,但這些麻煩同時出現,還是太蹊蹺了一點。”

淩冽點了點頭:“我就是這個意思,看似你們面對的麻煩沒有什麼關聯,但其實又關系重大,只是你們現在都陷入了煩心事裏面,肯定沒有多餘的精力去思考這些事情。”

“你說的我都懂,可是這能代表著什麼?這可能也就是個巧合吧。”康牧之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但淩冽卻是直接否決了他:“這絕對不是一個巧合,你們同時遇到了麻煩的情況,這是有人在幕後故意牽制你們。”

“如果牽制也應該牽制豫州官方才是啊,我們就算是家族,那也不過是百姓,何必要對我們下手?”康牧之疑惑地問道。

“那是因為我們將要面對的這位敵人,非常了解家族的作用,甚至是有些害怕家族的力量。”淩冽冷笑著說道。

康牧之轉過臉看了淩冽一眼,但立即就趕緊謹慎開車,他的眉頭緊皺,似乎並沒有聽懂淩冽的意思。

東陽武士本來就是被天京的五大家族給嚇怕了,所以還沒開始動手,就已經決定退出了天京。

雖然豫州的這些家族沒有天京的五大家族那麼強勢,但吃過了家族力量苦頭的東陽武士們,自然要防止重蹈覆轍。

康牧之開車的速度很快,兩個人沒花多少時間就來到了霍家的大門口。

看到這簡單的大門,淩冽有些出神,他還記得,當時和霍青玄在霍家的一戰,直接把霍家大院給毀掉了大半。

淩冽本以為霍青鳴和霍青靈會另外尋找地方重建家園,但是沒想到他們是在廢墟的基礎上,又把霍家給建立起來。

不過應該是資金方面的原因,霍家大院看起來早已經沒有往日的光輝,很多地方甚至還露著鋼筋水泥的模樣,連漆都沒有刷。

當年在豫州鼎盛一時的霍家,現在卻淪落到這個樣子,這其中也有一些淩冽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霍青玄的肆意揮霍。

最後這個瘋狂的計劃還幹脆投入了地府的懷抱,這讓本就處於危機中的霍家雪上加霜。

在簡陋的霍家大院裏面,倒是不冷清,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裏面吵吵鬧鬧。

只可惜這些人明顯是來找茬的,而不是來好心拜訪的。

看到霍家的情況,淩冽問道:“難道霍家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嗎?”

康牧之搖了搖頭:“之前我得到的消息是霍青靈親自指導重建霍家莊園,從來沒聽說過有人到霍家鬧事,恐怕這也是第一次吧。”

淩冽點了點頭,這才走進了霍家大院,而康牧之和他並肩前行。

一般大家族的院子剛進門,不是花圖案錦繡,就是什麼鎮宅的雕塑,總能讓人眼前一亮。

但是霍家的院子裏什麼都沒有,甚至不少地方還堆積著施工用的材料。

在主堂門口,至少有五十多人站在這裏,對著屋子裏不斷地叫喧。

“不管是誰貸的款,只要是霍家的人,我們就肯定來霍家要。”

“你們有錢重建,卻沒錢還貸款,這都是什麼事啊?”

“要是再不還錢,我們可就把這霍家的莊園給分了啊!”

這些人一個比一個囂張,他們多數都是西裝革履,可能有不少都來自於銀行和證券公司。

淩冽走上前去,拉過了一個經理模樣的人問道:“老板你好,我想問問這霍家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那老板看著淩冽不像是普通人,站在他身邊的康牧之也一臉官宦人家的驕傲,雖然懶得搭理別的事情,但他還是說道:“還能是什麼事啊,那霍青玄死前貸的款,現在不都到期了嗎,我們十幾家銀行和證券公司都派了人來討債。”

“你可知道現在霍家當家的只是一個女人?“淩冽笑著問道。

聽他這語氣,這經理模樣的人立即就不耐煩了:“管他是女人男人,借債還錢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而且當初霍青玄是以霍家大院為抵押的,現在霍家大院都成這個樣子了,我們拿走,也不過分啊!”

這些人一天到晚都是和錢打交道的,想要讓他們撇開錢來談問題,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麼淩冽就打算跟他們好好的談談錢。

淩冽直接走到了眾人的面前,大聲說道:“大家靜一靜,靜一靜,現在聽我說。”

他這一嗓子喊出去,根本就沒有什麼卵用,該吵的還得吵,有些人都已經開始討論這霍家大院應該怎麼分了。

這些人本就是銀行大佬,平常求銀行辦事的人多了去了,他們天天就像是老爺一樣被供在銀行裏,說話的時候都是拿鼻孔看人的,這麼多的大佬又豈會給一個不知名的青年面子。

就在這個時候,康牧之大聲喊道:“康牧之在此,不給我面子的人你們盡管大聲說話!”

雖然康牧之的聲音不如淩冽的大,但是這一嗓子喊出去,卻獲得相當好的效果。

康家,康牧之,就算是沒見過他本人的人,也肯定聽說過這個名字。

世界上除了求銀行辦事的一些人來之外,還有極少數的人是銀行求他們辦事的,康道行就是這樣的人之一。

而康牧之被認為是康道行最合適的繼承人,在這圈子裏也算是小有名氣。

既然康牧之都親自到這裏來了,那誰還敢不給他一個面子?

但是很多人都誤以為是霍家欠了康家的錢,康牧之這是專門要錢來了。

“敢問,霍家欠了你們多少錢啊?”

“如果不還給你們錢,康家准備用什麼辦法?”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