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和儿打工住一房,厨房突然挺入

和儿打工住一房,厨房突然挺入,

不少人開始小聲問道,康牧之只是掃視了他們一眼,也懶得說些什么。

隨後康牧之讓出了位置,淩冽站了過來,一些人又想要說些什么,但是在康牧之咳嗽了兩聲之後,人群立即安靜了下來。

淩冽也是日了狗了,這些人還真是見什么人,行什么事。

剛才還大聲喧嘩著怎么瓜分霍家,但僅僅是康牧之一個人的到來,就把他們給訓斥的服服帖帖。

淩冽看了一眼緊緊關閉的堂門,可以想象,現在霍青鳴就坐在那裏面愁眉不展。

他轉過身來面對著這些金融大佬們說道:“我就問問你們,現在就算是你們把這霍家給瓜分了,就這破院子能值幾個錢?”

一聽到這話,這些大佬們都精神了,原來這青年是和他們一個立場的,難不成他也是來討債的?

看著這些人的眼神,淩冽笑了笑說道:“我就請你們思考一下,收回破院子是不是一筆必賠的買賣?”

這句話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賠錢這兩個字,恰到好處的戳中了這些大佬們的痛處。

他們紛紛吐槽,當初投資霍家,是以為霍家是個大家族,投資他們當然是穩賺不賠,但是誰知道大家族竟然還有垮台的時候。

眾說紛紜,但大概也就是這么個意思。

淩冽招了招手:“諸位呀,你們肯定是投資方面的高手,但是作為高手的你們,怎么就看不出在這霍家大院裏存在的盎然商機呢?”

這話說的眾人一愣,他們當然是這方面的高手,但卻是實在沒人看得出霍家哪裏還能盎然的起來。

就這破爛的院子裏面有的只是垃圾,那些沒來得及修補的地方依然是斷壁殘垣。

別說是生機了,就算是門口的大馬路,都比這院子裏看的舒心。

但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繼續說道:“動起來你們的腦子,好好的算一算,如果現在就強行瓜分霍家的話,那在霍家的這筆賬上,永遠都是一個巨大的虧空。”

大佬們紛紛點頭,這方面他們看的可比淩冽清楚多了。

“但是你們換個方向想一想啊,如果你們繼續投資,把霍家再次培養起來,那么其中的利益有多大,還用我說嘛?”這話剛說完,就立即引起了這些大佬們的熱烈討論。

但得出的結論總是驚人的一致。

“既然我們已經在霍家栽過一次跟頭了,那我們就絕對不會重蹈覆轍!”這個聲音直接引來了大佬們的一致贊同。

就在他們繼續開始喧鬧的時候,淩冽直接說道:“我現在宣布,我們集團和霍家正式打成合作關系,在幫助霍家重建家園的同時,也讓霍家承擔一部分豫州的項目。”

淩冽說的很認真,但是下面聽的人多是當成了一個笑話。

“你這么年紀輕輕的,能代表的了集團嗎?”

“對呀,你們集團叫什么名字。”

這些大佬們又開始不安定了,但淩冽也懶得理會,只是淡淡地說道:“百草集團。”

“哈哈哈,我剛才好像聽到有人說百草集團,開什么玩笑啊!”一中年銀行經理大笑著扭過了頭,但是這才發現眾人都張著嘴巴看著淩冽。

這經理也愣住了,難道他說的真的是百草集團?

“是淩冽!他就是淩冽!”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

關於淩冽的新聞他們都看過一些,畢竟百草集團這個經濟體的案例絕對稱得上是一個奇跡。

只有英雄才能制造出奇跡,而淩冽就是那個經濟領域的英雄!

不少人立即開始感慨,英雄出少年,人不可貌相

淩冽也全當他們是在放屁了,畢竟這些人的尿性他已經見識過了。

這時候淩冽繼續說道:“我再問一遍,現在誰願意投資霍家重建?還有一點你們最好想清楚,既然是投資,那就有虧有損,別到時候虧了,再來怨天尤人!”

雖然淩冽如此的提醒,但是這群人還是瘋了一般的大喊起來。

“我們銀行願意承包所有重建費用!”

“我們公司絕對能讓霍家崛起!”

不少人都開始大喊起來,但淩冽卻是一臉淡定地說道:“你們在這裏喊屁用沒有,現在趕緊回去擬訂出自己的方案來,方案最實惠,而且計劃最靠譜的那個中標!”

被淩冽這么一說,這些大佬們紛紛離開,上了各種豪車,就朝著四面八方一哄而散!

這時候淩冽才轉過身來,和康牧之一起打開了主堂的門。

雖然來墨家鬧事的人都已經散去,但墨青靈卻是呆呆地站在那裏。

“淩冽,是不是我以前做過的壞事太多了,所以才會遭到現在的報應,虧我哥哥這么信任我,把家族產業留給我,但家族險些就葬送在我手裏。”能看的出來,雖然這件事已經過去了,但墨青靈卻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

如果不是淩冽及時趕到的話,那么墨家真有可能已經被剛才的那些人給瓜分掉了。

淩冽只是笑著說道:“過去是過去,現在是現在,只要你現在不做虧心事,那就不是虧心人。”

不過墨青靈還是低下頭說道:“如果哥哥在的話,他們肯定不會這樣。”

看著這姑娘還在自責,淩冽環視了這間樸素了很多的屋子,這才說道:“霍青鳴不可能永遠都呆在家裏,霍家也不可能永遠都一蹶不振,而且你的哥哥也不僅僅只有一個。”

聽到淩冽這么說,霍青靈似乎就更加慚愧了,她當然還有一個哥哥,那個堂哥的名字叫做霍青玄。

霍青玄早已臭名昭著,他是霍家永遠的一道刀疤。

“喂喂喂,你可不要亂想啊,我的意思是你的兩位哥哥就站在你的面前。”淩冽笑著看著她。

康牧之這時候更是往前走了一步,豪邁說道:“妹,你及時通知我這件事做的很對,以後有啥事盡管找我們,只要能坦誠相待,以前的那些破事就一筆勾銷,誰都不要再提。”

聽到他們的話,霍青靈狠狠地點了點頭,眼圈有些發紅。霍家尚未建成的大院裏,淩冽和康牧之正坐在主堂裏喝著茶。

雖說是主堂,但裏面著實什么值錢的物件什么都沒有,霍青靈更是站在兩人的旁邊,就好像是一位侍女一樣。

淩冽笑著拍了拍身邊的座位道:“你是主人,我們是客人,怎么你反倒客氣起來了。”

霍青靈苦澀地笑了笑,她站在那裏良久,似乎是想要說些什么,但又不好意思說出口。

看到她這幅樣子,淩冽笑了笑順道:“你是不是想問剛才我說的和霍家合作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霍青靈趕緊點了點頭,從剛才淩冽說這句話的時候,她就牢牢的記在了心上。

在那一戰過後,霍家已經全面陷入了沒落,不僅僅失去了那些金融大佬的信任,以前和霍家有合作關系的一些企業也紛紛中斷了合作。

這一次淩冽趕走了那些鬧事的金融代表,霍青靈自然很感對於霍家來說無異於揚湯止沸,根本奏效不了多長時間。

如果想要徹底解決霍家的危機,那還是得從發展的方面著手,霍家需要合作夥伴,更需要一個發展的機會。

霍青靈知道自己的這個要求很不合情理,淩冽已經幫了她一次,沒必要再幫她第二次。

但是霍青靈更知道,霍家如果想發展,那么淩冽就是她們唯一的希望,如果不把握住這個機會,那霍家將很難再有機會。

看著霍青靈糾結的表情,淩冽笑著順道:“我既然已經說了,那就肯定會做到位,百草集團在豫州的業務將會深度和霍家合作,而且如果你們表現的好,我還有一件大事給你們做。”

看著淩冽神秘的表情,霍青靈的臉上終於露出了微笑,她只是點頭說自己會抓住這個機會的,卻對那個淩冽口中的大事只字未提。

霍青靈也是個聰明人,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煉,她也早已不是好高騖遠之輩。

淩冽和康牧之一起起身離開,霍青靈連忙緊隨想送。

快要走出霍家的大門的時候,淩冽突然轉過身來,聲音有些落寞地順道:“對了,這段時間有過她的消息嗎?”

在淩冽的心裏,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不知道身在何方的霍青墨。

霍青靈愣了一下,她當然知道淩冽口中的那個她是誰,但霍青靈只是抱歉的低下了頭說道:“並沒有聽說過她的消息。”

對於霍青墨,霍青靈也有很多愧疚的地方,當時如果不是她的推波助瀾,說不定霍青墨也不會落得這么悲慘的境地。

看著霍青靈慚愧的樣子,淩冽微微一笑說道:“過去的事情,你就不要想的太多了,青墨可不是尋常的女子,我相信她能夠照顧好自己。”

聽到淩冽這么說,霍青靈也趕緊點了點頭,但是兩個人卻都又看出了對方的憂慮。

他們沒說出來的話,倒是讓康牧之說了出來:“我聽說霍青墨好像是懷孕了吧,如果以一個孕婦的身子,那能不能照顧好自己,還真不好說。”

但淩冽卻是再次說道:“我相信他一定能夠照顧好自己,一定的。”

一直以來,淩冽都在留意霍青墨的消息,以前的老友們淩冽也差不多都聯系了一遍,只要找到霍青墨的身影,就立即通知他。

但是到了現在淩冽依然是一無所得,好像霍青墨在故意躲著他一樣。

不管霍青墨是不是故意的,淩冽都一定要找到她,保證她的安全。

回去的路上,康牧之有些不解地問道:“現在霍家都已經落魄成這個樣子了,我原本以為你說的要合作只是騙騙那些銀行的人,沒想到你還真的認真了,要我說他們淪落到這一步也是自作自受,我們能幫的幫點,仁至義盡也就可以了,幹嘛這么認真呢。”

“所以你覺得,投資現在的霍家就是賠本生意嘍?“淩冽笑著問道。

康牧之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那還不咋滴啊,你也看到了,霍家都破成那個樣子了,連重建的錢都沒有,那還能幹啥呀?”

淩冽心裏明白,這樣的大家族看起來錢多,但是多數都處在流動狀態,甚至銀行的負債也占很大的部分。

霍家出現了這么大的事情,霍青玄又跑路了,各個銀行自然會把霍家的資金凍結,那些虧錢的自然找到了霍青靈的頭上。

看著汽車窗戶外面閃過的一幕幕風景,淩冽笑著說道:“野火燒不盡,吹風吹又生,你看到的霍家是到處狼狽的樣子,但是我看到的霍家,卻是在廢墟的基礎上,正在慢慢崛起的一個韌性強大的家族。”

“只怕是理想太美好,現實太骨感呦,現在霍家當家的也就是一個霍青靈,他哥都去天京給你賣命了。”說這話的時候,康牧之心虛地咽了咽口水。

按照計劃,他應該是跟著淩冽去天京才對,現在說別人,自然是心裏有鬼。

淩冽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卻並沒有在這件事情上繼續追究,他的眼睛裏閃現著窗外的風景。

只聽淩冽說道:“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既然霍青靈這么一棵小樹苗能夠頂的起壓在頭上的那塊石頭,那我們又何不給他劃出來足夠的對方,給她養料,讓她成長為參天大樹呢?”

康牧之不再說話,似乎是在思考淩冽的想法。

而淩冽則是繼續說道:“所以在我看來,這不僅不是一個賠本的買賣,而是必賺的買賣。”

其實康牧之的說法並沒有錯誤,因為投資霍家,在幾年內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回報,那是因為他把目光放在了三年五年上。

但是淩冽卻把自己的目光放在了十年甚至是二十年上,真到了那個時候,霍青靈的身價可能多的都沒有個具體數字了。

康牧之若有所思,最後還是笑著說道:“你小子去了一趟天京,變化還真特么的大,現在都學會做生意了。”

但淩冽卻是無奈笑了笑,除了醫學和武修,他也只對女人感興趣了,要不是黎嫣然有事沒事就給他商討什么商業計劃,淩冽才懶得學習這些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接到了向紅軍一個電話。

“喂,淩冽啊,那箱子已經打開了,你去軍方生化實驗室看一下。”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