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哦宝贝你趴在洗手台上,从后进入外婆里面

哦宝贝你趴在洗手台上,从后进入外婆里面,淩冽自然知道向紅軍所說的那個箱子就是自己從東陽武士的手上截獲的那個,但是讓他出乎意料的是,這個箱子怎么會在生活實驗室裏放著。

他火急火燎的趕到了向紅軍所說的那個實驗室,走進去之後,已經有專人在等候。

那是一位戴著眼鏡的科研軍人,雖然厚厚的眼睛卡在鼻梁上,但他看的精神狀態卻是相當飽滿,和戰場上戰鬥的戰士沒有什么兩樣。

在這個軍人的帶領下,淩冽通過層層消毒處理,又穿上了防化服,然後經過五道安全,這才達到實驗室最核心的地方。

在箱子被運到這裏的時候,淩冽特意給負責的戰士交代過,一定要謹慎處理這個箱子,假設箱子裏是最恐怖的東西。

但是處理的規格高到這個地步,也是讓淩冽出乎意料。

淩冽沒有急著走過最後一道安全門,而是通過防化服裏的通訊設備,對著旁邊同樣穿著防化服的戰士問道:“有沒有確定這箱子裏到底是什么東西?”

戰士緊皺眉頭說道:“報告,根據您的要求采取了最高規格的應對措施,目前尚未打開這個箱子,但經過初步的掃描,裏面的多件東西有生化反應!”

戰士說話的神情有點緊張,淩冽知道這裏的工作人員有一個共同的擔憂,就是那個箱子裏裝的是生化反應。

淩冽沉思了一會兒,東陽在曆史上確實發動了生化武器戰爭,直到現在那個為人熟知的生化部隊依然臭名遠揚,而生化武器的威力更是讓人聞風喪膽。

目前就淩冽所知,在生化武器中活下來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聶家的老家主,聶天。

就算活下來,也只能做個活死人,時時刻刻都要忍受生化細菌帶來的折磨。

如果這箱子裏放的真是生化武器,而這箱子又是從東陽武士的手上搶過來的,恐怕這箱子有可能會重新挑起兩國的戰爭。

但是如今的華國早就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軍事實力更是穩居世界前列,如果東陽想在這個時候發動戰爭,那只是自取滅亡。

“應該不會是生化武器。”淩冽淡定地說道。

旁邊的戰士雖然不知道淩冽憑什么這么判定,但是向紅軍早就有過交代,所有的事情都必須無條件聽從淩冽的安排,所以戰士也沒有懷疑什么。

“走吧,讓我們來看看這箱子裏放著的到底是什么神奇的東西。”淩冽開始向著最後一道玻璃門走去。

“長官,我必須要提醒你,如果打開箱子之後,裏面被判定為及其有害的東西,那么就算我們兩個穿著防化服,也有可能被永遠關在這裏面,無法出去。”這位戴著眼鏡的戰士嚴肅提醒道。

淩冽當然明白他的意思,萬一是這防化服都擋不住的病毒,那被感染後的兩個人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死亡。

“戰士,我和你一樣也是普通的戰士,不用叫我長官,而且我也同樣警告你一件事情,如果裏面裝的真的是危險的東西,那你我二人根本句沒有必要再考慮是否能走出這個實驗室的問題,因為在打開箱子的那一刻,我們已經死了。”淩冽以同樣的口吻對著這位戰士說道。

“是的長官,您說的沒錯。”這位奮鬥在科研一線的戰士,嘴角帶著微笑。

兩人不再猶豫,一起按下了玻璃門的開關,玻璃門立即打開。

淩冽走到箱子的旁邊,他沒急著去打開箱子,而是微笑著說道:“還有什么遺囑最好現在就說出來,畢竟這箱子有可能是潘多拉寶盒,裏面裝滿了邪惡啊。”

“長官,在我從事這個行業的時候,就已經立好了遺囑,到時您,也應該為自己著想一些。”

聽他這么說,淩冽愣住了,研究生化這東西本來就是高危行業,笨重的生化服,嚴格的安全把控只不過是讓人心安的一種表現一樣。

如果真的有危險來臨,這些東西將會像是一層薄紙一樣脆弱。

如果是在外面,淩冽肯定好好的給他敬一個禮,但是現在,他只是把自己的手放在了箱子上,笑著說道:“我呀,我都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次了,對於威脅這種東西,我可能真的有點麻木了。”

淩冽全身心的投入到對這箱子的感知中,他的真氣環繞著箱子來回遊走,認真探索著這箱子的動靜。

除了能感受到一些能量動向之外,隔著厚厚的箱子,很難有什么發現。

淩冽用手拉住了箱子的把手,准備把他打開,但就在這個時候,戰士立即向前制止,他的手裏拿著一個盾牌前來幫助淩冽。

看到這個家夥這么謹慎,淩冽笑了笑,並沒有接過這個盾牌。

隨後,淩冽就已經拉開了一條很細的縫隙,巷子裏立即就有濃厚的血腥味飄了出來。

“這是”淩冽詫異地說了一聲,但很快就關上了這箱子的門。

旁邊的戰士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他什么也沒有看到,什么都沒有聽到,也什么都沒有聞到。

但淩冽卻像是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樣,眼神中全都是震驚的神色。

從打開箱子的那一刻,淩冽就已經感受到了裏面噴薄而出的能量,這能量狂暴,渾濁,甚至沒有半點的規律可言。

雖然很隱晦,但淩冽能夠感受到,這裏面竟然有一股,鳳凰涅槃血的氣息。

隔著厚厚的防護服,淩冽自然感受的不准確,他也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錯覺了,這裏面怎么會出現鳳血的波動。

在滿懷疑惑的時候,淩冽直接把手伸到了頭頂的位置,想要把這防化服給打開,這可嚇壞了站在一旁的戰士。

“長官,您剛才的表情就已經說明這箱子裏的東西不可小覷,所以還請不要脫下生化服。”戰士懇切請求道。

但淩冽卻是一邊脫一邊說道:“你趕緊出去,這箱子裏的東西也算是被我猜對了,這能量可不是一層防化服就能擋得住的。”

但是戰士卻站在一旁,絲毫沒有出去的意思。

“這是命令。”淩冽強調道。從剛一來到這個實驗室的時候,淩冽就沒有把自己當做長官來看,但這位跟著他的戰士卻一直把他當做長官。

也許在這位戰士看來,能夠得到向紅軍全部信任的,必定也是軍旅人事。

對這個事情淩冽並沒有和他探討的興趣,但既然他稱呼自己為長官了,那么戰士自然就要聽從長官的命令。

不過這位戰士卻是很不甘心的樣子看向淩冽,現在淩冽已經脫下了自己的生化服。

淩冽用冷峻地目光看著這位戰士,就算他再怎么不甘心,服從命令也是軍人的天職,這位負責幫助淩冽的戰士只好咬牙向外走去。

讓他出去完全是對他的性命負責,畢竟脫掉生化服,重新感受了一遍這縫隙露出的氣息,淩冽已經能夠確定,這個箱子裏裝的是數種血脈之力。

難怪這個箱子會表現出生化反應,古武者的血脈之力雖和一般人的血液有相似的地方,但突出的地方更多,比如血液裏蘊含著狂暴的能量,或者是某種特殊的因子,這些都可能會表現出一些類似於生化武器的反應。

古武者的修行本就是在不斷地改變自己,甚至讓自己身體出現一些特定的變異,雖然和生化走在完全不同的道路上,但是采用的方法卻相似,所以出現這種情況自然也不稀奇。

既然是蘊含著狂暴能量的血脈,那么境界不夠或者是沒有境界的人就不適合在這個區域裏出現了。

剛才淩冽重新把門關上,也是為了那位戰士的安全著想。

憑借淩冽武王的境界,再加上體內有龍鳳混沌血,一般的血脈絕對不可能對他造成什么威脅。

如果裏面真的有鳳血,那么淩冽似乎是要好好的應對一下,但壓制鳳血現在對他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難題。

淩冽屏氣凝神,終於開始打開這個箱子。

就在此時,四股厚重的氣息混雜在一起,向著外面撲卷而來,好在這些氣息放佛無頭蒼蠅,散亂的狠。

淩冽非但沒有躲避,反而是主動迎接,他的氣息開始主動捕獲那些分散到空氣中的血脈之力,然後強行把血脈之力拉到身體裏,再經過混沌之力的融合,也就成了淩冽培養自己血脈的上等材料。

但是這時候淩冽的表情並不好看,如果真的是血脈倒還好,但是這四股氣息都不完整,並不是完全狀態的血脈之力。

淩冽就好像是在吃煮了五層熟的大米飯一樣,只覺得非常難受。

雖然被混沌之力消化掉之後就沒什么感覺了,但這依然大大的影響了淩冽的胃口,他深深地皺起了眉頭。

“長官,是不是需要幫助?”實驗室裏立即響起了那個戰士的聲音,淩冽知道他這是在用實驗室的通訊給自己交流。

淩冽的舉動必定是被不止一位的科學家觀看者,剛才淩冽皺眉頭的表現,被這些懸著一顆心的科研人員看在了眼裏,戰士這才來詢問情況。

但是淩冽只做了一個的手勢,實驗室裏的聲音也隨之消失。

淩冽開始觀察這保險箱裏的東西,那是整整齊齊碼放著的四個特殊瓶罐,裏面都裝著紅色的鮮血,恐怕剛才的四股血脈之力就是從這包血液裏傳出來的。

他拿出了最右邊的一包,他仔細感受了一下,確認剛才的鳳血氣息就是從這個血包裏傳出來的。

只不過在仔細感受了一遍之後,淩冽顯得非常失望,這裏面裝著的好像只是半成品一般,雖然有幾分神似鳳血,不過差距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這和珍貴的鳳血比起來,實在是有著天壤之別。

淩冽把血包重新放了回去,直接給門口的攝像頭打了個手勢,自己要出去。

出去的時候自然也要經過層層檢測,但讓這些科學家詫異的是,淩冽身體上竟然沒有半點生化氣息的殘留,簡直和進來的時候一樣幹淨。

淩冽剛從軍方生化實驗室裏出來,就看到向紅軍正站在門外等候。

向紅軍看到淩冽出來了,立即快步走了過來,臉色焦急地問道:“怎么樣,裏面裝的是不是生化武器?”

看到向叔叔這么緊張得樣子,淩冽也表示理解,作為一個老牌戰士,向紅軍當然知道生化武器的威力和危害。

如果東陽人真的敢舉國作死在華國玩生化武器,他們迎來的必定是舉國傾覆,但不管東陽最後會怎么樣,如果豫州是他們進攻的第一個目標,那么豫州這座城市很可能會變成一座廢城。

情況屬實的話,向紅軍必定會舉動移民和請求增援的措施。

“這件事情關系重大,我還一直壓著,你趕緊告訴我那裏面裝的到底是什么東西。”

“向叔叔,我已經確認過了,並不是生化武器。”淩冽微笑著說道。

向紅軍這才松了一口氣,看來事情還沒有發生到最糟糕的地步。

但淩冽卻是接著說道:“雖然不是生化武器,這箱子裏的東西也不一般,您知道血脈這種東西嗎?”

向紅軍搖了搖頭,他雖然知道這是古武者才會談到的問題,但具體有什么作用,還是不甚了解。

淩冽繼續說道:“您也不需要了解,這個東西我必須要帶回我的地方研究。“

他這話剛說完,那位搞科研的戰士立馬就上前一步說道:“不可以長官,雖然我不清楚那裏面到底是什么東西,但他既然有生化反應,就說明一定有危險,還是在實驗室裏安全一些。”

在這個談生化色變的年代裏,戰士的話不無道理,為了保險起見,當然是實驗室穩妥一些。

但淩冽卻是堅持到:“相信我,戰士,這些只是沒有完成的半成品,能量算不上多大,我控制這點能量還是沒問題的。”

戰士緊皺著眉頭,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但是向紅軍直接說道:“不用質疑了,既然這方面我倆都不懂,那就交給懂的人來處理,淩冽絕對信得過,一切聽從他的安排。”

既然向紅軍都發話了,這位戰士也只好遵從。

對於這位戰士的態度,淩冽不但不生氣,反而為他豎起了大拇指,搞科研的就應該如此嚴謹。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