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张行长今天不用戴套儿7,征服傲娇总裁

张行长今天不用戴套儿7,征服傲娇总裁,在實驗室裏被那么多的人看著,淩冽還做個屁的試驗,說不定做出些出格的舉動,就直接被那些科研人員當做怪物一樣對待。

涉及到血脈之力的問題,這就已經和生化問題撇清了關系,血脈之力不是生化炸彈,不會立即對周圍的人造成什么影響。

而且在淩冽的親自監控下,這些血脈之力必定只能乖乖的。

雖然包括那位戰士在內的科研人員都在反對,但是在淩冽的堅持下,他們還是不得不把這個已經打開了的保險箱送到淩冽所說的指定地點。

那個地方就是淩冽之前的家,奶奶和楚香湘一起生活過的地方。

只不過現在這裏已經沒有人居住了,被淩冽當做試驗地點剛好,周圍環境也安靜,不用擔心被人打擾。

但是把血脈送出來的幾個科研人員非得要求留下來,以確保這生化產品的安全。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這東西不是生化武器,也不是什么生化產品,它雖然對人有害,但是對我沒有任何危害性,你能了解嗎?”淩冽站在自家的門口,耐心地給幾位科研人員解釋著。

“對不起,我無法理解你的話。”那位一起跟來的戰士冷靜地說著。

淩冽無奈地笑了笑:“你們想要留下來那就留吧,但是只能委屈你們在這院子裏轉轉了,我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

看著他么幾個點了點頭,淩冽這才松了口氣,直接向著屋子裏走去。

那幾個人因為聽從向紅軍和淩冽的命令才把這血脈送到了這裏,但是他們的責任心卻驅使他們必須要對箱子裏的東西負責到底。

這讓人敬佩,卻又真的有點煩人。

淩冽也不再過多的搭理他們,現在家裏連口能喝的水都沒有,就更別說熱心招待了。

他終於坐在了自己的桌子前,靜靜地看著桌子上擺放著的血包,也慢慢品位著血包散發出的奇特能量。

這一次,他已經不再局限於只是感受血包的氣息,他直接把這血包給打開,稍微用手沾了一點點,准備好好的感受一下。

淩冽能歐察覺到,這種紅色的液體看起來有點像血液,但根本就不是血液,血液無法在血包中存留這么多的時間。

這應該是被精心配置出的某種溶劑,符合血液的所有特征,卻又能比血液保存更久的時間。

但是血脈是依附血液而生的,更是根據每個人的不同,表現出來的特色也多有差異,同一種血脈種在不同人的身體上,最後體現的能力可能也會不同。

不過他們都有一個前提,就是血脈之力必須要存在於活人的身體上,別說是寄存在某種溶液中了,就算是脫離了人的身體之後,用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血脈之力就會消散。

但是這東西卻是存放了這么久,而且給人的感覺依然很厚重。

如果把血脈之力比喻成是電力的話,那么很明顯,擺放在淩冽面前的四個血包,就相當於是四個電池,他們從某種程度上實現了血脈之力的存儲。

想到這裏,淩冽就感到了一陣惡寒,把血脈之力制作電池,和把人肉做成幹糧有什么本質的區別?

對於一位古武者來說,真氣和血脈之力就是他們的血肉,沒有這兩種東西,就不會有古武者的存在。

淩冽還是把手指粘著的一點紅色液體放在了嘴裏,但隨後淩冽就眉頭緊皺,這東西的味道簡直就像是硫酸一樣。

淩冽沉了一口氣,直接把這紅色的液體徹徹底底地給吐了出來。

但他接著用手指去沾了一些其他血包裏的液體,同樣放在嘴裏感受了一下,但同樣都是一種感覺,如果多含著一會兒,這紅色的液體都能把他的嘴巴給燒出來一個大洞。

比起血脈之力,還是這紅色的液體對淩冽有更大的殺傷力。

但淩冽的目的一直不在這紅色的液體上面,一遍一遍的嘗試,他更重要的目的是為了感受蘊藏在這紅色液體中的血脈之力。

這可是一個苦力活,反複這么幾次過後,淩冽都覺得舌頭和嘴巴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但是付出總有回報,淩冽已經發現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他已經能夠斷定,這些蘊藏在血包中的血脈之力根本就不是從人的身上提取的。

一般血脈之力的產生有兩種辦法,繼承和修煉。

強大到一定程度的血脈,可以直接從長輩的身上繼承到子女的身上,這一點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但是世界上早就已經沒有出現過如此強力的血脈了,淩冽從書籍上曾經了解過,曾經父親強大到那種地步,被認為很有可能會讓血脈繼承。

但淩冽從自身就看出來了,他感覺不到任何的血脈繼承,也就可以直接否認這個觀點了。

第二種就是最常見的一種,那就是修煉。

正如淩冽的身體裏曾有過真龍不死血和鳳凰涅槃血一樣,只要是在自己的身體裏有血脈的種子,再經過自己精心的培養和修煉,那么就有可能把血脈之力據為己有。

血脈之力可以跟隨著血液從人的身體裏分離出來,淩冽也時常會用自己的血脈之力救人,但是這種血脈之力存在不了多長時間,如果不盡在新的身體環境裏培養,血脈之力只會消散。

但是這幾個血脈之力卻有著很大的不同,他們明顯已經被存放了很長時間,起碼得有十天半個月了,這種情況就算是血液都難以保證活力了,血脈之力又怎么可能在這血包中存在。

但它們現在卻是真實存在著,淩冽能夠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們的存在。

這也只能說明一種情況,那就是這些血脈之力並不是從人的身上提出來的,而是通過某種方法制造出來的,它們本身就是物品,所以才能存放這么久。

這些本就是半成品,而讓淩冽在意的是,他們竟然是被制造出來的半成品。

如果血脈都能這樣源源不斷地開始制造了,那么到時候想要多少古武者,還不是看能造出來多少能用的血脈之力。

這背後,必定是一個天大的陰謀。這種制造血脈之力如此瘋狂的想法,恐怕也只有東陽人才能想的出來。

但撇開動機不談,制造血脈之力本身的技術方面,要求也肯定很高。

如果這種事情交給現在的華國來做的話,恐怕還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出來的。

但是東陽卻可以,因為他們具備制造血脈之力的兩個條件,生化條件和頂尖科技條件。

在當年戰爭年代,東陽人就因為其生化武器臭名遠揚,這么多年過去了,看來東陽人的生化武器研究一種都沒有停止,只不過現在換了個方向,從大面積的殺傷,變成了對個體的加強。

這是一個趨勢,畢竟在這個世界裏,古武者的影響越來越大,東陽也同樣注意到了這一點。

而且東陽的頂尖科技一直處在世界領先的地位,再加上其盟友米國的幫助,想要在科技方面解決這一問題,似乎並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

但就算同時具備這兩個條件,東陽人也必須隱瞞自己的動機,不然只會引起世界各國更大的震怒。

這一次東陽直接把基地設在了華國,其目的不言而喻,淩冽靜靜地靠在椅子的後背上,內心已經怒不可遏。

他必定要讓這些東陽人付出代價,摧毀他們的計劃。

就在淩冽打算把這些血包收起的時候,他又突然萌生了另外一個想法。

這些血脈之力本就是半成品,除了變成供養其他血脈的材料之外,價值並不是多大。

但如果自己做一些幹預,是否能讓這些半成品成為成品呢?

如果真的能做出來鳳血成品,那其價值簡直就是逆天。

淩冽伸出了一根手指,直接用一把小刀割破,兩滴鮮血滴進了最右邊的那個血包裏面。

隨後在淩冽自己的血脈之力下,小小的傷口立即愈合,兩滴血已經足夠了。

淩冽用心把自己的氣息注入到血袋裏面,伴隨著那兩滴血液的展開也散開。

淩冽的血液裏本就蘊含著龍鳳混沌血,能夠把一些不屬於自己的真氣和氣息消化掉,但是現在兩滴血實在是少了一些,而且在這種紅色液體裏面,混沌之力也受到了局限。

雖然混沌之力沒有發威把這半成品的鳳血全部給吞掉,但也做好了一個催化劑的作用,開始讓龍鳳混沌血融入這紅色液體之中,這正是淩冽想要的。

隨後,龍鳳混沌血就徹底的和半成品的鳳血相容,似乎已經提升了這半成品的一些品質,但是距離真正的鳳血產生,還有相當大的一段距離。

現在血袋裏的血脈之力,也不過只有七成鳳血的神韻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背包突然顫動了兩下。

淩冽本就砸專心致志的研究血脈之力,並么有如何關注,但是誰知道背包裏的動靜越來越大,最後整個背包都飛了起來,然後又掉在了桌子上。

看到這一幕,淩冽立即停止了對血脈的控制,而是轉向那個被背包。

他的臉上寫滿了喜悅:“飯飯,是你嗎飯飯!”

淩冽趕緊走過去打開了自己的背包,一只金黃色的小鳥立即飛了出來。

小鳥圍繞著淩冽轉悠了兩圈,看得出她的心情也非常歡快。

淩冽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飯飯乖巧地停在了他的手掌中,當淩冽用另一只手去摸她的頭的時候,飯飯還故意在淩冽的手上蹭了兩下,顯得格外的親昵。

上一次因為拯救淩冽,讓淩冽能夠成功涅槃重生,飯飯強行使用了自己得能量,這才讓這只小鳥一度陷入了昏迷之中。

淩冽不管走到哪裏,都被飯飯帶到哪裏,他精心用草藥為飯飯編制了一個小窩,一方面能促進飯飯的恢複,另一方面也是為飯飯做了一個小小的家。

小窩,就在淩冽的背包裏,雖然占據了背包很大的空間,但這些都是值得的。

“你現在醒來,是不是已經恢複了?”淩冽有些擔憂地問道,因為現在飯飯的羽毛並沒有之前看起來那么光亮,這就說明飯飯的狀態依然虛弱。

這個時候,飯飯直接從淩冽的手掌裏飛了起來,然後落在了血袋的旁邊,來回跳動了兩下。

“你是為了這血脈之力醒來的?”淩冽好奇的問道。

而飯飯則是直接飛了起來,從空中自由下落,直接鑽進了最左邊的那個血袋裏面。

這血袋的酸性容易具有很強的腐蝕性,本來淩冽還很擔心,但是看著飯飯在裏面歡快的樣子,他也就放心了。

飯飯開始在血袋裏撲騰起來,搞得這紅色液體濺的到處都是,不管是落到地板上還是家具上,都直接被腐蝕掉一塊,其威力可見一斑。

但淩冽很快就發現了什么,這濺出來的紅色液體都已經失去了鳳血的氣息。

不僅僅是外面這些,連血袋裏的血脈之力都在急劇下降,很快就一丁點兒都不剩了。

就連淩冽那連滴血的能量都消失不見了。

飯飯這才從血袋裏飛了出來,如同一位常勝的將軍一樣,神氣十足地抖了抖身上的金色羽毛,那些紅色的液體也紛紛被抖了下來。

淩冽沒心情去心疼地板和家具,他趕緊把飯飯捧起來,走到水池旁邊又給他沖了個澡。

這紅色液體的腐蝕性淩冽已經見識過了,剛才飯飯鑽進血袋裏的時候,他那顆心髒就一直懸著,生怕這小東西會被腐蝕掉。

但事實證明淩冽的擔心是沒有必要的,腐蝕性液體不僅沒有傷害飯飯,反而讓他的羽毛變得更加有光澤。

再想到血袋中的血脈之力,淩冽又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飯飯,明顯是這個小家夥把那血脈之力全部吸收掉了。

淩冽不知道一只小小的鳥兒是怎么做到的,但飯飯一直都不是普通的鳥,這讓淩冽對它的身份更加好奇。

只可惜飯飯不會說話,不然淩冽一定要問個明白。

飯飯似乎只是對鳳血的半成品感興趣,其他的三種血脈之力,她連看都不看一眼。

看著這個挑食的小東西,淩冽無奈的搖了搖頭,但是這么好的血脈口糧可不能浪費了。

淩冽把手懸浮在其餘三個血袋的上方,然後緩緩催動自己的真氣,慢慢地把血袋中的血脈之力集結到自己的手上,然後再通過混沌之力消化掉。

只不過這個過程相當緩慢,比起飯飯吸收鳳血半成品時候的瞬間完成,簡直就是弱爆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